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魔音与通灵之战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353 2017.05.31 09:00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见那只一直守在垠树身边的黑猫突然纵身跃起,生生用身体接住了飞向垠树心脏的第五个砖块。砖块在击中黑猫之后,也偏移了原先的轨迹,砸在了垠树身旁一米处的空地上。

  “小茉!”倒在地上的垠树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挣扎着从地上坐起,跪在被砖块击中的黑猫面前。我朝黑猫那边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块飞砖的速度如此之快,被击中的黑猫此时已经血肉模糊,地上只有一大滩血迹和无法分辨的内脏碎片,其间夹杂着黑色的毛发。

  “小……茉……”垠树跪在这一片血肉之前,顿时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如此痛彻心扉,如同死去的是他的至亲之人。

  秦宛钟落回地面之后,迅速移动到了我的身前,防范着任何可能突然到来的袭击。垠树的哭声嘶哑而悲恸,我看到秦宛钟的眼里也有一丝神色黯然。这样的哭声,连秦宛钟亦为之动容吗?或许若不是秦宛钟刚刚将垠树死死擒在地上,他本也能躲过那块飞砖,而黑猫也不至于惨死如此。

  “夏夜,小心,魔族过来了。”秦宛钟站在我面前,背对着我,摆好了战斗的架势。

  是的,魔族过来了。已经不用鬼目,肉眼就能看到了。坤少此时已经站在了我们面前不到二十米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们。

  “坤少!”我大喊一声,“不要伤害他们,他们是我的朋友!”

  “夏夜,没想到你身为魔族左护法千羽之子,竟然会站在神族与降魔家族这一边。”坤少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冷笑着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随我一起回到魔族,宣誓效忠魔族,或许魔王大人还会网开一面,给你一条生路。”

  魔王?生路?开什么玩笑……我清楚地记得在襄阳的那天,姥姥不顾妈妈的求情,决心要置我于死地的情形。我心里也十分清楚,如果我回到姥姥身边,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而此刻站在我眼前的坤少,他到底是自以为有多聪明,竟然把我当作白痴一般来哄骗?而且,坤少他不是我妈妈的手下吗?妈妈她明明说过,绝不会把我交给姥姥,为啥坤少此刻却说要魔王放我一条生路?

  难道妈妈在梦渊里所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吗?难道是因为坤少与妈妈失去了联络,所以没能与妈妈统一说辞,此刻才会说出这种话?看来,果然不能相信任何魔族的任何话语,即使是妈妈。

  “坤少,你……”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明明有着千言万语,话到了嘴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眼前这个与我朝夕相处了三年多的室友,早已不再是曾经的故人。他是魔族,而我是神魔之子,是神族与降魔家族对抗魔族的最后王牌。再多的同甘共苦,再多的昔日情谊,在立场的巨大分歧面前,此刻也是如此苍白,只如狂风中一片凋零的花瓣。

  “夏夜,”坤少的语气依旧冰冷淡漠,“你不要忘记,你自己身上也有一半的魔族血统。请你仔细考虑一下,你现在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你应该不希望有一天与你的母亲刀刃相向吧?”

  “不要跟他废话。”见我有些失神,秦宛钟回过头来,以凌厉的目光看着我,“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不要受魔族的妖言蛊惑。从气息判断,这个魔族的阶位应该是最低阶的羽位,没有飞行能力,而且在战斗形态下头上也没有犄角,所以也不是四大家族。以我的力量,将他拿下应是绰绰有余。”

  “等等!”秦宛钟已弓下了身,脚底盈满了力量,正欲向前攻去,却听见了垠树的声音。

  我与秦宛钟都有些诧异,却见跪在一旁的垠树已经止住了哭声,虽然依旧涕泪满面,但眼里却充满了杀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垠树露出这般可怕的表情。那张平日里温暖恭敬与世无争的脸,居然能够瞬间做出这样的表情,想必那只黑猫的死,应是对他的内心造成了最沉重的伤痛。

  “夏夜先生,还有这位降魔师姑娘,请你们不要动手。”垠树说话的声音颤抖着,慢慢站起身道,“如果他只是羽位的魔族,请允许我来亲手为小茉报仇。”

  我看了看秦宛钟,不知道该如何行动。垠树说的是真的吗?或许他真的不是叛徒,真的只是出来寻找那个失散了很多年,却碰巧在这个敏感时刻突然出现的神族女孩?

