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韩助的忠告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632 2017.05.08 04:00

  回到卧铺包间,韩助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和齐杏儿问道:“你们怎么出去了这么久?遇到什么情况了吗?”

  “没没没,”齐杏儿连连摆手,“我们就是觉得这里太闷了,想在外面多透会儿气。”

  我和齐杏儿刚坐下,韩助便满脸歉意地对我俩说道:“刚刚真的很抱歉。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把消极的情绪传染给了你们。”

  “这也不能怪你,”我笑了笑,说道,“是我害你们担心了。没想到,在我失忆前,还有你这样关心着我的朋友,对此我十分感激。”

  沉默一阵后,韩助看了看窗外,又对我说道:“再过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要到咸阳了。小雯,到了咸阳之后,你就一路与我们同行。我和齐杏儿这次去咸阳的目的,就是参加一个降魔师的集会。这个集会,按道理,你也是应该出席的。”

  我点点头道:“恩,我自己要找的人,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这次多亏遇到了你们,否则即使我独自一人到了咸阳,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只是,你们要参加的这个降魔师集会,具体在什么地方?集会的内容和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次集会也是昨天晚上临时通知的,是降魔家族最高级别的集会——七派联会。”韩助解释道,“七派联会一般好几年才举办一次,每次都是在有大事发生的时候才举办。七派联会举办时,降魔师所有的七个派别都会派代表参加,而且每个派别都要派出至少一位A级或S级的代表。这次的集会是秦派发起的,通知得如此突然,应该是有重大的变故发生,或者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宣布。集会的时间是今晚七点,地点在咸阳考古研究院,那里是秦派降魔师的主要活动地点。”

  “那个……”我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之前说,我在学校的时候,你偶尔会和我联系,然后刚刚又说,你们接到了集会的通知。我想知道,我们降魔师之间是怎么互相联系的呢?我们和普通人一样发短信打电话吗?还是说,我们有什么独特的术法,可以千里传书?”

  “哈哈哈,”齐杏儿笑了笑,接过话道,“降魔家族里,确实有着能够将意念不经声音直接传入别人大脑的术法,只是我还没听说过,谁有隔着千里凭空喊话的能耐。古代的时候,降魔师一般都通过写信和定期集会来联系,但现在基本都是通过手机联系的。不过我们不发短信也不打电话,那些都不太安全,信息随时可能会被魔族拦截和破解。我们都在游戏里进行联络。”

  “游戏?”我有些不太理解。

  “恩恩,是的,手机游戏。”齐杏儿点点头,“降魔家族里派出了一部分降魔师去学习计算机软件技术,为我们开发了一款叫做《魔物狩猎日记》的手机游戏。这个游戏制作得十分粗劣,但是是邀请制的,只有降魔师和神族才能使用。”

  “游戏运行在降魔家族自己的服务器上,并且使用我们自己的加密技术,所以安全性非常高。游戏里确实可以打打妖魔鬼怪玩玩儿,不过,我们主要使用的都是游戏里的社交功能。每个降魔师都有一个游戏账号,我们会在里面互相联系和发布公告。”

  “魔物狩猎日记……”我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游戏的名字。这个名字,感觉好耳熟……对的!我想起来了!之前和小雯相处的时候,我注意到过她手机里有一款游戏。有几次我不经意间发现她在偷偷玩那个游戏,但我在她身边时她却从来不玩。

  后来我问起那个是什么游戏,她也只是敷衍我说是网上随便下载了玩玩儿的,之后就忘记删掉了。现在想来,她那时一定是在用这款《魔物狩猎日记》和其他降魔师联络吧。

  “除了用来交流之外,”韩助补充道,“这个游戏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游戏里对于魔族的描述,基本都是符合现实的。所以,我们时常在游戏里查阅关于魔族的信息。”

  “哦?”我有些好奇,“哪方面的信息?”

  “对对对,”不等我问完,齐杏儿插话道,“助哥哥说得对。降魔家族和魔族之间斗了几千年,已经对魔族有了比较系统的研究。有一部从古流传至今的著作,叫做《魔物志》,这本书讲的就是魔族的起源和族谱。因为对魔族的研究从来没有中断过,所以这本书每几年还要出一个新版。不过,这本书从来没有被印刷出来,只有几份手稿保存在各个派别的首领那里。而书中的大量信息,都被直接输入到了这个游戏里,这样大家查阅起来也都十分方便。”

  《魔物志》,我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本书的名字。这本书里,或许有我想知道的东西,关于姥姥,关于妈妈,关于之前许多不解的疑问。

  “哎,小雯,你的手机现在在身边吗?”齐杏儿突然眼睛一亮,“如果在的话,你现在可以登录到游戏里面,查看你以前的通讯记录,那里面说不定有关于你要找的那个人的线索。”

  我无奈地摊开手:“很遗憾,我的手机不在了。我现在身上只带着一个失忆后刚买的手机。”

  “好吧,那就没办法了。”齐杏儿撇撇嘴,“而且就算手机还在,你大概也不记得登录密码了。”

  闲聊了一阵,韩助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时间,突然转过头看着我,一脸严肃地说道:“小雯,我们马上就要到咸阳了。到了咸阳之后,我这儿有两个忠告,你可能想听一下。”

  “什么忠告?”我问道。

  “第一个忠告,”韩助道,“你之前问我们的那些关于神族的问题,像神格、信息管制、神族的世界、还有神族为什么要帮助人类之类的,到了咸阳后,就千万不要再问了。这些对神族来说,是极为不敬的。”

  “恩。”虽然不是十分明白,但我还是点了点头,“那第二个忠告呢?”

