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归尘之力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85 2017.05.23 01:00

  又一次,我睁开双眼,从蝶魇的法阵上醒来。梦境中痛苦的记忆再次毫不留情地涌入脑海,我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剧烈扭动了起来。然而这一次,我已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重新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并从地上站起身来。

  这是我第五十次从蝶魇的训练中醒来。虽然梦境中的痛苦依然会伴随着记忆被带到现实之中,但现在的我已能做到让眼泪止步于梦中。我一边回忆着梦境中的感觉,一边走到了最后一盆仅存的植物面前。我蹲下身,将右手抬起,转瞬之间,娇艳欲滴的鲜花在我眼前灰飞烟灭,归于尘土。

  这,便是继承自爸爸的力量——归尘——加速时间的流动,让局部空间以更快的速度跌落到未来的状态,从而在瞬间让生命凋零枯萎。这个力量,曾在我不经意间发动,反噬自身,让我须臾之间便如老人般生出缕缕白发。我本以为神族的力量,都是圣洁而美丽的。没想到这个归尘的力量,竟是如此可怖,只会带来死亡与毁灭。

  是的,我做到了。仅仅一天的时间里,我学会了控制自己的力量。在蝶魇的梦境之中,我一次次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每一次濒死之际,我都能感应到力量的涌出。虽然那短短的一瞬之后,我便会在梦境中死去,然后从现实中醒来。但那一瞬间的感觉,会连同那些痛苦的记忆,一起烙印在清醒的意识之中。

  此时的我,不仅已经能够清晰地感应到自己力量的存在,还能自如地使用出“鬼目”与“归尘”这两种力量。力量这种东西,果然是灵魂的一部分。在没有使用过之前,根本无法感应到其存在。而一旦使用过几次,力量便如同意念世界中的一个按钮,一个开关,只要以意念去开启,便能运用自如。而随着每一次的使用,这个开关会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灵敏。这,便是拥有力量的感觉。

  此外,每次在梦境中使用鬼目的力量之时,我能感觉到归尘的力量会被连带着自动开启,作用于我自身。而现在的我,已经能够斩断这两种力量之间的耦合,拥有单独开启鬼目,而不触动归尘的能力。

  仅仅一天的时间里,我感觉到我的灵魂仿佛重生一般,与之前的我已是截然不同的二人。拥有着这样的力量,即使力量现在还十分弱小,却让我看待世界的眼光已然变得不同。一花一鸟,在我眼中已不再是曾经的一花一鸟,因为我明白,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生灵,其灵魂深处都隐藏着未知的力量。任何一个生命,其深藏的力量或许都会在某一天觉醒,如同此刻的我一样。

  “不愧是神魔之子。”荆歌看着身边十几个空空如也的花盆,点头赞许道,“区区五十次的训练,便已能如此娴熟地使用归尘之力。不错,你的确很有潜力。不过,就算你依然意犹未尽,今天也到此为止了。即使是资深的降魔师,一天五十次,也已经到极限了,何况你今天还是第一次开始训练。”

  “现在也已经入夜了,我还有一些其他的重要事情需要去处理。夏夜,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准备迎接明天更加艰苦的训练。”

  说罢,荆歌蹲下身去,将手放在了蝶魇的法阵上。荆歌的手指与地上的法阵相接触的瞬间,凝聚成图形的白色粉末突然从地面扬起,而后又如普通的灰尘般缓缓落下,在地面铺成均匀模糊的一滩白色。

  “夏夜,在你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个忠告给你。”荆歌一边打扫着地面,一边郑重地说道,“随着你的力量开启,你将能够主动使用继承自你父亲与母亲的能力。但是,请你一定要尽量减少使用魔系的力量。作为神魔之子,越多地使用神系力量,便会越多的增强你灵魂里神性的那部分;反之,如果使用魔系的力量过多,则会增强你魔性的那部分。我不希望你无意间堕入魔道。”

  说完之后,荆歌便让垠树带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垠树已在桌上摆上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同样是五谷杂粮,瓜果蔬菜,与中午并无大异。房间的角落里已经点起了新的蜡烛。我留意了一下天花板,发现早上还能看见的那幅能发光的时钟漆画,此时又已消失。

  我想起今天刚刚掌握的鬼目的力量,便闭上了双眼,开启鬼目,试着用鬼目向天花板看去。在鬼目中,我这才发现,原来那时钟还在天花板上,此时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只是极为暗淡。我再次睁开双眼,用肉眼去仔细凝视,发现天花板上隐隐约约确实有一个时钟的形状,只是太过微弱与模糊,需要非常专注才能勉强看到。

  我反复在鬼目与肉眼之间切换了几次,却不经意地在鬼目中发现,垠树的衣兜里也有一把金色的钥匙。之前在训练的时候,我在蝶魇的梦境中,通过鬼目,看到了荆歌的书桌抽屉里,有一把与这一模一样的金色钥匙。

  这把金色的钥匙,一眼便能看出绝对不是普通的钥匙。论形状,这钥匙不仅比一般的钥匙要大得多,而且最怪异之处在于,钥匙上居然没有齿,只是简单的一根光杆。这样的钥匙,如何开锁?

