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死人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3531 2020.07.17 22:58

  王元丰也看过了那晚夜店里的监控,亲自看过隆哥等人身上的伤势,知道对手的力量相当强悍,应该是擅长外功的高手。

  外功高手往往爆发惊人,攻击强悍,尽管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负,对阵这种高手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武功,黑砂掌!

  “就凭你?”

  卫涛面露冷笑,面对王元丰悍然拍来的一掌,他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直接拍出一掌迎了上去!

  下一刻,两人狠狠对轰在一起!

  啪!

  响亮的撞击声骤然响起,两人双掌交击之间,一圈透明的涟漪向着四周荡开,很快消失不见。

  强大的反震力作用下,双方各自向后退去。

  其中卫涛仅仅是身体晃了晃,向后退了半步,而王元丰却足足向后退了一大步,两者似乎高下已分。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

  战斗这种事情,并不仅仅看的是力量和爆发,还有速度、反应和战斗经验等一系列重要因素都会影响到战斗的过程和结果。

  看着被击退后脚步都有些不稳的卫涛,王元丰心中立刻就有了数。

  他高估了对方的实力,现在看来,对方只是空有强悍的力量,却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

  原本他是想通过黑砂掌的毒力来慢慢消耗,从而杀死对方,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王元丰脚下一点,就卸去了那股反冲力,接着猛地发力,再度扑向了卫涛。

  恶臭的腥风中,他一掌狠狠印向卫涛的胸口!

  卫涛再次打出一拳迎了过去。

  只不过相比刚刚,他这一次的反击明显显得有些仓促。

  两者拳掌交击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卫涛再次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因为反击的有些仓促,这一次他退得更多。

  而王元丰却没有受此影响,第一时间就收回了右手,直接卸去了反震的冲击力,同时欺身而上,左掌如毒蛇般袭出,狠狠轰在卫涛的腹部!

  嘭!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重响,卫涛整个人的身体都猛地弓起,眼珠子暴凸了出来,满脸痛苦。

  他痛吼一声,一拳狠狠砸向了王元丰的脑袋,却被早有准备的王元丰轻松避开。

  接着又是一掌重重打在了他的胸口!

  这一次的掌力更重,将卫涛打得重重向后连退数步,劲力激荡之间,让他身上大片的衣服都被直接撕碎,露出了里面的身体。

  但王元丰在轰出这一掌,看见卫涛衣服里面的情况后,原本准备趁胜追击一掌打在卫涛脑门上结束战斗的他,却猛地脸色大变!

  原本他的黑砂掌只要打中对手,就会在对方身上留下漆黑的掌印,那是黑砂掌中蕴含的剧毒通过皮肤进入对手体内的标志。

  此刻通过被轰碎的衣服破口可以看到,对方被击中的那里确实呈一片漆黑,但是与他黑砂掌打出来的伤势却完全不同。

  对方是那种大片泛着漆黑,长满诡异黑毛的恐怖皮肤!

  那种恐怖的皮肤正在向周围迅速蔓延而去,侵蚀着正常的表皮,就像一盆清水里滴入了墨汁,墨汁正在逐渐扩散开来。

  看上去惊悚恐怖,透着浓浓的邪意!

  到了此刻王元丰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外功高手,而是一个感染了阴秽,变得半人半鬼的怪物!

  “走!”

  对这种东西有所了解的他,立刻毫不犹豫的暴喝出声。

  接着转身就跑!

  另外几名手下也从不曾看到过这么骇人的东西,在听到自家老大的话后,立刻全都果断跟着向外跑去。

  “想跑?我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卫涛感受着胸腹两处传来的强烈痛意,感觉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把他打了就跑,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但就在他准备追过去,先将跑在最后面的那两人干掉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在巷子深处响起,迅速逼近。

  卫涛转头向后望去,便看到李悼从拐角后面走了出来,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而李悼同样也看到了卫涛。

  “原来是你……”

  李悼脸上先是一冷,接着就注意到了卫涛身上的诡异变化,不由就微微一怔。

  什么鬼东西?!

  “是你啊,小子。”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身体上变化的影响,卫涛脸部越发的僵硬,整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悼。

  就像一个死了很久的僵尸。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宰了你,再去解决刚刚那个家伙好了!”

  随着话语落下,他脚下用力一踏,就猛然冲了出来!

  并且速度奇快,几乎不到两秒的时间就跨过了四五米的距离,直接冲到了李悼近前!

  这种速度,明显比他刚刚与王元丰对战时快出不少。

  “死吧!”

  剧烈的风声中,卫涛眼露凶光,拳头就像重锤一样狠狠砸向李悼的脑袋!

  但李悼的速度更快。

  面对他凶悍的攻击,李悼腿上瞬间发力,闪电般踢出一腿,在卫涛的拳头砸下来之前就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胸口。

  嘭!

