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诞生自时间的起点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2750 2017.07.07 07:00

  “糟了……”见天地瞬间异变,荆歌低吟一声,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仓皇,猛地振翅转身,急速向着我和妈妈这边飞来,大声道,“夏夜,赶紧!一旦燕枫道和藏岳两败俱伤,我们将再也没有足以对抗混沌的力量。”

  话音落下,荆歌已飞至我的身前。妈妈在身后见荆歌靠近,全身再度盈满杀气,左手一只手将我抱住,暗红色的鲜血再次从右手掌心喷涌而出。

  然而还未等鲜血凝聚成刀刃,我便伸出右手,用力地按下了妈妈的手臂,哀求道:“妈妈,求求你,请相信荆歌一次。”

  妈妈看着我,终于点了点头,收回了杀气,血液也重新流回右手掌心。

  眼看天地间,燕枫道和藏岳的两股力量即将发生史诗般的冲撞,荆歌飞至我的身前,从怀中掏出一物,塞到了我的手中。我凝神一看,此物竟是……

  神族的远古卷轴!?

  没错,金色的缎布,白玉的轴骨,此物正是神族的那一份远古卷轴。

  可是……可是明明在皇陵中时,荆歌便已将卷轴交给了我。而那份卷轴,现在就在我的怀中。为何此时,荆歌竟然又将一份一模一样的卷轴,再度送到我的手里?难道……

  难道说,之前他给我的那一份卷轴,竟是赝品!?

  怪不得!怪不得我同时获得了神族与魔族的远古卷轴,却没能开启神魔之子的力量。我还一度怀疑,是藏岳居心叵测,将一份伪造的魔族卷轴交给了我。

  原来……原来真正的赝品,竟是荆歌给我的这份神族卷轴!

  只是,为什么……荆歌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是对不住,差点误了大事。”荆歌看着我,眼中有一丝愧疚,“若不是秦爵及时发现,盛放卷轴的石匣里留有秦异的指纹,我也不会想到,放在石匣里的卷轴,竟然曾被秦异偷偷调过包。想来秦异还真是不信任神族啊,竟然在背地里做这种事。”

  “不过,这次我也有责任。秦派将皇陵第九层封锁已有多年,而我将卷轴从中取出之后,竟也没有仔细检查,便交到了你的手中。卷轴上的内容是无法被复制的,所以秦异放在里面的赝品,一定与真品有着巨大的差异。能够巧妙地设计出这些差异,并一时将我也骗过,这一点,大概也只有秦异能够做到了。”

  “还好那时秦爵刚好留在了皇陵,看出了石匣中的猫腻。也幸好那份真正的卷轴,也就藏在皇陵的第九层。我与秦爵很是花费了一番功夫,才在皇陵中找到了真正的卷轴。我这一路全速赶来,便是为了将这份卷轴送到你的手中。”

  “喝——”

  “哈——”

  天地之间,燕枫道与藏岳各自爆发出一阵狂吼,如流星般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不顾一切地冲向了对方。

  “先不解释了,快!来不及了!”荆歌焦急地催促着,“快把两份卷轴一起拿出来!”

  我点点头,慌忙从怀中取出了妈妈给我的那份魔族卷轴,将这两份真正的远古卷轴并排放在了双手之中。

  两份卷轴在我手中相遇的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超然的力量,正顺着双手急速向着全身蔓延开来。心口如同有一道烈焰燃起,整个灵魂都随之沸腾了起来。

  我抬头看去,却见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荆歌、妈妈,他们的表情僵在了空中,翅膀悬在空气里一动不动,每一片羽毛、每一根发丝,都精确地保持着绝对静止的状态。

  远方,燕枫道与藏岳各自席卷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力量,已然冲到了对方身前不到五米之处。下一瞬间,这两股力量的碰撞,将会在天地间留下怎样的痕迹,任何人都无法估量。而就在碰撞前的这一刻,两人的身影却这样在空中戛然而止,仿若定格的胶片电影。

