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交易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5385 2020.07.12 17:24

  李悼拎着黑色背包,沿着年久失修的水泥路走了过去。

  这个黑色背包是他刚刚在路上买来的,同时去了一趟银行,将本来准备交给卢倩倩的那张银行卡里的钱全都取了出来。

  那张银行卡里有十万亚元,是李悼本来是准备以募捐的名义交给卢倩倩的钱。

  现在卢倩倩既然解决了困难,他也便改变了主意,把钱留了下来,留以自用。

  沿着之前电话中对方交代的路线向里面走去,但是走了一段时间后,李悼就不得不停了下来,重新拿出手机给对方打起了电话。

  没办法,他完全是按照对方交代的路线走的,可怎么都找不到对方所说的那个地方。

  找了两遍都没找到后,他也懒得再浪费时间。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在得知李悼找不到地方后,对方问了一下他现在所在地方,吩咐了一声不要乱走就挂断了电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一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跑了过来,小孩手中拿着一个冰棍,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吃着手上的冰棍。

  看了一圈后,视线就落在了带着黑色背包的李悼身上。

  仔细打量了两眼李悼的背包,小孩走了过来。

  “是不是你找不到路了?”他冲李悼问道。

  “是我。”李悼点点头。

  他也注意到了这个小孩,刚刚他在电话里和对方说了自己的装扮特征,所以见这小孩盯着背包看,就知道这小孩是对方派来的了。

  “跟我过来吧,有人让我带你过去。”

  小孩冲他招了招手,转身向前走去。

  李悼随即跟上。

  他跟着小孩走在后面,随便找一个话头和小孩聊了起来。

  聊了几句后他便知道,原来这孩子和对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被一个男的以一根冰棍的代价给派了过来,并不是他们的人。

  “……他们是一个星期前住到这里来的,有七八个人吧,不过平时都不怎么出来,就是吃饭都是一个人出去买回来吃……经常有像你这样的陌生人去他们那儿……”

  小孩手上又多出了一根雪糕,美滋滋地吃着雪糕说道。

  他虽然不是本地的,但却是从小跟着外出务工的父母出来住在这里,也在这里上学,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对一些情况比本地人都熟,所以很清楚刚来这里的那些人的状况。

  “经常有像我这样的陌生人去他们那儿么。”李悼知道,那些应该都是和他一样去看“货”的人。

  “嗯,不过人家都是好几个人一起来,像你这样一个人过来的还是第一个。”

  小孩点点头,说道。

  正在李悼要再问一些问题的时候,就见小孩停了下来,指着前方说道:“到了,就是前面那个人。”

  前方一个巷口处,一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的电动车上抽着烟。

  那个男人也看到了被小孩带过来的李悼,对着李悼招了招手。

  李悼走了过去。

  “就你一个?”男人往后面看了看,见后面没有人跟过来,看着他问道。

  “一个人。”李悼点头。

  听到回答后,男人不由多打量了几眼李悼,接着看了一眼李悼身后的背包,没有再说什么,挥了挥手,就转身往巷子里走去。

  巷道很窄,只有一米多宽,两人并行都显拥挤。

  李悼跟着走在后面,将沿途所经的路线都牢牢记在脑海里。

  这个城中村里面像这样的巷子有很多,而且四通八达,很多巷子都连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迷宫,不熟悉的人走进来很容易被绕晕。

  也难怪这些人会选择这里作为销赃的地点,就算遇到什么突发情况也可以借助地形来快速撤退。

  拐过三个拐角后,男人将李悼带到了一个足疗按摩店。

  这会儿虽然是白天,店里也开着粉红色的暧昧灯光,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李悼是跟着那个男人进来的后,就又继续玩起了她的手机。

  男人带着李悼穿过按摩店,走过后门,门后是一个昏暗潮湿的楼道。

  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楼道口一扇防盗门紧紧闭着,男人上前敲了两下门,很快就有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进来吧。”男人扭了扭头,站在那里没动。

