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横推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找到武馆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4043 2020.07.03 06:00

  黑暗的房间里,李悼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上方的天花板。

  他又杀人了。

  和第一次杀人后一样,他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难受,尽管这次在他手中被终结的是足足七条人命。

  “这事应该算是解决了吧……”

  李悼在床上翻了个身,心中默默想道。

  虽然因为老公园那片监控的原因,他还会引起怀疑,不过有了今晚这场杀戮,应该已经足以将那个薛老大的视线从自己身上吸引开了。

  当然老公园附近的那片监控,最好也什么时候找个机会给清理掉。

  脑海中闪过一个个想法,他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

  接下来的两天里,李悼一直都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毕竟一次性死了七个人,这无论发生在哪里都算得上一件大事,更何况还是凶杀。

  不过那边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一直都风平浪静,甚至那家夜店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好好的开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显然隆哥他们的死是被什么人给压住了。

  李悼对此没什么意见,只是他那早已编好准备用来应付警方问话的腹稿,却是没了用武之地。

  同时他又恢复了每天练武的枯燥生活。

  只是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开始去练武的地方,都会刻意绕开有监控的路段,避免以后再因为此类情况而翻车。

  虽然一直都没什么动静,李悼也没有因此而松懈,每次出门都会仔细观察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在小区附近。

  几天的时间过去,可疑的人没等到,却等到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找到那个武馆了?”李悼眼中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个武馆在哪里?”

  他现在就缺属于练法的武学。

  “上车,哥带你过去。”杨飞宇拍了拍方向盘。

  “你驾照到手了?”李悼拉开副驾的车门坐了进去,好奇地问道。

  他知道杨飞宇之前报了驾校,现在看来效率还挺高,还不到一个月就拿到了驾照。

  这速度已经算快的了。

  “没啊,这不是在用我哥的车练手吗。”杨飞宇回道。

  “靠!”

  李悼爆了个粗口,就要解开安全带下车。

  “哈哈哈骗你的。”杨飞宇大笑了起来,踩下了油门,“驾照三天前刚到手,你就放心的坐吧。”

  他刚考完驾照,这几天每天都把他哥的这辆大型SUV开出来到处瞎转悠,溜溜风的同时顺便磨练一下车技。

  所以本来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他愣是开了老远的一段路找了过来。

  李悼也从旁边的置物箱里找到了杨飞宇的驾照本,没好气地给了对方一个中指。

  “话说你找的那个武馆真的贼难找,要不是我叔叔上周跟他老板去参加一个武术交流会,还真不一定能发现那个乡旮旯里的武馆。”

  杨飞宇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很偏僻吗?”李悼问道。

  “也不算太偏,但那边都快算是郊区了,和乡下地方没啥区别。”

  杨飞宇解释道:“这么偏的地方,而且规模又不大,所以我叔叔之前才一直都没打听到。”

  主要他们搏击行业发展的还没那么广泛,业务都主要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方。

  穷文富武,没一定的经济实力,谁会吃饱了撑的去学搏击?

  而像那种几乎和郊区没区别的地方,消费水平低下,没几个人有这个闲钱去学搏击格斗,就属于无法发展业务的区域。

  杨飞宇叔叔在临海市搏击圈子的人脉再广,打听这种圈子都涉及不到的地方,自然一无所获了。

  “帮我抽个时间约你叔叔出来吃个饭,好好感谢他一下。”李悼说道。

  对方帮他打听那个武馆花费了不少心思,表示一下谢意是应该的。

  “过段时间再说吧,他刚去了外省参加什么比赛,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不然今天就是他带我们过去了。”

  杨飞宇百般赖聊地说道。

  “你啥时候学个车,反正暑假还有不少时间,到时候我们叫上胖子他们一起出去兜风啊。”他瞥了一眼李悼。

  “看情况吧。”

  李悼也有些心动,不是因为出去兜风,而是学会开车以后办一些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总是打车终究不是个办法。

  他暗自打定主意,这个暑假找人学驾车,驾照到不到手无所谓,只要学会开车就行了。

  武馆在的平川区确实很偏,杨飞宇整整开了五十分钟才开到那里,虽然有杨飞宇刚拿驾照车技不熟的原因,但也说明这个地方实在是远。

  这里的道路还有建筑也都很老旧。

  道路坑洼不平,到处都是修补的痕迹,路两边尽是两层高的楼房,遇到的最高的建筑是一个三层大楼,似乎是这里最大的一个商场。

  “这里真的是临海市吗……就是一个偏僻的落后乡镇吧?”

  杨飞宇忍不住吐槽道。

  在他印象里,临海市从来都是各种高楼大厦,怎想到还有发展这么落后的区域。

  难怪那个武馆这么难找。

  “你说的没错,这里原来确实就是一个乡镇,叫庆阳镇。”

  李悼看着手机上搜出来的资料说道:“不过十年前临海市扩大城区的时候,庆阳镇和其他几个乡镇被一起并入了临海市,合称叫平川区,随时都要改造重建。”

  改造重建的计划都提了好几年,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具体实施。

  “难怪。”杨飞宇这才恍然。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里属于临海市的城区范围,基础设施却这么老旧落后的问题了。

  杨飞宇跟着导航,开到一个学校的门口后停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只知道就在这个学校的附近没多远,到这里要另外问人。

  学校对面正好有个小超市,李悼下车走进超市,学校放了暑假,超市里也没什么客人,只有一个女人坐在柜台后面看着电视。

  李悼先在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到前台结账的时候顺口问道:“老板娘,听说附近有个武馆,你知道怎么走吗?”

