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魔族,永不会消亡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192 2017.07.10 07:00

  不久后,眼前的一片无尽黑暗之中,慢慢又有了光亮。宽广的天空再次在头顶显现。

  只是……为何这眼前的天空,竟是一片血红?这一次的蜃景,又是哪里?

  我四处张望,心下却越来越不安。这里的一切,在我看来竟都是那么的熟悉。一排排低矮的楼房,满街的梧桐与香樟,车水马龙的街道,杂乱的路边小摊——这里是襄阳!是我家附近的小区!

  然而,街上的行人,此刻仿佛都被定住了身形,一动不动。人们的眼神与表情都显得极度恐慌,仿佛世界末日已经到来。

  襄阳……家……血红色的天空……

  难道这里是……姥姥的血封空间!?

  果然,天空之中,我看到了姥姥和妈妈的身影。她们此刻以魔族的战斗形态现身,翻动着身后的翅膀,眉头紧锁。妈妈的极恶血刃,已经凝聚在了手中。而姥姥的树根拐杖里,也正急促地闪烁着紫色的幽光,仿佛时刻准备着迎接一场恶战。

  在她们二人身后,是成千上万的魔族军团,黑压压连成一片,遮天蔽日。这次的血封空间,与我之前所见到的大为不同。这一次,血封空间笼罩了几乎整个襄阳城。

  天空中,所有的魔族都神情凝重,仿佛在与远方的什么静静对峙着。我顺着魔族军团的前方看去,才看到此刻笼罩着远方大地的黑金色云层。

  这一次的蜃景,原来是混沌与魔族之间的那场战斗吗?原来妈妈从皇陵之中逃出之后,竟比混沌先一步到达了襄阳,已经提前召集了魔族的军队,严阵以待。

  黑金色的云层很快就进入到了血封空间之中,秦异的脸再一次在云中浮现。一个低沉的声音,夹着一种令人战栗的力量缓缓响起:“魔族的蝼蚁们,今日本王心血来潮,大发慈悲。只要你们将魔王交出,然后全部跪在地上,将力量尽数祭献给我,那么我便可以考虑,将你们中的一部分暂且放过,留下魔族的一丝血脉。”

  听闻此言,魔族军团之中上至魔王,下至战士,皆是勃然大怒。千万魔族组成的大军,竟无一人露出怯色,纷纷视死如归。

  随着姥姥将手中拐杖高高举起,所有魔族一道向着处于血封空间中的那片黑金色飞去,展开了各种攻击。

  天空中秦异的那张脸,此时再次露出诡异的笑:“呵呵,好有骨气的一族。既然你们求死,那我就将你们魔族从这世上彻底抹去。”

  话音刚落,只见无数巨大的金色利刃从云层间穿刺而出。那些金色的利刃比闪电还快,每一把利刃都精确瞄准了一位魔族战士的心脏。魔族战士们身上的铠甲与手中的盾牌,在这些利刃面前几乎脆如薄纸。只是一瞬间,整个魔族军团,竟被这些从天而降的利刃屠戮殆尽。

  就在金色的利刃即将刺穿妈妈身体的那一刻,只见天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黑色的缝隙。一只强壮的手臂从缝隙里探出,迅速将妈妈拉向了裂空之中,勉强躲过了利刃的袭击。

  “那是……难道是……藏岳?”我心中不由一惊,“果然,是他救了妈妈!”

  天空中,姥姥使出了全力,才以手中的拐杖堪堪挡下了从云中刺出的利刃。然而利刃的一击,似乎依然给姥姥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全身裂开了无数骇人的伤口,血流不止。

  看着顷刻间全军覆没的魔族军团,姥姥眼里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绝望。那种绝望,和奥埙主神跪倒在圣殿顶端时的那种绝望眼神,竟是如出一辙。

  天空中的那张脸,此时笑得更加狰狞而扭曲。无数被刺穿的魔族尸体,从云中的利刃上慢慢滑落,如雨点般坠向地面。襄阳的天空,前所未有的下起了一场尸血之雨,场面比地狱还要恐怖。

  而这时,只见姥姥撕下了衣袖,口中念动起咒语。与此同时,天空中也再次刺出无数的利刃,竟全部向着姥姥一人而去。

  这一次,姥姥没有抵挡,任凭那些利刃将自己击穿。然而,就在那些利刃击中姥姥的前一个瞬间,姥姥念动咒语的嘴唇停了下来。

  “魔族,可以被战胜,但永不会消亡。”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姥姥手中的树根拐杖,连同右臂上的黑龙纹身,竟在这一刻突然凭空消失。

  “姥姥!”我对着天空声嘶力竭地喊道,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虽然,我早知眼前这个人,已不是那个从小将我一手带大,与我最为亲近的那个姥姥,而是在得知我神魔之子的身份之后,一心要将我亲手毁灭的魔族之王。然而,此时看着这个苍老而熟悉的身影,被无可抗拒的力量化为齑粉,我依旧忍不住悲从中来。即便眼前这一切,只不过是虚幻的蜃景。

