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特殊卖家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4000 2020.07.10 16:01

  三天后,临海市高新区。

  某处大型商场前的广场上行人如织,随处可见约会中的年轻情侣,还有带着小孩的父母,以及那些一起结伴出来玩乐的学生们。

  广场中央的人工喷泉边,楚雪撑着一把太阳伞,一手拿着手机,不时向四处张望。

  “你在哪边?我已经到了,怎么看不到你。”

  她脸蛋柔美,皮肤白净,穿着黑色T恤和白色七分裤,简单的搭配却完美衬出身体的曲线,将青春的美好展现得淋漓尽致。

  加上一副恰到好处的眼镜,更是增添了一份难得的书卷气,站在那里吸引了不少雄性的视线。

  “美女,交个朋友?”

  正在楚雪打着电话的时候,一道轻佻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听到这种声音,楚雪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厌恶,尽管她早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

  不过对于这种人,她也早有了应对的心得。

  “抱歉,我在等男朋友……”

  只是还未等她说完,当看到说话的那人后,她脸上的客套顿时就消失不见。

  “要死啊你!”

  楚雪举起手里的太阳伞就向李悼打去,一脸的咬牙切齿。

  李悼哈哈一笑,一个抽身就躲了过去,调侃道:“楚美女什么时候谈的男朋友?也不介绍给老同学认识认识?”

  回答他的是楚雪的一个白眼。

  “你刚在哪儿的,我怎么没看见你?”楚雪问道。

  “喏,在商场里面买了点东西,总不能空手过去吧。”李悼提了提手上的包装袋。

  “你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到商场出口了,就是你一直盯着马路看,所以才没看到我。”

  “难怪,我说怎么找不着你……”

  楚雪手上也拎着东西,这是她在出发时就从小区附近买好的水果。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路边走去。

  他们今天是去探望卢倩倩爸爸,另外将李悼“募捐”来的那笔钱送给卢倩倩。

  这件事在几天前就约好了,只是楚雪那时候和家人出去旅游了,直到昨天才回到临海市,所以才拖到今天。

  来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两人都坐进了后排,报出医院名称后,司机就踩下油门开向了医院的方向。

  “对了,你问到卢倩倩的新号码了吗?”李悼问道。

  “没,问了几个同学都不知道。”

  楚雪摇摇头。

  她昨天才从外地回来,也没在这事上花太多时间。

  “不知道这会儿她在不在医院这里。”李悼看了下手机,这会儿上午九点半不到。

  如果有卢倩倩的手机号,就能打电话确认一下了。

  “应该在,现在还没到酒店忙碌的时候。”楚雪凑过来看了一下他手机上的时间,“反正她爸爸肯定在医院。”

  说话的时候,少女的体香也随之传了过来。

  感受着胳膊上的柔软,李悼不由看了楚雪一眼。

  楚雪也意识到了自己和李悼身体之间接触似乎有点过于紧密,脸上微微一红,很快就坐回了原处。

  车内也一时安静了下来。

  十分钟后,出租车来到了医院,停在了医院大门外的马路边。

  两人提着东西下了出租车,一路往住院部走去,住院楼位于门诊大楼后面。

  这会儿上午正是医院最为繁忙的时候,到处都是过来看病的病人及陪同家属,门诊楼挂号的窗口排了很长一段队伍。

  他们很快穿过拥挤的门诊楼,来到后面的住院楼,住院部这边虽然没有门诊部那么多人,往来人员却也同样不少。

  加上这还是老住院楼,建得较早只有三部电梯,三个电梯几乎每一层楼都要停一次,两人愣是等了好几分钟才等到电梯来到一楼。

  要不是身边还带着楚雪,李悼早就从楼梯上了八楼了。

  好不容易坐着电梯来到八层,当他们来到上次那个病房后却发现病床上空荡荡的,用隔绝灰尘细菌的防菌膜给包裹了起来。

  “怎么回事……卢叔叔出院了?”楚雪奇怪说道。

  说完她自己就摇了摇头。

  癌症晚期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出院这一说法,就是靠医院给患者吊着一口气,出院就等于宣布放弃治疗随时等死。

