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学武的条件(感谢书友l苏败的万赏)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4025 2020.07.04 06:00

  “原来也是个练家子……我倒是看走眼了。”

  另一个年长的男子眯起了眼睛。

  开始的惊异完全是因为他没想到看上去只是普通学生的李悼,居然能一下子擒住自己师弟。

  所以在看出李悼身上有练过功夫的痕迹,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后,很快就沉着了下来。

  “放了他。”

  他冷声说道。

  李悼就当没听到一样,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望向了另一边的夏颜。

  看到他这幅态度,年长男子眼中一冷。

  “能不能请你放了四师伯……大家有事好商量。”

  夏颜看着跪在地上丑态毕露的中年男子,尽管眼中满是厌恶之色,嘴上却还是这么说道。

  “行。”

  李悼看了跪地喊痛的中年男子一眼,随手一甩,就松开了他的手。

  只是松开的同时,中年男子也很狼狈的被掀了个跟头。

  做完这些后,李悼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自从杀过人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心性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变得有些过于狠辣。

  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旁边,他可能已经直接废了对方的那只手,而不是就这么简单放过了。

  “老大!”中年男子捂着自己手腕,咬着牙恨恨地看了李悼一眼,望向那个年长男子。

  显然他是要那个年长男子为他出头。

  “好了,两位师伯。”夏颜抢在年长男子前面说话了,“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吧,你们也看到了我现在有客人,所以请回吧。”

  似乎刚刚的一幕让她改变了主意,准备留下李悼两人。

  “小颜,你爷爷一周年还没过……”年长男子眯了眯眼睛,似是准备说些什么。

  “这个我比大师伯你更清楚,不需要大师伯你来提醒我。”

  夏颜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

  “再者这是我家的武馆,我想做什么事,总不至于需要向大师伯你请示吧?”

  她说起话来夹枪带棍,争锋相对,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能看出双方之间有着不小的矛盾。

  李悼在刚刚就看出了双方关系间的微妙,所以才会遵循夏颜的请求放了那个中年男子。

  “呵呵,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不好放心的了。”年长男子呵呵笑了两声,“那我们就先走了,老四,我们回去。”

  说完,他喊了一声中年男子,便大步向外面走去。

  从两人身边路过时,他看了一眼李悼,看得很仔细,似是想把李悼的样子记在心里。

  李悼则被对方的双手给吸引住了视线。

  对方的手指很长,骨节凸出,隐隐泛着一股青黑色,就像金属的光泽,给人一种异常坚硬的感觉。

  这个人有一手很厉害的手上功夫,很有可能是爪功。

  李悼默默想道。

  “今天老子认栽,老子记住你了。”

  中年男子跟在后面走过,不忘放一句狠话。

  结果被李悼直接给无视了,气得他脸上发青,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憋着气跟在年长男子后面走出了武馆。

  “你刚刚太冲动了。”夏颜走过来,对李悼说道,“如果不是我们都在这里,你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她也看出李悼身上有练过的痕迹,但是明显看得出来没练多久。

  所以在她看来,李悼能一下子制住四师伯,除了四师伯疏忽大意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李悼的底子太好,换句话说就是天生神力。

  事实上经过几次强化,力量已经达到2.2的李悼确实和天生神力没什么区别。

  除了夏颜外,另一个人也是同样的看法。

  ……

  外面道路上,那两个男子出了武馆后,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

  “妈的,那小子什么来头?”中年男子有些疑惑,“好大的力气,但是看着又不像练过鹰爪功之类的指功啊。”

  自己有几分几两他还是很清楚的,尽管荒废了武功,但底子还在,一般三五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能一下子就擒住他,绝不可能是普通人。

  他从车内置物箱里拿出一瓶药膏,在手腕上仔细涂抹了起来。

  虽然自身的武功放下了多年,但是这类跌打损伤的膏药却一直常备在身边,以防不备之需。

  “那小子确实没练过鹰爪功这类指功,他是天生神力。”旁边的年长男子淡淡地说道。

  “天生神力?”

