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到家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2073 2020.07.29 16:23

  以王世堂现在这个状态,李悼不放心带他乘坐大巴那些公共交通工具。

  虽然表叔目前看上去很乖巧,但他毕竟是精神状态上出了问题,万一什么时候突然发病,就会非常麻烦了。

  所以李悼找的是出租车。

  在开出的高价车费的作用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愿意出省的司机,送他们回临海市。

  “表叔,你还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吗?”

  李悼和王世堂一起坐在后排,这样既方便照顾他,也可以防备他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据田阳所说,王世堂是过了一夜后突然变成这样,而就在前一天晚上他还很正常。

  就像是那个夜里他经历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但他们都是两个人睡一个房间,另外那个人并没有听到什么异样动静。

  “没,没有。”

  王世堂只是摇头,说了这两个字后就不再说话。

  这一路来他都是如此,就像突然患上了自闭症,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没有?

  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不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

  李悼眉头微蹙,继续问道:“那你还记得那个象牙梳吧?田阳好像不知道象牙梳的存在,你是不是从疗养院里拿回来的?”

  按田阳的说法,表叔这两个星期一直都和他们待在一起,除了疗养院外,他们几乎没有去其他任何地方。

  而算算时间,表叔正好是在发病的前一天,把象牙梳寄回了临海市。

  所以那件象牙梳应当就是表叔在疗养院里意外发现,然后私藏了起来。

  王世堂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

  “你是到手后多久寄给我的?”

  李悼仔细观察着他,并没有看到他因象牙梳而有什么特殊反应。

  “三天。”王世堂低着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我怕他们看见,就一直都藏在身上……”

  听到这里,李悼轻吐一口气,心情复杂。

  事情到这里,差不多已经明了。

  不出意外的话,表叔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应该就是因为那件象牙梳了。

  那件象牙梳阴气极重,他身强体壮,那天只是接触了片刻就产生了幻觉,神智轻微恍惚。

  而表叔随身携带了三天,受到的影响又该严重到什么地步……

  他轻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表叔的肩膀。

  “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

  李悼的声音很低,似是说给王世堂听,又像是说给他自己听。

  除此之外他还能说什么,说表叔利欲熏心才落得如此下场么?

  可他以前经常听表叔说过很多故事和经历,知道在他们这种行当中,像这种行为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

  表叔和田阳等人是多年好友,但一同行动的并不止他们几个。

  最重要的是,表叔费尽心思藏的那件象牙梳,最后还是给他送了过去。

  “兄弟,其实你叔叔的这问题我看也不是很严重。”

  司机用反光镜看了后排一眼,插嘴道:“我看你也不像差钱的主,如果舍得花钱的话,送去商都皇家医院看看吧。”

  司机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在他们上车前就知道王世堂精神状态有问题了,也是看王世堂一直都安安静静,所以才接了这个单子。

  当然更重要是因为李悼开出的高价车费足够有吸引力。

  “商都皇家医院?”

  李悼微微一怔。

  他听说过那个医院的名字,但不知道那个医院还看精神方面的疾病。

  “听说当初皇室有一个皇子就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帝都几个大医院没有一点办法,最后就是给商都皇家医院给看好了……”

  司机说得言之凿凿,就像当时就是他把那个皇子送去的商都皇家医院似的,要不是细节太过丰富,李悼都差点信了。

  显然这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谢谢,到时候我会去试试的。”

  不过人家也是好心,李悼也只好感谢。

  同时也留了个心思,将商都皇家医院记在了心里,要是临海市对王世堂的症状没办法,就带他去那个医院试一试。

  亚帝斯是帝制国家,不是什么医院都能在名字里带上皇家两个字的。

  既然带上了皇家两个字,就至少不用担心遇到的是那种草菅人命的黑心医院。

  他们早上九点从宗阳出发,到临海市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花费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李悼直接让司机把他们送到了表叔所住的小区外面,而收到消息的表婶方琴,早早就在小区外面等待了。

  看到两人从车上走下,方琴连忙迎了上来。

  “老王...”

  她尝试着喊了一声王世堂。

  却看到王世堂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便低下头继续看起了自己的手指。

  尽管方琴已经在电话里得知了王世堂的现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还是不由悲从心来,泪水糊了眼睛。

  “李悼……你表叔他……”

  方琴声音哽咽,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医生说表叔受到了精神创伤,只要合理治疗还是有恢复的希望的。”

  看到表婶这个样子,李悼心情也很不好,轻声安慰道。

  “嗯,治,多少钱我都要把他治好。”方琴抹去眼泪,红着眼睛上去拉起王世堂。

  “走,我们先回家,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粉条炖肉。”

  李悼在旁边一直仔细观察着王世堂的反应,见王世堂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的症状,便微微放下了心。

  但他也没有急着离开,和他们两人一起吃了午饭,又再待了一段时间后,确定王世堂确实一直没有狂躁的迹象,这才放心的离开了他家。

  走之前他也特意交代了方琴,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就联系他。

  离开了王世堂住的那个小区后,李悼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先就近找了一家手机专卖店。

  他的手机遗失在了宗阳,连回来的车费都是用王世堂的手机付的帐。

  随便挑了一个品牌手机,用脸部识别付了帐,同时用同样的方法补办了手机卡,等到李悼登上自己的账号后,便看到了好几条未读消息。

  抛开那些群里没事就艾特他的无聊群友,就只剩下两个人的消息值得他真正关注。

  一个是柳沁,另一个则是张瑶。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古道天帝的打赏支持

2020-07-29 16: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