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动手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4381 2020.07.23 17:08

  “哈喽,欢迎大家进入我的直播间。”

  “在开始今晚的恐怖直播之前,我先给大家介绍今晚行动的几位成员,首先是我的兄弟,也就是大家很熟悉的向学民,旁边的这位可爱萌妹则是我的表妹……”

  莫浩轩显然经过不止一次户外直播,直播经验很丰富,打开直播后就熟稔地为直播间的水友们介绍起其他几人。

  看到表哥把手机对向了自己,卫文对着镜头比了个剪刀手,一脸可爱的表情。

  “……前面几个大家都很熟悉,在之前的预告里大家都见过了他们,不过今天我们还多出了一个意外成员,就是这位兄弟,李悼。”

  莫浩轩凑到李悼身边,两人一起入镜来了个特写。

  李悼看了一下屏幕,发现看他直播的人确实不怎么多,目前只有两百多个观众。

  不过不时有新的观众进入房间。

  弹幕也很少,而且全是“刚刚那个大胸妹子呢?我还没看够”“双马尾好可爱”等诸如此类的发言。

  似乎没什么人关注莫浩轩的直播内容。

  莫浩轩也没有在乎那些弹幕,而是移开镜头,开始拍摄周边的景象。

  “这里就是我上次跟大家说过的那个疗养院了,几年前发生一场火灾,三十几个精神病人被锁在房间里活活烧死,可以看到墙上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虽然主要在介绍周围的环境,但实际上他的镜头一直都在三个女生身上来回切换。

  其中就属身材最好的杜冰清出镜最多。

  进入了大楼后几个人也不再谈笑,尽管什么都没有看到,但黑暗的环境对一般人来说本身就是无形的恐惧。

  三个女生都变得小心翼翼,紧紧挨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李悼自然不会像她们那么害怕,却也没有任何大意,因为就在进入大楼之前,他忽然就生出了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说明这个疗养院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危险。

  “当年的大火,连办公楼这里都波及了么。”他看着墙上被烘烤过的痕迹,对几年前的火势之大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不少墙体都因为烈火烧灼而出现了开裂的痕迹。

  “墙上好像写着东西。”杜冰清忽然说道。

  听到她的话,其余几人都看了过去,电筒灯光打在墙壁上,墙上的字也印入了他们的眼中——

  全都去死!!

  便看到几百上千个由不明红色颜料写成的“全都去死”铺满了整个墙壁,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而且很多字迹都不一样,明显是由许多不同的人写上去的。

  虽然字迹不同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都写得十分凌乱,显然当时写这些字的那些人都非常激动,充满了怨气。

  黑暗的环境中忽然看到这样的一幕,几个人都看得头皮发麻。

  “这、这都是谁写上去的?”卫文语气发颤,小脸煞白,“那些红色的,是血吗?”

  她紧紧挨着莫浩轩,就像随时都要挂在对方身上。

  “是油漆,有些地方都已经起皮脱落了。”李悼站在墙壁前,看着手中的一小片漆皮说道。

  如果是血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剥落的情况,这么长时间过去,现在也应该是呈暗褐色。

  “写的人应该是那些死者的家属。”

  他将灯光照向其他墙壁,那些墙上也写了一些字,只是没有这面墙这么夸张,所以没有被第一时间发现。

  而且也写了一些其他内容。

  譬如“无良院方,还我儿命”“儿子你死的好惨”等这些一看就知道是死者家属写的内容。

  听了李悼的分析,再看到其他墙体上的字迹后,几人的害怕顿时消减了不少。

  “吓死我了,那些人没事写什么字啊。”莫浩轩长舒一口气,随即将镜头对着墙上的那些字拍摄了起来。

  其实李悼还藏着一些话没说。

  那就是上面有些字明显是写在火灾发生之前,同样有被严重烧灼的痕迹。

  发生火灾后死者家属来发泄情绪实属正常,但火灾发生之前就写上了这些怨气满满的字句又是怎么回事?

  “走,我们上去看看。”

  莫浩轩脸上带了点喜色,看来直播效果很不错。

  在他的带领下,几人找到楼梯向上面走去。

  李悼走在最后负责“压阵”,不是他不去寻找下面的那个墓,而是他准备先跟着几人弄清这个地方的具体危险。

  便在他沿着楼梯往上走,经过一个窗户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瞥,便看到外面空地上又有几个身影向大楼走来。

  “又有谁过来了?”