  中年男子一愣,他倒没想到是这一点。

  接着他顿时又是恍然。

  “难怪那妮子突然改变了主意,把那小子留了下来……老大,你怎么没把那小子争过来?”

  天生神力这种天赋,用来练各种硬功外功最适合不过,相比一般人不仅进展神速,而且练成后威力更是远远超过。

  这种武道奇才,任何一个练武的遇到了都不会轻易放过。

  更何况年长男子一身所学正是硬气功。

  “刚刚不是时候,加上小颜那个妮子在旁边,她也看中了那小子的天赋,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把他让给我。”

  年长男子平静地说道:“得换个合适的时机才行。”

  “也是。”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刚刚他才和那小子起了冲突,确实不是时候。

  随即他忽然就笑了起来。

  “那妮子一直没有死心,留下那小子肯定是为了那件事,但人家去武馆是为了学武,又不是为了送死,等他们谈崩了,老大你再出马,肯定能将那小子轻松收入门下。”

  “没错,所以只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年长男子点点头。

  两个人完全没有讨论过李悼会不会拒绝这种事,因为这种情况并不需要讨论。

  就如前面所说,这种强大的天赋,任何一个练武的遇到了都不会轻易放过,如果不能收为自己的徒弟,那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废掉他的天赋。

  ……

  ……

  武馆内,几个人已经从后院来到了前面的屋子里,夏颜给他们两人各泡了一杯茶。

  “你那两个什么师伯,还能让我们有生命危险?开玩笑的吧?”

  杨飞宇还在为夏颜刚刚的那句话纠结。

  “那个胖子就不用说了,肚子大的跟孕妇似的,我怀疑他走路都带喘气,要不是李悼出手,我恐怕都已经把他打趴下了。

  至于另一个连白头发都出来了那么多,不夸张的说,他这个年纪的老家伙,我要不是怕碰瓷,一只手都能把他打趴下!”

  这货完全没看出那两个人的厉害之处,只以为是两个普通人,所以在刚刚中年男子要教训他的时候没有一点害怕,反而一脸的跃跃欲试。

  他跟他叔叔学过一些搏斗技巧,刚刚看到好不容易来了个实战的机会,所以很兴奋。

  “四师伯这么多年来一心做他的生意,早就放下了武功,现在也就能欺负一下普通人,所以才会被你朋友这么简单就擒住,但是大师伯就完全不同了。”

  说话的是那个年轻男子,他是夏颜的师兄,叫做吴庆之。

  “大师伯虽然也有自己的生意,但这些年来可从没放下过自己的武功,加上保养得当,虽然现在年近六十,战力却还一直维持在壮年时候的巅峰时期,如果刚刚是他出手,跪在地上的就是你了。”

  开始还是对杨飞宇说的,说到后面时却是看向了李悼。

  “说得有鼻子有眼,我都快信了。”杨飞宇凑到李悼旁边小声说道。

  吴庆之两个也听到了,不过都没什么反应。

  他们已经决定放弃和杨飞宇交流了。

  “你想学武功?”夏颜看着李悼,认真的问道。

  “没错,我想学武功。”李悼也很认真地看着她,强调道:“真正的武功。”

  墙上还挂着价目表,上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散打摔跤等项目。

  那些东西他可没有半点兴趣。

  “我知道。”夏颜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杨飞宇,“我们去后面单独谈谈。”

  她看出杨飞宇和李悼不同,就是一个普通人,有些事情不方便被他听到。

  “可以。”李悼点头,站了起来。

  夏颜正准备带路,吴庆之忽然喊住了她。

  “小颜……”他有些犹豫,看了一下李悼,欲言又止。

  “师兄,你陪一下他朋友,我们用不了多久。”

  夏颜看着他道。

  说完不等吴庆之再说话,便快步向前走去。

  李悼看出他们两个明显有什么话想说,而且应该就是和自己有关,但他懒得多想,他现在只想把武功拿到手。

  夏颜带着他来到场地后面的客厅里,重新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们武馆确实有真正的武功,你想学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帮我完成一件事。”她很直接的就说道。

  “说。”李悼简单道。

  “帮我杀一个人!”夏颜看着他的眼睛,语气很坚定。

  李悼一愣,随即就拒绝道:“不行!”