  当我低下了头,此时眼前看到的,却竟是我自己——事实上,那是小雯的身体。而真正的“我”,仿佛灵魂脱壳般,正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审视着这具身体。

  这几天里一直在四处奔波游走,都未曾照过镜子。直到此刻,当时间静止,灵魂离开了身体,我才注意到,穿梭于一个又一个战场间的我,已是全身布满了污渍、伤痕和血迹。因使用归尘之力而变得花白的一头长发,也已变得干枯分叉。

  此时的这具身躯,看上去是如此的狼狈,如此的疲倦。

  这是哪里……我还活着吗?为何身边的一切都静止了?为何我的灵魂,竟会离开身体?

  难道说,燕枫道和藏岳的冲撞,已然将这里的一切都彻底毁灭,而此时的我,还保留着死前的最后记忆,正等待着轮回转世?

  不……不对。我非常确定,我现在还没有死。

  此时的我思维非常清晰,还记得刚刚发生过的一切。刚才,我从荆歌手里,拿到了神族的远古卷轴。然后,我将两份卷轴同时取出,放到了双手之中,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可是,既然我还活着,时间为何会突然停止?此时的感觉,仿佛就像是……

  对了!就像当时在魔王的血封空间里,六翼大天使雷墨曾经使用过的天神结界一样!

  天神结界,那是一个只有灵魂、没有实物的世界,独立于外界的时空。那时的雷墨,正是通过天神结界,向小雯传达了牺牲自己,并将我从魔王手中救走的计划。

  可是,如果现在的我处于天神结界之中,那么施术者究竟又是谁?

  此时在我身边的神族,也就只有荆歌一人而已。是他吗?如果是他,他难道不应与我一同脱离肉体,进入这结界之中吗?为何现在连他也一动不动,被排除在了结界之外?为何这里竟只有我孑然一人?

  “呵呵呵呵,不用怀疑了。你现在身处的地方,正是天神结界之中。”

  一片绝对的死寂之中,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仿佛竟能读懂我心中所想。

  “谁!?”我举目四处张望,想找到声音的源头。

  然而,天地间的一切,依然都是绝对静止的,就连最微小的尘埃,都凝定在了空中。

  “不用找了,”那声音再度响起,“你是看不到我的。此刻的我,在你的灵魂深处。”

  直到这时,我才终于意识到,这个声音,竟不是从耳中传来,也不似先前小雯和秦异直接将声音送入我脑中时所用的那个术法。这个声音,竟仿佛就是从我自身的意念里诞生,如同我自己所发出的声音。

  怪不得……怪不得这个声音能够洞悉我内心的想法。因为这个声音的源头,就住在我的灵魂之中。

  可是……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存在,竟可以栖身于我的灵魂深处,直接与我对话?为何这个声音以前从未出现过?难道这个声音,与远古卷轴有关?

  “你是谁?”我闭上了双眼,在心中默默念出这三个字,试着与那个声音交谈。

  “我?”那个声音果然能够直接听到我的意念,很快便回答道,“我没有名字,也没有形体。我诞生自时间的起点,与一片混沌之海共存,经历了近乎永恒的岁月。直到终有一天,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虚无,于是便将自己的力量一分为二,生下了两个孩子,而我也从此消失。”

  “两个孩子?”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语,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他们……还活着吗?”

  “他们早已不在。”那声音再度响起,“但他们却诞下了诸多后裔,在我所创造的世界中,繁荣生存着。”

  “你创造的……世界!?”我心中微微一震,隐隐仿佛猜到了什么。

  “是的。”心中的声音继续说道,“我那两个孩子,自诞生的一刻起,便时有不和。他们有了自己的子嗣后,繁衍成了两个庞大的族群。然而,这两个族群之间常年纷争不断,最后竟演化成了两族战争。”

  “他们都忘了,他们本都是我的子嗣,他们身体里的血液和力量,本都是同根同源。时至今日,他们中知道我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只有在最古老的卷宗上,还记载着这样的一个称呼——神魔先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