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破字诀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014 2017.04.26 09:54

  突然之间,头顶传来的剧烈疼痛感瞬间消失,我的意识开始慢慢回复。

  我……还活着?

  眼前模糊的视线渐渐又清晰了起来。我能动了……捆缚着我的黑色绳索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我的四肢终于能够自由地活动了。

  我环顾四周,身边有好多人,他们全都穿着白色的长袍,长袍后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金色篆书“楚”字。这些人个个看上去面色凝重,有的手里握着权杖一样的东西,有的拿着锋利的长剑,有的拿着宽阔的刀斧。一只纤细的手臂在我身旁将我搀扶着,我抬头顺着看了过去……

  小雯!?在我眼前的居然是小雯!那个昨晚突然威胁我说要分手的小雯,她此刻居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我抬眼看了看天空,不对,天空依然是血红色,空气也依然是血红色,这一切不是梦……可是,小雯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到底是谁?身边这些身穿长袍手握武器的人,又是谁?

  “夏夜,你没事吧?”小雯关切地看着我,柔声问道。

  “我……现……现在没事。”混乱的思绪让我有些语无伦次。

  我打量着小雯,她和周围的人一样,穿着白底蓝边的长袍,身后一个大大的“楚”字。只是,此刻的小雯一改平日的披肩长发,将头发扎成了马尾,显得干练而利索。她的身后背着一把银色大弓,那把弓足有半个人高,通体浮刻着一种从未见过的文字。

  小雯此时的眼神,不似平日里的宁静安恬,而是透着一股坚毅与从容,仿佛在向我传递着某种力量。此刻我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平日里安静乖巧,看似单纯不经世事的小雯么?

  “呵呵,不自量力的降魔师,居然敢进入我的血封空间之中,与魔王交手。”前面突然传来了姥姥沙哑的声音,“你们三番五次伤我魔族族人,我还没找你们算账。现在你们竟然敢来到我的面前,抢夺神魔之子。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我定睛看去,这才发现,姥姥此刻胸前贯穿着一支粗大的银色箭矢,不知是刚才什么时候被什么人射中的。然而尽管身体被贯穿,姥姥却全然无视,仿佛胸口那支箭矢根本不存在一般。

  降魔师?是指小雯和我身边这些穿着白袍的人吗?刚刚,是他们从姥姥手中将我救了下来?我相识了两年多的女友小雯,她竟然也与这些神魔妖鬼有着这样的牵连。

  “圣殿中的远古神祇,吾在圣天使的注视下起誓。”这时,身旁的小雯突然将右手食指和中指举到胸前,闭上了双眼,开始低声吟唱,“以吾之生命为契,请以破坏神之力,注入吾之箭矢,洗涤吾面前一切卑微之徒,让那不洁的灵魂永远睡去,血液汇入江河,骨肉深埋地底。”

  我屏气凝神地听着小雯将这段话吟诵出来。这……是咒语?小雯要用咒语与姥姥战斗?可是,姥姥她可是魔族之王……虽然我对神魔的世界一无所知,但能够被众魔拥戴为王的姥姥,能够在一瞬间凭空开启这一片血封空间的姥姥,能够驯服那只巨大的黑龙的姥姥,应该是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力量的存在吧。如果小雯只是普通的人类,即使她是降魔师,又要如何凭一己之力,去与这样的存在战斗?

  念完咒语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小雯突然睁开了眼。与此同时,我的眼前突然闪现出了一片刺眼的光辉。天空中突然响起竖琴空灵的乐声,神圣而庄严,如同不经双耳直接传入脑海。那一瞬间,我如同坠入了最深的梦境之中。我看到我置身于最宏伟的教堂,坐在空旷的大厅里,四周高大的落地彩窗折射出变幻的光影,穹顶无数幅油画同时浮动了起来,演绎着史诗般的神话。我不知不觉地沉浸在了这一片极乐美好之中,再也不愿离去。

  突然之间,我猛然回过神来。刚才那是……幻觉?我凝神朝前方看去,姥姥胸前的银色箭矢突然之间光芒四射,然后迅速膨胀,直到光芒淹没了姥姥的身影,将整个天地照耀成了一片金色。

  我无比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这就是降魔师的力量?这就是小雯所吟唱的咒语?刚才的那一击,是何等的力量!如此的神圣,如此的庄严,一种绝对的净化,仿佛能够破除毁灭一切……没想到……没想到与我相处了两年的小雯,那个一直安静乖巧甚至看上去有些柔弱的小雯,竟然是一位降魔师,竟然拥有着能与魔王战斗的力量!

