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鹰爪铁布衫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4043 2020.07.05 06:00

  “就不能先把最好的那门武功给我学吗?那样我成功的几率不是能更高点?”

  李悼想了想,说道。

  能先白嫖一门武功,他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夏颜知道他这是答应了自己的条件,眼中顿时露出兴奋之色。

  “不行。”

  但她还是摇头,解释了起来。

  “不是我不愿意把那个武功给你,而是现在的你最适合的正是硬气功这类武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最大程度的提升你的实力。”

  夏颜虽然没练过武功,但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耳濡目染之下,这方面懂的也非常多。

  所有武功当中,就属硬气功外功学起来最为艰苦,但也最为简单,只要能吃得了那份苦,是最为容易速成的一类武功。

  当然这里的速成是相对其他拳法武学而言,并不是真的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一蹴而就,再有天赋的人想要外功有成,也要以年作为时间单位。

  “最适合硬气功吗?行,你比我专业,我听你的。”

  李悼觉得自己有了那么多格斗术,攻击手段已经够了,确实差一些防御类的武功,学一门能增加抗击打的硬气功也挺好。

  “在这里等我。”

  夏颜转身离开了客厅,进了里面的里屋。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她就从里面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本薄薄的纸质书籍。

  显然就是夏颜准备预付给他的那门武功了。

  “这本鹰爪铁布衫是我爷爷早年得到的一门硬气功,由大力鹰爪功和铁布衫两门武功融合而成,攻守兼备,最适合现在的你修炼。”

  夏颜将那本书籍递给了李悼,同时介绍道。

  大力鹰爪功与铁布衫本就是横练硬功,只不过侧重点不同,前者更倾向于进攻,而后者倾向于防御,合二为一后,融合了两门武功最精华的那部分,产生了质的变化,武功品级直接提升了一个大台阶。

  李悼拿到手中就翻开看了起来,每一张单页上都有着动作演示和文字解说,文字内容也主要是阐述发力的技巧。

  接着他眼中就是一亮,因为这本鹰爪铁布衫中也有配套的呼吸法!

  这代表这门武功里面不光有打法,同样也有他最想要的练法。

  这趟果然没有白来!

  其实只要是正宗的硬气功都很重视蕴养身体,因为这类武功的练习过程本身就是不断摧残身体的一个过程,如果不重视调养身体,再强健的体魄都要练成废人。

  只不过每种硬气功调养的方式也不同,高明的硬气功有配套的呼吸法,直接在修炼的过程中锻炼内脏,壮大体魄。

  低级的硬气功就只能配合秘制的药方,外敷加上内服,以此调养身体。

  “从明天起,你每天下午一点到这边来吧。”夏颜说道。

  “嗯?”李悼抬起头,有些奇怪,“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鹰爪铁布衫是横练功夫,前期需要大量的钝器打击才能入门,其中的鹰爪功部分也需要秘药辅助才行,你回去自己一个人是练不成的。”

  夏颜解释道。

  “那行。”李悼翻到后面,上面确实写了需要钝器打击来辅助修炼。

  他看着外面空旷的场地,忽然心中一动。

  “等等。”他转头看向夏颜,“你这屋子平时住人吗?我搬过来住这边行不行?”

  这里环境安静,没有人打扰,用来练功最适合不过了。

  在家里时还得天天跑去那个工地练武,实在麻烦,倒不如直接就住在这里,也省的每天大老远跑过来。

  “这段时间我就住在这里。”夏颜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想住过来也行,练武也方便点,随便收拾一个房间就好了。”

  她自从放暑假后就回到了老家,已经住了快一个月了。

  “那就这样,今天我就在这里住下了。”

  李悼本来还想回去和家里说下,但想想爸妈两人最近都忙不一定会回去,索性就不回家了。

  到时候直接电话说一下就行了。

  两人回到前面,听到李悼要在这里住下后,杨少宇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你要在这里住下?”他古怪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夏颜,问道:“你家里没意见吗?”

