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老十三清 4001 2019.06.02 11:05

  “我是男人!”

  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斐冷身上散发出沉沉气息。

  扬奚落也被这一句话震得一时反应不过,心脏都微微一颤。

  “我是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有保护你的义务,明白吗。”那性感菲薄的唇瓣缓缓开启,一字一顿的吐出来。

  扬奚落闻言,浑身一僵。

  “如果真的要保护我,就先保护好自己,我要的保护是你好好的站在我身边,知道吗?”

  “可是我一想到你可能受伤,就会……”

  “如果我真的受伤,不是还有你能来照顾我?而且你保护我,我才共呢个容易受伤。”

  他心疼的说道,也不好斥责太多。

  她还小,所以很多事都不能太严厉,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他将她温柔的纳入怀中,有以下每一下的抚摸着掌心下的秀发:“你要相信我,我不弱小,能够保护你,为你支起一片天空,相信我好不好?”

  “我相信你。”

  她深呼吸一口气,字字有力的说道。

  “下辈子我做男人,你做女人,换我来保护你……”

  “放屁!”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霸道强势打断:“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保护你,这点没得商量”

  “斐老三,其实做女人挺好的,可以穿很多好看的衣服,发型多变,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做女人优势还是不错的,不过女人就是有点不好,每个月都有姨妈痛,还要生孩子,生完孩子还得母乳喂养……”

  扬奚落很认真的分析道,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她刚才说什么的?

  姨妈痛……

  为什么说道姨妈痛的时候,她现在小腹真的有点疼?

  她的大姨妈一向来得很准时,这个月算算时间,似乎差不多就是在这两天?

  难道中招了?

  “斐冷,我想去趟厕所,我好像姨妈来了。”

  “什么?”

  斐冷也不敢耽搁,两人满游乐园的找卫生间,斐冷等在卫生间外头。

  很快就接到了电话,扬奚落确实来了大姨妈,而且弄脏了衣物,今天穿的又是浅色系。

  她现在都不好意思出去了。

  斐冷无奈,道:“知道了,你就在这里乖乖的,我买完用品就回来。”

  “你去买?”扬奚落闻言有些惊讶,斐冷这种男人一看就知道是没有买过女性用品的,这……不大好吧?

  “也没有其他办法,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他叮嘱了一遍,随后挂断了电话。

  斐冷来到附近的超超市,进去后直奔女性用品区。

  他本以为会很快,却没有想到相同的东西居然还有这么多名字,而且还有有日用,夜用,液体的,干爽的,绵柔的,还有一根根海绵的……

  这些都是什么玩意??

  哪个好?

  就在这时导购员过来,见过不少给女人买卫生巾的男人,所以也不诧异,笑着说:“先生,是给女朋友买卫生巾吗?”

  “第一次买,不是很懂,哪个……好点?”

  斐冷干声咳嗽两下,也觉得有些窘迫,这种事男人干起来还是有点维和的。

  “这个吧,买的人很多,日用夜用的都有。”

  “日用就是白天用的?”

  “对啊,还有护垫呢”

  “稍等。”

  斐冷严肃的接过导购员介绍的产品,蹙眉开始看着介绍,从成分到优势一点都没有错过。

  整整三分钟过去,他眉心紧促,开始像模像样的帮扬奚落挑选。

  日用是白天用的,一般二百四十毫米,而夜用比较长,一般的是二百八毫米,较长的三百二、三百四的都有。

  最后快没有的时候,还要用护垫。

  他甚至对比了各个牌子的生产成分,有香料的不要,网面的不要。

  导购员默默得站在一旁,来买卫生巾的男人确实有,但面前这个先生却是第一个买卫生巾还要做功课,相互比较的。

  随后他又来到了女性内衣的地方。

  这次有不少人偷偷的看过来,周遭几乎都是女性,男性都是等在外头。

  “这个人是不是异妆癖好,我听过这种人,就是把自己当成女的!”

  “你看他脸上的疤,看着也听猥琐可怕的,你小声点,白他听见会报复的。”

  斐冷根本无视她们,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性感的蕾丝内衣群,目光最后落在卡通可爱的区域。

  海绵宝宝,小猪佩奇,还有樱桃小丸子!

