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提升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3973 2020.07.08 09:54

  属性信息中,潜能点的数字立刻迅速变化了起来。

  156%……140%……120%……80%……

  与之相反的是,鹰爪铁布衫的进度则是疯狂提升,就像坐火箭一样飙升了上去,转眼之间就升到了70%多,还在不断推进。

  而李悼此刻却没空关心这些变化了,他现在身体一片滚烫,温度高的惊人,全身上下火红一片,如同煮熟的大虾。

  胸膛之内,心脏也以一种异常的速度剧烈跳动着,就像要从胸口里冲出来一样。

  嘭咚!嘭咚!嘭咚!

  强劲的心脏跳动声如同战鼓,冲击着李悼的耳膜。

  这些都还能忍受,最重要的是原本练功后的那膨胀酥麻感就像放大了一千倍,变成了强烈的撕裂痛楚,遍布全身上下每一处。

  李悼身子剧烈颤抖,死死抓着旁边的树干才勉强控制着自己没有倒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些感觉才缓缓消退。

  当他缓过来的时候,便发现身上到处都是血,但身上并没有一处伤口。

  李悼心中奇怪,研究了一下很快便知道了原因。

  这些都是刚刚在升级鹰爪铁布衫的过程中,大量毛细血管破裂从毛孔渗透到体表皮肤外的细密血珠,所以并不多,只是看起来可怕。

  知道不是出什么大问题后,李悼便放心了下来。

  “成功了。”

  看到此刻的属性信息后,他眼中一喜。

  属性信息已经发生了变化。

  【力量2.3,体质2.0,敏捷1.4,智力1.5】

  【鹰爪铁布衫:第一层(0%)】

  其中力量增加了0.1,体质从1.8直接变成了2.0,鹰爪铁布衫也成功直接进入了第一层。

  看着变化后的数据,李悼微微点头。

  鹰爪铁布衫是横练硬功,属于外家功夫,而且还有配套的呼吸法,外练筋骨内练脏腑,所以对体质的提升最大。

  而他本身的力量就强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影响有限,只提升了0.1的力量。

  不只是数据上的变化。

  李悼伸出手,拿起了台板上的铁胆握在手中。

  和之前相比,这只手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比普通人的手更加修长宽大一点。

  明面上看确实如此,普普通通。

  然而就是这么普通的一只手,松开五指,露出里面的铁胆时,纯钢打造的铁胆上赫然多出了几个清晰的指印。

  最深的指印赫然深达半公分。

  李悼又张开五指,抓住大理石制成的台板,猛地用力一抓,只听“啪”的一声,极为坚硬的大理石顿时被抠碎了一块边角。

  连坚硬无比的大理石都被直接抓碎,足见其指力之可怕。

  而他甚至都没用全力,只用了七八成的力道。

  “指力至少暴涨到了原来的双倍,双手的强度也得到了很大的增强。”

  李悼知道这是鹰爪铁布衫升级带来的强化效果,放在之前,不管是在铁胆上留下痕印还是捏碎大理石他都很难做到。

  才第一层就有这样的强化效果,看着很夸张,实际上不然。

  武学再厉害都要靠人来发挥,同样的武功让不同的人练,产生的效果也是不同。

  换做吴庆之就算将鹰爪铁布衫练到第二层乃至更高的层次,想在铁胆上捏出指印都很难做到。

  武功就类似于一种增益buff,以固定百分比的形式加成,基本属性越高,加成后的属性增益自然越强。

  经过多次强化的李悼基础属性远超常人,练武带来的收益自然也比一般人更多。

  “体表的防御也大大增加了。”

  李悼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感觉自己捏的不像是手臂,而是一块老牛皮,异常的结实且坚韧。

  他五指成勾,用出了四成的力道向下一抓。

  结果连陷都没陷进去一点,肌肉紧绷之后,就像抓在了一块坚硬的石头上。

  李悼见状,将手上的力道加至七八成,被抓抠的部位才向下陷去,同时痛楚感也随之出现。

  “好强的防御……”

