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灾难降临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851 2017.06.16 07:00

  “叮叮叮叮——”眼前一道红光闪过,伴着四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一袭青色的身影落在了我的身前。待我反应过来,却见齐杏儿朝我扔来的四把飞刀,已纷纷落到了地上。

  青色的袄裙,素淡的容妆,盘在脑后的长发,还有那张精致的脸,我一眼便认出了眼前之人。

  “秦宛钟!?”我、齐杏儿和韩助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先前在战场上时,秦宛钟在秦异的一声令下,便带着濒死的小薇与我们不辞而别。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她居然会在这里救我一命。

  可是,秦宛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她握在手中刚刚击落齐杏儿飞刀的,竟然是秦异的赤霄剑。那把剑,为何会在她的手中?

  看着眼前这一幕,众人脸上满是惊愕与疑惑。然而,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在这时,大地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如同巨浪中的船舱,使人站立不稳。

  “难道是地震?”

  我的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只听“轰”的一声,如同一把辟天长剑斩在了大地之上,脚下的整个地面竟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痕。这道裂痕仿佛一直延伸到地下几千米的深处,一眼竟看不见底。只看见两边断开的岩层中,偶有石碑下残破的棺木,连着森森白骨,从大地深处暴露出来,情形极为可怖。

  眼看我们一行人就要坠入脚下的裂缝之中,秦宛钟长剑入鞘,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臂,另一只手拉着垠树,脚踏着坠落的岩石,猛地一跃,竟带着我们一起回到了地面之上。

  我站在裂缝边缘,顾不得刚刚被秦宛钟那一下抓得剧痛的手臂,惊魂甫定地朝着裂缝里看去。我们虽是得救了,可是齐杏儿和韩助怎么办?

  伴着齐杏儿的一声尖叫,韩助与齐杏儿的身影此时已双双落入裂缝之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见韩助全身青筋暴起,竟在空中强行冲破了穴位的封锁,左手搂住齐杏儿,右手举至胸前默念咒语。

  伴随着咒语,只见裂缝中生起一道强烈的旋风,将二人裹挟着卷入其中,一路扫开坠落的岩石,旋转着送到了我们附近的地面上。二人刚落地,大地又是一阵颤抖,竟将刚刚的裂缝生生合拢。而合拢后的地面,两侧高低竟错开了十多米。

  从死神手中逃过一劫的齐杏儿看着身旁扭曲的大地,眼睛一红,“哇——”的一声扑进韩助怀里,竟是大哭起来。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是地震?怎么会来得如此突然?

  脚下的大地刚刚平息,又是“轰——”的一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巨响。那样的响声,比我听过的任何雷鸣都要猛烈。全身的脏器与之共振,几乎要碎裂。仿佛发出那一声巨响的地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贯穿了整个天地。

  我们顺着这声巨响的方向看去,却见四周视野所及范围之内,大地无不破碎扭曲。远处几千米外的森林中,地面如火山般隆起。黑色与金色混杂的烟雾,此时正从火山中心的空洞之中腾起,向着天空迅速聚集,凝结成巨大的云朵。云中有节奏地闪烁着各色的光亮,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云中呼吸着一般。

  天空中的黑金云朵急速成长,如发酵的面团般越来越大,仅仅一分钟的时间里,竟膨胀为一整片云层,占据了大半个天空,将整个大地笼罩起来。那场景,简直如同从异世界入侵的未知文明,给天地间带来一种毁灭般的压迫感。

  当远方大地的火山之中不再升起烟雾之时,只见头顶那片黑金云层向着我们这边流动过来,遮天蔽日,整个世界亦随之变得黑暗,仿佛世界末日。然而,那片黑金云层经过我们的头顶之后,却未曾停下,而是继续远离,直到消失在了看不见的远方,直到阳光再次照耀眼前的世界。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在几分钟前,我与韩助还在一片碑海之中,因各自的使命而对峙着。几分钟后,大地被撕裂,天空被遮蔽,眼前的整个世界仿佛经历过一场毁灭与重生。

  “那是什么?”我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黑金云层,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颤栗。即使是在魔王的血封空间之中,我也未曾有过此刻这样的恐惧。

  同我一样,无论是垠树,还是齐杏儿,甚至是身为B级降魔师的韩助,此时脸上都是藏不住的极度惊恐。我进入过魔王的血封空间,体验过雷墨的天神结界,也见识过身为六翼大天使之首的荆歌与身为魔族护法的藏岳还有妈妈之间的战斗。可是,即使是那种级别的战斗,与此刻整个天地的剧变相比,竟也黯然失色。

  “是混沌。”秦宛钟声音颤抖着说道,“大伯他……他完成了‘通天计划’,在皇陵的最深处,打开了人间界和混沌界之间的链接……可是……”

  “可是什么?”众人齐声惊恐问道。

  “可是……混沌的力量侵入了大伯体内,吞噬了大伯的身体,然后……然后破坏了‘非攻之阵’。秦派的精英,还有矶茹大人和矶杋大人,全都被杀死了……”说到这里,秦宛钟眼角闪起晶莹的泪花,却咬着牙没有哭出来。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

  破坏了非攻之阵!?秦派的精英,还有矶茹和矶杋两位四翼大天使,全部被杀死!?只怕就算是魔王,也未必有这样的力量吧……原来秦异一直渴求着的混沌的力量,竟是如此的强大!