  李悼看了他一眼,也没犹豫,直接越过他走了进去。

  里面的环境类似于普通户型的客厅,大概有六七十个平方,空间非常宽敞,只是装修非常简单,墙上刮了下大白,地面铺的瓷砖,比毛坯房稍微强上一点。

  中间摆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用一次性餐盒装的一些简单菜式,连外面的塑料袋都没扔掉,显然是刚从外面买回来的午饭。

  三个男人围在桌子吃着午饭,见有人进来后,纷纷抬头看了过来。

  还有一人戴着耳机,坐在靠墙处的沙发上玩手机,李悼进来后他都没有抬头看一眼,一直专心玩着他的手机。

  同时领他过来的男人跟在后面走进了屋子,顺手关上了防盗门。

  加上过来开门的这个男人,屋子里总共有六个人,年龄都在三四十岁左右。

  李悼神色平静,视线从屋内众人身上扫过,停留在领路的那个男人身上,问道:“货在哪?”

  “看货之前,先把包打开给我们看一下。”

  领路的那个男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指了指背包说道。

  李悼皱眉道:“我记得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你们似乎没有提过这条要求吧?”

  “这是必要的流程,就算是去买房子你也要开资产证明对不对?”

  男人解释道:“而且我们得防止你携带一些不该带的东西。”

  对方既然这么说,李悼也不再说什么,直接放下背包,将拉链完全拉开,把包口敞在两个人面前。

  看着背包里面除了胡乱放在一起的几沓钞票外,其余什么都没有后,两人都点了点头。

  “跟我来。”

  还是那个男人,说了一声便向里面走去。

  李悼将背包的拉链拉好,跟在后面来到了一个房门外,来到近处才听到里面响着一阵沉闷的打击声。

  “五爷,客人到了。”男人站在房门外说道。

  “把客人带进来。”

  里面立刻就有了回复。

  得到回复,男子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李悼紧跟其后。

  门后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房间里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五十多岁,穿着打扮朴素的老年男子,看上去就像田里的老农,坐在桌子后面认真看着什么。

  看样子应该就是这些人的老大,五爷。

  李悼却被另外一人吸引了视线。

  那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正赤着上身在角落的一个沙袋前专注地打着拳,那阵沉闷的打击声就是打沙袋发出的声音。

  他的每一拳都强劲有力,如同重锤般砸在沙袋上发出阵阵沉闷的重响。

  不过吸引李悼目光的不是他的打拳,而是他的背部。

  四五道狰狞可怖的伤疤就像蜈蚣一样趴在他的后背上,最长的一道赫然长达近三十公分,煞意逼人!

  “请坐。”

  坐在桌子后面的五爷抬起头,见李悼这么年轻又只是一个人,顿时就是一愣,不由望了一眼带路的那个男人。

  见那人点头后,他的眼中立刻闪过一抹异色。

  “老八,给客人倒茶。”五爷对领路的那个男人吩咐道。

  他口音浓重,带着明显的地方话音调。

  “上茶就不用了,直接看东西吧。”李悼视线从五爷身后扫过,微微一顿。

  两把喷子安静地躺在那里。

  “行。”

  五爷点点头,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钥匙交给老八。

  老八拿着钥匙打开靠墙的衣柜,将里面的提箱一一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总共三个大小不一的手提箱,也全都上着锁,五爷重新拿出一把钥匙,将五个手提箱一一打开。

  每个手提箱里都放着三到五件物品,都用气泡膜包裹了厚厚一层保护了起来,总共十多件物品。

  最小是一颗鱼眼大小的黑色珠子,最大的则是五十多公分高的瓷瓶。

  “可以用手碰吧?”李悼问了一声。

  “随意,我们这里不是古董店,你想怎么看都行。”五爷说道:“不过要拿稳了,万一摔坏了还是要赔的。”

  “这点自然。”

