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人体琥珀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020 2017.06.23 07:00

  皇陵第六层尽头的楼梯,与第五层采用了同样的设计,一路盘旋着垂直下行。我们一行人穿过漫长的楼梯后,便来到了皇陵第七层。

  第七层的大厅里空空荡荡,地面、墙壁和天花板上都没有任何装饰,冷冰冰的如同在一个巨大的棺材内部。唯独大厅的正中央处,一座巨大红色岩石屹立在那里。

  “这块石头,被称作镇魂石。”秦宛钟指着大厅中央的岩石,向众人解释道,“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之时,无数义士之魂在地下难以安息,夜夜萦绕咸阳宫,扰得秦始皇不得安宁。”

  “赵高得知此事之后,便开始搜罗天下术士法宝,最后从一位异域商人手中,买下了这块镇魂石,立于坑杀儒士之处,才终于镇住了地下的亡灵。千年之中,亡灵已经消散,但这块镇魂石,却积攒了极为强大的力量,能够配合非攻之阵,封印高阶位的魔族。只是,近几百年来,降魔家族所俘获的魔族,都还没有强大到需要用镇魂石来封印。”

  我们一行人一边听着秦宛钟的讲述,一边穿过这第七层的大厅。从镇魂石旁边经过之时,我忍不住朝镇魂石走近了几步,仔细地凝视着这块巨石。

  虽然远看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红色岩石而已,可当我靠近石边再看,却能看出,这镇魂石竟是通体半透明,只是内部极为浑浊,无数细密的红色细丝如筋脉一般遍布其内,仿佛一块巨大的血肉被注入了胶脂,制成了标本。

  镇魂石内这种精细复杂的结构顿时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于是我将脸贴近石面细细观察,试图看清浑浊的石体内更深处的地方。这种感觉颇为奇妙,如同在窥视着石面背后的另一个宇宙。

  然而,就在我全神贯注地观察着石中的脉络之时,突然之间,镇魂石里最深的地方,朦胧中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猛地睁开,向我这边凝视过来。

  我被石中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吓得惊呼一声,慌忙后退两步,摔倒在地。众人见状连忙围了过来。

  秦宛钟搀着我的手臂将我扶起,疑惑地问道:“夏夜,发生了什么?”

  “镇魂石里……”我被刚刚那一下差点吓丢了魂,此刻竟有些说不出话来,指着镇魂石喃喃道,“石头里……有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刚刚睁开了,还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第四层水银池下的那个声音,此时更是毛骨悚然。

  “眼睛?”秦宛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可能……是幻觉吧。镇魂石里,已经几百年来都没有封印过任何魔族了,里面不可能会有生命的迹象。”

  “不过,”秦宛钟顿了顿,又安慰道,“这块石头里,的确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纹理。大概是有什么地方,看起来刚好比较像眼睛,这也不算奇怪。”

  “不……”我却坚持否认道,“我敢肯定,那绝对不是普通的纹理。石头里的那双眼睛,会动!我亲眼看到了。”

  秦宛钟此时依然是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然而,燕枫道听到我的话,却变得面色凝重,仿佛想到了什么,几步上前走到了镇魂石边,将双手放到了石面上,闭上了双眼,仿佛在感应着什么。

  众人看着燕枫道奇怪的举动,眼中露出不解。然而还没等有人开口询问,却见燕枫道突然睁开了眼,脸上竟有一丝惊喜,大呼一声:“找到了!果然在里面!”

  “什么在里面?”我与秦宛钟同时问道。

  燕枫道看着秦宛钟,嘴角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你的父亲,秦爵。”

  听到这样的回答,所有人脸上同时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并不确定燕枫道这番话究竟有何含义。

  “您是说,秦派副首秦爵,被人封印到了这镇魂石中!?”韩助小心翼翼地问道,“这种事,有谁能够做到?”