  除此之外,这钥匙里仿佛潜藏着一种力量,使得其在鬼目的视野中格外显眼,如同闪光一样的存在。这个地方,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垠树与荆歌住在这里。如果他们都有一把一模一样的钥匙,这说明了什么?或许这把钥匙,就是离开这个地方的关键。

  “那是矶茹大人布下的‘光晷’。”看到我对着天花板出神,垠树突然笑着说道,“光晷会将外面的日光转移到这里,让这里不至于太过黑暗。不过,因为夜里没有日光,所以夜里如果要照明,还是需要用蜡烛。”

  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那个金色的时钟漆画,居然是矶茹的术法。白天的时候,光晷连接着外界的日光,可以作为这里的光源。而到了晚上,不再发出日光的光晷,倒也不影响休息,还真是个方便的术法。

  “那为什么荆歌的房间里,夜里没有蜡烛也那么明亮呢?”我好奇地追问道。

  “那是因为荆歌大人的房间里,除了有矶茹大人的‘光晷’之外,还有矶杋大人布下的‘夜晷’,能将星月的光辉照射到荆歌大人的房间里。”垠树回答道。

  “矶杋大人?那又是谁?”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我不由问道。

  “是矶茹大人的孪生姐妹,也是神族十二位四翼大天使之一。”垠树耐心地解释道,“矶茹大人在神族的司职是白昼,而矶杋大人的司职则是黑夜。两位大人分别拥有着操作光与暗的力量。不过矶杋大人不喜欢白天,性格也极为孤僻,所以很少在人前露面。”

  “只是,”顺着垠树的话,我小心试探道,“为什么不用电灯呢?如果用电灯的话,就不需要蜡烛,也不需要她们的术法了,对吧?”

  “因为这个地方没有电。”垠树说道,“这里是神族的秘密地下基地,收藏着神族的海量卷宗文献以及珍宝法器,同时也是荆歌大人的常驻之处。为了保证这个秘密基地的绝对安全,这里与外界并不直接相连,自然也不会有电。”

  垠树的话让我略感惊异。之前分明是矶茹领着我从招待所的二楼一路步行至此,怎么可能与外界并不相连?只要按照之前来时的路线原路返回不就行了吗?任何人只要知道了路线,都可以轻松来到这里吧?

  虽然心中不解,我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因为我注意到垠树说这些话时,语气开始变得谨小慎微,眼睛也不再直视我,仿佛在担心不小心说漏些什么。

  是的,垠树此刻应该还负责着监视我的行动,对于这里的细节自然不能多说。可是,神族越是监视我软禁我,我反而更想从这里逃脱。本来若是神族什么也不做,直接向我透露关于这个地方的一切,我可能反而会安心地在这里接受荆歌的训练指导。可是神族为什么暗地里却处处堤防着我?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餐毕之后,我简单洗浴收拾了一下,便躺在了床上。之前清醒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然而此刻只要在床上闭上双眼,蝶魇的梦境中那以各种形式重复过一遍遍的惨死经历,却又一次在脑海中不断浮现。五十次训练的痛苦记忆此刻叠加在一起,以千百倍的强度反馈到全身,将真实与蝶魇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这个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抽搐起来。

  没想到白天的训练此刻还能给我带来如此强烈的痛苦。怪不得荆歌会说,就算是资深的降魔师,一天训练五十次便已是极限。原来到了休息的时候,之前每一次的训练都会将此刻的痛苦翻倍。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上双眼,身心便被痛苦所支配,根本无法入睡。这样下去,会一整夜也睡不着。可是明天还有更加艰苦的训练在等着我,总不能睁眼熬到天亮吧。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跳过这些痛苦,直接睡着呢?

  对了,或许有个办法可以试试。我从爸爸那里继承了“梦乩”的力量,也从妈妈那里继承了“梦渊”的力量。或许只要使用这两个力量中的一个,便能立即进入梦境,而不用遭受这些痛苦的折磨。

  我试着将力量唤醒,却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梦乩。看来荆歌说得没错,触发梦乩的力量,需要以神族的血液作为媒介,所以与楚小雯交换身体之后,我便无法再使用梦乩的力量。

  既然此时梦乩不奏效,即便荆歌说过要减少使用魔系的力量,我也只好试试梦渊了。于是,我又试着感受梦渊的力量,而这一次,力量很快便产生了响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