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调查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3991 2020.07.20 21:54

  “把他拖下去,老子今天不想再看到他。”薛总冷冷瞥了一眼不成人形的蒋老板,“另外把这里的清理费用也记在他的账上。”

  地上铺的是进口的羊绒毯,切切实实的高档货,沾上了这么多血需要的清理费不是一笔小数目。

  “是。”

  旁边的西装男点了点头。

  马上就有两个人上来抬走了蒋老板,接着其他人开始熟练地清理起溅到周围的血迹。

  薛总吩咐完后就没有管他们,而是和王元丰一起向里面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一间书房内。

  “坐。”薛总坐在了书桌后面的单人沙发上,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凉茶递给了王元丰。

  “老大。”

  王元丰也不拘礼,接过薛总递来的凉茶没有急着喝,而是问道:“那边事情不顺?”

  能被他称作老大的自然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薛仁礼薛老大。

  在临海市,他或许不是最恶贯满盈的那个恶棍,但是每十个这样的恶棍里面,必有九个是他的手下。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位令很多人都闻之色变的薛老大名下没有一套房产,常年都住在他占股的这家皇城国际酒店里。

  更准确的说,他没有任何诸如房产之类的固定资产。

  “不提了。”薛仁礼一口喝尽自己杯中的凉茶,一脸的阴戾,“我让你办的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半个多月前,他的手下被人杀了七八个,尽管他对那几个手下也不怎么看重,但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大,他必须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态度。

  不然他的威望就会受到很大的侵害。

  所以他直接派出了手下最得力的王元丰去办这件事。

  “凶手找到了,但是比较麻烦。”

  王元丰将下午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详细告诉了薛仁礼。

  “居然是那种东西?”薛仁礼瞳孔微微一缩。

  对于那些诡异的非人存在,他也曾略有耳闻,但一直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居然被自己给撞上了。

  “就连你也不是对手吗?”

  薛仁礼知道自己这个手下实力有多么强悍,连他这样的高手都没有一搏之力,那些东西该强到什么程度?

  “我能打得过他,但没有意义。”王元丰摇了摇头,“因为我杀不了他。”

  至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杀死对方的办法。

  那些非人怪物都拥有强大到可怕的生命力,一般的致命伤势根本威胁不了它们的性命,留下来和对方死磕是最愚蠢的做法。

  “也就是说,只要准备足够充分,也可以杀了那种东西?”

  薛仁礼来了兴趣。

  如果说王元丰的实力足以压制那种东西,那么那种东西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不行。”

  王元丰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摇头道。

  “你要知道我今天遇到的只是个水货,如果真的遇上那种东西,就算是最弱的那种,十个我也不够死的。”

  那些非人怪物的可怕,不是薛仁礼这种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听他这么说,薛仁礼便也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和李文光儿子确实没什么关系是吗?”

  他说的就是李悼。

  “嗯,他应该是一直都在被那个东西监视着,可能有什么人想通过他来针对李文光夫妇。”

  王元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他曾听薛仁礼不止一次说起过李文光夫妻的零时科技,知道那个公司拥有的可怕潜力,所以就有了此番猜测。

  薛仁礼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不要管他了,让我们的人都撤回来。”

  说实话,以李文光夫妻两个现在受到的关注程度,他也不愿意冒着风险去对付他们的儿子。

  可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很多事情都已经由不得他自己,所以尽管知道这件事会带来很大风险,但他还是必须这么做。

  不光是做给手下的人看,更是做给上面的那些人看。

  要让上面的人认为,他薛仁礼还是那个无所顾忌谁都敢咬的疯狗,只有这样,他才能一直都有存在的价值。

  不然,上面随时可以换一条比他更疯的狗。

  ……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

  李悼穿着睡衣,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脸上还带着一些明显的困意,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昨晚从城中村回来后他又看了会儿书,结果一不小心看得入了迷,一直看到凌晨两点。

  结果就是往日不到六点就起床的他,今天睡到了现在才醒。

  要不是肚子饿了,他还要继续睡下去。

  “……”

  看着空荡荡的冰箱,李悼一阵无言。

  把仅有的两个鸡蛋扔进水壶里插上电,他从橱柜里找出一大袋原味麦片,看了下生产日期,便打开燃气灶开始煮麦片。

  现在睡衣都还没换,他也懒得去小区外面买早点了。

  “才吸收了这么点么。”

  李悼看了一下属性信息,便看到现在拥有的潜能是206%,一晚上的时间,仅吸收了76%的潜能值。

  他眉头微皱,摘下戴在手腕上的黑玉镯。

  昨晚得到这件黑玉镯后,他便发现这件遗留物和他以前得到的那些遗留物都有所不同。

  黑玉镯上传来的不是那种阴冷气息,而是如同白色雕像一般的温暖气息。

  但是黑玉镯里面的潜能就像被什么给限制了,吸收的速度非常慢,就像在挤牙膏一样一点点往外挤。

  过了一晚上的时间,才让他吸收了不到一点的潜能。

  不过黑玉镯里面蕴含的潜能之多,也是其他遗留物不能比拟的,被他吸收了这么多潜能后,上面的潜能气息只减少了很少的一部分。

  李悼保守估计,黑玉镯最少能为他提供十点潜能。

  就是这个速度实在太慢了。

  “如果把它打碎,会不会更快一点?”