  李悼仔细看过去,待看清那几个人后,他脸上顿时一变。

  下面走来的那几个人赫然正是莫浩轩,向学民,卫文,还有杜冰清两姐妹,走在最后的那道身影正是他自己。

  什么情况?!

  看着这一幕,李悼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后背爬了上来,头皮一阵发麻。

  他立刻抬头向上望去,便看到莫浩轩几人还在往上走着。

  等到李悼再从窗口向下看过去的时候,下面的那几个人已经走进了大楼,消失在了他视线中。

  “你在看什么?”

  杜冰清停了下来,站在楼梯上好奇的看着他。

  而前面的莫浩轩几人已经走到了更上面,消失在了他视线中。

  “没什么。”

  李悼强行按下心中的情绪,他知道下面那几个人肯定有问题。

  虽然莫浩轩他们有没有问题也很难说,但自己一直和他们几个待在一起,有问题的几率自然低上许多。

  不能让莫浩轩他们几个离开自己视线。

  想到这里,李悼立刻快步向上走去,但等他来到二层后,却发现他们一个人都不在了。

  只听到上方楼梯传来走动的声音,是莫浩轩他们。

  但是怎么这么快?

  按照正常速度,莫浩轩他们几个应该刚到二楼才对。

  “你走那么快干嘛,也不等等我。”杜冰清从后面追了过来,语气娇嗔,高耸的胸脯不断起伏。

  “我刚刚在窗户那里待了多久?”李悼转头问道。

  “我也不知道。”杜冰清摇了摇头,“就是走着走着发现你人不见了,回来一看就看见你在那里发呆。”

  听了她的话,李悼心中发寒。

  刚刚他就在那里看了两眼,什么时候有过发呆了?

  “怎么了?”杜冰清见他脸色不对,问道。

  “没什么。”李悼没打算把刚刚的情况说出来,说出来也没什么用,只能平添恐惧。

  “走吧,去和莫浩轩他们会合。”

  “怎么?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单独待一起啊?”杜冰清语气中带着小幽怨,随即正色道:“其实我是有事想和你说。”

  “上去再说。”

  不由她分说,李悼抓住她的手就往上走。

  很快就来到了四楼。

  看到正拿着手机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的莫浩轩后,他心下微松,放开了杜冰清的手。

  但下一刻,他脸上神情就凝固了。

  莫浩轩从那个房间里出来后,杜冰清也跟着走了出来,和妹妹杜玉洁小声说着什么。

  如果杜冰清一直和莫浩轩他们在一起,那他刚刚拉的又是谁?

  李悼猛地回头望去,却看到身后空荡荡一片,一个人都没有,哪还有“杜冰清”的半点影子。

  他脸上一片阴沉。

  “李悼你刚刚跑哪去了?”

  莫浩轩看到了他,招呼道:“我们这一层都快看完了,院长办公室里也被用红色油漆写满了字,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刚刚接了个电话。”

  李悼没有把刚才的遭遇告诉他,这种诡异离奇的经历没有亲身经历,一般人很难相信。

  “我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对。”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再继续下去可能会发生某些不好的事……”

  “不然怎么叫凶地。”莫浩轩却完全没意识到这里的危险,“接下来我们就到住院楼那边去探险,那里才是整个疗养院最凶险的地方。”

  他脸上带着掩不住的喜色。

  今天的直播非常成功,在线人数已经突破了三千人,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做了这么久的主播,他的直播间还是第一次这么火爆。

  李悼没有再劝,他已经看出莫浩轩这会儿是不会中止直播了,就算说再多也没有用。

  而其余几人也是害怕中带着兴奋,显然都已经沉浸在今晚的恐怖探险中,除非真正遇到什么可怕的事,不然他们是不会停止的。

  所以李悼准备独自离开。

  这个地方实在太过诡异,晚上探索这里过于凶险,他准备等到白天的时候再进来查探。

  就在李悼准备开口说明时,另一个人先出声了。

  “那个……我们想去上个厕所。”杜冰清望向几个男生,“你们谁来陪一下我们?”

