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至亲血契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270 2017.06.03 08:55

  “我不会现在就杀你的。”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了秦宛钟极低的耳语,“这个堕天使的力量大概在角位,远超我所能够应对的范围。夏夜,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我暂时拖延住她?我只需要十秒的时间,一旦将术法施展出来,我们便可脱身。”

  拖延?眼下的我,只有鬼目与归尘这两种力量,而且都是刚刚掌握不到一天。仅凭这样的力量,要如何拖延住这个连垠树与秦宛钟都奈何不了的堕天使?

  秦宛钟的右手此刻依然紧紧扼在我的咽喉之上。如果我做不到,或许她唯一的选择,也就只有将我杀死。真的,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

  我思索片刻,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低声道:“只要你放开我,我可以试一试。”

  “你有办法了?”秦宛钟眼中也闪过一丝诧异。不过此时也没有怀疑的余地,秦宛钟只好松开了双手,向后跃开一步。

  小薇见秦宛钟将我放开,立即脸色一变,带着强烈的杀意,向我们这边飞来。

  我没有理会小薇,只是闭上双眼,开启鬼目,将右手食指和中指举到了胸前,吟诵道:“圣殿中的远古神祇,吾在圣天使的注视下起誓。”

  听到我嘴中说出这样一句话,小薇立刻变了脸色,身形定在了半空中,随即警觉地往后退开了十多米。

  秦宛钟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躲在我的身后,再次咬破双手食指,开始在地上画圈。

  是的,我所吟诵的,正是小雯曾经对魔王使用过的至强术法“破字诀”,其借用的是远古之神破坏神的力量。姥姥说过,虽然这个术法对魔王没有作用,但是阶位稍低的魔族,都是无法抗衡这个术法的力量的。

  小雯当初使用这个术法的时候,我便在心里悄悄记下了施展这个术法的咒语。后来见到了荆歌,我又将这个咒语记在了荆歌给我的笔记本上。没想到,这个咒语,居然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小薇看到秦宛钟在我身后开始施术,突然笑了起来:“老实说,我刚刚还真的被吓到了。不过,你以为你与小雯交换了身体,就能使用降魔师的术法了吗?原来,只不过是一出拖延时间的空城计而已。”

  话毕,小薇再次对秦宛钟伸出了食指,杀气在指尖迅速凝聚。

  我依然没有理会小薇,只是继续吟诵着:“以吾之生命为契,请以破坏神之力……”

  在我说完“力”字之时,我将所有力量注入归尘之中,将归尘之力精准地施放到了我所有的头发之上。鬼目之中,我看到小雯这一头乌黑秀美的长发,在一瞬间变得苍白,如同冬日里最深的雪。

  刚刚还在讥笑着的小薇,看到眼前这一幕,瞬间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也顾不上还在施展着术法的秦宛钟,立即转过身去,一边尖叫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方飞去。这个反应,是求生的本能。

  “血液汇入江河,骨肉深埋地底……”我将“破字诀”的咒语念完,然后睁开了双眼。

  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的,我只是记得施展“破字诀”的咒语而已。即使拥有着小雯的身体,本身并非降魔师的我,又怎么可能在此时使出降魔家族里至高至强的术法?

  曾经身为“伺君计划”执行者的小薇,应该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她同样也应该了解,使用破字诀的代价,便是献出降魔师一半的剩余寿命。韩助和齐杏儿二人,曾经误将归尘的反噬带来的白发效应,当做是使用“破字诀”的代价。那么同理,只要在合适的时机,使用归尘的力量作用于自身,同样可以让小薇误以为这是“破字诀”发动的先兆。

  这,便是我的作战计划——以归尘之白发,配合咒语,让小薇误以为我掌握了“破字诀”的力量,从而为秦宛钟施术争取宝贵的时间。没想到第一次在战场上使用归尘之力,施术对象居然会是我自己。

  片刻后,见“破字诀”并未使出,小薇又从天边飞了回来,脸上带着怒意,口中咒骂道:“妈的,居然敢骗我。现在就废了你们。”

  然而,我从鬼目中,却看到身后的秦宛钟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的‘至亲血契’之术已经完成。”身后传来了秦宛钟的声音,这声音中,没有一丝的恐惧与慌乱,“夏夜,你还真是了不起啊,居然能够从容地牵制住堕天使。我都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上你了。”

  小薇此时已经飞到了离我们不到十米的距离,眼中充满了怒意与杀气。以她的速度和力量,下一个瞬间,或许她就能置我们于死地。到了这种时候,秦宛钟怎么还有心思说这种话?那个“至亲血契”之术,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能够让她大敌当前还如此自信洒脱?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一股极为刚毅凛冽的杀气。这股杀气,如风卷残云般瞬间将来自小薇的杀气冲散。

  是谁?我的身后明明只有秦宛钟一人而已。可这样的杀气,绝不是来自秦宛钟身上,却更像是从地面上她刚用鲜血所画的法阵中传来。

  下一个瞬间,我与秦宛钟都安然无恙。

  发生了什么?我定睛看去,却见小薇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浑身抽搐颤抖着,背后八只蛛翅被连根斩断,插入了地上。而小薇的头上,踩着一只黑色的靴子。

  是谁!?竟然有人在一瞬间,将实力远超秦宛钟应对范围的堕天使废成这样踩在了脚下?