  沉重的巨响声中,卫涛只觉得就像被一辆全速驶来的小汽车当面撞中,强烈的痛楚瞬间就淹没了意识,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

  足足飞出了五六米后,才重重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重响。

  将卫涛一脚踢飞这么远,李悼脸上却没有任何轻松之色,反而皱起了眉头。

  只见承受了他刚刚那记强悍的重鞭腿后,卫涛却没有出现任何不适,而且还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

  “好可怕的爆发力……看来老八他们两个就是死在你的手上没错了。”

  卫涛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胸口,胸口处赫然深深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两公分深的恐怖脚印。

  换做普通人这样的伤势肯定必死无疑,因为心脏都已经被震碎了。

  而他却浑然无事,胸口凹陷的地方还在缓缓回复,同时诡异的黑毛从皮肤下面生长出来。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李悼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

  此刻的卫涛,全身六成的地方都已经被那种黑毛覆盖,而且还在持续扩散中,就连脸上也变成了那种漆黑僵硬的诡异皮肤。

  并且随着身体的变化,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也出现在巷子里。

  “怎么样?是不是很美。”卫涛露出了一个变态的笑容,“喜欢吗?喜欢的话……”

  嘭!

  还未等他说完,一记重拳就砸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脑袋向后面重重一抬,后面的话夜和几颗断牙一起被砸进了嘴里。

  “喜欢你妈!”

  李悼面露冷色,同时右腿一抬,一记侧旋踢就狠狠抽在卫涛的太阳穴上,将他整个人都轰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一边的墙壁上!

  轰!

  巨响声中,墙体被直接砸垮,激起大片烟尘。

  “结束了么。”

  李悼看着被烟尘笼罩的那处区域,脸上一片平静。

  他很清楚自己刚刚那一腿的力量有多强,就算是他自己正面接下都不敢说毫发无伤。

  更何况还是太阳穴这种致命部位。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

  “好痛啊……要是普通人的话,恐怕已经死了吧。”

  慢慢散去的烟尘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就像喝多了的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待到李悼看到烟尘散去后的景象后,不由就脸色微变。

  只见卫涛整个头颅都已经严重变形,脑袋深深凹陷下去一大块,脸部五官都扭曲移位,就像被大货车从脑袋上碾过一样,极其骇人恐怖!

  但就是如此可怕的伤势,他居然还没有死去……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李悼眼中露出忌惮之意。

  “我是什么东西?”卫涛裂开嘴巴,扭曲的面孔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这都看不出来?当然是死人了!”

  更准确的来说,是一个死了一半的人。

  他身上的变化源自于几年前的一次盗墓,在那个不知名的诡异大墓里,他们遇到了一个浑身长满黑毛的恐怖凶物,几个人为了保命,全都躲进了墓室主人的棺椁里。

  但是等到一夜过去,卫涛却发现和他一起躲进棺椁里的几个人都已经死了,全都死得无声无息,只有自己一个人莫名活了下来。

  原本以为自己是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没想到回来后,就发现身上出现了这种诡异的变化,只要受伤就会长出黑毛。

  后来认识了五爷,才从五爷那里知道他身上这种情况是阴血在侵蚀他的身体,等到他的身体被阴血完全侵蚀的时候,就会失去所有理智,变成当初那个大墓里遇到的那种恐怖凶物。

  于是从此卫涛就跟在了五爷身边,希望通过盗墓来寻找到解决阴血侵蚀的办法。

  不过阴血虽然每时每刻都在侵蚀着他的身体,但也给他带来了一些好处,比如再重的伤势都可以恢复过来,并且拥有远超常人的可怕力量和爆发。

  而且经过了时间的推移,他已经逐渐能够自如掌控这种变化,以用来应对一些特殊的情况。

  比如此刻。

  “死人又怎么能被杀死呢?”卫涛伸出灰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所以小子,你还是乖乖受死吧!”

  他眼中泛着可怕的绿光,狞笑声中化为一道残影冲到了李悼近前!

  哧!

  弯曲着五指,将变得尖锐细长,足足四五公分长的漆黑指甲向李悼狠狠抓去!

  而直到此刻,李悼才反应过来。

  但是已经晚了。

  “死吧!!”

  尖锐的狞笑声中,卫涛对着李悼的心口狠狠挖了下去!

  这五根尖锐细长的漆黑指甲极其锋利,强度不弱于钢铁,就等于是五把锋利异常的剃刀,是他最强的攻击手段,有六个人被他用这双手挖出了心脏。

  现在,他要让李悼成为第七个人。

  但是接下里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卫涛的预料。

  咔嚓!

  随着成片的脆响,卫涛只觉得自己不是就像抓在了钢铁上,五根指甲完全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全部崩断!

  什么?!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被李悼一手抓住了脖子举了起来,五指如鹰勾紧紧扣住了咽喉,深深陷进了肉中。

  整个喉咙都被死死锁住,让他完全无法呼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随后,卫涛就听到了这辈子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死人?那就死得再彻底点!”

  李悼语气冰冷,五指猛然发力,狠狠用力一扯!

  嘶啦!

  腥臭的黑色血雨冲天而起,卫涛那严重变形的脑袋竟是硬生生被李悼从脖子上扯了下来,还带出了一段脊椎骨。

  长满黑毛的无头尸体缓缓向后倒去,重重扑在地上,激起一片烟尘。

  再没有一丝动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