  “是东升武馆吗?”

  老板娘看了他一眼,伸手指道:“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到了有红灯的第二个路口左拐,再走两百多米大概就到了。”

  李悼谢了一声,拿好两瓶饮料就回了车上。

  “怎么走。”杨飞宇接过饮料灌了一大口,很过瘾的叫了起来:“爽!”

  “前面红绿灯左拐,大概两百米的距离。”

  李悼把老板娘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

  有了具体的方位就简单多了,按照老板娘的指示开到第二个红灯拐进左边的路口后,两人发现他们来到了这里的商业街。

  应该算是商业街吧……虽然乡镇风格浓重,看上去有些寒碜了点。

  好吧,就是路两边的农村自建房挂了个店铺门头而已。

  两人几乎第一眼就在一众招牌中找到了那家武馆。

  一排店面中只有这家武馆用的匾额这种古老风格的招牌,另类的同时也很拉风,上面写着【东升武馆】四个大字。

  匾额老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将车停在了路边,两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武馆的大门敞开着,可以依稀听到里面有一些说话的声音。

  走进武馆里,李悼第一眼看到就是墙上的四个大字——

  旭日东升!

  磅礴的气势似乎要透纸而出,直扑面前,纵使他这种不懂书法的人也看得出这绝对是大家手笔。

  不过他今天不是来欣赏书法的,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武馆里面空间不小,大概有近两百平,装修也比较简洁,除了几张桌椅和一个柜台外,其余就什么都没有。

  嗯,连人都没有。

  “好像人都在后面。”杨飞宇向后面望过去,那里有扇门,声音就是从门后传过来的。

  那道门并没有关,两人便直接走了过去。

  穿过门便发现后面原来是个很大的场地,场地上还竖着木人桩这样的道具,显然是平时用来练武的场所。

  场地对面是一栋屋子,屋檐下的阴凉处下站着三男一女,正在那里交谈着什么。

  三个男人年龄不一,年长的两个大概四五十岁,年轻的那个应该就二十出头,至于剩下的那个女孩,看上去似乎还是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李悼稍微放大了声音,喊道:“请问这家武馆的……老板在吗?”

  他原本是想用馆主这种称呼,但这种年代叫馆主总觉得怪怪的,索性还是用了老板这个称呼。

  那边的几个人本来还没注意到他们,被他这么一喊后,便都转头望了过来。

  出乎李悼意料的是,那几个人当中,竟然是那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走了过来。

  “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生脸庞俏丽,一头短发,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

  似是看到了李悼两人眼中的迟疑,她自我介绍道:“我是夏颜,这是我家的武馆,有什么事我可以做主。”

  听到女孩的姓氏,李悼就知道找对了地方。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夏颜说后面这句话时,总有种刻意强调的感觉。

  “我是来找夏老爷子学武的。”李悼看了一眼格外冷清,似乎荒废了很久的场地,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夏老爷子……”

  “那真是不好意思呢,你来晚了。”夏颜摇了摇头,“我爷爷在去年就过世了。”

  李悼心中顿时一沉。

  很多老行当都有传男不传女的陋习,武馆就是其中的代表,现在这个武馆落在了夏颜的手里,很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家这一代没有男性。

  如果那个夏老爷子也秉承传男不传女的传统陋习,那他今天就要白走一趟了。

  “抱歉……”李悼又问道:“那请问你们武馆还收徒吗?”

  “我们武馆也停业快一年了,暂时没有重新营业的打算。”夏颜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让你白跑一趟了,虽然很抱歉,但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她转身就往回走去。

  “我对传统武术真的很感兴趣,如果可以,学费不是问题。”李悼在后面喊道。

  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东升武馆,要他就这么空手回去,他实在不甘心。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他目前唯一能找到练法的地方。

  夏颜停了下来,有些无奈地看着他说道:“不是钱的问题……”

  还未等她说完,另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听不懂人话?”那边屋檐下面,那个发胖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很不耐烦的说道:“不收就是不收,赶紧给老子滚出去!老子不想重复第二遍!”

  如此态度的话语,让李悼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不过还没等他出口,旁边的杨飞宇就先忍不住出声了。

  “你叫你妈呢?我们是在跟你说话?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论骂人,杨飞宇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都还没怕过谁。

  至于效果也很明显,那个中年人的脸都绿了。

  “小兔崽子!”中年男人大步就冲这边走了过来。

  “四师伯!”

  在中年男人刚开始出声的时候,夏颜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等到他气势汹汹地走向李悼两人,脸色更是一变,伸手就想拦住中年男人,却被他一把推开。

  “今天我就替你爹妈教育教育你。”他来到两人面前,伸手就向杨飞宇抓去,“让你知道什么叫长幼尊卑!”

  话音刚落,他就愣住了。

  因为李悼也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那只手,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李悼就往下一掰。

  啊!!

  中年男子只感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从对方手上传来,自己就像个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巨大的力量甚至让他直接跪了下去。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不跪下去换成这个角度,自己的右手恐怕会被对方直接折断。

  而看到这一幕后,其余几个人的眼神也都变了,杨飞宇是目瞪口呆,另外两个人则是一脸惊异。

  至于原本很紧张愤怒的夏颜,却先是非常吃惊,随后眼中就流露出异样的神色,不断上下打量着李悼,就像发现了什么宝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