  我顺着那只闪烁着漆黑光泽的靴子往上看去,那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黑色的绒袄,齐肩的长发,花白的双鬓,半寸长的胡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派的首领,站在降魔家族巅峰的男人,我千方百计想要见到的那个人——秦异。

  “作为秦派七大绝技之一的‘至亲血契’,其力量便在于,只要互为世上血缘最近的至亲,无论相隔多么遥远,也能立即传送到对方身边施以援手。”秦宛钟一边得意地说着,一边走到了秦异的身旁。

  秦异的右手握着一把通身赤红的三尺长剑,神色漠然,仿佛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就如同杀了一只鸡,切了一棵菜。

  秦异朝我这边看了看,又看了看一旁瘫倒在地的垠树,最后对秦宛钟道:“让你们几个来对付真正的堕天使,确实是难为你们了。不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找到堕天使,还真是意料之外的收获。宛钟,这次算你的一等功。”

  说完,秦异将右手抬起,长剑对准了垠树,厉声道:“通灵神,这次擅离神族岗位,你作何解释?”

  见秦异剑指垠树,我慌忙跑到了秦异身边,用身体挡在了垠树面前,解释道:“秦异首领不要误会。垠树此次擅自离开,只是出来寻找曾经的青梅竹马。没想到那个人已经堕入魔道,成为了眼前的这个堕天使。垠树一直在与我们并肩战斗,请您不要伤害他。”

  秦异看了看秦宛钟,秦宛钟也连忙跟着点了点头。秦异这才将剑放了下来,而我也赶紧过去将垠树从地上扶起。

  “只是,这个堕天使,要如何处置呢?”秦宛钟指着地上的小薇,问秦异道。

  “带回秦始皇陵。”秦异低声道,“先不要杀了她,留她一条命,还有用处。”

  “你们……”就在这时,被秦异踩在脚下的小薇突然开口,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们这样对我,藏岳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秦异没有说话,仿佛突然察觉到了什么,默默挪开了脚,用左手抓着小薇的脖子,将小薇高高举了起来,仔细地凝视打量着小薇,眼神变得有些严肃。

  小薇耷拉着四肢,翻着白眼,身体因痛苦而扭动挣扎着。

  “不好!”突然之间,秦异吐出两个字,随即脸色一沉,毫不迟疑地一伸手,将小薇的身体向前扔了出去。

  而小薇的眼里也突然间充满了惊恐与绝望,凝视着半空中瑟瑟发抖道:“藏岳大人?我对您一片忠心,您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被秦异扔到了空中的小薇突然爆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然后我们便看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小薇的胸口从正中间裂开了一道一尺长的伤口,伤口中射出一条碗口粗的黑色锁链,向着秦异的方向袭去。

  秦异举起三尺长剑,反手一剑将锁链劈开。凌厉的剑气如狂风一般,将我和垠树掀倒在地。

  小薇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顿时血流满地,脸上的表情僵成了死前绝望的那一瞬。

  “糟了……”秦异低呼一声,朝着秦宛钟那边吩咐道,“宛钟,你带堕天使赶紧离开,千万不能让她彻底死去。”

  秦宛钟点了点头,纵身冲到了小薇的尸体旁,从袖口撕下了细长的布条,将小薇胸前的伤口迅速缝上,然后便抱着小薇的尸体,飞奔离去。然而我却留意到,秦宛钟离开的方向,并不是我们从考古研究院来到这里的方向。

  此刻满月依旧高悬,东方却已现出一丝鱼肚白。没想到离开考古研究院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天都快亮了。

  秦异右手将赤红色的长剑举至胸前,只是一瞬间,杀气便盈满了方圆百米的空气之中。

  前方数十米处,空气里突然竖着裂开了一道缝隙。黑色的闪电在裂缝周围闪烁着,发出连续的尖锐爆裂声。裂缝如一只竖着的眼睛一般慢慢张开,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缓步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是谁!?为什么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竟然无论是秦宛钟,还是我的鬼目,一直都未曾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