  “可能是转院了吧。”李悼看了看空床,“我去找人问一下。”

  他正准备去护士台那边询问,恰好一个护士从对面走了过来。

  “你好。”李悼喊住了那个护士,指了一下那张病床,“请问一下,那张病床上的病人是转院了吗?他姓卢,半个月前就住在这里。”

  护士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看到那张病床后,脸上就微微一变,等到李悼说出病人的姓氏后,那种变化更加明显。

  “你们是……”护士看着两人,语气有些迟疑。

  “我们是病人女儿的同学。”李悼看着她的神情变化,隐隐觉得有种不好的感觉。

  听到他们只是卢倩倩的同学,护士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她看了看左右,等一个病人家属走过去后,才低声说道:“那个病人不是转院……他死了。”

  李悼脸色不由一变。

  “什么?”

  楚雪低声惊呼,一脸的震惊与措手不及。

  “不是说还能再撑一段时间的吗?怎么这么快……”

  上次来医院探望的时候,她和卢倩倩聊过这方面,知道卢倩倩爸爸至少还能再撑两个月,情况乐观的话,时间还能更长一点。

  但现在才过了半个月左右。

  “那个病人是自杀。”护士摇了摇头,“二号夜里,他自己从病床爬了下来,推开窗户……”

  她没有再说下去。

  “……自杀,为什么?”楚雪下意识问了这一句,但说出来后她自己就沉默了。

  因为这个问题不需要答案。

  李悼不由望向了病房里的窗户,仿佛看到了一个身患绝症的中年男人为了不再拖累自己女儿,艰难地从地面爬上窗户的决然背影。

  “你们这里有我同学的联系电话吗?”李悼深吸一口气,压抑心中的情绪,“她之前换了手机,我们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有的,你们跟我过来。”

  护士转身向前走去,两人跟在了后面。

  很快来到了护士台这边,护士在下面翻找了一会儿,没一会儿便找出了卢倩倩的联系方式。

  护士台那边人比较多,两人来到了无人的楼道里。

  “你来我来?”李悼看着手机号,望向楚雪。

  “还是我来吧。”

  楚雪拿出手机,拨打起了那个手机号。

  可能是手机不在身边,过了二十多秒才有人接通了电话。

  “喂,倩倩吗?对,是我……别哭别哭……”

  还没说几句,电话那边就响起了哭泣的声音。

  楚雪本来还在劝着,结果劝着劝着,她自己眼睛也红了,跟着啜泣了起来。

  李悼俯在窗台上,静静地看着下方的景象。

  住院大楼每层高度大概在四米,八层楼就是近三十米的高度,三十米高的半空,除非运气好到爆炸,不然任谁都难逃一死。

  更何况身体机能破坏得差不多的癌症晚期患者了。

  生命真是脆弱。

  李悼心中莫名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两个女生没有聊太久,或者说没有聊到李悼想象中那么长时间,大概不到二十分钟左右,她们就结束了通话。

  打完电话后,楚雪还红着眼睛。

  “卢倩倩这会儿在哪?还是那个酒店吗?”李悼将口袋里随身携带的一包纸递给楚雪。

  “她已经不在那个酒店了。”楚雪摇了摇头。

  “她有一个在国外的堂叔回来了,准备等给她爸爸料理完后事后,就把她也接到国外去,那些欠下的外债,堂叔也都帮她还了。”

  “她还有一个国外的堂叔?”李悼微微一愣,“之前怎么没听她说过。”

  听起来还挺有钱的,能帮卢倩倩一下子就还清那几十万债务,一般家庭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做到。

  不过这么有钱的堂叔之前怎么没出现,不然卢倩倩爸爸也不会跳楼自杀了。

  “她堂叔出国十几年了,从来都没有音讯,一直都以为他死了。”楚雪说道:“四号的上午刚回到临海,这才知道他还活着。”

  李悼一阵无言。

  卢倩倩她爸爸二号晚上跳楼自杀,四号上午多年没音讯的堂叔就回到了临海,仅仅相差一天多的时间。

  真是造物弄人。

  “已经十点了,是直接回去吗,还是等会儿一起吃个午饭再走?”