  不过,也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刻垠树只是在跟坤少一起演一出骨肉计,引我和秦宛钟放松警惕。待我们二人出现破绽,他们便会同时对我俩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可是,刚刚的哭声,却又是如此悲恸,怎么看也都不像是一场浮夸的表演。

  正在我犹豫不决之时,秦宛钟侧目看了我一眼,备战的姿势丝毫没有松懈,只是微微点头,低声道:“静观其变。”

  垠树用衣襟将满脸的涕泪拭去,低下了头,闭上双眼,然后将双手抬起,两只手同时在空中挥舞起来,如同在指挥着一支交响乐队。片刻间,只见垠树面前凭空出现了三道直径约有一米的蓝色法阵,一边在空中旋转闪耀着,一边在内部继续浮现勾画着复杂的图案。

  法阵中的图案完成的一刹那,三只身长两米的苍狼从三道法阵中一跃而出,挡在了垠树的身前,恶狠狠地盯着前方的坤少。这三只苍狼毛色灰暗,青目獠牙,体型巨大,特别是中间那只,比另外两只还要大得多,在夜色之下显得格外恐怖。

  秦宛钟后退一步,站得离我更近,一边防备着坤少那边,一边紧盯着垠树与三只苍狼的一举一动。

  “啊呜——”垠树突然抬头,对着空中的满月长啸一声,那是如狼一般的嗷叫。垠树身前的三只苍狼顿时如同听到命令一般,“嗖”地一声,从三个方向同时向坤少扑了过去。

  眼看三只苍狼已经奔至坤少面前,下一刻就要将他撕咬成碎片。坤少却只是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眼神,不紧不慢地张开了口。紧接着,只听从坤少的口中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那绝不是一般的叫声,那声音中,仿佛混杂了几千人同时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发出的惨嚎悲鸣,同时夹杂着尖锐的金属摩擦刮扣之声。而声音中最低最浑厚的那部分,仿佛来自地底深处或是太空之外,暗藏着无限的神秘与恐惧。

  这样的叫声,绝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只是一声,我已全身汗毛立起,双腿酥软,跪倒在地。三只苍狼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是瞬间倒在地上,随即慌乱地爬起,如丧家之犬一般奔回垠树身边,全身瑟瑟发抖地挤在了一起。

  “小心声音!”秦宛钟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迅速绕到了我的身后,从衣袖上撕下两条细碎的布条,用手揉捏成梭形,塞入了我的耳中。随后,秦宛钟又撕下另外两条碎布,也塞入了自己的耳中。

  我突然想起,坤少以前在宿舍的时候,就喜欢搜集恐怖猎奇的声音。原先只是以为他有特殊的癖好而已。现在想来,原来身为魔族的坤少,竟是以这种令人恐惧的声音做为战斗的武器,用以操控对手的心智。

  垠树显然也是受到了这声音的影响,全身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然而片刻之后,垠树却又颤抖着双腿重新站了起来,双手再次挥舞,在空中召唤出了三个新的法阵。

  这一次,从法阵中走出的,是三只一米多高的巨型蜘蛛。三只巨蛛的腿上长满了刺毛,躯干上布满了一圈一圈的色彩艳丽的花纹,两只镰刀一般的毒牙让人看着不寒而栗。连三只苍狼看到巨蛛之后,也吓得躲到了远处的角落里。

  对的,蜘蛛!我突然想了起来,以前的生物课上好像学到过,蜘蛛没有耳朵,也没有真正的听觉,而是靠腿上的特殊器官来感受震动,这实质上是一种类似于触觉的伪听觉。既然不是真正的听觉,自然也不会像狼一样被声音控制住心智。用蜘蛛作为武器去对阵坤少的能力,应该有胜算!

  垠树将右手双指含入嘴中吹了一个口哨,三只巨蛛便向着坤少的方向冲了过去。见到巨蛛袭来,坤少脸上却没有一丝慌乱,只是随手捡起了一块砖头,放到了嘴边,然后对着砖块一声低鸣,便见砖块如子弹般射出,顿时将一只巨蛛击中。

  原来坤少的声音,不仅可以直接用来攻击人和动物的听觉系统,还可以用来加速砖块,将寻常之物变为致命的炮弹作为物理攻击吗?