  片刻后,眼前的光芒慢慢消散,空气再次变回了一片血红。“呵呵呵呵——”一阵沙哑的笑声传来,姥姥依然镇定自若地站在我们眼前,全身安然无恙。

  “小小年纪的降魔师,竟然能够使出这招‘破字诀’。看来降魔家族还真是人才辈出啊,难怪我魔族近年来多有折损。可惜,借用远古之神的力量对抗魔族,前提是神的力量必须压倒性地胜过对手的力量。如果是阶位稍低的魔族遇到了你,确实是无法抵挡破坏神之力的。然而,破坏神早已衰亡了千年,即使此刻破坏神复生,亲自面对正值壮年的魔王,也是毫无胜算的。呵呵,怎么样,感到绝望了吗?”

  姥姥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难道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击,对姥姥完全没有作用吗?我看着小雯,她面色凝重地低着头,仿佛在沉思着什么。而身边其他的降魔师,虽都摆好了战斗的架势,却也个个皱紧了眉。难道,他们都没有能与姥姥抗衡的力量吗?

  “卑贱的降魔家族,竟敢对魔王大人不敬,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就在这时,一直默默站在姥姥身后的妈妈突然开口。她的背后突然展开了一双暗红色的羽翅,纵身一跃,便向着我们这边飞来。

  妈妈,你要干什么?请不要伤害小雯……

  身边的众降魔师顿时吟唱声一片,各种各样的法术在我眼前一一出现。无数的火焰,雷电,冰霜,毒雾,刀剑,还有幻化的金色猛兽,从各个方向攻向了妈妈的身影。与此同时,小雯也将身后的那支银色大弓在胸前拉开,手中凭空幻化出了一支银色的箭矢,瞄准了妈妈的方向。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妈妈……内心一个声音呼之欲出。然而,话到了嘴边,我却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因为只是一个瞬间,所有的降魔师全都倒在了地上,血流成河。

  刚刚发生了什么?妈妈呢?小雯呢?

  这时,我看到妈妈在空中翻动着双翼,缓缓落在了我的面前。她的身上毫发无损,只是默默站在那里,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我赶紧低下头慌忙地寻找……小雯……小雯呢?我看见倒了一地的降魔师,白色的长袍全被鲜血染红,每个降魔师的身体上都遍布着伤口,每一道伤口上都有一片暗红色的羽毛。突然,我看到了小雯的银色大弓。此时那把弓已经裂成了两截摔在了地上,裂口处也有一片羽毛落在附近。就在这把弓的旁边,我找到了满身是血的小雯。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将小雯抱起,鲜血瞬间染红了我的双手。

  “不是告诉过你……不可以回家么……”小雯脸色苍白,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回来……”

  我抱着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的小雯,看着她被暗红色的羽毛如刀刃般贯穿的身体,以及渐渐涣散的双瞳,瞬间泣不成声。

  突然之间,我感到有一双极其粗糙的手掌从身后粗暴地扼住了我的咽喉。我艰难地转过头,却看到了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蜥蜴一样的脑袋,鳄鱼一样的鳞甲,然而整个脑袋上却没有眼耳口鼻。

  那张脸上突然裂开了一只血盆大口,大到足以将一个成年人一口吞下。口中密布着一圈圈尖锐的黑色牙齿,对着我吐出了一团黑雾将我整个人笼罩其中。我仿佛听见了一种地狱般的冥冥之音,正召唤着我去往另一个世界。

  这一幕……这一幕是我昨晚的梦!眼前的一切,竟和梦中一模一样,精确地再现,分毫不差。原来我昨晚的梦里,已经预知了此刻会发生的一切?这种事情,在我的记忆里绝对从未出现过。

  “藏岳你要干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了妈妈的厉喝。不知何时,妈妈的手中已经握着一把遍体通红的六尺长剑,全身杀气腾腾。

  “呵呵,反正你儿子的灵魂要献给魔王大人了,不如把他的身体用来喂给我的冥兽吧。拥有神魔两族血统的身体,对于冥兽来说,那可是罕有的美味呢。”说话的声音来自姥姥身后那个魔族,那个先是伪装成火车站的民警,后来又伪装成武警,并将我带上直升机的那个魔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