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心上红朱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心上红朱砂 弥微微 2065 2019.08.13 01:25

  南伊歆喉咙像被人捏住一样,说不出话来,几次张口,才发出了声音。

  “与之前刺杀皇上的刺客是同一批吗?”

  “是同一党所为。”

  南伊歆顿时就崩溃了,眼里除了兄长死去的悲伤,还有一丝丝对祁言程的生气。

  “那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是不是我一直不知道,你就准备一直瞒着我,甚至去南伊也不让我知道?”

  祁言程听到这带着控诉的哭腔,就觉得有点不知所措,这二十年来,对着他哭的人多了去了,男女皆有。

  有害怕胆颤的哭,有芳心错付的哭,有感激的哭。他从未觉得哭会让人动容,让人理解,可是,现在的他面对南伊歆的泪眼,竟不知要说些什么,好像有想要帮她擦去眼泪的冲动。

  祁言程慎重的想了一下,接了南伊歆的话,“此去凶险,敌在暗我在明,若带着你,恐会照看不周,会有危险。”

  南伊歆眨眼,把眼泪全挤了出来,用袖子擦掉,她从小到大可是很少掉泪的,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的。只是刚才一时情急,突然知道了王兄不测,任谁也不会不伤心。

  “但事关我南伊,我一定要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分心的。”

  声音还是浓浓的鼻音,眼睛也还是红红的,活活生出倔强之意。

  祁言程无法拒绝,于情于理,那是她的亲人,她的母国,她没有理由不去。

  他漆黑的眸子对上南伊歆的红眼,点头答应了她。

  “后天出发,你准备一下,行李不要带太多,行军不比游玩,一路都很辛苦。”

  南伊歆点头,“嗯,那我先回去准备了。”

  她以前常常外出给百姓义诊,体会过艰苦的条件,不用他提醒也知道,不过她没有随军出征过,想来应该也差不多吧。

  定下来去南伊,南伊歆的心安定了不少,现在的她就想快点回到南伊去,慢一分都不行,临走出书房前,南伊歆顿住脚步。

  “你早点休息吧。”

  带上了门,端着茶走了。

  回了屋子,若桃若兰看着眼红红的公主,以为她是在王爷那受了气,心疼她,在心里暗戳戳的骂祁言程。

  南伊歆打停了她们,将事情告诉了两个丫鬟,反正去南伊她们也要跟着去,也要让她们知道。

  两个丫鬟是从小就跟在南伊歆身边的,与三王兄算熟识,听言也是一脸伤心,不过忍住了泪水,担心她们一哭又带的公主伤心,跟着一起掉眼泪。

  “公主三王子殿下英明神武,就算是去了天国,也一样会过得好的。”

  “对呀,公主,三王子殿下那样好的人,以后也是去天堂,所以公主别太伤心,要是伤心坏了身子,奴婢们会心疼的。”

  “王上和王后也会心疼的。”

  南伊歆的伤心一下就又回来了,虽然若桃若兰已经极力的忍住伤心,一直劝着她,可有时候人的情感就是这样,当你好不容易忍住的时候,亲近的人的安慰,又会让你突然就想哭。

  南伊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若桃连声安慰她,若兰拿着帕子给她擦眼泪,两人劝了还一会儿,南伊歆才渐渐收住,早早的就红着眼上床了,她现在是完全没精力也没心情去管别的事了。

  躺在床上,南伊歆满脑子都是三王兄的事,闭着眼睛睡不着,一直躺到了后半夜,才堪堪睡去。

  第二天也是一样,早膳端上来,南伊歆就喝了几口清粥,就没再吃什么。

  午膳晚膳南伊歆都是一个人吃的,随便动了几下筷子,便不想再吃了。若桃若兰担心她,又逼着她喝了一碗汤,又见她实在是不想吃什么东西,才不得已作罢,没再逼着她吃东西。

  祁言程进宫了,临近出征,事情繁多,在宫里一呆就是一整天,到了天色开始转黑才会的府。

  皇宫

  祁言程与皇帝正说着话,大太监就来禀报,说四皇子来了。

  皇帝爽朗一笑,让祁言寒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臣弟见过皇兄。”

  祁言寒才回来一个月,就与天祁皇帝的关系融洽了不少,皇帝似乎也对他很喜爱,礼刚行完,就让全公公去把祁言寒扶了起来。

  祁言程看着,礼节上的回了句:“皇弟不比多礼。”

  殿内又瞬间的安静,祁言程不知皇上让祁言寒来的目的,没有贸然开口。

  祁言寒好像在等着皇上先说好,也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皇帝先说的话,喊了声珵儿,“珵儿,此次出征,父皇准备让寒儿也一起去,跟着你历练一下,顺便也相互可以帮助学习一下。珵儿觉得如何?”

  祁言程先是看了眼皇帝又看了眼祁言寒,后者朝他勾嘴角,展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祁言程从不畏惧与他相左的人,既然他要来,他收下便是。

  “儿臣无异议。”

  祁言程没有太多的感觉,冷冷清清的应了下来,祁言寒感激的向皇帝谢恩,又向祁言程道谢。

  “谢父皇,谢皇兄。”

  皇帝心情好了许多,连日来的阴沉也散了不少,留了两人在宫里用膳后,才让两人回了府。

  从皇帝的御书房到宫里停放马车的地方要走水小半个时辰,大概三刻钟左右的样子,与去往皇子府的路是同一条。

  路上,祁言程与祁言寒不可不免的就走在了一起。

  祁言程不喜欢与祁言寒讲话,径自走着,仿佛没人在身旁一样。

  祁言寒温润的笑,“早就听闻皇兄战神的名号,这一去,还往皇兄能多照顾照顾弟弟。”

  祁言程冷笑,“才一月,父皇对你倒是很喜爱。”

  “皇兄说笑了,我们都是父皇的儿子,父皇虽然是喜爱我们的。”

  祁言程一直是不说话的习性,祁言寒说多了,得到的回应不多,也就没再主动说话了。

  男人走路要快许多,本来三刻钟快半个时辰的路程,三刻钟刚到就走到了。

  坐上了安王府的马车,与祁言寒分了道,回了府。

  皇上突然下了命令,说让四皇子祁言寒也跟着一起去,兄弟两个一起,也好互相照应,互相学习。

  圣旨刚下,就传到了军中,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想看看这有着经世之才的四皇子是位什么样的人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