  她肯定会喜欢。

  他满意的选了几款一套的内衣裤,然后转战服装区,选了几件看得上眼的。

  他回到洗手间附近,请一位打扫的清洁工送进去给杨奚落。

  扬奚落正等着你,感激的结果一大袋包装袋

  当她打开黑色包装袋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也太齐全了,所有需要的都有,内衣裤,衣服裙子,连鞋子都是一套搭配的,也没漏下最重要的姨妈巾。

  好羞耻!

  她急匆匆的换上,对着镜子狠狠的揉了揉发红的脸蛋,这才不自然的走出洗手间。

  斐冷见她唇色苍白,不禁狠狠蹙眉。

  他揽过人,肢体接触时才发现扬奚落在微微发抖,表情也是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走,我带你去医院。”

  扬奚落没办法,只能跟着她去医院了。

  她大姨妈来的第一天总是会肚子疼,以前看过医生也没什么用,调理也不见效果。

  医生也没开什么方子,补血益气的,多喝红糖水,忌生冷,不要提重物等等。

  斐冷一一点头,都谨记在心。

  杨奚落休息的时候,斐冷跑去买红糖水,明明可以回去再喝的,可是一听能缓解疼痛,他一刻也不能等!

  杨奚落正在长廊耐心等候,没想到却看到一抹熟悉的人影。

  杨宝儿正陪着一个大肚子的女孩子坐扶手电梯,应该是要到上一层的产科

  她本想假装看不见,可却有些迟了。

  杨宝儿踩着高跟鞋走过来,道:“扬奚落,你怎么在这儿。”她扫了眼牌子,笑道:“不会是跟人乱玩染上什么病要来看妇科吧。”

  “没有,你别胡说八道,我只是身体不舒服!”

  “关我什么事!”杨宝儿不善的说道,上次在家里斐冷带着扬奚落让她难看,到现在她都还铭记在心。这巴掌说什么也要还的!

  “扬奚落,怎么,那么快就被抛弃了,你那臭八怪的老公也不喜欢你?”

  “你最好放尊重点,不要这么称呼我先生!”

  扬奚落生气的站直背脊,怒目相视。

  扬宝儿嚣张她可以熟视无睹,却不能容忍对付这么对斐冷!

  杨宝儿见她激动地样子,心里还有些发憷。

  她咬咬牙,从包里拿出一个请柬递到她的面前。

  “别说我这个当家人的不懂礼貌,后天就是我生日,请帖给你,到时候记得打扮得漂亮一点,带你那丑八怪老公一起来参加宴会,不过我的宴会参加的人很多,能不能照顾到你们两个的心情可就不一定了。”

  “你想说什么?”

  扬奚落看着面前白色请柬,并不太想接,对付明显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她怎么感觉杨宝儿不怀好意。

  “对了,我未婚夫也会来,都是斐家人,相信很有话题聊。”

  “我和他那天正好有事……”

  “扬奚落,你是怕了吗?”杨宝儿打断她的话,嘲讽的说道。“刚才不是很护着他么,现在也知道带个臭八卦外出丢人了吧,也太虚伪了、”

  “我不会嫌弃我的未婚夫,不管他长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以他为耻,我不想娶,是因为不想见到你那些没素质的朋友,惹我先生不开心,我这人护短,到时候他不开心,你的生日宴会恐怕过得也会很不开心。”

  扬奚落不敢示弱的说道。

  杨宝儿闻言狠狠咬牙,她不能忍受杨奚落在自己面前嚣张!

  以前她怎么都没发现扬奚落这么会顶嘴。

  果然,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胆子都变大了。可惜啊,她命不好,这个靠山注定靠不了多久的!

  “呵,话说得漂亮有什么用,既然不怕那就来吧,到时打扮得漂亮点,别让人家看不起咱们扬家,说你嫁了个丑八怪就算了,自己还邋邋遢遢的!”

  说罢,杨宝儿冷笑的转身离去。

  扬奚落看着手里的请柬有些发愁,这到底去还是不去呢?