  李悼松开手,看着被抓部位出现的红印,对自己现在拥有的防御有了大概的了解。

  像这种程度的防御,有所防备的情况下,稍微钝一点的菜刀都破不开他的皮肤。

  而经过前段时间的抗击打训练和夏颜的扎针辅助,李悼现在已经养成了超强直觉。

  哪怕眼睛没有看到,但只要有人对他袭击,他的身体就会在条件反射之下自行将肌肉紧绷,进入防御状态。

  现在的李悼,已经勉强可以称得上刀枪不入。

  当然这只限于菜刀之类的普通刀具,换成那种刚开锋的军刀之类的武器,异常锋利,还是能伤害到他的。

  另外提一句,虽然同样的力道可以捏碎大理石,但这并不代表李悼的身体比大理石更为坚硬,而是大理石相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太脆了,没有丝毫韧性,所以才能被他一把捏碎。

  “相比于辛苦修炼,果然还是直接用潜能点提升更为便利。”

  李悼用清水清洗着身上的血污,同时想道。

  如果只靠自己修炼的话,他最少需要两个月的光景才能练到这一步,这还是两个月里一心练武,其他什么都不做的情况。

  换成实际的情况,等假期结束后他肯定没有这么多时间,真正需要的时间只会翻倍。

  也就是说差不多要一个季度。

  现在他用潜能点直接提升,就省去了这些修炼所需要的大把时间。

  “还是要靠潜能点,现在已经有了鹰爪铁布衫,是时候寻找更多的遗留物了。”

  李悼想到这里,便拿起手机,翻出杨吏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

  ……

  夏颜说走就走,上午九点就离开了武馆,临走前她还是让吴庆之留了下来,以防李悼练功时遇到什么问题可以请教。

  李悼虽然等着杨吏那边的消息,却也没有懈怠练武,一门心思都用在了练功上,彻底化身为练功狂人。

  在烈日暴晒的场地伤不停的练,一练就是几个小时,中间除了喝水吃饭外就再也没有休息。

  看得吴庆之脸皮抽搐,心中直呼变态。

  别说练功了,就是让他站在那儿晒几个小时他都吃不消。

  本以为在夏颜回来之前就会一直这样度过去,谁料到就在第二天,意想不到的人上门了。

  “大师伯。”吴庆之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不由一愣,随即道:“小颜今天刚出门,大师伯你来的恐怕不是时候。”

  来人正是上次那个年长男子,他们的大师伯。

  这几天里,李悼也从夏颜他们偶尔的交谈中知道了这个大师伯的名字,叫做方天刚。

  “今天就是七月初四,她这会儿只会在九曲,自然不在家,不然我也不会挑今天这个时间过来。”

  方天刚从外面走进来,视线落在了李悼身上。

  听到他的话,吴庆之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脸色顿时一变。

  方天刚算准了时间,特意在夏颜出门的这天找过来,显然是为了李悼而来。

  李悼见方天刚望向自己,再结合对方刚刚说的话,便知道方天刚是来找他的,不由有些意外。

  “你是来找我的?”他打量着方天刚,揣测对方的意图。

  他和方天刚并没有什么交集,方天刚找上门来总不可能是为了一周前他动手的事给他教训。

  “对,我就是找你的。”

  方天刚看了一眼李悼,视线从场地上那些酒坛、铁锅还有木桩上面扫过,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你在练鹰爪铁布衫?”