  本来杨飞宇还没多想什么,等知道夏颜就住在这里后,他脸上就变得有些暧昧了起来。

  也难怪他这么想,夏颜年纪虽然不大,但长相俏丽,发育饱满,属于标准的小美女,任谁都会想到那方面去。

  吴庆之就用一种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李悼。

  显然他也觉得李悼的目的似乎不是简单的学武而已。

  “我爸妈管我没那么严,没问题的,待会儿你一个人回去路上慢点。”李悼嘱咐道。

  这段路这么远,要不是来的时候看到杨飞宇车技还算娴熟,他还真不放心杨飞宇一个人回去。

  毕竟杨飞宇是为他大老远跑到这里,总得为人家负责。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还要买生活用品吧,趁我这会儿在这里,先去超市帮你拉回来。”

  杨飞宇扬了扬手上的车钥匙。

  “行。”李悼点点头,转头对夏颜道:“我先去买点生活用品。”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也要买点东西,吴师兄你现在先回去吗?”夏颜望向吴庆之。

  吴庆之想了想,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你就打我电话。”

  他看了看夏颜旁边的李悼,总是有点不放心。

  “嗯。”夏颜点了点头。

  于是几人便从武馆离开,吴庆之直接徒步走了,他家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他们三人则上了杨飞宇的汽车,照着夏颜的指示开过了两个路口,来到了一个大超市。

  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一些生活必需品买全,同时李悼也分别给爸妈两人去了电话。

  如他所料那样,李文光那边完全没什么意见,就是征求王素琴同意时多费了些口舌,不过也很顺利地就谈了下来。

  接着三个人顺便在一家饭店里吃了个午饭,吃完午饭,杨飞宇将两人送到武馆后,就开车回了市区。

  ……

  下午,李悼先整理出了一间空置的房间,将卫生打扫干净,把在超市买的生活用品都搬了进去,前后大概花了半个小时。

  主要是房间太久没人用,灰尘积压的实在厉害,打扫卫生花费了一些时间。

  吴庆之也被夏颜喊过来了,看到李悼房间的位置后,原本的提防顿时削弱了不少。

  因为李悼选的是离夏颜房间最远的那处,这也是李悼刻意为之,他虽然不怕其他人胡思乱想,但和一个女孩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方面还是要注意点为好。

  将这些琐事全都忙完后,他便准备开始学习鹰爪铁布衫。

  练功场上。

  李悼赤着上身,露出了一身流线型的结实肌肉,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强壮、坚硬的感觉。

  “鹰爪铁布衫这门武功想要入门,要用棍棒的抽打来增加身体的忍耐力,练习这种武功需要极强的意志,你做好准备了吗?”

  夏颜认真问道。

  “来吧。”李悼扎着马步,简单吐出两个字。

  “吴师兄。”夏颜望向旁边的吴庆之。

  吴庆之点了点头,举起橡胶棍就抽了下去,重重抽在李悼的后背上,发出“啪”的一声重响。

  但让两人惊愕的是,这么重的力道砸下去,李悼就跟没事人似的,身体只是晃了晃,后背也只出现了一道很淡的红印。

  “你用了几分力道?”夏颜问道,“不要收力,他体质比一般人强的太多,收力无法起到需要的效果。”

  这正是她把吴庆之喊过来帮忙的原因。

  她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知道凭她自己的力量无法帮李悼把武功入门,所以才特意喊来了吴庆之。

  “我没收力。”吴庆之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李悼,“我刚刚已经用了七成力道,普通人挨了这一棍子已经被打趴到地上了,他的抗击打能力实在太强了。”

  毕竟这只是训练又不是打架,所以他想着用七成的力气差不多应该足够了,哪想到对方这么变态,这么重的一棍子砸下去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夏颜不由愕然,她想过李悼的抗击打能力很强,但没想到会这么强。