  李悼忽然想到了那个莫名裂成几块的象牙梳,顿时心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没敢真的这么操作。

  万一打坏了后彻底没用了,他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现在他并不急着用潜能,无需做这种无谓的尝试。

  很快麦片就煮好了。

  李悼拿碗把麦片盛起,将水壶里的鸡蛋也捞了出来,坐在餐桌上开始吃早餐。

  自从开始练武后,他的食量一天比一天大,每天都需要摄入大量食物来维持自身的消耗。

  现在的他,一顿的饭量能顶的上以前的三顿。

  就连这会儿煮原味麦片都煮了小半锅,普通人就算吃一天都不一定吃得下的那种量。

  先两口吃下了两个鸡蛋,再如牛饮般将浓稠的麦片粥很快全都喝下了肚子,算是将今天的早餐应付了过去。

  等李悼收拾完锅碗后,已经到了九点。

  他去房间开始换衣服,准备等下出门给冰箱补点货,便在他刚刚换完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忽然就生出了一种烦闷感。

  “怎么回事?”

  李悼停下脚步,脸上疑惑。

  这种烦闷感很不舒服,就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他以前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叮咚!

  就在他感到疑惑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有人来了。

  李悼眉头微皱,就在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那种烦闷感变得更加明显。

  他立刻明白,突然产生的烦闷感应该和外面来人有关。

  “有人吗?警察。”

  外面的人也喊了起来。

  李悼顿了一下,来到玄关处,从防盗门上的猫眼向外望去。

  便看到外面果然站着两个穿着帝国警员制服的人,旁边还有应该是帮忙领路的物业保安。

  应该不是事发暴露了,不然不可能只来两个人。

  他脑海中思绪如电,想到这一点后便心中微定,将防盗门打开。

  等打开防盗门后,李悼才看到了除了警察和保安外,后面还有一个看上去还在上初中的小女生,和一个比她大不了两岁的男生。

  此刻那个小女生正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他。

  李悼心中疑惑,这两个人的身上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

  他表面不动声色,望向站在前面那个年轻警员,疑惑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好,李悼是吗?”警员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下手上的文件,“有点事想问你一下。”

  “请进来吧。”李悼侧身让开。

  “不用了,就几句话。”年轻警员摇了摇头,问道:“昨天下午三点多,你去了市图书馆,后来三点四十左右,你就离开了图书馆,对吧?”

  “差不多,没注意具体时间。”

  李悼想了想,回道。

  “你从市图书馆离开后,是从路口那边的巷子走的吗?”

  “嗯,我去时代那边买了一些衣服,从那个巷子走会更快一点。”

  “从巷子里走的时候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

  “……”

  就在李悼回答着警员的问题的时候,吴浩初和张瑶两人也都在以各自的方式默默地观察着他。

  在发现阴血不见后,在王安的配合下,他们拿到了那片区域的所有监控视频,在监控视频里筛选出了几个最有可能被阴血侵蚀的目标,然后以走访的方式来一一排查。

  李悼就是其中之一。

  “不是他。”观察了片刻后,吴浩初轻声说道。

  他没有感应到阴血的气息。

  “你有发现?”

  他看到同伴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有些疑惑。

  “嗯。”张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没发现吗,他越看越有男人味……开始怎么没发现这么帅?”

  “……”

  吴浩初嘴角抽搐,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亏他还以为这个人确实有问题,害得他刚刚都紧张了起来。

  这个花痴女!

  “……别的呢?”吴浩初强行压下心中的郁闷,问道。

  “没了,我也没有闻到阴血的味道。”张瑶抽了抽小巧的鼻尖,摇了摇头,“只是一个普通人。”

  说着她就突然问道:“他是叫李悼对吧?”

  吴浩初面无表情,选择无视了同伴的问题。

  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观察李悼的同时,李悼也一直都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他们两人总给李悼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忽然间,李悼注意到吴浩初对同伴摇了摇头。

  便在这时,他心中的那种烦闷感立刻消失了大半,就像某种无形的威胁终于消失了一样。

  看到这一幕,李悼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

  ……

  “好了,谢谢配合。”

  年轻警员也停止了记录,温和地对他说道。

  “不用谢,这是应该的。”李悼回以和善的笑容,故作好奇道:“那里是出什么事了吗?”

  “是出了点事,不过暂时不方便透露。”警员摇了摇头,“后续可能还会找你询问一些问题,到时候……”

  没等他说完,一道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

  “到时候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这是我的二维码,快扫一下。”张瑶凑了过来,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你是?”李悼一怔。

  “警方特别顾问。”张瑶随手就掏出了一个证件。

  李悼看了一眼旁边的警员,见警员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拿出手机扫码加了女孩的好友。

  “行啦,到时候记得配合我问话。”张瑶满意地点了点头,收起了手机,“我们走吧。”

  成功加上好友的女孩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等到他们全都离开后,李悼关上防盗门,看着手腕上的黑玉镯若有所思。

  “这个东西能预示危险?”

  他立刻就意识到,刚刚那种感觉应该和黑玉镯有关。

  因为在得到黑玉镯之前,他从没有像刚刚那样莫名其妙就出现那种不适的烦闷感。

  “如果真的是我猜测的那样……”

  想到这里,李悼心中不由有些火热。

  但他并没有直接下定论,这毕竟还只是他的猜测,他准备针对性的做一些实验,看看黑玉镯是否真的有预示危险的功能。

  如果确实是,又有哪些局限。

  不过就在李悼准备进行测试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的电话。

  是他表婶打来的电话。

  他表叔,也就是王世堂消失不见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hehir和书友悲风BEIFENG的打赏支持,谢谢

2020-07-20 21: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