  实际上是她妹妹杜玉洁忽然有点尿急,但杜玉洁脸皮子太薄了,所以她站了出来。

  可是她们都太过害怕,不敢让男生们离开视线。

  “我来吧。”莫浩轩正好也有点尿意,“学民帮我拿一会儿。”

  他把直播装备交给身边的向学民后,就和女生们去了厕所那里。

  向学民则拿着手机四处乱转,随便拍摄着周围的一些东西。

  忽然间。

  “李悼过来。”向学民站在阳台边,看着下面,“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下面有东西?

  李悼没有犹豫,迅速走到他的身边。

  阳台上的铁栏杆已经在三个月前被拆除,现在整个阳台都没有保护措施,两人都没有太靠边缘。

  李悼顺着向学民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下面空地上有黑影在动,但是夜色太黑距离又远,所以看得不怎么清楚。

  便在他专心地看着下面,想要看清那个黑影是什么的时候,向学民已经悄然退到了他的身后。

  看着李悼专注的样子,他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伸手向前一推——

  李悼纹丝不动。

  向学民脸上的古怪笑容顿时一凝。

  就在他准备再推一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另一只大手死死抓住。

  “我一直都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原来是你这个杂碎!”李悼脸色阴沉,语气冰冷。

  他本以为出现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是莫浩轩宣布出发,即将进入大楼才产生的危险感。

  现在仔细一想,这种感觉其实是向学民从外面回来时才出现的。

  这不是真正的向学民!

  被李悼抓在手上,“向学民”不但没有变色,脸上的古怪笑容反而更盛,发出着嗬嗬的怪笑声就向李悼猛地扑了过去。

  他要把李悼从四楼撞下去!

  “滚!”

  李悼暴吼一声,抓着对方的手猛然发力,向前方狠狠砸去!

  轰!!

  “向学民”完全抵抗不了他的巨大力量,整个人都被狠狠甩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墙面上,将墙体砸得深深凹陷进去一大块。

  整个阳台都剧烈震动了一下,大量的粉尘从上面飘落。

  而“向学民”则大半个身体都嵌进了墙里,浑身不断抽搐,脑袋也无力地歪了下去。

  眼看是活不了了。

  这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个模样,而是变成一个浑身长满了绿毛,如同猴子一般的丑陋怪物。

  浑身更是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就是这个东西在搞鬼?”

  李悼捏着鼻子皱眉看着这个绿毛怪物,不由想到了卫涛变成的那个恐怖样子。

  光从外形上来看两者非常相似,但是这个绿毛怪物并没有那么强悍的力量,似乎更擅长致幻一类的能力。

  就比如这种恶臭这么强烈,但他刚刚就完全没有感觉到,明显是被绿毛怪物给影响了五感。

  “啊——!”

  突然一声尖叫从厕所那边传来,是卫文她们的声音,声音中充满了惊惶和恐惧。

  还有?!

  李悼立刻向厕所冲去,但来到厕所外面却发现,厕所门被紧锁了起来无法打开。

  他毫不犹豫一脚踢了上去!

  嘭!!

  巨响声中,木门连同门框都被轰飞了出去。

  李悼直接冲了进去,便看到厕所深处,三个女生正颤抖着身子挤在一起,一个个脸色惨白,充满了恐惧。

  “莫浩轩呢?”他大声问道。

  “那那那……边……”

  杜冰清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上方。

  李悼顺着望过去,便看到那边角落里,一个人正吊在半空中无力地挣扎着,正是莫浩轩。

  而缠在他脖子上将他吊起来的,赫然是从上方天花板隙缝中伸出来的一缕缕诡异长发。

  便在李悼准备冲过去把他救下来的时候,心中突然一紧!

  他猛地抬头,便看到不知何时起,几缕诡异的长发出现在自己上方,正悄然无息地伸了过来。

  “滚下来!!”

  李悼一把抓住头发,狠狠用力向下一拉!

  哗!

  天花板顿时坏了一大片,大量的烟尘从上方落下,同时响起一声凄厉异常的女子惨叫声。

  无数烟尘中,一个模糊的白影被李悼从天花板上面扯了下来,但还未等落到地上,就仿佛不受引力影响一样冲了出去。

  “往哪跑!”

  李悼扔掉手中被扯断的头发,直接冲向了白影逃走的方向,但等冲出烟尘笼罩的范围,他才发现前面没有路,只有一堵墙立在这里。

  而他已经来不及停下了。

  轰!!

  这堵墙被他硬生生撞穿了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20190414220913113,古道天帝,无所谓t,海阿海几位的打赏支持

2020-07-23 17: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