  李悼说道:“你还是用全力吧,不要怕把我打伤。”

  他知道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有多强,毕竟他最强的属性就是达到了2.2的力量数值,那就代表着他的肌肉和骨骼强度也是常人的双倍。

  吴庆之虽然练过多年的武功,力道比普通人大一些,但想打伤他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好,你要觉得实在受不住就说出来。”

  吴庆之点点头,又是一棍子抽在李悼的前胸。

  这一次他用了十足的力道,一棍子抽下去,李悼顿时痛得闷哼了一声。

  李悼虽然能承受得住这种力量,但产生的痛楚也是实打实的,并不会凭空消失。

  “吴师兄抽打在你哪个部位,你就要提前将精神集中在哪个部位,让那个部位的肌肉鼓起,从而大大减轻即将承受的打击,而不是白白挨打。”

  夏颜在旁边指导着李悼,告诉他修炼过程中需要怎么做。

  当然不用她说,李悼也明白这样做可以减缓疼痛。

  事实上最垃圾的硬气功就是通过憋气鼓劲的方式,让练习者暂时拥有较强的抗击打能力,一旦这口气泄了,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但也只是一开始感觉疼痛,随着抽打次数的增多,李悼渐渐产生种疼痛削弱的感觉。

  其实并不是疼痛减弱了,而是他的疼痛忍受力增强了。

  这也是硬气功练习时需要用到棍棒抽打的目的之一,增强练习者的疼痛耐受力。

  “这种时候不要练习呼吸法,很容易岔气伤到肺腑,造成暗伤。”夏颜发现李悼竟然还在使用鹰爪铁布衫的呼吸法,连忙制止了他。

  虽然李悼觉得以吴庆之这个力道想让自己岔气很难,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停止使用呼吸法。

  第一次抗击打训练只持续了二十分钟就被夏颜叫停了。

  之所以这么快叫停,不是李悼承受不住,而是负责抽打的吴庆之已经受不住了。

  二十分钟不停的挥棍子,每一次还都是使用全力,严重消耗了吴庆之的体力。

  若只是这样他还能再坚持个二十分钟,但无奈酷热难当,两点钟的太阳实在太猛,晒得他全身都是汗,实在吃不消了。

  本来李悼提议到阴凉处再继续,却被两个人都拒绝了。

  按夏颜的说法,在烈日下训练同时还有着磨练心神的作用,李悼也不知道这个磨练心神有个什么作用,但见两人都反对,也就没有坚持。

  反正以他的体质,这种程度的酷热很难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夏颜从屋子里搬出来了一个陶罐,用油布纸密封着罐口,打开后,里面全是就像猪油一样的白色药膏。

  “其实有配套的呼吸法,你本来不需要用到这种药膏辅助。”

  夏颜站在李悼的后面,白生生的小手抓着药膏给他涂抹后背。

  “不过刚刚吴师兄帮你训练时用的力道太大了,虽然你看上去承受得住,但为了避免留下暗伤,还是用药为好,而且也能加快你武功的进度。”

  这种药膏涂抹在皮肤上很清凉,非常舒适,但一旦涂抹到那些被抽打过的淤青部位,就会产生非常剧烈的刺痛感。

  加上夏颜还会用很大的力气按摩那些伤处,就像在被用刀子割那些地方一样,让李悼一时痛得直皱眉头。

  相比而言,吴庆之用橡胶棍抽打时的疼痛简直微不足道了。

  “其他地方你自己涂抹,记住受伤的地方一定要重手法按摩,药力才能更大程度的进入体内。”

  夏颜很快就帮他涂抹结束,整个后背就像上了精油一样,满满一层油光。

  李悼正准备自行涂抹其他受伤部位,就看到夏颜打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木盒里躺着一排修长的银针。

  “……等下!”他看着那些最短都有五公分的银针,眼皮直跳,“那些东西不会是用来扎我的吧?”

  “当然。”夏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难不成让你扎我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