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魔族也会流泪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177 2017.05.24 01:00

  再次睁开双眼,只见眼前黑色的悬崖直通天际,暗红的羽毛铺满大地,无穷远处紫色的天空被两侧悬崖挤得只剩游丝一般若隐若现。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这里正是妈妈用魔力创造出来的梦境空间——梦渊。

  成功了!?不错,看来我已经能够主动使用梦渊的力量,随意进入这个空间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没错,和之前一样,在这个空间里,我的身体不再是小雯的身体,而是原本我自己的身体。

  “夏夜!”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妈妈的声音,“你已经能够主动到这里来了?”

  我转过身去,在我眼前的,正是我最熟悉的那个人——我的妈妈。

  妈妈悬停在半空中,将身后暗红色的双翼收起,轻盈地落在了我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夏夜,自从你上次离开梦渊之后,我一直都很担心你。那时你的鬼目发生了反应,一定是身处危险之中。我让坤少立即赶往你的身边保护你,却没有收到他的回应。我以为你们遭遇了危机,便每天都在梦渊中等你,盼着你再次出现。”

  “现在,看到你能平安地回来,妈妈真的很开心。夏夜,你能够主动进入梦渊,说明你已经能够自如地使用魔族的力量了。你变强了,你的力量已经觉醒,妈妈为你感到骄傲。”

  “妈妈,”没等妈妈说完,我往后退开一步,与妈妈保持着距离,说道,“我来这里,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妈妈点了点头,道:“夏夜,我曾经向你隐瞒了太多,妈妈真的很对不起你。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妈妈都会告诉你的。”

  “妈妈,”我迫不及待地问道,“‘三世界体系’是真的吗?神族与魔族,真的来自同一个世界吗?”

  “是的。”妈妈微微一愣,“没想到神族居然会将‘三世界体系’的真相告诉你。神族与魔族的确同来自神魔界,甚至有着共同的祖先——神魔先祖。只是在四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中,我们魔族遭遇了神族的无耻偷袭,尽管魔族拼死相战,却依然难以挽回颓势,实在不得已才逃来了人间界。”

  “那么,魔族的目的是占领人间界吗?”我追问道。

  妈妈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们魔族虽然在人间界繁衍生息,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占领这个世界。我们只是想在这里积蓄力量,等到我们足够强大,再杀回神魔界,从神族手中夺回原本属于我们的生存空间。”

  “如果是这样,”我继续问道,“那你们魔族为什么不去告诉人类真相,让人类帮助你们回到神魔界?既然魔族无意侵占人间界,为什么又要与人类以及神族为敌?”

  妈妈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魔族本来也不想与人类为敌。只是神族太过狡猾,他们将自己美化为善与正义的化身,用各种谎言诳惑人类为其服务,培养出降魔家族并拉拢过来一起对抗魔族,甚至还在人间界制造灾难并嫁祸于魔族。”

  “即使魔族与人类之间本来并无仇恨,在神族的煽动与诓骗之下,魔族与人类对抗千年,也足以积攒起血海深仇。同我一样身为魔族护法的藏岳就极端痛恨降魔家族,因为他的母亲虽然身为普通凡人,却也被降魔家族当做魔族同党所杀害。神族向来深谙经略运筹以及尔虞我诈之道,在神魔大战中正是靠此将魔族击败。即使魔族逃往人间界之后,神族依然借助人类之力处处与魔族作对,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事到如今,神族与降魔家族联合对抗魔族的大局早已成为定势,无可挽回。”

  听到这里,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方才妈妈说的这些话,与秦异在七派联会上所言,基本吻合。或许他们说的是真的?魔族本来真的并不愿意与人类为敌,而人类只是长期被神族洗脑利用,成为了对抗魔族的工具与炮灰?

  如果是这样,那么秦异或许是整个降魔家族中唯一的清醒者。而秦异,之所以会向神族妥协,正是因为魔族与降魔家族千年对抗的局面已经形成。神族独霸神魔界早在几千年前已成既定事实,无论如何也不会对魔族做出让步。而人类又不希望来自另一个世界并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族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自然会联合神族之力与魔族为敌。

  如今的局面,就是这样一副死棋,根本不可能靠任何人的一己之力来改变。正是这样,所以秦异才会去追求混沌界的力量,希望借助那种超越一切的力量去打破僵局,为这个世界带来新的平衡吗?

  或许神与魔之间,其实并无善恶对错之分,有的只是立场,只是各自的利益。如果,只是如果,降魔家族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和神族站在一边,而是联合魔族对抗神族,帮助魔族回到神魔界呢?如果是那样,两个世界的命运又会如何?人间界会重归安宁吗?

  不好……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是如荆歌所说,使用了太多的魔系力量,增强了我灵魂中魔性的那一部分吗?有没有可能其实秦异已经背叛了降魔家族,成为了魔族的同伙?会不会他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挑拨降魔家族与神族之间的关系,破坏两者之间的联盟,好让魔族从中渔翁得利?若是如此,秦异又为何要这样做?魔族能给他什么好处,值得他背叛人类,背叛整个人间界?

  不行,思维好混乱。我究竟应该相信谁,究竟谁才是好人?有些问题,或许只有当面质问秦异,才能得出自己的答案吧。

  “夏夜,”妈妈定定地看着我,说道,“我知道,上次姥姥要杀害你,你已不愿意再相信我。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希望你至少能够明白,姥姥她也是被逼不得已。”

  “我们魔族有一份远古的卷轴,上面记载着关于神魔之子的事情。一旦高阶位的魔族与神族生育出了神魔之子,他将拥有‘不朽’的灵魂,并且会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姥姥发现爸爸的身份之后,便认为身为神魔之子的你已经为神族所用,站在了神族的一边,认定有朝一日你定会成为她的威胁,以及整个魔族的威胁,所以才会不念昔日之情,执意将你毁灭。姥姥她也是站在整个魔族的立场上,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与决定。”

  果然……没想到荆歌的猜测这么快就从妈妈口中得到了验证。魔族的远古卷轴上,果然也有着关于神魔之子的记载。既然如此,荆歌的另一个猜测——需将神魔两族的卷轴合并起来,才能解封神魔之子的力量——或许也是对的。

  “那妈妈你呢?”我咄咄逼人地问道,“你的立场是什么?你也要将我毁灭吗?”

