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全能护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半夜可以约到谁?

全能护工 纯属巧合Z 2026 2019.11.04 15:56

  刘倩茹看着电脑屏幕,曾美琴用文档写的这篇文章,语气尖酸刻薄,为了抹黑日之光养老中心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捏造了无数的事实,说养老中心虐待老人,说养老中心使用过期的餐饮材料,还说……

  刘倩茹看不下去了,回头看了曾美琴一眼说道:“妈,你写这些会出事的!”

  曾美琴冷笑了一声说道:“会出什么事?这么大一个养老中心,总会出这么一两个小问题吧?我把这些都写上去,总有一个是中的。”

  刘倩茹站起来,一脸严肃:“妈,你写的这些都不是事实,都是诬蔑。所有的事情都站不住脚的!你发出来,要是养老中心那边要去法院告你,你是要坐牢的!”

  旁边的刘国富也忍不住劝说道:“美琴,你就听听你女儿说吧。这事情我们不能干的。要真出什么问题,你让我们怎么办?”

  曾美琴虽然气在头上,但是也不是傻子,听到女儿跟老公都这么说,也是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她看向了刘倩茹:“倩茹,这真的犯法?”

  刘倩茹认真地点了点头:“这当然了。妈,这事就算了吧。其实乐橙姐自己也拿了一笔钱出来。”

  说着,刘倩茹就把徐乐橙给她的支票拿了出来。

  曾美琴跟刘国富的目光同时被那张支票吸引了过去。

  曾美琴心想:那个小护工给的支票?那能有多少?

  在曾美琴看来,徐乐橙只是一个养老中心的小护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这么一个小女孩,她能有多少钱?

  就连刘国富都不觉得徐乐橙能拿出来多少钱。之前徐乐橙虽然全程跟随邓奶奶去治疗耳朵,但是实际上却没有跟养老中心任何老人家说过自己的身份。

  在养老中心里面,知道徐乐橙身份的也就只有关嘉琳、陈铮等寥寥几个人。

  刘倩茹看到父母那略带不屑的眼神,她忍不住把手上的支票用力往桌子上一拍:“乐橙姐拿了二十万出来给奶奶治病!”

  听到这句话,刘富国跟曾美琴同时怔了怔。

  二十万?

  这么多?

  这怎么可能?

  他们同时看向了那张支票,当他们看到了那个银码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二十万是那个小小的护工拿出来的?

  这不科学啊?这钱她哪里来的?

  曾美琴迟疑了一下:“这钱不会是养老中心借她的手给我们的吧?肯定是这样的,要不然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刘倩茹忍不住翻了下白眼:“爸,妈。现在人家给了钱,而且还是这么大一笔数目。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是我是觉得人家对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刘国富反应过来,拉了拉曾美琴:“美琴,算了。人家钱都给了。确实我们还争什么?”

  刘国富的话算是给了曾美琴一个下台阶了。曾美琴深呼吸了几下,算是吞下了这口气。

  她看了刘倩茹一眼:“钱给我吧。”

  刘倩茹摇了摇头:“乐橙姐说了,这笔钱我来管。只能用在治疗奶奶的医药费上面。”

  曾美琴刚压下去那口气又猛地窜上来:“一口一个姐的什么意思?我是你妈,你听我的还是听她的?”

  刘倩茹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半步:“妈,这钱是乐橙姐给我的,我必须要保管好。”

  “好你个刘倩茹,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现在你就这样回报我?”

  刘倩茹含着泪,摇头说道:“妈,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奶奶的病情吗?为什么你一定要把钱拿回去?为什么我们还要在为这些无谓的事情争执?”

  “我保证,这些钱我肯定会用在治疗奶奶的医药费上面,你们不用担心。”说完,刘倩茹就不再理会曾美琴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半夜十二点半。

  徐乐橙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每当她合上眼睛,她就会想到邓奶奶,或者想到自己的父亲。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徐乐橙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当时自己的心情了。

  她只记得,当时自己没有哭。在灵堂上,隐隐觉得父亲有点陌生,距离自己很遥远。现在回想起来,父亲应该还是爱着自己的吧?

  徐乐橙在床上翻了个身,雪白的大腿从被褥里面伸了出来,然后微微弯曲,夹住了被子。

  要是父亲还活着,我现在会怎么样呢?

  估计还留在国外留学吧,反正我肯定不会愿意回来整天对着他。

  只是现在,想见他都见不到了。

  那时候的徐乐橙,还不知道亲人的重要性。

  直到现在,在养老中心的这段日子里,她变得越来越成熟,从老人家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亲情。

  有时候所谓的爱,并不是全部都是被动接受的。一个人想要感受到爱,那么她必须先要学会去爱别人。

  只是对徐乐橙而言,她学会了爱的同时,也感受到痛。这次邓奶奶住院,让她体会到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感情。

  她同时想到了父亲的死。

  双倍的痛苦,不停地在徐乐橙的思绪里面盘旋。

  她睡不着。

  于是,她拿出了手机,给林菀晴发了个消息:“小晴儿有空吗?”

  久久没有回复。

  于是,她翻看了一下手机。发现自己居然没几个人可以找的。

  她又发了一条消息给关嘉琳。

  依然没有回复。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了陈铮的名字上面。

  她犹豫了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把被褥抱在胸前。

  她双手打了一行字,犹豫了一下,又把那段文字删了。

  接着,她又打了一段文字:我心情不好,明天想请假。

  陈铮秒回:可以。

  这么晚就这家伙没睡吗?

  徐乐橙想了想,又打了一行字。

  之后又删了。

  最后她咬了咬牙,又打了一行字:“出来喝酒?”

  陈铮又是一个秒回:你请客?

  徐乐橙嘴角微微上扬,两个拇指在手机屏幕上动得飞快:青鸟湖夜色酒吧,你知道怎么去吧?半小时后见。

  陈铮: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