  他知道对方肯定有什么要求,不然也不用避开杨飞宇和他单独说话。

  但他真的没想到对方会要求他杀人。

  “杀人是犯法的。”

  李悼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对方,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为了学个武功就去杀人,你觉得可能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杀了那个人不会触犯任何法律。”夏颜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我要你杀的那个人,是一个黑拳高手。”

  “地下黑拳?”李悼一怔,问道。

  “没错,就是地下黑拳。”夏颜问道:“原来你知道地下黑拳,那就不需要我多加解释了。”

  “知道一点。”李悼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知道地下黑拳,也是通过暗网接触到的相关信息,后来专门找过这方面的信息内容,所以也算有些了解。

  地下黑拳就是指那些不受法律允许,由不法组织举办的非法拳赛。

  在那种拳台上,没有任何规则限制,允许拳手使用任何攻击手段,所有的致命部位都可以作为打击目标,所以拳台上的伤残死亡率极其惊人。

  但正因为如此,地下黑拳比正规格斗比赛多出了那种独有的残酷与血腥,很受某些群体的热爱和追捧,一直以来都屡禁不止,在全世界各地都有活跃的痕迹。

  亚帝斯帝国很多地方也都有地下黑拳的存在。

  地下拳台上死几个拳手再正常不过,根本没有谁会追究什么法律责任,既然都没人追究,犯法这种事也就无从谈起了。

  “那个黑拳高手平时隐藏的很好,我也不知道他平时都在哪里,要想杀他,只有参加地下黑拳才可以。”

  夏颜说道。

  李悼还是没有答应,而是问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杀那个黑拳高手吗?”

  “我爸和我哥都死在他的手上。”

  夏颜沉默片刻,告诉了他原因。

  “抱歉。”李悼明白了,这个仇恨不是一般的大。

  “没事。”夏颜摇了摇头。

  “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李悼有些疑惑,“你想报仇,为什么不找你大师伯?”

  “我找过,但他拒绝了。”夏颜咬着嘴唇,“而且他也不一定是那个人的对手。”

  听到这里,李悼眼皮顿时一跳。

  “连你大师伯都不是对手,你还想要我帮你杀他,是让我过去送死吗?”

  倒不是李悼认为自己不是那个年长男子的对手,而是他知道在夏颜的眼中,那个年长男子肯定比他要厉害得多,不然之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他有点搞不懂这个妹子的脑回路了。

  “现在的你当然不行,但不代表以后的你也不行,我并不是要你现在就去帮我杀了那个人。”

  夏颜解释道:“你很有天赋,如果得到合适的武功,绝对能实力大增,而我这里就有最适合你的武功。”

  说到这里,李悼已经隐隐明白对方的打算了。

  接下来夏颜的话也验证了他的猜测。

  “如果你愿意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将那门武功预付给你,等你杀了那个黑拳高手之后,我就代我爷爷收你入门,将他最好的武功传给你!”

  夏颜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眼中除了认真之外,还带着几分掩不住的紧张。

  她原本几乎都快放弃了报仇的想法,因为根本找不到报仇的办法,李悼的出现让她重新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如果李悼也拒绝,那她就真的几乎再没有报仇的可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老子就是无敌

老子就是无敌

感谢书友l 苏败的万赏,升为本书第一个堂主……万分感谢支持!还有书友hehir的1000点打赏,以及老书友俯视星空光华的打赏支持……最后感谢其余所有书友每天的投票支持~谢谢大家呀!

2020-07-04 06: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