  “不,”妈妈用力摇了摇头,“妈妈相信,你不会站在魔族的对立面。夏夜,你从小就很聪明,思维敏捷,考虑周全,心怀谋略。妈妈相信你不会被神族的花言巧语所蒙骗,也不会轻易屈服于神族的淫威之下。所以,妈妈会保护你,既不让姥姥和其他魔族伤害你,也不会让你轻易沦为神族的工具。夏夜,请你一定要用心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断,不要被任何虚假的表象所迷惑。”

  “好,我会做出自己的判断。”我点了点头,即使无法全盘相信妈妈的话,但却对妈妈的建议感到认同。

  “妈妈,”我接着说道,“那我再问你,姥姥她是怎么发现我爸爸是神族的?是谁背叛了神族?”

  “夏夜,”妈妈的眼里明显的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你还是站在神族的立场上说话吗?虽然我不奢求你现在就能站在魔族的立场上来思考,但至少希望,你不要站在与魔族针锋相对的位置上。夏夜,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血统里本身也有一半的魔族。”

  “妈妈,这个问题不是为了神族而问的。”我依然坚持道,“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我爸爸,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就算你这么说,但妈妈我也并不知道。”妈妈轻轻摇摇头道,“你姥姥并没有告诉我她是如何发现你爸爸的真实身份的。自从你爸爸的身份暴露之后,姥姥便不再信任身为她亲女儿的我了,反倒是右护法藏岳,越来越深得姥姥的信任。”

  “好,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我顿了顿,心中稍有犹豫,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出了口,“魔族的远古卷轴,现在在哪里?”

  妈妈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惊,随即变得警觉起来,眉头紧锁:“夏夜,你问这个干什么?是谁让你来问我的?”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没有人让我来问。妈妈,你到底知不知道魔族的远古卷轴在哪里?我需要那份卷轴。”

  “我知道卷轴在哪里,但我不能告诉你。”妈妈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快要控制不住的恼怒,“夏夜,我不知道你从神族那里知道了些什么。但是,远古卷轴是魔族最为重要的东西之一。如果你为了神族而觊觎魔族的远古卷轴,那么你就是魔族的敌人。如果我告诉你卷轴的所在之处,那么我就是魔族最大的叛徒。我可以为了救你而背叛姥姥,但我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而背叛整个魔族。夏夜,请你不要再打卷轴的主意了。”

  虽然我想告诉妈妈,如果将两份卷轴合并在一起,可能会解封我最重要的那份力量。可是,毕竟目前这只是荆歌一人的猜测。而身为神族六翼大天使之首的荆歌,在妈妈眼中,一定是魔族最大的敌人之一。并且,我暂时也还不想把这个信息透露给妈妈。如果魔族知道了自己手中的这份远古卷轴可能成为开启神魔之子力量的关键,便狠心将卷轴毁掉以阻止我获得力量,那岂不是会变得无可挽回?

  “妈妈,如果你不能告诉我卷轴在哪里,”我看着面露愠色的妈妈,没有丝毫的退让,缓缓说道,“那么,我也无法相信你,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可谈的了。”

  说完这句话,我便再次发动梦渊的力量,准备离开这里。而妈妈只是满脸为难地看着我,嘴角微微抽动着,欲言又止。

  看着妈妈的表情,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酸意。没想到,我和我的亲生母亲之间,居然会弄成这番苦大仇深的样子。正要离开之时,我终于忍不住转过了身,对妈妈道:“妈妈,最后一个问题。你还爱我和爸爸吗?”

  听到这个问题,妈妈的脸色忽又变得温柔起来:“夏夜,妈妈一直都很爱你,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将来,这一点都永远不会改变。以前的我总是将爱你挂在嘴边,写在每一条短信的末尾,就是害怕有一天,当你知道我是魔族之后,会因我曾对你有所隐瞒而不再相信我。所以,我才要在你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份之前,将所有对你的爱说给你听,让你知道妈妈心里有多爱你。”

  “那……那爸爸呢?”我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想起了不远的曾经,我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那些日子。

  而现在,爸爸已经死在了姥姥的手中,妈妈也变了,变得跟我互相猜忌,互相不信任。一个曾经看上去如此祥和美满的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

  “我痛恨身为神族而欺骗我、伤害我、伤害整个魔族的夏武。”妈妈毫不迟疑地高声道,然而片刻后,语气忽又变得温婉起来,“但是,作为那个照顾着我的丈夫,作为那个将你抚养长大的父亲,我依然是爱着他的。”

  此刻,梦渊的力量已经盈满全身,整个梦渊的世界连同妈妈的身影在我眼前一同变得模糊起来。我要离开这里了,我就要醒来了。

  上一次离开梦渊的时候,来不及好好地道别。这一次,依然没有好好说声再见。即使她是魔族,但她依然是我的妈妈,是我曾经最亲最爱的妈妈。上次和妈妈在梦渊中相见,我完全不相信她所说的任何话。而这一次,虽然依然无法全盘相信,但我已对神族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我明白,神与魔之间,远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离开前的最后一瞬间,我看到妈妈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泪。

  原来,魔族也是会流泪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