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超量训练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3876 2020.07.06 06:00

  “我记得秘籍上没有说到要用到这种东西来辅助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李悼还是乖乖地坐在了那里,就是看着夏颜手上的细长银针,心里还是有点发怵。

  吴庆之看出了李悼的紧张,想到李悼刚刚硬扛他那么多抽打都没喊一声痛,顿时不由笑了起来。

  他笑着道:“你放心吧,这是小颜的拿手绝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说话的时候,夏颜已经一针扎在了李悼后背上。

  嘶!

  李悼倒抽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就像被马蜂狠狠蛰了一下,被扎的那个位置又麻又痛。

  还未等他缓过来,夏颜就又扎在了另一个地方,同样的剧痛。

  “怎么这么痛?”李悼痛得龇牙咧嘴,吸着气说道:“就是打针也远远没这么痛啊!”

  “我下针的地方都是人体的重要穴位,用科学的说法,就是神经元密集的敏感部位。”

  夏颜一边下针,一边为李悼解释原因。

  “就像手肘部一碰就麻的麻筋一样,这些地方都是格外敏感的特殊部位,产生的疼痛感也比其他地方强出很多,所以你才会觉得痛得有些受不了。”

  说完这段话后,李悼身上已经扎上了七八根银针。

  其中后背四根,颈部一根,两肩各一根。

  “谢谢你的解释……不过我更想知道扎这些针有什么用处?”李悼看着走到前面来的夏颜问道。

  夏颜正专心地将一根银针扎进他的腹部,足足扎进去三公分有余,看得他眼皮狂跳。

  这是不是有点太深了?

  “你在鼓劲抵抗橡胶棍击打的时候,有时候是不是觉得有些地方无法发力。”夏颜说道。

  李悼点点头,确实如此。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不可能做到控制身体每一块肌肉,必然有很多照顾不到的“死角”。

  “现在呢。”夏颜捏住一根银针,轻轻捻了一下。

  强烈的痛感顿时袭来,在这样的刺激之下,那块部分的肌肉猛地跳动了一下。

  李悼惊讶地看着那里,那个地方就是他控制不了的“死角”之一。

  但就在刚刚,他条件反射之下,却成功地调动了那处的肌肉。

  “这些地方就是所有硬气功修炼的难点所在,只有攻破这些难点,硬气功才能成功入门。”

  夏颜继续说道:“寻常人想要攻破这些难点,就只有用时间慢慢磨这种笨办法,通过日积月累的击打来慢慢形成条件反射,而我直接用银针刺激这些部位就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至少可以为你省却一个月的时间。”

  其实她这还是委婉的说法,若是换做资质一般的普通人,至少能省却三个月的时间。

  不是谁第一次学鹰爪铁布衫这种横练功夫,都能像李悼这样在烈日下被抽打近半个小时还若无其事的。

  这就是所谓的武学天赋了。

  李悼不得不感叹一声厉害,这就是有传承的好处了,换做他自己一个人练习,是绝不可能想到这种办法的。

  就是这疼痛真不是一般人受的……痛得脸都扭曲起来的李悼在心中默默想道。

  夏颜的手法异常娴熟,不停的扎入一根根银针,很快就把李悼扎得跟豪猪似的,身上插上了近乎上百根银针。

  密密麻麻。

  让一旁的吴庆之都看得头皮发麻。

  所有的银针扎完了后,夏颜也不休息,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就开始拔针,每次拔针之前都会先捻动一下,让李悼在刺激之下调动那部分的肌肉组织。

  而当银针拔掉之后,原本的疼痛和麻痒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灼热。

  等取出所有的银针,那种灼热感已经遍布全身上下,连成了一片,就像一张由无数热流组成的大网罩住了全身。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李悼好奇地问道,同时将这种感觉详细地描述了出来。

  听到他的描述后,夏颜和吴庆之都是惊住了。

  “你这么快就有气感了?!”吴庆之瞪大眼睛问道,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气感?那是什么?”李悼也是一脸惊讶,“难道真的有内力真气这种东西?”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这里的气指的是气血的气。”夏颜两眼都在放光,“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感知到气血……你的天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吴庆之也是一脸挫败的点头,他当初练了三年的拳来打底子,才勉强感受到体内气血的运行。

  而李悼只用了不到半天就做到了……

  “他的身体条件太好了,比一般人更容易激发气血,加上银针的刺激,所以才能一下子就产生气感。”

  吴庆之感慨道,看李悼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气血又是什么?”李悼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这个一时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等你武功到一定的程度就自然知道了,现在我们继续吧。”

