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前线枪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谜底-2

前线枪声 楠喃自语 2553 2019.03.21 19:13

  “可是我觉得她在我的手里比较好。”劫持者举起右手上的蓝色流光球体说道。

  代理人的面容第一次出现了变化,微微颦起的细眉,语气压抑着愤怒:“就算你很强大,但是在我们同归于尽的进攻下,你还是会付出惨烈的代价!”

  劫持者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可能你是对的,你的实力比其他人都强,但是我没有打算一个人对付你们啊。”

  劫持者说完,伸出左手,在右手腕上点了几下,一道讯息传了出去。

  “噢!!!”

  “噢!!!”

  山坡之外,从不同的方向,传来了几声嚎叫,有的叫声厚重而高亢,有的叫声低沉而深远。

  代理人的眉眼瞬间凝住了,她有几百双眼睛在坡顶,四周的光景不漏分毫地传递到了她的脑海中。

  在山谷的四周,大量的黑影缓缓聚集起来,犹如细流汇集成大江。那几声嚎叫分散在不同的方向,每个嚎叫都是一名巨大的身影。

  “感染生物。”代理人喃喃道。

  代理人细微的声音被劫持者捕捉到。劫持者伸出左掌,一副邀请的模样:“是的,而且和普通的感染生物不一样哦。”

  代理人瞳孔不停地调整着焦距,控制着坡顶的傀儡机向四处查看。那些感染生物或多或少都被安装了机械躯体,几名嚎叫的头目更是犹如重型装甲坦克,从头到脚全副武装!

  收起观察的代理人紧紧盯着前方的劫持者,轻声感叹:“可真是大手笔啊。”

  代理人的心沉了下去。能把这么多数量的感染生物进行改造,这个劫持者的背后,定然有一个庞大的团体。

  劫持者咯咯笑道:“不过是批量改造、废物利用罢了。”

  “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问题。”代理人没有浪费时间,自顾自地说道。

  劫持者疑惑道:“什么问题?”

  代理人浅黄色的瞳孔突然泛起红光:“感染生物赶到的时间!”

  代理人话音刚落,三面坡顶上的所有代理人齐齐朝着谷底的劫持者猛扑而去!

  劫持者的双肩忽得耷拉了下去,语气十分无奈:“怎么总是遇到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

  西前基地。

  汤姆森忽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她和周常跟着戴娜走进了维修室。

  FAMAS平静地躺在维修床上。戴娜已经给她换上了白色的病服。

  “我已经完成FAMAS的载板更换,她的机能已经停止流失了。”戴娜笑着说,显得很开心。

  周常真诚地说:“谢谢你!”

  “不用这么客气!”戴娜应道。

  汤姆森问道:“那FAMAS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戴娜微微皱着眉,思考着说:“由于之前的机能流失过久,导致对FAMAS的心智模块造成了一定的损伤,现在她需要在机能恢复后,自我对心智模块进行修复,修复完毕后就能醒过来了,由于载板带宽的问题,可能会久一些,大概一两天左右。”

  周常舒了一口气:“能恢复就好。”

  戴娜接着道:“等回到总部,最好还是用第二代载板把老式的载板替换下来,免得出现兼容性问题,导致FAMAS受到伤害。”

  周常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

  三面环坡的谷底,地上到处都躺着铁血和感染生物的尸体。

  劫持者一个人站在尸体上,四周看不到一个站立的身影。

  他身上的斗篷破烂不堪,右半边脸颊破损,失了右眼,裸露出电板,闪烁着电花,就像是被人从上而下切了一刀。他左半边脸依旧隐藏在斗篷帽的阴影下。他的右臂不是原来的手臂,而是一个长度和身体都不匹配的黑色义肢,不知道是从哪具铁血身体上拆下来的。他的左手从手腕处开始往下,是一柄长刀,就好像用一把无柄的刀替代了手掌。

