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心上红朱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心上红朱砂 弥微微 2095 2019.12.26 23:53

  最近叛军的事情的却是很忙,虽然战神的到来压制住了些,但偏远的边陲却依旧深受叛军侵扰的苦恼,在南伊控制范围,军队力量较强盛的地方,虽大抵上平静,但时不时还是会有极少数的不安之人惹事,惹了事就不见了人影,没有踪迹,军官们也都束手无策。

  而这些事都恰巧反应出来祁言珵的繁忙,自从上次用完晚膳后,那个男人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出现了,南伊歆虽然也没闲着,但总是时常想起祁言珵。

  也不知道清剿叛军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样的事情总是很难完成,敌军势力分布广泛,又精于头脑,短时间内想要一网打尽的确是一件难事。

  不过常常由于势力刚刚组建,对方组织未必十分完善,储备也不一定周全富足,只要稍微拖点时间,在计谋一番,攻破他们对于祁言珵来说也不难。

  一大早,南伊歆在若兰的服侍下起了床,准备去王后那儿去用早膳,还没踏出宫门,就有王后宫里的小丫头来说,王后感了风寒。

  特意派人来嘱咐今天南伊歆就别去王后宫里了,小心过到她身上去,说等过两天了再去瞧她。

  南伊歆听了皱眉,不管王后派来的小丫头的阻拦,压沉了声音让小丫头回宫,自己也随后就去了王后的寝宫。

  太医已经来过来了,开了方子。

  南伊歆一进去就看见有丫鬟端着药走过,应该是端给王后喝下。

  南伊歆叫停了那个小丫鬟,让她把药给她。

  丫鬟没见过这位颇负盛名的公主,不过一想,有着等气派,又能一眼看出地位不低的人,大概就是长公主了吧。

  丫鬟屈膝向她行礼。

  “奴婢见过公主殿下。”

  南伊歆挥手,示意她不用行礼,同时,又往前买了几步,接过了药,又吩咐一句:

  “再去拿点蜜饯来,待会母后喝完了药要吃。”

  “是。”丫鬟福身,听了命令去找蜜饯了。

  门是紧紧关着的,冬天本就冷,王后又生了病,兰姑姑便把所有透风的门窗都关的紧紧的。

  南伊歆手里端着药,若兰上前一步推开了门,走到里间去,兰姑姑正在给屋子里的暖炉加炭火,让它烧的更旺些。

  南伊歆在床边的桌子上把药放下,王后此刻正靠在床头,看到南伊歆来了,皱着眉头问她: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不要来吗?”

  “母后,你觉得一个小丫头能栏得住我吗?况且母后生了病,我要是不来,女儿如何能说得过去?”

  说完,一边端着药碗用勺子在碗里搅拌着,一边走到床边去坐着,抱怨道:

  “母后,你也是的,都生病了还不让女儿来看,眼瞧着天气一天天越来越冷,母后也不注意,反倒染了风寒。”

  王后笑着不说话,接过南伊歆手里的药碗,一口一口的喝着。

  南伊歆看着王后喝药,起身去将窗都打开,屋子里因为王后的风寒,比往日多加了两个暖炉,加上原来的两个,就有四个了。

  窗户又关的严实,屋子里闷得不行。

  这样养病如何好的了。

  加上屋子里那么多炭火,就更应该开窗透气了。

  兰姑姑也是,一大年纪的人了,怎么有时候要紧的事也还记不住呢?

  南伊歆摇摇头,推开了窗,转头对兰姑姑说道:

  “兰姑姑,屋子里炭火多,不能太闷了。”

  兰姑姑点头。“不是娘娘病了吗?奴婢担心娘娘病情加重,便把窗都关上了,想着过一会再打开投投气。公主放下,这些事情奴婢还是知道的。”

  南伊歆点点头,是她误会了。

  这两天不知怎么的,总是注意力不太集中,老是走神,而且急躁,脾气急躁了许多。

  上次看书的时候,看着看着就开始盯着脚边的暖炉发呆,过来好一会儿,等若桃给她来加炭火的时候,问她盯着暖炉看做什么,她才回过神来。

  看见院子里的鱼池里的水有点污浊,也是心情不愉快了好些,最后还特意让人将鱼池里的水都换了一遍才算是好点。

  南伊歆看着王后喝了药,又睡下了,替她掖了掖被子,嘱托兰姑姑好生照顾好母后,醒来后派人来叫她,才回了自己的宫殿。

  回了宫殿,若兰知道她一早起来就去了王后娘娘那,还没来得及吃早膳,命人传了早膳过来。

  南伊歆独自坐在桌边,若桃若兰起的比她早得多,早就吃过了,此刻就只剩她一人吃。

  刚吃没几口,就听到外面宫人请安的声音。

  “见过王爷”

  “嗯,起来吧。”

  声音听着有点沙哑疲惫,南伊歆放下碗,朝外面望去,就见到穿着一身黑色的祁言珵走了进来。

  下巴和唇边都是泛着青色,许是军中没来得及刮胡子,头发也不是很整齐,有些凌乱。

  南伊歆看着他,觉得他突然就回来了,心中还有点惊讶,还有一丝丝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喜悦。

  祁言珵平淡的点头,掀开衣袍坐在南伊歆对面。

  说道:“前几天比较忙,没来得及。”

  南伊歆才迟缓的点头,还没问他要不要一起用早膳,若兰已经懂事的拿了一副干净的餐具上来,摆在了祁言珵面前。

  祁言珵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动作有些快,比以往快多了,不过虽然快,却也还是一贯的矜贵气质。

  南伊歆看得直皱眉,问道:“你是既没睡觉也没吃饭?”

  祁言珵对上她的目光,“最近刚刚破了几个叛军的窝点,连着两天没好好睡觉吃饭了。”

  南伊歆眼里现出点点关切,她自己都不曾发现,伸手给祁言珵夹菜。

  “那你多吃点,吃完了好好休息一下。”

  祁言珵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是温情,来自一个女人的关心,但他的心里,似乎却泛起了异样,有点酥麻的感觉,是那种想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把她抱入怀中的冲动。

  祁言珵点头,手用力握了握筷子,加快速度的吃完,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所是从,他不习惯,只能暂时走掉。

  他放下碗,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帕子擦了嘴,便往浴房走去。

  南伊歆在他吃完不久后也用完了早膳,走到床边,将丫鬟们叠好的被子铺开,又让若桃去烧几个汤婆子来暖床,让床不会太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