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追踪叛逃者垠树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967 2017.05.29 01:00

  荆歌与我交代完之后,秦爵便将我带回了客厅,而秦宛钟此时已在客厅里等候。

  “请问,”我开口向秦爵问道,“此次将与我同去追踪垠树的C级降魔师是哪位?”

  没等秦爵答话,秦宛钟便白了我一眼,道:“就是站在你面前的人。”

  我微微一愣,原来,将与我同行之人,秦派副首秦爵的女儿,就是我面前的秦宛钟?我恍然大悟,原来秦派是这样的世袭家族。秦宛钟管秦异叫做大伯,而她的父亲则是秦爵,所以秦派的首领与副首之位,竟是由秦异与秦爵这对亲兄弟二人包揽。

  “没错。”秦爵点了点头,“神魔之子,这次就由我女儿秦宛钟与你一同追踪叛逃神族垠树。此次任务事关重大,可能会牵扯出神族内部的隐藏危机。本来我们不应该将没有经过充分训练的你送往任务前线。但这毕竟是荆歌大人的请求,我们也不好违抗。所以,一路上请你一定保护好自己,不要做出危险鲁莽的举动。”

  “宛钟,”秦爵转头又对秦宛钟道,“该交代的我都已向你交代了,我相信你能出色地完成这次任务。神魔之子对于神族与人类有着重大的意义,请你一路上务必保护好夏夜。若是出现不能应对的危机,就按我刚刚说的做。我与首领还有要事要同荆歌大人商议,就不远送了。”

  说完后,秦爵跟秦宛钟使了个眼色,便转身回到房间去了。我心中却不由暗自纳闷,秦爵所说的,如果出现不能应对的危机,就按他刚刚说的做,这到底指的是什么?

  “走吧。”秦宛钟甚至没有多看我一眼,便径自朝门外走去。

  “去哪?”我一边赶紧跟上,一边问道。

  “去矶茹大人的其他手下那里。”见我已一道出门,秦宛钟小心地将身后512号房间的门锁好,道,“若要追踪垠树,我需要他使用过的物件,因此必须去找其他认识垠树的神族索要。”

  “这又是为何?”我不解道。

  “追踪素未谋面之人绝非易事,我需要依靠嗅觉与气味。”秦宛钟简短地回答道。

  “我懂了,就像……”本来我想说像狗一样,话到嘴边终于被我收住。

  此刻还是不要得罪眼前这位性情捉摸不定的姑娘的好。况且,虽说她已知晓我神魔之子的身份,但我这副身体还是小雯的,秦派与楚派之间的分歧与过节,不知是否依然会在她与我之间凸显。想起刚刚在一楼时她恶狠狠地扼住我咽喉时的表情,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在垠树的气味消散之前探清他的去向。所以,如果帮不上忙,请你也不要说多余的话。”秦宛钟仿佛被我尚未说出口的恶劣比喻惹恼,语气冰冷地说道。

  “如果我说我现在身上就带着垠树使用过的物件,不知又能否帮得上忙呢?”一边这样说着,我一边将垠树送给我的那张淡蓝色手帕拿了出来。

  是的,此刻我手上的这方手帕,正是垠树使用过的物件。昨晚与垠树聊天时,因为想起了小雯,没控制住流下了一些眼泪,于是垠树便将这张手帕送给了我。虽然我用它擦过两次泪水,但其中一定也还残留着垠树的气味。昨天从垠树手中接过这张手帕时,只怕是万万没想到,这张手帕此刻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吧。

  秦宛钟惊讶地看着我,从我手中接过了手帕,然后放在鼻子下翻来覆去地嗅了一遍。

  “手帕上有两个人的气息,其中一个是你的。”秦宛钟一边将手帕还给我,一边说道,“另一个气息虽比较微弱,但我能感觉到。”

  “这个手帕,你不需要了吗?”我从秦宛钟手里接过手帕,问道。

  “不要小瞧我的能力。”秦宛钟站在电梯门口,一边按下电梯一边说道,“只要闻过一遍的气味,我便不会忘记。另外,我也不喜欢手帕这种娘娘腔的东西,真不敢相信会有男人用这种东西。”

