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原来我只是一颗棋子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493 2017.04.26 06:27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道裂缝。我有种预感,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马上就要出现了。无论是身后的黑龙,还是直升机上的那两个人,此刻都在我身后如此恭敬地等候着,他们应该就是在等待着裂缝里出现的东西。那里面究竟是什么?或者说,是谁?我隐隐能感觉到,我所想要知道的一切答案,应该就藏在这道裂缝的后面。

  就在这时,裂缝里缓缓走出了三个人影。他们出现的瞬间,我在24小时内已承受过无数惊吓的心脏,再次开始紊乱不安地剧烈跳动起来。

  站在三人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一直渴望着见到的姥姥。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将我从小带大的姥姥。可是,姥姥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平日里的慈祥,而是那样一副凌厉凶狠的表情。而且,姥姥她不是病重了吗?为何此时竟然身形如此健硕地站在那里?

  这时,我注意到了姥姥的眼睛。那双眼睛,不是人类的眼睛!这是一双根本没有眼珠的眼睛,上下眼皮之间是一片几乎无差异的血红色,在本应是瞳孔的位置上,密布着一圈圈黑色的纹路。还有,姥姥的头顶,居然长着两只黑色的角。那是羚羊一样的双角,曲折而尖锐,表面布满了岩浆一样的细密火色裂纹,直直指向空中。

  姥姥身上披着一件血红色的长袍,左手杵着她平日里从不离手的那支树根拐杖。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那支拐杖里,居然从木缝中隐隐透着一道道暗紫色的幽光。

  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姥姥吗?不,不可能……我姥姥绝不是这样的鬼怪。我的姥姥是那样和蔼、安详的一个人,从小悉心照料着我,保护着我。可眼前,这个和我姥姥拥有着一模一样的五官相貌的鬼怪,究竟是谁?她究竟对我姥姥做了什么?

  我朝姥姥的身后看去,那里并排站着另外两个人影。左边的那个男人,我第一眼便认出了他——此人正是在我下了火车之后,把我从队伍末尾带到了直升机上的那个武警。对,没错,一模一样的脸,就是他!还有,在重庆的火车站里帮我摆脱掉雷魔王的那个民警,也是他!

  这个男人此时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长袍上画着两条垂直相交的白色锁链。长袍的里面,穿着一件军队里才能见到的绿色迷彩制服。和姥姥一样,此人的头上也有一双角。不过这双角比姥姥的要短得多,是牦牛一般的双角,生在额头上方不远处,向着两边分开。这个男人见我正在看他,脸上立即露出了一种阴冷得让人毛骨悚然的笑……这个男人,他究竟是谁?他到底是敌是友?

  我朝着另一边看去,站在姥姥右边的那个人,竟然是……妈妈!?妈妈此时也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长袍上画着两片交叉的红色羽毛,而羽毛的上方,画着一滴巨大的鲜血。这个图腾,让我想起了海盗船上的骷髅白骨标志,只是把白骨换成了羽毛,骷髅头换成了血滴。妈妈的头顶也和姥姥一样长着一对角,而且这是一对驯鹿一样的双角,粗大而宽阔,如同头上生出了两颗小树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会在这里?为什么妈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人……真的是我的妈妈吗?真的是那个每次电话和短信里,都会告诉我,她最爱我的妈妈吗?

  姥姥……妈妈……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到底是谁?爸爸他现在在哪里?

  “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对着妈妈呼喊。然而,身上黑色的绳索死死将我捆住,没有任何松动的余地。

  妈妈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我,眼里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转头看向了姥姥,突然开口道:“母亲,只要将他封印到黑龙的心脏里面应该就可以了吧。夏夜他毕竟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孙子,没有必要做得那么决绝。”

  然而,姥姥却并没有理会妈妈,只是突然向前伸出了右手,将手掌向上摊开。

  大风……一阵剧烈的大风从背后袭来。我抬头看去,是黑龙。身后的那条巨大黑龙突然之间便冲上了天空,飞到了云端。紧接着,黑龙又俯身而下,向着姥姥的方向飞去。可是,是错觉吗?为什么我感觉,那条黑龙的身形正在一点点缩小……

  我定睛看去,没错,这不是我的错觉。黑龙一边落向地面,一边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竟变成了一条黑色的小蛇,落在了姥姥的手上,缠绕着她的手臂,然后突然消失,化作一道黑色的龙纹身,烙在了姥姥的右臂之上。

  站在一旁的妈妈看着姥姥这样的举动,脸上突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母亲,难道你要……”

  “他的存在就是对魔族永远的威胁。”姥姥突然开口将妈妈打断,声音沙哑而决绝,“神魔之子生而拥有被称为‘不朽’的力量,无法被杀死也无法被消灭。即便肉身遭到毁灭,其灵魂也会转世重生。黑龙的心脏虽能暂时封印住他,可是他的力量一旦觉醒,一切都将超出我们的控制。”