  不知是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还是蜃景已经结束。视野中的一切,在我眼中慢慢消失,直到又一次化作黑暗。

  “力量的流转加快了。”神魔先祖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又似乎无处不在,“接下来,蜃景会更加频繁地出现,但每一次也都会变得更快更短暂。用不了多久,我就要重生了。”

  神魔先祖的声音刚刚落下,视野又再次变得明亮清晰了起来。

  这一次,眼前的一幕竟是如此熟悉。依旧是那样血红色的空气,一群身着白色降魔师长袍的人围成了一个圈。而人群的中间,我看到了我自己。那里的那个“我”,有着我所不曾拥有过的坚定眼神,此刻正定定地看着远处的某个地方。

  我知道,这一次的蜃景,是小雯在姥姥的血封空间中将我救下时的一幕。此刻在我身体里的那个人,并不是我,而是小雯。而她目光所注视的方向,便是被隐字诀保护着的我正在逃走的方向。

  当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到这一幕时,内心不禁愧疚不堪。连同小雯在内的那么多人,此刻都在拼死战斗,而只有我,却在逃离战场。我多么希望那时的我,也拥有强大的力量,就算不能保护小雯,至少能够站在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而战。

  “哗——”只听一阵尖锐的声音破空而来。

  我还未回过神来,暗红色的羽毛已从天空中如骤雨般射下。方才还围成一圈,将小雯护在中心的那些降魔师,此时悉数倒在了地上,血流成河。

  “不!妈妈,不要!”我对着天空中妈妈的身影嘶吼着。

  然而,蜃景中的一切,只是自顾自地重演着,每一幕都刺痛着我的心。

  我眼看着姥姥将手伸向了小雯,将那世上最纯净的灵魂,从身体中抽离、吞噬。

  我眼看着妈妈向天空中射出无数暗红色的羽毛,雷墨身穿金色铠甲的身影从云中显现,坠落在一片血海之中,直至临死,眼中都未曾有过一丝惧色。

  我眼看着藏岳狞笑着,放出那只没有五官的冥兽,用一圈圈细密可怖的黑色尖齿,贪婪地啃咬着地上的尸体。

  “不要……”我的声音颤抖哽咽着。

  原来那时,我所逃离的地方,竟是如此地狱般的景象。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为什么妈妈,姥姥,她们一定要做这样的事情……

  正当我内心痛苦不堪之时,眼前的画面突然破碎。场景瞬间由开阔的街区,换作了狭小的室内。

  然而,此时眼前的地方,却是更加熟悉了。这里是……

  我家客厅!?

  没错,无论是脚下的大理石地砖,墙上的字画,书柜上的古董,还是那半年前刚换的电视,我都能一眼认出。这无疑正是我在襄阳的家中的客厅。

  可是,家中的空气,为何依然是这般血红?难道……这里也处于血封空间之中?

  “看看吧,这便是你所爱的那个‘凡人’。”姥姥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起。

  顺着那声音看去,我这才看清,一个衣不蔽体的身躯,此刻被黑色的绳索捆缚着,如标本一般,被无数银色的铁钉嵌在了墙上。

  这些密密麻麻的铁钉,深深扎入了这个人的皮肉之中,贯穿了手脚、四肢与躯干。伤口处不断有鲜血和浓水流出,使整个人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具腐烂的仙人掌。

  好残忍……眼前的画面让我感到极度不适。也不知是哪个倒霉人,落到了魔族的手中,竟是这般生不如死的下场。

  我顺着这具残破不堪的身体向上看去,那背后,竟有三对宽大的雪白羽翅。当我视线上移,最后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我终于控制不住地惊叫起来。

  “爸……爸爸!?”

  那张脸,正是我的爸爸。只是,此时的他,仿佛已经被抽干了最后一丝力量。血液从眼睛和嘴里缓缓淌下,此时看上去,已经几乎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千羽,我果然是太宠你了。”姥姥的语气中,带着严厉的责备,“当初一开始,我就觉得此人出生来历不够详实,所以才反对你们两个的婚事。然而,你却幼稚地坚持认为,只有这个人可以带给你幸福,甚至不惜以舍弃你魔族的身份相要挟。现在可好,若不是这次有堕天使相助,整个魔族,只怕都要毁在这个人的手中!”

  我朝着姥姥那边看去,只见妈妈在一旁低着头,眼中噙着泪水,一言不发。而姥姥的身后,此刻正站着两个人,眼里藏着诡异的笑。这两个人,一个是藏岳,而另一个……竟然是小薇!

  然而,等我刚刚看清小薇的脸,眼前的画面却又再次破碎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