  我将手帕仔细叠好,小心地收入怀中,随秦宛钟一道走进了电梯。秦宛钟扫过指纹,便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请不要这样说。”电梯缓缓向下,我淡淡说道,“垠树是个很温暖的人。这些天里,只有他对我不是那么冷漠。”

  我也不知道为何此刻会在秦宛钟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家人。而无论是神族,还是秦派,甚至是之前认识的韩助与齐杏儿,我都从来没有将任何人真正当做过朋友或是同伴。我与这些人之间,有的或许只是猜疑与利用,仅此而已。

  而垠树虽然同样身为神族,但我却觉得他仿佛隔绝于这些神与魔的纷争之外。他只是与自己的动物朋友们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想念着那个不知分开了多少年的女孩,在我流下眼泪时,愿意为我递上一方手帕。

  电梯门缓缓打开,我与秦宛钟一同来到了招待所一楼。

  “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秦宛钟走在前面,冷冷说道,“如果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每个人自会待人以温暖。正是因为魔族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巨大威胁,降魔家族里的每一个人夜夜枕戈待旦,从出生起,便注定要经受远超常人承受能力的磨练。世道如此,没有哪个降魔师会有闲情去没事给别人送温暖。”

  我随秦宛钟走到了招待所门外,冬季里彻骨的寒意随着一阵烈风袭来。虽是深夜,招待所门口依然有保安在轮班看守。

  “至少你还有家的温暖,不是吗?”我顿了顿,又淡然说道,“至少你还有一个关心你的父亲就在你的身边。”

  “他不是我的父亲。”秦宛钟突然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一丝哀伤的神情,却又转瞬即逝,“我的亲生父亲很早就死去了,在与魔族的一场战斗中。秦爵是我的教官,他在我父亲死后便娶了我的母亲,而后来我的母亲又在另一场战斗中死去了。我唯一的亲人只有我的大伯秦异。秦爵与我之间,没有什么父女之情,更多的只是上级与下属之间的关系而已。”

  “而这,便是我们降魔师的命运。我们的生命,从来都不属于自己。这些事情,像你这种几天前还如普通人一般,静静享受着降魔家族为你们所带来的安宁表象之人,又如何能够理解?”

  我看着秦宛钟单薄的背影,站在寒风中无言以对。

  是的,她说得没错。降魔家族为了守护人间界的安宁,实在付出了太多。看着此刻眼前的秦宛钟,我想起了小雯。如果生在普通人的家庭里,她们本应正是最好的年华,享受着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去学习,去运动,去生活,去交朋友,去谈恋爱,去尽情挥洒美好的青春。

  但只因生在了降魔家族,她们的命运便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轨迹,从五岁起便要经受生死边缘的无数次历练,肩头也要承担着无比艰巨的重任,还随时可能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甚至不知何时,便会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个世界,对她们竟是如此的不公。

  如果有一天,我得到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或许我能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为了我自己,为了死去的小雯,为了每一个像小雯和秦宛钟一样的降魔师,也为了所有的人类,我一定要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

  是的,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如此渴望着力量。或许,秦异也是抱着与我一样的想法,才敢于对神族说不,才想着要去寻找从未知的“混沌界”借助力量的方法,即使那将承受难以预料的风险。是的,秦异一定是这样想的。从他的眼神里,我能感受到那种坚定。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我有些能够理解秦异的想法了。

  “找到了!”秦宛钟带着我一路走到了考古研究院的大门口,突然大呼一声道,“我找到垠树的气息了,快跟我走!”

  说罢,秦宛钟便如离弦的箭一般朝院子大门外飞奔而去,一瞬间便离开数十米。我脚下发力,立马追了上去。虽然小雯的身体比我自己的要矫健敏捷得多,我却依然难以跟上秦宛钟的速度。

  秦宛钟见我落后,便有意放慢了速度,保持在我前方五米左右的距离。咸阳郊区的深夜里,冰冷的寒风如刀一般割在脸上。我与秦宛钟追去的方向,似乎是人烟更加稀少的荒郊野外。

  保持着这样的速度,我们追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秦宛钟脚下才渐渐放慢了下来,直到变为正常的行走。即使是小雯的身体,经过半小时在寒风中的急奔,此刻也有些吃不消,全身疲惫不堪。然而秦宛钟竟是呼吸平稳,仿佛刚才的一路急奔只是暖身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