  “所以,千羽,”姥姥回头看了妈妈一眼,语气中带着一种毫无商量余地的严厉,“你猜的没错。我现在必须以魔王‘熵噬’的力量去吞噬他的灵魂。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彻底地将他毁灭。否则,早晚有一天,他会成为整个魔族的灾难。”

  听到这里,妈妈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难过地看着我,低下了头。

  听着妈妈和姥姥之间不知所云的对话,我呆呆地愣在了那里。什么魔族?什么神魔之子?自我出生的二十一年来,你们怎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我们难道不过是这个社会里最平凡的一个家庭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回一次家,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纵了吗?是谁在背后操纵着你们?你们究竟是不是我的家人?而我自己……又到底是谁?

  此时,空中黑色的裂缝已经重新闭合,在姥姥身后慢慢消失不见。姥姥一步步向我走来,停在我的面前,对我伸出了右臂。黑色的龙纹身在姥姥的手臂上突然如浮雕一般凸显了出来,上面燃起了一道道赤色的火焰。只见姥姥右手握成爪,将五指深深掐进了我头顶的肉里。

  “姥姥!你要干什么?我是你的孙子夏夜啊!我专程回来看望您的啊!”我强忍着头顶的剧痛,大声呼喊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对我姥姥做了什么?”

  姥姥冷冷地看着我,手指微微松了一松,沉默了一阵,然后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我不是别人,也没有人在背后控制我。我就是你的姥姥。本来,你也可以单纯的作为我的孙子,平安地度过这一辈子。本来,我也不想让你知道,我真实的身份是魔族之王。要怪的话,只能怪你的爸爸。当年他疯狂地追求年轻的千羽,我本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便准许了千羽和他在一起。然而直到昨天,我才知道,他居然是神族的走狗,长年以来潜伏在我的身边,一边在暗中用法术削弱我的力量,一边和千羽生下了你将你抚养长大。”

  “魔王的力量本是永生不灭的。但是,违背世间法则而诞生的神魔之子,却拥有足以毁灭魔王的力量。很遗憾,你的存在已对魔族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我无法再容你继续活下去。我本想等你到了26岁,体内魔族力量觉醒之时,将你培养成一个优秀的魔族,将来甚至或许可以继承我的力量。但现在看来,既然你身上流着一半神族的血液,那我也只好把你送去你爸爸的那个世界了。”

  姥姥的话听得我一头雾水,但姥姥那决绝的语气,以及头顶传来的剧痛,却又让我不敢有丝毫的怀疑。爸爸?爸爸他怎么了?千羽又是谁?是在说我的妈妈么?妈妈她明明不叫千羽啊!还有什么魔族神族,姥姥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你口中的那些神与魔都是真实存在着的吗?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你,原来竟是魔族之王吗?

  这么说来,过去二十一年里所发生的一切,原来都是假的?爸爸妈妈在外企上班,姥姥退休以后在家抚养我长大,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吗?难道我们四个人的每一顿饭,每一次旅行,每一次欢笑每一次忧伤,每一个白天每一个黑夜,每一句“爱你”,仅仅都是用来掩盖你们神与魔之间暗地争斗的精心表演?而唯独我,是把这些表演当做了真实的那个可笑的楚门?

  “妈妈!姥姥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爸爸现在在哪里?”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的我用求助的目光向妈妈看去。

  然而,妈妈只是站在那里,满脸哀怜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是啊,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还能怀疑什么?我的整个人生,原来只不过是魔族与神族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现在,这颗棋子要被提走了,棋子难道还能反抗对弈之人吗?

  姥姥的手指在我头顶再次用力,黑龙纹身上的赤色火焰剧烈舞动了起来。痛……这不仅仅是肉体的疼痛,我的意识也在变得模糊。姥姥的手掌,仿佛正在一丝一丝地抽取着我的灵魂。

  “妈妈,救我!”我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朝着妈妈那边喊道。

  听到我的呼喊,妈妈全身颤抖了一下,微微抬起了右手,嘴唇轻启,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姥姥面带杀气地回头看了一眼,妈妈便又立即将右手放下,嘴边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完了……我要完了……想想我这一生还真是荒谬啊。作为魔王的孙子,违背世间法则的神与魔之子诞生,对此却毫不知情。这么多年来,我独自一人被蒙在鼓里,和姥姥还有爸爸妈妈一起过着平常人的生活,而在知道真相之后的几分钟里,就要失去生命。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朝闻夕死吗?

  好失败……我这一生真的好失败……我现在好想见到爸爸……今天真不该回家……真该……真该当初就听雷魔王和小雯的话,留在学校……好想……我好想念小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