  “第二个忠告,”韩助继续说道,“到了咸阳后,还请你尽量避免跟秦派的人打交道。秦楚两派,自古以来关系就不是太好。降魔师的不同派别之间,虽然表面上一致对抗魔族,但内部分歧也颇多,并不十分团结。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吧。”

  “为什么会不团结呢?”我有些不解地追问道,“不同的派别之间,有什么利益冲突吗?”

  “利益冲突倒并没什么。”齐杏儿似乎对这个话题又来了兴致,插话道,“降魔家族的每个派别内部,都采取独裁式的管理,所有事情基本都是首领说了算的。所以,不同派别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两个派别首领之间的私人交情。”

  “还有,不同派别擅长使用的术法系统也都有所不同,每个派别都会觉得自家术法高人一等,看到别家的术法与自家的风格迥异,一般也会比较排斥。另外,也有些历史方面的原因。比如秦楚两派之间的不和,很多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

  “当然,级别较低的降魔师之间,并不会受到这些分歧的影响,该成为朋友的还是会成为朋友。但是小雯姐你不一样,你是A级降魔师,是楚派的高层,现在又失去了记忆,所以对此还是要多留一份心的好。”

  我看了看一旁的韩助,他也点了点头,对齐杏儿的话表示认同。

  “好的,谢谢你的忠告。”我点头道,“只是,我还有些好奇,你们说的秦楚两派历史方面的原因,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术法的风格,那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齐杏儿道,“咸阳这座历史名城,在古时候发生过的很多事情,都跟降魔家族脱不开关系。远在战国时期之前,降魔家族就有一个最核心的共识,那就是‘不涉世事’。世间的政治纷争,百姓疾苦,兴亡更替,降魔家族统统都是不允许插手的。一方面,这是为了避免降魔家族的秘密向外界泄露;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对世事见解有所不同的降魔师之间出现更大的分歧。”

  “战国时期,降魔师形成了七个派别,也就是一直延续到今天的七派。七派之间一直遵循着这项共识,任凭世事变换也绝不插手。后来秦始皇灭六国,一统天下。秦派的副首因为与首领不和,背弃了降魔家族,转而去效忠秦王。”

  “那位副首为了讨好穷奢极欲的秦王,使用了‘创字诀’召唤了远古之神创造神的力量,在一夜之内,从荒山野岭之间筑起遮天蔽日金碧辉煌的亭楼高阁,也就是史上著名的‘阿房宫’。楚派得知此事之后,认为秦派违背了降魔家族‘不涉世事’的核心共识,怀疑秦王灭六国也有秦派降魔师在背后暗中协助。于是,项羽与秦军巨鹿之战时,楚派派出最强的降魔师,使用‘破字诀’召唤远古之神破坏神的力量,在一瞬间屠尽秦军主力,帮助项羽颠覆了秦王朝的统治。”

  “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创字诀’和‘破字诀’的故事。在此之后,虽然秦楚两派在这件事上最终达成了和解,但是两派之间的猜疑与对立却一直延续了下来直到今日。这就是秦楚两派之间不和的历史根源吧。”

  “至于术法的风格嘛,”齐杏儿喝了口水,接着耐心地讲道,“每个派别的术法,到了较高的阶段,都会按照不同的修行方式,去运用不同的力量。比如我们齐派,较高级的术法都是借助人类先祖的力量去战斗,像什么炎帝啊黄帝啊蚩尤啊之类的。助哥哥的韩派,借助的是五行之力,自然之力。小雯姐所在的楚派,借助的是神族的力量。而秦派嘛,讲求开发人类自身之力。”

  “当然了,级别高的降魔师,一般都不会局限于单一风格的降魔术法。比如之前说的那个讨好秦王的降魔师,虽然是秦派,却能够使用‘创字诀’借助创造神的力量。”

  齐杏儿还想继续讲下去,却被列车里的广播打断:“尊敬的各位旅客,列车前方到站是,咸阳站。请各位前往咸阳的旅客带好随身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好了,马上就到咸阳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下车吧。”韩助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整理背包。

  终于,我要到达咸阳了。火车上的一路,遇到了韩助与齐杏儿两人,真是无比的幸运。虽然没有打听到关于荆歌的任何消息,但却知道了很多关于神族、魔族和降魔家族的事情。而且接下来的路上,有他们二人的陪同,会比我独自一人要轻松得多。降魔家族七派联会,那里究竟有什么在等待着我?我又能在咸阳顺利地找到大天使荆歌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