  我能明白秦宛钟此刻心中的痛。秦异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她能以“至亲血契”召唤到身边的人。那个人,竟然仅仅凭借着一派之力,便已经完成了通天计划,打开了与混沌界之间的链接!

  可是,那个未知的世界,竟然并没有给他带来力量,而是将他给吞噬掉了么?桀骜不羁的秦异,为了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为了获取力量,冒险打开的混沌界链接,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原来不是幸福,而是灾难么?

  灾难……原来这就是爸爸破解出的预言中所说的灾难吗?那个将要毁灭整个神魔界的灾难,原来指的就是秦异的通天计划吗?看来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已经无法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韩助眉头紧锁,一边安抚着失魂落魄的齐杏儿,一边看着秦宛钟,低声道。

  “我……我也不知道……”秦宛钟握紧了手中的赤霄剑,咬着牙道,“父亲他临死前把赤霄剑交给了我,然后用剩下的力量,把我转移到了皇陵的入口。而我从入口出来后,就遇到了你们。刚刚头顶的黑金色云层,那就是混沌。看样子,它是从皇陵深处直接破开了大地,此时好像已经离开了这里,要去往南边的什么地方。”

  “从皇陵深处直接破开了大地……”我看着远处那座火山口,低声重复着这句话。是啊,西安一带怎么会有火山呢?原来那是混沌从地下皇陵离开时,在大地上留下的痕迹。

  “混沌……已经离开了?”韩助脸上的惊愕与恐惧已然褪去,冷静地思索着,对众人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回去,回到皇陵之中。秦派和神族,一定还有幸存者留在地下。他们或许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指示。”

  “还有,”韩助顿了一顿,然后看着我说道,“神魔之子,你说过那个叫做荆歌的神族高层,还有你的妈妈,也在皇陵里面,对不对?”

  “是的。”我看着韩助,点了点头,“我无论如何必须见到荆歌,请让我随你一起进入皇陵。”

  “还有我,”秦宛钟也应道,“我和你们一起去。虽然大伯不在了,但秦派应该还有其他幸存者。既然混沌离开了,那我就必须去救他们。”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韩助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齐杏儿和垠树,道,“‘非攻之阵’被破坏之后,皇陵之中有着数不清的危险。你们二人的力量,或许难以对抗。你们没有必要和我们下去冒险。”

  “我也去!”没等韩助说完,齐杏儿便抓住了韩助的手臂,“别想丢下我一个人。助哥哥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不要小瞧我。”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垠树也毫不迟疑地说道,“保护神魔之子是我的使命。何况,地牢之中可能出现塌方。我是通灵神,可以通灵鼹鼠,将毁坏的通道给清理开。”

  “而且,”垠树顿了顿,又道,“那下面,也有一个我不得不见的人。”

  “好!”韩助点了点头,看着众人,如领袖一般吩咐道,“既然如此,秦宛钟,由你来带路,我们五人临时组成小队,即刻出发,前往皇陵之中。”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便一道踏上了前往皇陵的旅程。

  想来也是神奇,同行的这五人之中,除了韩助与齐杏儿相识时间较久,其余人之间,都不过相识几天,而垠树与韩助他们甚至是初次见面。这样临时集结起来的五个人,就这样在韩助的领导下,组成了队伍,并肩同行。

  我想起了几天前在术纹石那里的时候,秦宛钟与韩助为了我而发生口角,两人之间恶语相向,一度剑拔弩张。然而此时,尽管秦宛钟身为秦派一地之主,对于韩助的吩咐,却没有任何异议,而是毫不犹豫地选择服从。或许这便是降魔师与常人之间的不同之处吧。无论私下有着怎样的过节,当变故出现之时,便能严格按照级别,形成一个极有纪律性的组织。

  而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立即转变身份,作为小队领导者的韩助,一点也不像是齐杏儿在火车上曾经描述的那样不善言谈、不爱与人接触。就连我此时心中,也不得不佩服韩助的临危不乱、当机立断。或许这便是韩助作为一名B级降魔师,只有在战场上,才必须展现出的素养与能力吧。

  我们一行人随秦宛钟穿过了一片碑海,来到了一座方尖碑前。果然是无字之碑,碑高两米有余,四面都是光滑漆黑的石面,甚至看不到刮痕与尘垢,仿佛这碑身今日才铸成,从来未经风雨。脚下承载着方尖碑的,是一块直径三米的圆形巨石。巨大的石面上刻着繁复的花纹,与周围的方形地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尽管刚刚的强烈地震毁掉了这里的大部分石碑,但这块方尖碑却完好无损地屹立在这里。韩助走上前去,用食指在碑面上曲折地比划着,只见碑面上沿着手指划过的轨迹立即浮现出绿色的文字,莹莹发光。

  片刻后,方尖碑兀自缓缓旋转起来,碑下的圆形巨石亦随之一同旋转着,如同钻井一般慢慢沉入地下。我们五人站在石面上,随着方尖碑一道下沉,看着周围的地面缓缓上升,没过腰间,再高过头顶。

  当方尖碑的碑顶几乎与地面齐平之时,巨石便不再下沉。而这时我才发现,巨石沉入的井壁上,竟有一道拱形的门,而门内是一条漆黑望不见底的通道。

  我们五人顺着这扇门进入通道后,韩助便施展术法,在手中燃起了微弱的火光,将通道内的四周照亮。与此同时,身后的方尖碑和巨石又慢慢升起,直至将拱门完全封堵住。走到这里,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