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离开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2243 2020.07.27 19:15

  尽管不知道什么东西会从池水里冒出来,但李悼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个东西极其危险。

  光凭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他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窒息感……

  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凶级!

  所以李悼毫不犹豫,抓起两个人转身就逃!

  现在的他绝不可能是那个未知危险的对手,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而就在他带着两人逃走没多久,一个庞大的黑影从池水下面浮现了出来。

  狰狞的巨大螯牙,恐怖的口器,八条细长的漆黑节肢末端锋利尖锐,如同八把无坚不摧的刺刀……

  赫然是一只大到惊人的恐怖蜘蛛,只是身体就有近三米长,再加上八根狰狞的节肢,宛如一个重型坦克。

  八只眼睛都散发着和蛛女一样的嗜血红芒,死死地盯着李悼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巨型蜘蛛并没有追出去,只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后,又缓缓沉进了池水中。

  ……

  “没有追过来么。”

  李悼带着向学民两人一路逃到了下来的那个墓室,发现身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动静,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但他也没有完全放松警惕,那种心悸感还一直笼罩在心头没有散去。

  “等等……我这是在哪里?”

  终于缓过劲来的向学民趁机挣开了他的手,语气中充满警惕。

  “你又是谁?”

  墓室里光线太暗,就算站在旁边他都没能看清李悼的样子,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是我,李悼。”

  李悼没有说太多,“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把这个人送上去后就下来接你。”

  “李悼?”向学民先是一愣,“这是在什么地方……”

  然而没人回答他,李悼已经带着那个中年男人爬了上去。

  向学民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四周,心中不由就生出一种恐慌感,顿时打了个寒颤。

  周围看不见的黑暗中,仿佛有某些看不见的东西正死死盯着他。

  就在向学民越想越怕,冷汗都流出来的时候,李悼从上面下来了。

  “过来,我们走了。”

  向学民就像听到了救世主的声音,立马上去死死抱住了李悼。

  甚至等李悼把他带上地面后都抱着不撒手,因为他已经回想起了昏迷前遇到的诡异画面……

  这个鬼地方真的有鬼!

  “你再不撒手我就把你扔下去了啊。”

  李悼劝解无效后,只能威胁起了这个家伙。

  被这么一吓唬后,向学民终于还是乖乖松开了手。

  “所以你遇到了什么?”

  李悼背着那个中年人往外走,问着紧跟在旁边的向学民。

  那个墓里凶险万分,短时间内他不打算再下去了,等到有了足够的实力再说。

  至于表叔王世堂的下落,或许可以从这个中年人身上得到一些线索。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

  向学民回忆起昏迷前的遭遇,眼皮狠狠跳动了一下。

  “……莫浩轩突然发疯,先捅死了卫文,又杀了刘冰清两姐妹,最后冲过来要捅死我……

  明明死了的卫文她们突然出现在了我前面……我摔了个跟头,然后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家伙明显被吓坏了,说起话来都有些无与伦比,不过李悼还是听清楚了他的大概遭遇。

  “果然是出去方便的时候掉了包……”

  李悼微微无语。

  至于向学民后来的那些遭遇应该都是阴尸搞的鬼。

  就连他都会被那些幻觉轻易迷惑,更不用说向学民这样的普通人了。

  在向学民的喋喋不休中,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大铁门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莫浩轩几人。

  “你们怎么还没走?”

  李悼看着围上来的莫浩轩他们,奇怪问道。

  “实在不放心你们的安全……你们能安全出来真是太好了!”

  莫浩轩哪里好意思说自己被吓得不敢乱走,只能硬着头皮乱扯。

  他立刻用李悼背在后面的中年人转移了话题,“这个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顺手救下来的一个幸存者,你们报警了没?”

  李悼问道。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个人的手机都没了信号,打不了电话。”

  说话的是杜冰清,她把手机拿了出来,果然没有一点信号。

  李悼眉头微皱。

  一开始莫浩轩直播的时候还那么顺利,怎么突然就都没了信号?

  背上这个人一直昏迷不醒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得不到及时救援的话,他很担心这个人出现意外。

  “让我妹妹看一下吧。”

  知道了李悼在担忧什么后,杜冰清建议道:“她在学医,尽管还只是一个医学生,但一些简单的情况还是能应对的。”

  虽然这个中年人目前的状况怎么看都和简单搭不上边,但李悼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麻烦你了。”他对杜玉洁点了点头。

  这个妹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低着头点了点,就上前察看起中年人的情况起来。

  要不是李悼耳力出众,差点都没听到她说的那句“没事”。

  “没什么大问题…”

  杜玉洁对眼睑,脉搏还有舌头等进行了简单检查后,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这个中年人只是虚弱过度才一直昏迷不醒,只要补充一段时间的营养就能恢复过来。

  李悼这才放下心。

  杜玉洁说话向来细声细气,但在说到中年人症状的时候却非常清晰,这显然是对自己的专业有着足够的自信。

  叫不了汽车,让他们几个就靠两条腿走到市区也不现实,几人简单商议了一下,便决定就近找个地方将就着过一晚。

  走出了大铁门后黑玉镯就不再示警,那种一直笼罩在李悼心头的危机感也彻底消失不见,显然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里面的东西并不回离开疗养院的范围。

  不然宗阳官方也不会只是这样简单封路了,封锁的等级肯定要上升几个层次。

  所以李悼并不担心出来后的安全问题。

  拆迁工作突然中止,有很多人家虽然早就搬走了,但房子还是原封不动。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空置的别墅。

  这户人家显然很有钱,虽然已经搬离了这里,但像床铺衣橱等东西都没有一般人家那样另行处理,正好方便了他们。

  别墅很大,房间也不少,李悼很不客气的拒绝了和莫浩轩他们两人挤一张床的建议,自己选了一个房间。

  不过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他下床打开房门,便看到杜冰清站在门外。

  “我太怕了,你能不能陪我?”杜冰清一脸的楚楚可怜。

  李悼下意识就问道:“你妹妹呢?她一个人就不怕吗?”

  他只是好心问问,杜冰清却像是误会了什么,脸上一下子就红透了。

  “你这个人看着正经,原来也都是装的。”

  她红着脸tui了一口,小声骂道:“变态!”

  李悼这才反应了过来,终于明白了对方过来的真实意图。

  这种情况下解释是最蠢的选择,他直接抓住杜冰清的手腕,把她拉进了房间。

  “啊——”

  杜冰清低声惊呼。

  但下一刻房门就紧紧闭上,声音消失在了门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