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心上红朱砂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心上红朱砂 弥微微 2050 2019.10.11 23:53

  洛城归属于天祁国,但紧邻着南伊,其中有很大部分人都是南伊人,两国风俗交融,既开放热情又羞怯温婉,十分有趣。

  许多人甚至特意过来小住一段时间,来感受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风俗共存的特色。

  不过,洛城隶属边境,朝廷虽然每年都会多次下派官员考察,也会很看重,但这样的地方经常是朝廷鞭长莫及的,总会有些乱。

  军队进了城,奇异的是,城门却没有士兵把守,就只有几个年幼的小兵在那里,负责放行,也不看通行令牌,见着来人就放行。

  尤其是当看到远远地就有一只浩大的队伍过来时,更是早早的就把城门打开了,人躲得远远的。

  南伊歆心下奇怪,如此重要的一个城池,通行治安却如此松懈,实在是不符合常理,边疆虽远,但却十分重要,往往是一个国家的大门,一旦边疆被攻破占领,国家也就有了危机。

  洛城这个现象还真是是十分罕见又奇怪。

  但之后,南伊歆就发现了,不只是洛城这样,就连南伊边城也是这样,不管是百姓还是城内巡查的零散士兵,远远的看着军队就躲开了。

  这样的疑问一直到南伊歆到了南伊都城南伊城才算是解了疑惑。

  天祁兵力强盛,朝廷和各个地方都派了军队,叛军不敢在天祁造次,便将势力转向天祁附近的小国,而南伊就是被叛军侵占的小国。

  况且南伊没有归顺附属于天祁,只是选择了和亲,以示立场,就是南伊发生了什么大事,除非有灭国危机,否则天祁都不会主动管理。

  可等到天祁派兵后,叛军早已在南伊猖獗,搅弄的南伊和周边混乱不已。

  甚至潜进了南伊王宫,企图刺杀南伊王,而三王子为了保护南伊王,不幸殒命。

  可见,到了多么混乱的局面。

  混乱到天祁派出了安王来镇压叛军。

  根据安王的安排,军队并没有进城,而是在城外驻扎,祁言程只带了两百轻兵,随着一起进宫。

  虽然王宫有重兵把守,但王宫内的气氛却并不轻松,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担忧,包括南伊王和王后都不见往日的随和。

  因为南伊歆急着进宫,战事也有许多事情要与南伊王商议,祁言程和祁言寒没有多耽误,将军务交给了副将齐二,就匆匆赶往王宫。

  进宫过程很简单,本就有南伊的文书,守宫门的一看就放行了。

  进宫后,祁言程和祁言寒直接去拜见南伊王,南伊歆中途换了布撵,去了王后的寝宫。

  故土是最能引起内心深处情愫的地方,那里乘载了一个人从刚出生落地到开始蹒跚学步,从只会咿咿呀呀到牙牙学语,从年少的懵懂到内心开始丰盈的无数既漫长却又无比短暂的时光,那是我们对生命最初理解的地方。

  再一次站在这里,南伊歆看着每一条她闭着眼都能走到终点的路,那是从前她没有想过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南伊歆深深呼出一口气,下来布撵,宫门口,王后的贴身嬷嬷,兰姑姑早已经等在门口了。

  到了地方,宫人停了下来,将步撵放到地上。

  南伊歆有些急促的站起来跨出去。

  刚刚走出去,兰姑姑就走上了拉住了她的手,将南伊歆扶到寝宫里去。然后将若桃若兰也关切的问了几句,两个丫头当时就红了眼眶。

  “王后娘娘还在里面等着公主进去呢,我们快些进去吧,公主走了这几个月,王后娘娘日日都想念着公主。”

  兰嬷嬷也伤感起来。

  南伊歆点头,脚上的步伐快了许多。

  王后没有在寝宫里等,而是站到了寝宫门口候着,一看到南伊歆的身影出现,就抛开了旁边丫鬟扶着的手,疾步走上前去。

  南伊歆颤着声音喊道:“母后。”

  王后顿时就湿了眼眶,抓住了南伊歆的手,抚摸着,眼里尽是思念。

  两人在寝宫门口站着说了几句话,兰嬷嬷便擦着眼泪说道:“娘娘,公主才回来,进屋里说吧,小心外面风大吹着了。”

  此刻已是入了秋,南伊虽比不上天祁冷,但比起夏天,现在的天还是有些冷的。

  王后赞同的点头,拉着南伊歆的手进了寝宫。

  南伊歆说着天祁的事,都十之八九的全部说出来了,为了不让王后,南伊歆虽然省略了一些不好的,增加了许多好的,但王后却还是心疼女儿独在异乡的孤苦和寂寥。

  这边在聊着家常心事,政务殿里却多了几分严肃。

  南伊王坐在上首的龙椅上,祁言程行了拜礼,被赐座在南伊王下首。

  叛军猖獗,在两国交际出肆意横行,不管是南伊百姓还是天祁百姓都苦不堪言,而南伊本就是小国,城池不多,要是叛军起来侵占南伊的心思,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攻打到南伊城。

  虽然南伊兵力不弱,叛军未必能攻占,但战争总是劳财又伤民,不论是谁,都不想发生战争。

  所以,现在情势并不轻松,几乎所以的担子都压在了祁言程的身上,都希望他的到来,能让局势稳定。

  南伊王痛失爱子,精神有点不济,再加上晚上还有迎接天祁军队的晚宴,需要调整精神,与祁言程共同商议了一会就派了几名肱骨大臣来与祁言程共同商议对策。

  自从王子走后,几乎是一夜之间,南伊王就白了一半的黑发,短时间内始终无法接受王子被刺杀的消息,人也苍老了好几岁。

  不过南伊歆并不知道,她到底王宫后就直赴王后的宫里,见到南伊王的要到今晚的宴会。

  到了下午酉时,宫人们已经开始忙碌的准备检查晚宴的用品了,忙碌的气氛总算是赶跑了最近人们心里的担忧,也或许是战神祁言程的到来,让大家安心不少。

  戌时,晚宴准时开始。

  安王安王妃坐在下首右边,左边是王后的母家,也就是南伊歆的外公,相国大人。

  南伊王和南伊王后没有从大殿进来,而是从大殿后面直接坐到座位上的,似乎是不想遵守那些繁文缛节,仪式也不似往常南伊办宴那样隆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