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心上红朱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心上红朱砂 弥微微 1998 2019.10.23 17:37

  南伊歆向着刘太妃道谢告别。

  刘太妃温柔的笑,与她一起乘着布撵到王陵宫口,才又乘着布撵慢慢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早已与世隔绝数十年了,从还算健壮的中年,在时光中蹉跎到了老年,如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过不了几年,她就要去陪着先王了。

  “玉如,扶我去佛堂吧。”

  刘太妃在屋子里坐了会儿,唤来在院子里洒扫的嬷嬷。

  玉如放下扫帚,净了手,掀开门帘子进屋来扶刘太妃。

  佛堂是当初刘太妃主动提出要来收王陵时,当今的南伊王命人修建的,就在同一个院子里,没走几步绕过院子后面的小树林就到了。

  到了佛堂门口,刘太妃推开了玉如嬷嬷扶着的手,自己独自走了进去。

  蹒跚的弯腰,跪在了软垫上,拿起小矮桌上的木鱼,嘴里絮絮的念着。

  “方烈啊,过去许多年了,你还是记忆中那个样子,而我却是已经老得咬不动东西了。”

  “今天又见着那些个小辈了,当年我来王陵时,他们都还没有出生呢,呵呵呵,这一转眼,我都认不出来了。”

  “如今的南伊比起你那时可是要好得多,当今大王爱民敬民,南伊是真好呀,也不枉你当初费尽心血。”

  “......”

  回城的马车上,南伊歆无精打采的靠着车厢壁,透过掀开勾住的车窗帘看着外面的风景。

  叛军的混乱还没有波及到王城来,南伊王城不设宵禁,傍晚时分,也还是热闹依旧。

  南伊歆看着看着就奇异地平淡了许多悲伤。

  晚膳时,王后没有派人来叫南伊歆去用完膳,因为早在下午的时候,祁言程就回宫了。

  南伊歆回到寝宫,祁言程还没回宫,她不应该独自先用膳,便随便找了本以前看过的书来看。

  “参见安王殿下。”

  南伊歆看着旁边的若兰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公主,酉时末,快到戌时了。”若兰回答道,接着又说道:

  “王爷回宫了,公主现在要传膳吗?”

  听到若兰的提醒,南伊歆才恍然发现,外面的天都开始暗下去了。

  祁言程从院子里走进来,寝宫的门是敞开的,从门外就可以直接看到屋里人。

  若兰看到祁言程走进来,若兰推了推正在看书的南伊歆,提醒她。

  “奴婢参见王爷。”

  南伊歆被若兰提醒,才发现祁言程早已走到她面前来了。

  面对面站了一个男人,南伊歆有点不自在,但也故作自然地放下书,开口寒暄道:“你回来了?那可以传膳了吗?”

  不知祁言程有没有看出南伊歆的不自在,他挑了挑眉,说道:“传膳吧。”

  南伊歆点点头,命了若兰去传膳。

  祁言程拿起桌上的茶壶和茶杯,到了杯茶,喝到嘴里才发现不是茶,只是白水。

  便略带疑惑的看向南伊歆,举举手里的茶杯,表示询问。

  南伊歆看着祁言程的动作,解释道:“这是刚刚倒入的温水,今天我去了一趟王陵,回来时若兰还来不及泡茶,就倒入了水。”

  其实平时南伊歆跟喜欢喝白水,虽然都会备上茶。但她还是更爱喝白水,尤其是口渴的时候。

  祁言程了然的点头,接着倒了杯水,喝了后便去了浴房。

  “晚膳到了,你就先吃,不用等我。”

  南伊歆看着他去的方向,就知道他要去洗浴,便听话的点头回答:“嗯,好。”

  不过,祁言程洗浴的速度确实快,晚膳刚传来,他便换了一套衣服洗好了。

  许是常年在军中,做起事来格外迅速,毫不拖拉。

  祁言程换了一套更舒适的墨蓝色长衫,腰上配了一跳白色带玉的腰带,头发没洗,发尾处有些湿润,看着温润了许多,那种行军时的凌厉淡化了许多。

  南伊歆突然就觉得眼前的人变得很丰富,各种特质都具有,顶好的皮相,令人敬佩的品性,她盯着祁言程看着。

  直到祁言程坐到她对面,若兰出声提醒她。

  “公主,可以用膳了。”

  南伊歆才慌乱的开始吃饭。

  对面的男人或许没有发现她刚才的目光,也或许是不在意她的目光,并没有搭理她,而是静静地吃饭。

  片刻的沉默后,祁言程开口问她:“你今天去王陵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没有问为什么要去王陵,原因很明显,所以他没问。

  难得的在吃饭的时候说话,这是南伊歆到目前为止第一次听到他在吃饭的时候主动说话。

  南伊歆回答:“中午去的,回来没多久你就回来了。”

  祁言程沉默一会儿,说道:“下次出去记得多带的人跟着,多带点暗卫,南伊王城表面上看着和平,实际上危机四伏,又不少潜入的刺客。”

  南伊歆吃惊不小,她还以为王城很安全,毕竟父王派了不少军队在城里巡逻。

  她心中记下。说道:“嗯,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安全的。”

  话说出去后,祁言程才觉得自己的不对。

  这样的小事,他从来就不屑于管这样的闲事,可是今天竟然主动提醒南伊歆要注意安全。

  或许是因为南伊王已经痛失一子,要是再失去女儿,南伊王怕是要彻底倒下,如此一来,南伊必定朝纲大乱。

  潜在暗处的叛军必会伺机而动。

  祁言程思索着原因。

  最近局势好像的确不太乐观,刚吃完饭,祁言程也格外繁忙,没有休息就披了一件墨蓝色绣金外套出去了,临走前说他要去和各个大臣将军商议军务,让她先睡,不必等他。

  南伊歆应,想着刚才他对自己的关心,想着自己怎么样也要关心一下。

  “知道了,虽然军务繁忙,但王爷也要多注意休息才是。”

  “嗯,你早些休息吧,本王走了。”

  到了门口,祁言程叫了若兰,让她晚上记得把门窗关好,天气转凉了,不要让王妃受凉。

  若兰笑眯眯的点头。

  “奴婢知道的,王爷为百姓劳累辛苦了。”

  祁言程几不可见的点头,快步走出寝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