  李悼先从左手边的那个木佛开始,刚拿起来也不多看就放了回去。

  没有任何潜能气息。

  第二个是一块做工精美的白色玉牌,但同样感应不到任何潜能。

  他很快就望向下一件。

  看到李悼这种看货的方式,五爷和老八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干这行干了这么久,还从没遇到过有谁像李悼这样看货过。

  任何物品也不仔细观察打量,只是拿在手上三五秒就放了回去,看着不像是在挑古董,而是在水果摊拣水果,看看哪个的个头大分量重。

  “朋友,我们这里每一件都保证是真货,你不用鉴别真假,只需要挑最喜欢的就行了。”

  五爷忍不住说道。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半个月前刚从临省的一个古墓中挖出来的,其中最值钱的那几件已经被老客户高价收了,只剩下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物件没能出手,才带到了临海这边,放出风声低价处理。

  所以这些东西虽然都不怎么起眼,却全都是真正的古董,就算里面有赝品那也是几百年前的赝品,放到现在也同样是古董。

  但五爷不知道的是,李悼要的并不是古董,而是遗留物。

  “个人习惯罢了。”

  说话时,李悼拿起一颗黑色的珠子,动作微微一顿。

  【潜能吸收中……5%……10%……15%……】

  是遗留物。

  “这件什么价?”他抬头望向五爷。

  “十万。”五爷呵呵一笑,直接报出了一个价格。

  “一万。”

  李悼就是不懂价也知道对方在狮子大开口,直接将价格杀到一万。

  “一万?不行。”五爷连连摆手,“这黑玉珠可是月朝时期的好东西,至今有两百年……”

  然而他的长篇大论才刚开始,就被李悼给打断了。

  “我只出一万。”李悼语气平静,“可以就成交,实在不行就算了。”

  说话的短短几秒钟,他就已经吸收了90%的潜能,要不了一会儿就能全部吸收干净。

  反正潜能全部到手,就算买不了这个黑玉珠他也无所谓了。

  五爷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似作假,点头道:“成交。”

  他们是盗墓的,不是开古董店,来临海就是为了将货尽快卖出去,只要价格不是低到离谱,他们就愿意将货脱手。

  李悼收起黑玉珠,打开背包,直接拿出一沓钞票放在了桌上,继续看起了剩下的物件。

  五爷则拿起那沓钞票认真清点了起来。

  “还有其他的货么?”

  李悼很快就全都看了一遍,语气中有些失望。

  除了那个黑玉珠外,剩下的东西中没有一个遗留物。

  “只有这些了。”五爷皱眉道:“剩下的东西里,朋友就没有一个看上的吗?”

  李悼摇摇头。

  “既然没有其他东西,那就算了。”他准备起身。

  “兄弟,别急着走啊。”站在后面的老八突然按在了李悼的肩膀上,“再看一看嘛,说不定还有相中眼的呢?”

  李悼动作一顿,平静地看向对面的五爷。

  “五爷?”

  五爷皱起了眉头,说道:“老八,你这是在干什么?还不把手拿开!”

  语气不轻不重,没有一点训斥的意味,不过老八还是放开了手。

  李悼看了两人一眼,抓起背包就向外走去。

  房间内。

  “五爷?”

  老八看着五爷,脸上有些不解。

  “刚刚那个小子从一开始就镇定地不像话,估计是有什么依仗才这么有恃无恐。”

  五爷摇了摇头,淡淡道。

  “我们的货还没出干净,差不多还要在这里待上两个星期左右,没必要为了那点钱现在就惹事。”

  老八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等离开了房间,他脸上就换上了一副表情。

  五爷说的没错,李悼身上就几万块的现金,他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暂时没必要为了那点小钱就动手。

  但问题在于对他老八来说,那并不是一笔小钱。

  ……

  李悼沿着楼梯走下,把玩着手中的黑玉珠。

  不知怎么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潜能的吸收速度也变慢了下来,不像刚拿到手中时那么高效。

  黑玉珠里面的潜能也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料,他原本预计只能从中吸收一点多的潜能.