  “没错。”燕枫道笑了笑,回答道,“被封印在镇魂石中的,正是秦爵。不过,封印他的,不是别人,却是他自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秦爵为了从混沌之王手下逃生,便逃来了皇陵第七层,用最后的力量,启动了镇魂石的封印,将自己封入其内。”

  “面对无法战胜的混沌,这无疑是一手妙招,但同时也是险招。他现在虽然还活着,但却无法自己从这封印中逃脱。如果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发现他在里面,他将永世被禁锢其中,如同一颗琥珀一般。”

  秦宛钟脸上露出一丝欣喜,随即却又黯淡了下去:“即使父亲他还活着,活在这镇魂石之中,我们现在也无法将他救出。大伯曾经说过,即使是他的力量,也只能启动镇魂石的封印,却无法将镇魂石的封印解开。若是要解除封印,救出父亲,只能借助神族六翼大天使的力量。”

  “那倒未必。”燕枫道再次将双手放到了石面上,“不妨让我来试试。或许我的力量,可以解开封印。如果能在这里救出秦爵,大概很多的谜团,都会迎刃而解。”

  说罢,燕枫道闭上了双眼,嘴唇轻启,仿佛在无声地念动着咒语。众人见此幕,都纷纷屏住了呼吸,生怕任何一点点微弱的风吹草动,便会打乱这术法的施展。

  解除镇魂石的封印,这种连秦异都做不到的事情,眼前这位年轻的燕派首领,真的可以做到吗?

  片刻后,只见整座镇魂石渐渐通体泛起了红光,这种光芒似乎是从岩石最深处发出的,如同呼吸一般微弱地闪动着。紧接着,石中发出一阵“嗡嗡嗡”的响声,并且音调逐渐变高,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急促地振动着,迫切地想要从石中逃离出来。

  “破!”只见燕枫道突然全身青筋暴起,大吼一声,按在石面上的双手猛地向外一拉。

  这一拉,竟有另一双手,与燕枫道掌贴着掌,从镇魂石中被一道拉了出来。燕枫道立即后退一步,猛地一用力,便将一整个人的身体,从镇魂石中生生拽出。

  燕枫道睁开双眼,镇魂石上的红光随即黯淡了下去,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秦宛钟连忙跑上前去,将刚刚被从石中拽出,此刻倒在地上的男子抱住。

  石中之人有着和燕枫道一样高束在脑后的长发,穿着一身锁子甲,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即使之前只见过一面,我也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秦宛钟的继父,秦派的副首,秦爵。

  “父亲!”秦宛钟抱着身体瘫软的秦爵,情绪激动,声音颤抖。

  秦爵缓缓睁开了双眼,看上去极度的虚弱,如将死之人一般。

  看到了眼前的秦宛钟后,秦爵缓慢而艰难地开口道:“宛钟,是你吗?你……终于愿意叫我一声父亲了。”

  “父亲……”秦宛钟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您……您没事吧?只要您没事,以后要我叫您多少声父亲都可以。”

  “我……此刻并无大碍。”秦爵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只是,被做成人体琥珀封印在镇魂石中的痛苦过程,大概是我这辈子最不愿回想起的一段记忆了。快,快告诉我,现在是何年何月?混沌……被战胜了吗?”

  秦宛钟听到此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答道:“父亲,你我在皇陵之底分别不过半日而已,哪来何年何月一说?不过您放心,混沌已经从皇陵第九层破开大地,离开了这里。刚刚是燕枫道燕首领,为你解开了镇魂石的封印。”

  听到这样的回答,秦爵脸上却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镇魂石中的时空,与外界完全隔绝。沉睡在这块石头之中,我以为外面已经过去了百年。没想到,居然只过去了半日而已。”

  秦爵侧过头去,看到了一旁一直沉默着的燕枫道,苦笑道:“我将自己封印在这镇魂石中之时,以为这封印如果有朝一日能被解开,那一定是在神族和人类联手战胜混沌之后,由神族的六翼大天使亲手解开。枫道,你又变强了,居然能够做到我和秦异都望尘莫及的事。只是,既然还没有战胜混沌,你又何必浪费力气来救我?”

