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情深不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纯快乐

情深不名 花树白 2910 2018.06.14 00:13

  小朵和乐宇旅行的地方,都没远过两个小时车程,几乎不用准备什么。

  从小朵计划开始,周乐宇本来是不同意的,他真的是想与兄弟几人好好把时间花在创作上,平时除了上课之外,他们几乎天天泡在出租小院子里,即便这样,仍觉不足,他对音乐的热爱,也是疯狂的,即便不要求在这项事业上获得多大的利益,取得市场认可的那种成功,他也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广为流传,出几首深入人心的歌曲。

  与小朵儿正在热恋之中,五一前一周,她就开始计划出去玩儿了。开始是自己主动的,借这个机会要把这段感情敲敲实,才安心。

  出发之前,电话里周乐宇还想最后争取一下:“我最近心情不好,这个时候实在不喜欢去旅游,要不等到十一吧。”

  “正是心情不好,才要出去玩玩散心呢。”

  电话那头的周乐宇仍然沉默着,不是很认同。

  小朵又劝道:“不是我贪玩乐,你出去看看外面的山山水水,没准更有灵感了呢,也许对你过去创作的音乐,有所突破也未可知。”

  这句话打动了周乐宇,“那好吧,我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水杯,毛巾什么必需品我都准备好了,而且好多东西都能临时买的,不用带太多,天气已经热起来了,轻装简行。”

  他们并没有报团,有学生证件,多数景点就是半价的,这样还能自由些。

  他们第一个来的景点,是个,著名的岛上寺院,列为点的景色,大多都是人山人海,尤其是这个小长假,此时根本就分不清是看景还是看人。

  山在飘渺之间,要从游船20分钟到达,游船上不只是坐的座位,就连站都很难插脚了。幸运的是,他们上来的早,还勉强占了一个,而且是靠窗的。

  乐宇把东西放下:“你坐下,我帮你拍照,”

  “这个地方什么都拍不到的,后面的背景不是人,就是栏杆,或者是天了,到了再拍吧。”小朵说着话,把乐宇推到座位上。

  还没等他站起来让给她,她就毫不扭捏的一屁股坐到他腿上,这倒让乐宇满脸通红了。

  二人这么久以来,拥抱是有的,像这种亲密,真让他不自在。向周围看了看,又没有人注意他们。人们都热衷于站在外廊上看海景,也有拿了望远镜看远处的岛山,再说像他们这样的情侣,这样倒是正常的。

  乐宇低下头,只看到她短袖衣服下面露出的手臂在眼前晃,怕她滑下去,伸出胳膊,围抱着小朵。

  纵使是小朵,这个脸皮厚的,刚才那样的动作,也只是冲动之下做的,而此刻,真的被他圈在怀里,她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下船之前腿都麻了,谁都不好意思动一动,简直比站着还要难受,好不容易盼着停船。

  顺着只有后脑壳儿的高高矮矮人流,相互扶挽着,在窄窄的通道板上下去,还没有开始玩儿,就疲惫不堪了。

  虽然这个纬度上的的温度,在小长假期间已经不低,但是岛山上清风卷着海的丝凉,倒没有,这个时候乡坪市的燥闷,也没有东江市的潮热,让小朵和乐宇上岸以后就舒服了不少。

  在男生中,乐宇算是个细心的,把帽子给小朵,从自己挎着的大包里找墨镜递给她,自己则打开带点热水,试了试温度,“正好可以喝。”

  小朵儿心里热了热,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任他手拿着,只伸了头去喝,乐宇喂给她一口,才自己喝。

  道路两边的红星紫阳花,已经全部谢了,残落的花瓣都已不多,散在花根处,只有叶子,还算新翠。可能是景区早就想到了,间杂着排了几排盆装的四季锦,红黄粉都有。道路的尽头时掉的影壁,刻了彩色的飞天,小朵和乐宇都不认识。

  “假如楼薇来的话,这些还能叫上名字来,现在只能看个热闹了。”

  乐宇拉着她的手:“怎么,她这么小的年纪喜欢这些?”

  “也不是只有这些,反正她竟喜欢那些七八十岁老头们感兴趣的的东西,我记得高中的时候,还之乎者也的,写了一篇,听都听不懂的关于佛教的文章呢。”

  这引起了周乐宇的兴趣,“除了这个,她还喜欢什么?”

