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唯独空气无法替代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04 2017.05.26 01:00

  想到这里,我便起身换上大衣,来到了荆歌房间的门前。如果没有记错,在第一次进入蝶魇的时候,我从鬼目中看到了荆歌的书桌抽屉里,有着与垠树开启传送门时所用的一模一样的金色钥匙。只要拿到了那把钥匙,就能开启传送门,也就能离开这里。

  只是,荆歌此刻是否在房间里呢?他说过他晚上有事情要处理,他现在回来了吗?他晚上一般住在什么地方?是住在这个图书馆一样的房间里吗?不知道,关于这些问题我一点头绪也没有。现在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试着进入这个房间。

  如果荆歌此时就在房间里面,我可以跟他说,我是特意来告诉他我发现垠树突然离开的事情的,这样便可以摆脱掉自身的嫌疑,虽然有些对不住垠树;而如果荆歌此时不在里面,我就可以拿到钥匙,然后顺利离开。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将双手放在了门上,轻轻用力。

  当我用力推门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门中传来,来不及反应,我的身体已被这力量猛地弹开,“咚”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了身后走廊的墙壁上。

  我扶着冰冷的墙壁缓缓站起,后背传来一阵生疼。刚刚那是什么?也是荆歌房间里的防护措施吗?那个房间里到底布置了多少术法,不仅鬼目无法窥探进去,就连不请自来的物理进入也被彻底阻隔了吗?

  我悻悻地回到了房间,在床上重新躺下。不过转念一想,就算能够进到那个房间里去,如果荆歌此时不在里面,那么他离开这里的时候,很可能也已将钥匙带走。既然拿不到钥匙,也就没法开启传送门,那么也就没法离开这里了。刚刚我已经用鬼目试着探索了这里所有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好不容易才决定要逃出去,现在这么快就要放弃了吗?

  等等……所有的房间?不,还有一个房间没有探索过,那就是浴室。对了,就是浴室!浴室的镜子后面还有一个储水和烧水的密室。那个密室,为什么要隐藏起来?难道说,那里有什么秘密吗?

  烧水?我心中突然微微一惊,想起了昨天早上看到的两只浣熊卖命地朝着炉子里扇风时的画面。这时我才意识到,一直以来,我都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点。

  对的,烧水,就一定要有火。而有火,就需要氧气。不光是火,这里人的呼吸,动物的呼吸,也都需要氧气。氧气从哪里来?如果这里是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离的空间,那么就没有流动的空气,人和炉火所消耗的氧气很快便会被耗尽。而传送门只有插入钥匙的时候才会开启,所以肯定还有另外的渠道,让这里的空气与外界对流!

  是的,肯定是这样没错!没有电,可以靠矶茹与矶杋的术法来照明。没有水,可以靠水桶来存储。而唯独空气,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替代,必须与外界流通。而那个温室里那些植物的光合作用,绝对不足以提供锅炉所需要消耗的大量氧气。

  我再度开启鬼目,试着感受周围空气的流动。空气与其他的物质不同,没有具象化的形体,因此即使是用鬼目,观察起来也十分艰难。但是,我能够微弱地感觉到,空气的确都在往一个地方流去。我集中注意力,顺着空气流动的方向将鬼目的视野跟过去,只见空气先是离开了房间来到走廊,接着又穿过了走廊进入浴室,最后到达了镜子后面的密室!

  是的,这里的墙壁中都有微小的缝隙,可以让空气穿过,一直来到浴室镜子后面的密室。而这些,都是只有鬼目才能看见的。密室中燃着炉火,也是最需要氧气的地方。所以镜子后面的密室是空气与外界流通的关键所在,而这也是密室被隐藏起来的原因!

  终于想通了这一点,于是我连忙起身,来到了浴室。我将双手放在镜子上,轻轻推动,将其旋转九十度打开,然后跃入了镜子后面的密室之中。

  刚进入密室里,便感觉到这里的空气确实比其他房间要新鲜得多,一时间竟有种已经逃出了这个秘密基地的错觉。密室里十分昏暗,早上看到的炉火已经熄灭,之前扇风的那两只浣熊也已不在,只有浴室里的烛光透过镜子打开的窗口照射进来,才让这里不至于一片彻底的黑暗。

  我在密室里查看了一圈,除了早上就看到过的水桶、水管和锅炉外,墙壁上还有几个通风口。我将鬼目的视野顺着通风口探索,发现这些通风口全部通向荆歌的房间和那个种满了田地的巨大温室。也是,那两个房间这么大,仅仅依靠墙壁里的缝隙,肯定不足以满足空气流通的需求。那么,如果说这里所有的房间,所需要的空气都来自这个密室,那这个密室里的空气,却又来自哪里?