  燕枫道走到秦爵身旁,弯下身去,道:“秦派与燕派虽志有不同,但素来情深义厚。秦派有难,燕派怎能袖手旁观?何况,除秦异之外,最了解通天计划的人,非你秦爵莫属。要想对付混沌,绝对不能没有你的帮助。”

  秦爵艰难地想站起身,然而身体却似不受控制,差点摔倒在地。韩助见状,连忙奔至秦爵身旁,与秦宛钟一道,从两边将秦爵扶起。

  秦爵在这二人的搀扶下,终于勉强立起了身子,叹了口气道:“如今的我,已是不可能与你们并肩战斗了。这镇魂石的封印,几乎抽干了我所有的力量。要想恢复战斗的能力,没个十天半月的休养,怕是不行。”

  “而且,就算我还能战斗,那又怎样?”秦爵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混沌的力量之强大,超越了我们认知的极限。非攻之阵,是人类能建造出的最坚实的堡垒,任何魔族都不敢靠近。那是连魔王都无法轻易攻破的绝对屏障。然而,混沌之王却能从非攻之阵最牢固的中心将其破坏,可见那力量,是远远凌驾于魔王之上的。”

  “人间与神魔两界,以魔王为最强。这一点,几千年来都未曾改变过。当这超越魔王的力量出现之时,我们人类便如蝼蚁一般,又能奢求去改变什么?我和秦异,竟然还幻想能将那种力量为人类所用。现在想来,也还真是可笑。”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燕枫道看着秦爵,却是坚定地说道,“确实,无论是人类的力量,还是神族的力量,在混沌面前,或许都不值一提。但是,若是将双方的力量联合起来,共同对付混沌,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别忘了,魔王虽是人间界与神魔界最强,但圣殿中的主神,其力量也是仅次于魔王的。若是这种力量,与我们人类联合起来,说不定,可以超越魔王,与混沌一战。”

  “或许……”听闻燕枫道此言,我也深受鼓舞,忍不住插嘴道,“还有魔族的力量,我们也可以一起联合起来。”

  然而,这句话刚说出口,所有人都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仿佛我触碰到了某种禁忌。我这时才反应过来,降魔家族和神族千百年来,都在联手对抗魔族。即便我有自己的想法,此刻在他们面前说出这样的话,难免会无端生出芥蒂。

  这样看来,爸爸在梦渊中对我所说的话,还是等见到了荆歌,再说出来吧。荆歌拥有着绝世的智慧,即便之前一心要铲除妈妈,但当这灾难降临在眼前之际,应该会看得更远,会站在我这一边。

  “神魔之子所言,或许并没有错。”秦爵率先打破了沉默,“如果混沌之王的力量,是神、魔、人类中,任何单独一族都无法匹敌的,而且又执意要与三族为敌。那么,从理论上来说,只有将三族的力量全部联合起来,才是最为有效的对抗方法。”

  “只是,把这样的三族联合起来,却又谈何容易?”秦爵顿了顿,继续说道,“神族与降魔家族向来痛恨魔族。更何况,我们秦派正是为了对付魔族,才决定冒险向混沌界借助力量的。即便我们愿意联手,魔族那边,却又怎会愿意将力量借助给我们呢?”

  秦爵说完,众人又是一阵沉默。但秦爵的这番话,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本以为,为了对抗魔族而甘愿冒险执行通天计划的秦派,应是最无法接受与魔族合作的。没想到,在众人对我投来质疑的目光之时,却是秦爵第一个站出来,认真分析考虑我的提议。

  或许秦爵和秦异一样,拥有一种不被世间常理所束缚的思想。所以,他们才能拥有更深邃更长远的眼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