  来到医院大门外的马路边,楚雪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看了一眼李悼,刻意用一副不经意的语气说道。

  现在才十点,吃午饭当然太早,怎么都要等到十一二点的时候才差不多。

  至于中间这一两个小时,自然就任两个人随意安排了。

  可惜她的心思用错了目标,李悼完全没察觉到她话语中的其他意思。

  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摇头道:“我还有其他事,既然不用去看卢倩倩那我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说着他就对一辆刚下客的出租车招起了手,出租车慢慢开了过来。

  “……那好吧,下次。”

  楚雪只好摆了摆手。

  等到李悼坐进出租车,出租车开走之后,她才跺了跺脚,咬牙低声骂起了李悼。

  ……

  ……

  李悼并不是楚雪想的那样装傻充楞,而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她话中的暗示。

  他确实还有其他事要去做,而且颇为重要。

  那就是收购遗留物。

  经过几天的催促,杨吏终于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答应给他介绍一个出“货”的卖家。

  原本约定好是在下午见面,不过既然上午已经没事了,李悼便不打算拖到那时候了。

  不过杨吏这几天不在临海市,出去办事了。

  本来他的意思是让李悼缓几天,等他回来后一起去见那个出货的卖家,但李悼不打算等下去,准备自己去完成交易。

  “小悼,你是王世堂的子侄,我和王世堂多年的朋友,把你也当晚辈看待。”

  电话里,杨吏语重心长地说道。

  “遗留物这一行的水真的很深,你自己过去被人怎么坑的都不知道,最好等到三天后我回到临海,到时候陪你一起过去看看,帮你掌掌眼,以免被人当凯子宰。”

  李悼笑了笑,说道:“杨叔不用担心,我就是过去看看,到时候买不买还不一定。”

  他可以通过感应潜能气息的方式来判断遗留物的真假,根本不用担心被骗。

  或者说遗留物的真假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就算是真的遗留物,没有潜能气息的话对他来说也是一无是处。

  “我刚刚和卖家通了电话,他说只接受现金交易,还说从来都是这样,是真的吗?”李悼问道。

  “确实是这样……我明说了吧,小悼。”

  杨吏在那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发死人财,也就是盗墓的,一个个都不干净,所以只接受现金。

  这些人手里最容易淘到好货,但是和他们做买卖也很危险,因为很多人都不守规矩,喜欢下黑手。

  要不是你一直催促我,我绝不会介绍这种人给你认识。”

  李悼顿时恍然。

  原来是盗墓的,难怪只接受现金交易了。

  现实中的盗墓可没有影视作品中描绘的那么美好,就是一群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犯罪份子罢了,其中不少人手上都沾着人命,属于危险人物。

  “谢谢杨叔提醒,我会注意的。”

  了解到想要的信息后,李悼便挂断了电话,对接下来的交易也更多了几分期待。

  既然卖家是盗墓的,那么出手遗留物是真品的几率就又大上了很多。

  至于危险?那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二十分钟后。

  出租车压过路面上的污水坑,溅起大量污水驶向了远处,李悼背着一个单肩黑色挎包,拿出手机拨起了卖家的电话。

  这里是庆渔区很有名的一个,年年都说要拆迁,年年都拆不了的城中村,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大量的各种违建住房。

  不过住在这里的本地人很少,绝大部分都是租房住的外来打工者,里面人员混杂,非常混乱。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画幅的打赏支持,谢谢。   最近在调整作息,争取把更新时间重新固定下来。

2020-07-10 16: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