  “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斐冷的声音,她吓得赶忙转过身,小手背在身后。

  她还没有做好要不要告诉斐冷的准备,心里更是倾向于不去的,因为那种宴会结局可想而知。

  斐冷那样聪明,岂会看不到她的异样,他修长的手绕到扬奚落背后,将请帖拿了出来。。

  请柬?

  他看了眼内容,道:“我们一起去。”

  “我怕……”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斐冷宠溺的吧请帖放好,摸了摸杨奚落的头。

  扬奚落闻言无奈泄气,既然斐冷都这么说了,那这个宴会是必去无异了。

  杨奚落对品牌的衣服向来没什么概念,唯一算得上奢侈品的还是当初为了让斐冷验货开心,扬天强准备的。。

  可那衣服很透,就是来勾引男人的,根本就穿不出门。

  她已经想好了,可以跟周渔阳借,她们两个身材差不多,周渔阳有不少好看的衣服,借来穿一晚上应对就好,就在她准备出门找好友的时候,张叔送来了一个礼盒,里面是一条奢华的晚礼服。

  抹胸的款式,脖子上还有一朵蓝色妖姬的丝带,衬得皮肤很白。

  扬奚落看了眼牌子,不禁吓了一跳,没吃过猪肉不代表没看过猪跑,这条衣服是奢侈品定制的,全世界恐怕也只有这一条。

  这衣服岂止是用贵来形容,分明就是价值连城好不好?

  “这得多贵啊!你不会是倾家荡产买的吧”

  “瞎说什么,这是高仿,以假乱真。”

  斐冷可不能说还加了急单这几日快速做出来的,这很顾家的小猫咪听了一定会心疼!

  “真的吗?哇哦,仿款的钻石都能做得这么逼真,品牌名都有!”

  “快去试试。”

  他温笑着说道。

  扬奚落迫不及待的去换上,衣服很合身,不大不小刚刚好,水蓝色衬得她皮肤白皙莹润。

  脖子上的丝带更是显得她修长的天鹅颈格外好看。

  高跟鞋有点高,和裙子是一套的,虽然穿起来很好看,但不常穿高跟鞋的杨奚落走起来有些不舒服。

  她会穿高跟鞋,但却不大喜欢,因为踩着脚掌很痛。

  她在他面前旋转一圈,道:“怎么样?”

  “我知道你合适。”

  斐冷眼底有光,看着杨奚落的目光宠爱而温柔,他就是喜欢看这丫头满足高兴的模样。

  如果说她以前是个稚嫩的花骨朵儿,那现在就已经能初见芳华了。

  他很庆幸,在杨奚落还是花骨朵的时候就拥有了她,能够慢慢灌溉悉心栽培,等待对付绽放的那一天。。

  他伸出手,掌心朝上,宽厚温暖。

  扬奚落深呼吸一口气,紧紧的牵住他的大手,浑身软软的任凭他带动。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许家别墅的门口。

  扬宝儿每年都会过生日,这事扬奚落从来没有的待遇,她当然也不会被允许出境。

  她是最见不得光的那个,外人都知道许家有两个女儿,可是只见漂亮的大女儿,不见小女儿。

  扬天强怨恨扬奚落的母亲,秦云更是把杨奚落当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不开心。

  她习惯了默默躲在人后,在厨房忙碌,有时候还能偷吃那些美味佳肴。

  日子虽然苦,但是她愿意这样,总比去前厅看人脸色好。

  她长这么,第一次参加杨宝儿的生日宴会,不紧张是假的。

  细跟高跟鞋实在是难以掌控,她下脚就差点歪到,幸好斐冷时刻关注着她,及时扶了一把。

  “放轻松,一切有我。”

  扬奚落听到这话,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他都不怕,自己怕什么,那一家人以前整不死自己,现在更不可能。

  很快两人进去,扬宝儿被人群簇拥,和人有说有笑,绝对是今晚的焦点。

  今晚也很热闹,是扬宝儿这么多次生日宴会里最热闹的一次,别墅客厅满满的都是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