  小朵有点警惕了,她可不希望有和闺蜜争男朋友的狗血情节出现在自己身上。

  “你怎么对她这么感兴趣?”

  周乐宇立马明白了,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两年火起来的,有很多古风的歌曲,前几次去各个娱乐公司投我的作品,不都是对我的,乐曲旋律都很满意,不太喜欢填词吗?”

  小朵这才想起,自己是用了让他寻找灵感的借口出来玩儿的。“应该可以吧,我回去帮你问问。”

  周乐宇把这话记到了心里,小朵一心想玩。

  “过来先帮我拍照吗?”还真是最俗的观光客。

  别的大佛,他们都是浏览而过,唯独到了姻缘殿,本来已经有些乏累的小朵,拉着周乐宇,不顾人群的拥挤,到了最前面垫子那,前面那一对情侣刚刚拜完,小朵就跪了上去,周乐宇觉得甚是无聊,被拉着也不想跪下去,小朵侧抬着头看他,颇为不满。

  “我一个20岁的大男生,有什么实现不了的愿望,非要跑这来借助于神佛。”

  “呸,呸,呸,别胡说八道,信神尤神在。”

  周乐宇虽然不情愿,为了哄小朵高兴,还是勉强跪了下来,却死活都不肯去磕头,只任小朵自己,好似非常虔诚的样子,真的就三跪九叩。

  出了这个大殿,小朵嘟起嘴:“你没有做好准备,和我在一起吗?”又眨了眨眼:“还是说,你只是感动于那天,我在广场帮了你,只是我心意罢了,并不喜欢我。”

  周乐宇连忙否认,“我可真不是啊,我就是觉得那时候的你,与之前不同,就是那种泼辣可爱型,感激的成分半点都没有啊。我们几个大男人,当时你不上去骂他,我们也是敢暴力反抗的。”他解释得很着急,小朵看得出他说的是实话。

  “行了,不说了,我相信你,我就是觉得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回头看了看大殿里,“就想着把这个时间能够多延长一些,延长到我们希望的那么久。”

  周乐宇有些感动,也为刚才自己的表现有点后悔。

  “要不我们进去再拜拜吧。”

  这次他也很认真,还从门口花了20块钱买了香烛,插到前面的香炉,非常郑重地和小朵重新拜了一遍。

  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美好了,小朵把头偎在他的肩膀,左手环过他的后腰,抓住了他的左臂,小鸟依人。

  他们在怪石前海风中亲吻,在茶山下浅涧竹筏上说着情话,在溶洞红绿微光下的钟乳石边眸光相对。

  只这几天,感情就从春萌迅速升级成如仲夏般的热恋。

  整个三天三晚的行程,都是小朵儿支付各种费用,她并不在意,她的注意力除了在周围美好的景色上,就是在身边这个帅气有才的男孩子身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而在将近结束时最后一晚,在酒店,四楼的走廊,刚要分开去休息,周乐宇却掏了一千块钱给她,“呶,这几天陪游做的不错,小费。”

  “什么意思?我带钱了。”小朵对于金钱一向不敏感。

  “我作为一个大男生,要花女朋友的钱出来玩儿吗?”

  “谁的还不一样,下次你出。”小朵把钱推回去。

  “我可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再者说了,我们平时演出每次有二三百呢,这些乐器的钱都是我们自己买的呢,虽然不多,请你旅游还是没问题的。”

  小朵觉得此时的他,特别有大男人范儿,愉快的接过钱。眼睛亮了亮,踮脚亲在他的左颊上。

  自己的自尊心她全部能了解,并且成全。周乐宇大大方方的低下头,回吻在她唇上,走廊里偶尔有人经过,他仿佛没有看见,把小朵按在房间的门上,双手固定住她的肩膀,热情深吻,久久才分开。

  帮她刷卡推开门,“好好休息,晚安,明天就回了。”

  小朵站在门边,有点恋恋不舍,眼睛里全是他,都有些迷离了,周乐宇弯了弯唇,大手揉摸她的头发,又低头咬夹了一下她的唇,放开她,把她推进门去,

  “一定要梦到我。”声音温柔缠绵。

  才转身刷开自己的房间门进去,从房间里关上门,仰头倚在上面,久久都没有动。

  这个年纪的爱情就应该如此,没有忧虑,就是纯快乐,因为年轻勇敢的现在,也因为深信憧憬中的未来,必如所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