  而事实到现在为止,潜能已经从开始的6%涨到了183%。

  根据里面的潜能气息来判断,黑玉珠差不多才提供了一半左右的潜能。

  等彻底吸收完里面的潜能,说不定能将鹰爪铁布衫提升到下一层。

  李悼很期待到了下一层境界后,鹰爪铁布衫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提升。

  “帅哥,要不要做个按摩?”那个打扮暴露的女人冲着他笑道:“很舒服的,只要50。”

  李悼还没经历过这种阵仗,也不搭话,直接加快脚步走出了按摩店。

  巷子幽深复杂,显得有些冷清,走在其中可以听到清晰的脚步声。

  他一边向外面走着,一边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这个城中村这边比较偏远,很难叫到出租车,所以他准备叫个网约车过来接自己。

  等来到第二个拐角时,李悼听到前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他抬起头,看到一个人刚从拐角后面走出,正迎面走来。

  还未等他看清那人的样子,后面忽然就有人叫了起来。

  “兄弟!等等。”

  是老八的声音。

  李悼下意识停下了脚步,转头向后望去。

  就在他转过头去的那一刻,恶变突生!

  从拐角后面出来的那个人猛地加快脚步,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眼中带着狠辣,狠狠捅在了李悼的胸口!

  但是下一刻,他眼中的狠辣就变成了愕然。

  因为他的匕首就像刺在了一块硬木头上,被死死挡在了外面,完全没有刺进去半点。

  “他里面穿着防弹衣?但看着不像啊。”

  来不及想太多,他握着匕首再次刺了下去,这次刺的目标是李悼腰间肾脏的部位。

  然而和刚才一样,还是刺不进去。

  但是这一次他看得清清楚楚。

  匕首刺破了衣服后,就刺破了最外面的那层表皮,随之就被可怕的肌肉层死死挡住,不得寸进。

  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点。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血点,整个人都呆住了,一脸的惊愕、不信与震惊。

  “玩够了?”

  这时一道漠然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身子猛地一颤,缓缓抬起头,看到了李悼那张平静的脸庞。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咔嚓!

  随着一道清脆的骨骼碎裂声,那人被李悼抓住脑袋随手一拧,就一声不吭地软倒在了地上,无声无息的死了过去。

  尸体倒在地上后,鲜血从口鼻中缓缓流了出来。

  李悼看都没有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转头向后面望去,便看到老八神情呆滞地看着这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看到李悼望过来后,他顿时一个激灵。

  “我我我不认识他……不关我的事啊……”

  老八一边颤着声说道,一边向后退去,说着突然就转身夺路狂奔,向后面跑去。

  哧!

  一道破空声响起,逃跑中的老八惨叫一声,一头栽在了地上。

  他的大腿上赫然插上了一把匕首,血液不断从伤口里流出来。

  “我错了……饶了我吧……”

  看着缓步走过来的李悼,老八满脸的害怕与恐惧,往后面艰难的爬着,眼泪都流了出来。

  李悼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一脚踩了下去!

  咔嚓!

  老八的胸口就像被大象踩了一脚,深深陷了下去,整个人也再没有一丝动静。

  李悼看了一眼那个按摩店的方向,转身继续往外面走去。

  并不是他心胸开阔,不去和老八背后的五爷计较,而是那个五爷的屋子里至少两把喷子。

  也就是自制土枪。

  那种狭小的屋子里,喷子根本躲无可躲,而且以他现在的武功,喷子这种东西肯定是挡不住的,盲目过去以身犯险完全没必要。

  李悼很快离开了巷子。

  直到半个小时后才有玩闹的几个孩子来到这里,发现了地上两具尸体。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今天就这么多了……五千多字,勉强算两章?

2020-07-12 17: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