  那些用来锻炼指力的道具都还散在地上,没有收起来。

  “有什么指教吗?”李悼不解。

  他本想说关你屁事,但好歹这是夏颜名义上的师伯,要给夏颜留点面子,所以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了。

  “以你的天赋,确实非常适合练鹰爪铁布衫这门武功,但这类横练功夫最是霸道,若没有名师指点,很容易练出一身暗伤。”

  方天刚面露微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而有了名师指点,就能规避其中的风险,还能少走很多弯路,大大缩减练成的时间。”

  听到这里,就算再迟钝的人也明白方天刚的意图了。

  更何况心思敏捷的李悼。

  “你想说,你就是那个名师?”李悼一脸诧异。

  “呵呵。”方天刚笑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傲然的神情,“看来你还不知道,整个东升门中,只有我方天刚一个人练成了鹰爪铁布衫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关注着李悼的反应。

  于是他便看到李悼脸上果然满是惊讶之色,心中暗自满意,接下来只要展示一下功力,再来一套精心准备的话术,不愁对方不上钩。

  “展示一下?”李悼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我还真想看看鹰爪铁布衫练成后的威力。”

  “可以。”

  方天刚等的就是这一句,便一口答应下来。

  然后他就看到李悼走到水池边,将插在案板上的大菜刀拔了起来……

  “……等下!”方天刚眼皮狂跳,连忙叫停了提着菜刀走向他的李悼,“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练成了鹰爪铁布衫吗?”李悼有些奇怪,“这算是上乘的横练硬功了,像这种切菜的普通菜刀应该能轻松扛住吧?”

  看着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方天刚脸上一阵抽搐。

  “横练硬功只能帮你抵消棍棒这些钝器的伤害,菜刀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挡得住。”他直接拒绝。

  而且他本就更擅长其中的鹰爪功部分,铁布衫只能算练得一般。

  “连菜刀都挡不住?”李悼摇了摇头,脸色失望,“看来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是你过于高估这些横练硬功的威力了。”方天刚脸上有些不好看,“你再怎么练都是血肉之躯,不可能真的练出一身铁皮来。”

  “做我的徒弟吧,我浸淫鹰爪铁布衫三十多年,经验之丰富不是夏颜那个丫头能比的。”

  他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有我的指点,包你在年底之前就能成功入门,三年便可小成。”

  “师伯,这不合适吧。”吴庆之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就算你要收李悼为徒,也要等小颜……”

  “你还知道我是你师伯。”方天刚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连点规矩都不懂了吗!”

  吴庆之脸上一阵青白,不再说话。

  对方不管是辈分还是武功都在他之上,他只能闭嘴。

  “怎么样?”训斥完吴庆之后,方天刚望向李悼,“你可能还不知道鹰爪铁布衫这门武功的难度,一般人光是入门就要三年光景,没有个七八年别想……”

  “没兴趣。”李悼直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方天刚脸上一僵。

  “算了,还是说直白一点吧。”李悼叹了口气,“你的武功太烂,没资格做我的师父。”

  听了这句话,方天刚就像死了爹妈一样,脸上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而且你能教我的,夏颜也大部分都能教我,我干嘛还要再跟你学?”

  李悼瞥了他一眼,挑眉道:“再说一个糟老头子,一个漂亮小姑娘,任谁都知道该怎么选吧?”

  先不说对方开出的条件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半年才能将鹰爪铁布衫入门,这速度实在慢到令人发指。

  光是这段时间以来夏颜每天为他早起晚睡,付出了这么多,他也不可能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人。

  方天刚压抑住情绪,冷冷道:“你以为那个丫头会这么好心,白白教你武功吗?你是不是答应了她那个条件,为她杀一个黑拳高手?”

  “没错。”李悼点头。

  “蠢货!你知道那个黑拳高手是什么人吗?”

  方天刚冷笑了起来。

  “南三省黑榜排名第十六的顶级高手!十年前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称号面具的可怕怪物。

  这么多年来死在他拳下的人加起来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而且全都是高手!

  就连我对上他都不敢保证能撑过三招,你想跟他打,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俯视星空A光华、11天下会、西斯莱、我是你魏哥等几位的打赏支持,谢谢!

2020-07-08 09: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