  他缓缓地向着谷外的方向走去。在他的前方,有一个身影在地上奋力地向谷外爬行。

  爬行的人双腿齐膝而断,女仆裙破烂不堪,大腿两侧的外骨骼枪械早已不见,只剩下机械臂拖在地上。她完好的右手没有用来爬行,而是死死地将一个物体抱在胸口,用只剩一半的左臂带动着身体前移。

  她的脸被怀里的蓝色流光球体照亮,嘴角血迹凝固,浅黄色的瞳孔透露着坚决。

  “放弃我吧。”代理人的脑海中传来主脑清澈的女声。

  “恕不能从命!”代理人咬着牙齿。

  她爬行的速度很慢,身后的劫持者却兴致勃勃地跟着,没有立即上前。

  代理人爬过干扰者一分为二的尸体,爬过刽子手的头颅,爬过跪死的稻草人身边,爬过自己傀儡机的肢体,却一路向前,不甘放弃。

  突然,一个身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是猎手,她缺了右臂,用仅剩的左手拄着刽子手的长刀,艰难地站起,低头看着爬行的代理人。

  代理人抬起眼眸和猎手对视了一眼,无言细说,继续爬行。

  猎手直起身,挡在代理人的身后,她知道,代理人需要时间,哪怕已经是毫无希望。

  劫持者咯咯地笑声有些漏风:“真是死到临头不自知。”

  说完,劫持者猛地冲向前去。

  猎手用尽力气,用左手握住长刀,向着劫持者劈出,却没有劈中。

  劫持者紧贴着猎手,左手的刀贯穿了猎手的腹部。

  猎手忍着剧痛,左手忽得松开了刽子手的长刀,一把握住了劫持者的右臂。

  劫持者突然感到义肢右臂被人按了一下,他低头,只看到猎手流着血的嘴角在上扬。

  “你知道我的手臂里藏了什么吗?”猎手低语。

  劫持者赶忙后退,想要抬起左手长刀,砍断自己接上的义肢,那个从猎手身上撕裂下来的右臂义肢。

  可是猎手却死死抱住劫持者,不想让他离开。

  终究少了一臂,猎手没能贴住劫持者。

  劫持者从右肩处弹出一圈利刃,利刃忽得翻转,将刀刃指向了右臂根处,利刃高速旋转起来,开始切割右臂,同时,劫持者长刀回收,在自断右臂的一瞬间,抬脚猛地踹向猎手,但还是慢了少许。

  劫持者和猎手刚分开,猎手的臂弯就炸了开来,猛烈的爆炸只留下了猎手的双腿,上半身尽数消散。

  劫持者艰难地爬起来,右半边胸膛缺了一大块,露出胸腔内的电子回路。

  劫持者抬眼望去,在不远处,代理人依旧在向谷外爬行着。

  劫持者突然没有了兴致,有些恼怒。他快步走上前去,左手的长刀迅速分解组合,变成了一只手掌。

  他猛地将爬行的代理人翻过身来,一把扼住了代理人的咽喉,将残缺不全的代理人举了起来。

  “我知道你也是傀儡机,你的本体还没有到,但是我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了!”劫持者口齿不清地说道。

  代理人虽然是人形,不需要呼吸,但是还是觉得一阵胸闷。

  劫持者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铁血指令全部由主脑下发,而主脑只与你对接,你执行主脑的命令;我知道主脑在你们铁血基地的什么位置,却不知道你的真正位置,我劫持了主脑,花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吸引你过来,不过没关系,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就行。”

  “你究竟,要做什么?”代理人艰难地问道。

  “我要你们铁血都听我的指令!”劫持者恶狠狠地说:“所以,主脑以后就存放在我这里!而你,要乖乖听从我的指令,不然我不保证主脑还能活下去。”

  说完,劫持者手上用力,扭断了代理人的脖子,随后松开手,顺手向下一捞,将主脑抓在了手中。

  代理人失去了生机的尸体“噗”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