  坤少接连射出三个砖块,三只巨蛛瞬间被击穿了身体,腹中迸射出黄色的液体洒满一地,长满刺毛的长腿在碎裂的身体上依然挣扎动弹着,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恶臭。看到这一幕,一阵强烈的恶心袭来,我的肠胃剧烈翻涌着,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鬼目中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坤少身后已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直径足足有五米的法阵。一只体型巨大的棕熊从法阵中猛地探出了身,一掌向着坤少挥去。

  原来,刚刚的三只巨蛛只是声东击西,而真正的攻击,是坤少身后的那只棕熊?体格如此巨大的棕熊,那一掌过去,力道应有万钧之重,坤少这下怕是要粉身碎骨了吧。

  眼看那棕熊就要击中坤少,突然之间,一阵极为尖锐的嗡鸣之声穿透秦宛钟塞在我耳中的布条,传入我的耳中。一时间,仿佛有亿万只蜂鸟同时在我的脑中鸣叫,这声音传遍我全身神经,我竟周身肌肉僵硬,动弹不得。而与此同时,我看到那只巨大棕熊挥出的手掌戛然停在了空中,竟也如石化般一动不动。

  几秒钟后,秦宛钟率先恢复了行动,然后迅速掠至我的身边,手指在我周身穴位游走了一遍,我才终于再度能够活动身体。

  “这是‘锁脉之音’,能够封锁人和动物的行动。”秦宛钟在我耳边快速解释道,“我们秦派也有类似的术法。自身内力不够者,很容易便会被这招定身,成为战场上的活靶子。”

  说完后,秦宛钟又飞掠至垠树身旁,为其点穴解封。

  “刚刚那一下,还真挺危险的。”坤少冷眼笑道,“看来,你这些年也算有一点进步嘛,垠树。”

  “你……知道我的名字?”垠树脸上立时露出了无比惊异的神情。

  我记得荆歌曾经说过,垠树很少与其他神族与人类接触,知道他的人少之又少。为什么身为魔族的坤少,此刻居然能叫出他的名字?并且,听坤少话中的语气,似乎他与垠树竟是多年旧识?

  “知道你的名字,很稀奇吗?”坤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捡起一块砖头放到了嘴边,“我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每天只会跟鼹鼠玩耍的幼稚小孩呢,看来你还是有一些成长。不过,就算你成长了又如何?一切都该结束了,垠树。”

  “是吗?”垠树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打探到了关于我的情报。不过,你今天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你实在不该小瞧鼹鼠的力量。”

  垠树话音刚落,全身僵在那里的棕熊便被身后的法阵吸了回去。与此同时,坤少脚下的地面瞬间塌陷成了一个直径足足十米的巨洞。坤少手中的砖块还未射出,便已措不及防地落入了洞中。

  “百鸟葬天。”垠树一边冷冷地说出这四个字,一边对着天空中挥舞起了双手。只见一个与地上的巨洞同样大小的法阵,此时在巨洞正上方的空中浮现出来。法阵中顿时飞出成百上千只苍鹰飞鸟,而每只飞鸟都抓着一块石头,同时将石块掷入了巨洞之中。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短短数秒之间。几秒前,坤少还站立着的地方,几秒后已经变为一个被无数石块填平的巨洞。而坤少,此刻已被活埋在了地下深处。

  “你的声音武器再厉害,地下的鼹鼠可是听不见的。”垠树长舒一口气,转过身再次跪倒在黑猫破碎的尸体前,眼中的杀气慢慢消退,眼角再次噙满了泪水,“小茉,我亲手为你报仇了,你一路走好。”

  而直到此刻,我才终于看懂了这场战局。原来,垠树一直以来的地面攻击,无论是苍狼,还是巨蛛,还是棕熊,都只是拖延时间的佯攻而已吗?真正的致命一击,是地下鼹鼠与空中鸟群的天地夹击。先是利用鼹鼠将坤少脚下的地底掏空,然后在地面坍塌的瞬间,用鸟群携带的石块将坤少埋在洞中。原来垠树竟然从一开始,就有着如此环环相扣的严密作战计划。垠树啊垠树,我真是小瞧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