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幸存者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2119 2020.07.27 15:13

  拧下蛛女的脑袋后,李悼顿时感到一股特殊的热流涌入身体,炙烈灼热,与以往所吸收的那些气息完全不同。

  而属性信息中,潜能一项一下子增加了260%。

  “杀死这种魔物也能获取潜能么。”

  李悼不由微怔。

  但他很快就想到另一点,那就是在前面杀死那些绿僵时没有获得潜能。

  “难道是因为没有破坏所谓的阴源么?”

  他想起上次杀死五爷手下变成的那个怪物后,也因缘巧合之下捏断了那截发黑的脊骨才获得了潜能。

  按蛛女所说,阴物的力量来源于阴源,也因阴源而存在,严格来讲算不上正常生命,和魔物有着本质的区别。

  显然没能获取潜能的原因,就是他没有破坏那几个绿僵体内的阴源。

  想到这里,李悼顿时就有些肉疼。

  那些潜能就这么与他错身而过。

  他现在就是回头去找也不行了,把莫浩轩他们带出厕所的时候就发现阳台上的尸体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被藏在黑暗中的同类给带走了。

  “先去找到表叔再说。”

  李悼不再多想,向着里面走去。

  经过与蛛女的一战后,他变得更加谨慎,不敢有丝毫大意。

  并且蛛女的话也不完全可信,他明显察觉到了她话语中的撺掇之意,下面很有可能存在着某种更可怕的危险东西。

  想找到前往下面的道路并不困难,只要向更冷的方向走就可以了。

  这个疗养院停用了这么多年连电都没有,当然不可能有冷库这种东西,出现这种异常的低温只有可能和无意中被发现的那个墓有关。

  按照这个方法,李悼很快来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中间的地面深深塌陷了下去,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地洞。

  “应该就是这里了。”

  李悼仔细打量着这个地洞,里面黑乎乎的没有一丝光线,看不出多深。

  可惜那个头灯莫名坏了,自己的手机也在战斗时因为动作太过激烈不知道掉到了哪里,没有一个可以使用的照明工具。

  犹豫了片刻后,他从洞口边缘慢慢爬了下去。

  下面不知什么情况,贸然跳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

  光是不知道深浅这一点,就很容易因为不好判断高度,无法提前做好落地准备而导致摔伤。

  虽然没有攀附的着力点,但架不住李悼指力强悍,十指深深扣进了结实的夯土层里,爬起来十分轻松。

  地洞确实很深,大概有七八米的深度。

  也就是从洞口到下面接近三层楼那么高,就算是以李悼如今的身体素质从这种高度跳下去,不做好准备的话也肯定会受伤。

  下面更加黑暗,李悼适应了这里黑暗后也只能看到身前三四米远的东西,再远一点就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了。

  “不像是自然塌陷。”

  李悼看了看脚下,脚下铺的石块,非常整洁干净。

  如果是自然塌陷的话,这么深的土层只会直接埋了这里,而不是一直通到地面。

  当然也不排除是塌陷下去后施工方一直挖到了这里,但若是那样,墓室里应该不会清理得这么干净。

  这是一个墓室,有半个教室那么大,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前后各有一个甬道,不知通往何处。

  李悼正想着走哪个方向时,鼻尖忽然微微抽动了起来。

  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血腥味儿……”

  李悼眉头微蹙,虽然这个味道很淡,但他还是轻松辨别出来就是血的味道。

  而血腥味正是从前面那个甬道里传出来的。

  他向那个甬道走去。

  因为环境太暗,视线受到影响,所以李悼走的不是很快。

  不过路上却是很顺利,既没有遇到魔物冒出来拦路,也没有遇到什么陷阱机关之类的东西。

  只是血腥味却越来越浓。

  甬道不是很长,他很快就穿过甬道,来到一个更大的墓室中。

  这个墓室几乎是刚刚那个墓室的四五倍大,在墓室的中央是一个长宽五米左右的四方形水池,池水中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池水中还漂浮着一些东西,只是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李悼正准备走过去看清漂在水里的是什么东西,忽然听到“滴答”一声,水面荡开一圈涟漪。

  他不由抬头向上看去,待看清上面的景象后,瞳孔猛地一缩。

  这间墓室不光很大,而且很高,池水的正上方垂下来一根根铁索,每一根铁索上都吊着一具尸体。

  粗略看过去,差不多有八九个尸体。

  “不对,还有人活着。”

  李悼耳力强大,明显听到上面还有轻微的呼吸声。

  但是铁索正下方就是水池,池水里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那些人一个个都离地两三米,想放下来还真不怎么好办。

  李悼四处看了一下,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脚下猛地发力,一跃两米多高,直接跃到水池上方,迅速抓住一根铁索。

  铁索顿时摇晃了起来。

  这根铁索上吊着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已经没了呼吸,应该还没有死太久,因为身上没有那种腐臭的味道。

  借着铁索的摇摆,李悼荡到了一边抓住了另一根铁索,同时发现了一个熟人,向学民。

  向学民闭着双眼被吊在旁边的一根铁索上面,但是还有呼吸。

  李悼来到向学民的那根铁索上面,直接以蛮力捏断铁扣,单手提着向学民的衣领把他扔到了池边地上。

  这一扔直接把向学民摔得痛叫一声,从昏迷中硬生生给摔醒。

  李悼也顾不上管他,继续寻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个还活着的人。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四五十岁左右,呼吸很微弱,也不知吊了多久。

  被他以同样的方式解救了下来,送到了地面。

  但接下来李悼就再没发现一个幸存者,其余人都已经死了,而这些已经死掉的人里面,他也没有发现王世堂。

  “难道在墓里其他地方?”

  李悼微微皱眉,回到了地面。

  正在他准备先把向学民两人放在这里,去其他墓室继续寻找的时候,便看到原本平静的池水忽然出现了变化。

  池水莫名逐渐沸腾了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即将从里面爬出来。

  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怕气息也随之出现。

  李悼顿时变了脸色,他一把抓住还没反应过来的向学民,另一手抓住那个中年人,向来时的方向冲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