  我站在密室的中心,再次用鬼目感受着空气的流动,却发现空气升入天花板之后便消失不见。这番诡异的景象让我不由想起了我房间天花板上的光晷。

  是的,这里的天花板上也有一个法阵,在鬼目中清晰可辨。之前第一次发现这个密室时,只是用肉眼简单查看了一遍这里,所以才没有发现天花板上的法阵。这个暗藏的法阵,一定联通着外界的某处,因此才会有空气的流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通过这个法阵,也一定能够逃到外面去。

  对的,一定是这样!首先,这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不应该只有传送门一个出口,否则如果钥匙丢失或者损坏,岂不是会被永远困在这里?如果只有一个出口,那么荆歌的房间也没有必要布置那么森严的防护。

  其次,这个法阵本已无法用肉眼看见,却还要将其隐藏于密室之中,如果只是单纯的用来通风,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双重保护。因此可以断定,这个法阵,除了通风之外,应该也作为一个备用的出口。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将密室里的几个轻一些的空水桶搬到了密室的正中心,顺着爬了上去。站在水桶上之后,终于能够触到天花板了。我将一支从浴室里拿来的牙刷小心地对着天花板上的法阵伸进去一半,然后取了回来,发现牙刷安然无恙,没有任何损坏。接着,我又将牙刷几乎全部没入法阵之中,一股微弱的吸力从法阵中传来,我一松手,牙刷便被吸了进去,没了踪影。

  稍稍对法阵另一侧的安全性进行了初步的试探之后,我又试着将一根手指,整只手,以及整个手臂探入法阵之中,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毫发无损。法阵的另一头,虽然无法用鬼目窥探,但似乎只是安全而宽阔的空间而已。

  终于,我鼓足勇气,将头探入了法阵之中。一阵轻微的眩晕之后,我发现我的头倒悬在另一个不高的房间的天花板上。原来,密室的天花板,是直接连通着这个房间的天花板的,而刚刚将牙刷吸入的力量,应该只是这边的重力而已。

  我小心地打量着这边的这个房间,虽然屋顶不高,房间里却到处都是巨大的风扇和通风管道,不断发出“嗡嗡”的巨大声响,这噪音让我想起了之前去襄阳时乘坐的武装直升机。

  这里,应该就是招待所的风室吧?果然设计的很精妙,将荆歌所在的秘密基地的锅炉房,与招待所的风室从天花板相连,不仅是完美的隐藏,同时也解决了秘密基地的通风问题。如果没有继承自妈妈的鬼目的能力,真的是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个出口。

  我继续查看着这间风室,发现在法阵的正下方放着一个体育课上跳高用的那种海绵垫子,而房间角落里还有一个金属折叠梯。这样看来,就算我从这里摔下去,也会落在垫子上,而之后也还能通过折叠梯返回密室?看来已经不用怀疑了,设施如此齐备周全,果然密室里的法阵是一个备用出口。

  想到这里,我便腿脚发力一跃而起,整个人落入了这边的风室。在空中时我将身体蜷曲翻滚,才得以双脚落在垫子上。不过由于法阵两边重力的反差,落地时我还是没能站稳差点摔倒,幸好也没受伤。

  终于,我成功逃离了神族的秘密基地,那个将我软禁的地方。虽然垠树告诉我那里与外界隔绝,但他应该不会料到我能找到这个隐藏的出口。想到这里,心里竟有一丝得意。

  只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要回去吗?我已经知道了离开的方法,如果以后有必要,随时可以逃走。但是,仅仅这样就足够了吗?

  沉思片刻之后,我下定了决心——不,我要进一步探索风室这边的环境,直到确认我能轻易逃往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为止。

  我小心地走到风室的门口,开启了鬼目,向门外看去。风室的外面是一条灯光昏暗的走廊,走廊上空无一人。走廊的两边是几个大门紧锁的房间,门口分别写着“变电室”,“机房重地”,“控制中心”,和“储物室”。在这几个房间的最尽头,是电梯和楼梯口,楼道的墙上写着“地下一层”的字样。

  我将鬼目的视野继续向前推进,一直确认楼梯间与一楼都没有人,这才将风室的门从里面推开,向楼梯口走去。

  是的,电梯里一定有摄像头,但是走楼梯就不会被发现。只要通过楼梯到了一楼,就可以离开招待所,之后就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了。到时候,不妨在这个考古研究院的院子里转悠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够找到秦异。只要拥有鬼目这种方便的能力,是没有人能够发现我的行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