  夏颜将银针收回了木盒中,对他说道。

  见她这么说,李悼便也没有多问,和吴庆之回到了烈日下的场地,继续残酷的抗击打训练。

  只不过一轮训练下来后,满脸苦色的反而是负责抽打的吴庆之,挨打的李悼倒是一脸轻松。

  吴庆之还是被晒的,至于李悼则是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程度的疼痛了。

  这次夏颜没有再让他用药膏,也没有给他用银针刺激穴位,而是让他练习鹰爪铁布衫中的鹰爪功部分。

  银针刺激穴位不能太过频繁,不然也容易造成损伤。

  鹰爪铁布衫里面的招式全都是源自于大力鹰爪功,总共有五招。

  从第一招“苍鹰按爪”到第五招“天鹰碎尸”,每一招又分别有四到八式,整套武功共有三十二式,也就是三十二个动作变化。

  其中包括擒拿锁扣,挫骨点穴,分筋撕扯等手法,攻击性极强,是一门极为凶猛的外家功夫。

  不过夏颜并没有让李悼练习其中的招式,而是让他做俯卧撑。

  但不是用双掌按在地面上,而是用十指,以双手十指支撑着身体,进行俯卧撑锻炼。

  俯卧撑时使用配套的呼吸法,一内一外同时进行。

  李悼虽然现在足足2.2的力量,但十指毕竟没有刻意锻炼过,力量有限,刚开始做的时候还好,等他做了三十个后,十根手指都开始颤抖。

  等到他做到第六十个时,就再坚持不住了。

  夏颜又不知从哪找出一坛药酒,给他抹在了双手上,包括手腕的部分都仔细涂抹均匀,然后让他开始提坛子。

  两个有四十公分高的陶坛,里面都装满了水,每个大概四十斤左右。

  李悼用手指扣住坛口进行提举训练,四十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现在只能用指头发力勾住坛口,才提了十几次,他就明显感到开始吃力了。

  等他提到了五十次时夏颜叫停了下来,不是只提这么多次就已经够了,而是吴庆之已经休息好了,继续抗击打训练。

  整整一个下午都在训练中度过,从下午两点一直训练到晚上六点,训练效果如何先不说,反正吴庆之是累得够呛。

  李悼看见他刚端起碗的时候,手甚至都抖了一下。

  晚上没有训练项目,夏颜也让他晚上不要再练,怕伤了他的身体。

  下午的训练量其实已经严重超标了,这也就是他能受得了,换做任何一个初次练武的人都绝不可能坚持下来。

  李悼自己也觉得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今天他差不多做了上千次俯卧撑,提坛的次数也有数百次,双臂和十指实在酸痛得厉害。

  再练下去恐怕真要把自己练伤了。

  不过正当他准备冲个澡就上床休息的时候,夏颜就又把他喊了过去,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热气蒸腾,中间是一个大桶,下面是地灶。

  显然这是一个浴桶,就是里面的水浑浊不堪,热水沸腾时还能看到草根树皮之类的玩意儿在里面上下翻滚,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难以描述的古怪味道。

  “现在就下去?”李悼脸色都变了,“现在下去就是熬汤吧?”

  开什么玩笑,没看到里面的水正沸腾着吗。

  “没有那么烫,你看。”夏颜当着他的面将手伸进了浴桶里,只是皱了皱秀眉,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表现。

  李悼试着把手伸进去,发现果然没那么烫,最多五十多度。

  “现在放心了吧,快下去。”夏颜催促。

  “你不出去?”李悼看着她问道。

  “我要给你扎针,药浴的时候扎针效果最好。”夏颜指了指旁边桌子上,装着银针的木盒正放在那里。

  看着那个木盒,李悼脸皮顿时就抽动了一下。

  既然夏颜都不在意,他就不再多说,直接脱掉衣服下了浴桶,当然还留着一条短裤。

  “忍着点,这些淤血不化开,明天就不能继续抗击打训练,否则会伤到身体,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恢复,那样太慢了,吴师兄在家的时间有限,必须趁他在家的时候帮你先把铁布衫入门。”

  夏颜没有急着下针,而是先用一种特殊的手法,给李悼用力按搓着后背那些淤青的部位。

  痛得李悼脸皮抽搐,直吸凉气。

  硬气功的练习过程最为残酷,对身体造成的摧残是所有武功中最严重的,所以这类武功只适合年轻人练,超过一定的年龄就不能碰,否则一定会出事。

  但就算是年轻人,练习的过程中也要格外注意保养,不然很容易留下暗伤,李悼虽然天赋独特,但若是不等到淤血化开就继续抗击打训练的话,必然会伤到身体。

  所以夏颜才特意为他准备了这个药浴,以重手法按摩配合药力吸收,以李悼的体质一夜的时间就能恢复过来,不会影响到第二天的训练。

  给李悼按完了后背后,夏颜已经累得开始喘气了。

  她终究不过只是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女生,体力有限,李悼的肌肉又结实地过分,按的过程中很是吃力,所以体力消耗得非常厉害。

  “其他地方你自己来……我不行了。”

  夏颜将按摩的手法教给了李悼,就坐到一旁休息去了。

  休息了十分钟左右,她就把银针拿来给李悼下针,将李悼再次扎成了刺猬。

  等所有银针全部扎完拔出后,李悼只觉得被扎针的那些部位就像漏开了一处处口子,一道道热流从那些下针处不断涌入体内,让他产生了种体内血液仿佛都燃烧了起来的感觉。

  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强烈冲动。

  没来由的,他突然就回忆起那天在包厢里杀死隆哥几人的过程,看着正收起银针的夏颜,又一下子变成了把她拉进浴桶进行不可描述的冲动。

  “感觉有点奇怪。”李悼压抑住心中的躁动,说道:“总有一种破坏、发泄的冲动,这是怎么回事?”

  夏颜想了想,说道:“这是气血沸腾的表现,是好事,你再泡一段时间,去外面打一会儿沙袋发泄一下就好了。”

  她要是知道李悼现在身体上的某些变化,和对她产生的某些想法,肯定不会说这是好事了。

  李悼微微点头,闭上眼睛,缓缓沉进了水中。

  整个人都沉在水里后,心中的杂念顿时一下子少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泡了药浴的原因,李悼回房间后一直杂念丛生,不像往常那样很快就睡着,总觉得内心躁动得厉害。

  半个小时还没睡着后,他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外面开始打沙袋。

  一打就是两个小时,一直打到十一点多才停了下来,打完后只觉得身心舒畅,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畅快。

  李悼回房冲了个凉水澡,刚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