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老十三清 3848 2019.05.24 10:30

  木言虽然神色淡淡,表情也是温和的,但是却没有人敢质疑话语中的分量,只要是稍微了解木家背景的,都知道这话绝对不是恐吓,而是真的能够做到。

  扬奚落出门,正好下了暴雨。

  她在包里手忙脚乱的找伞,屋顶忽然一片阴影投下。

  回眸便看到木言。

  她本能的后退,想要拉开距离,可因为太想躲开,反而忘记了自己正站在台阶上,一个踉跄没有站稳,整个人朝后面倒去。

  好在木言眼疾手快,而且又站在她后方,这才及时的搀扶了一把。

  “你啊,总是这么迷迷糊糊的,让人很不放心。”

  扬奚落也被吓了一跳,站定后赶紧鞠躬道歉又道谢,那样子仿佛是在感谢救命恩人一般。

  “我送你回宿舍,或者你带着我的伞,男生淋雨不要紧,女生容易感冒。”

  “不用了,我男朋友提前提醒带伞了,他知道我性格记不住事”

  同学们窃窃私语,一时间图书馆都沸腾起来。

  杨奚落扫了一眼那些书,道:“这些书我已经有了,我男朋友找的。”

  上次斐冷给她挑的那几本,正好是木言找的几本。

  “学长,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看书了,下次见。”杨奚落化解尴尬,转身离去。

  木言目送她毫不留恋的身影,心沉到谷底。

  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是是何方神圣?奚落为了那人而拒绝他

  木言眼神黯淡,起身准备离去。

  他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起身后沉沉扫过全场。

  “同学们,打扰大家几分钟,我希望不要再有什么谣言传出来给我与其他同学造成困扰。。”

  扬奚落浅浅一笑:“多谢学长。”

  末尾,她补充一句。

  她自从得知木言喜欢自己,就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持距离,既然不喜欢,就不能让人有所期待和误会,否则事她不对。

  以前她看到学长对每个人都好,以为是性格使然,如今才知道真相,哪里敢心安理得的姚人家的好意。

  现在,她受之有愧。

  木言见她和自己生分成这个样子,表情几乎是绷不住的心痛,他的告白并不想换来这些。

  早就猜到可能是这样,所以他才回小心翼翼,没想到还是这个结果?

  怪他太过急切了吗?

  “你的男朋友是谁?我们学校里的?”

  “目前还不方便说,不是学生,但由于他身份特殊,所以现在还不方便说,我们关系非常好,谢谢学长关心”

  “我看了你的作业,是他教的?”

  以扬奚落的脑袋,再加上她根本不喜欢财经,不可能下功夫去钻研,而那试题解得非常漂亮,刚才图书馆扬奚落拒绝了他特意遴选出来的资料,说明她男友很懂财经方面。

  “嗯,他很厉害。”

  扬奚落提到斐冷的时候,满心的欢喜,那种神采骗不了人。

  木言闻言,张了张嘴吧,他想说一点大气的话,但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看来我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只能祝福你们。”

  木言最终泄气,大大方方的说道。

  这一句话,多少带着某种释然以及祝福,让扬奚落心安不少。

  “谢谢学长,那我回去了。”

  她撑开伞,然后消失在雨幕中。

  木言定定看了许久,要不是电话忽然响起,他还想多看一些。

  是他父亲。

  “木言啊,这周学校要是没事就回来吃饭?”

  “下周回去。”

  “行,记得把我媳妇也给带回来。”

  “带不回去,她拒绝了我,而且已经有男朋友。”

  “什么?”木天强大吼大叫,“你不是都看了三年,怎么还会把人看丢的!”

  “.......!”

  “唉,你这性格一点都不像我,瞻前顾后小心翼翼,三年了都没动作,难怪媳妇会跟人跑了,要是我当年像你一样,现在说不定还在打光棍,也没有你这臭小子。”

  “混账,有你这么打击儿子的么,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那么早答应,让你追个十几年,尾巴才不会翘到天上……”

  电话那端已经掐架,木言苦笑的挂断了电话。

  看来,确实是他顾虑太多,如果一确定心意就立刻出手,现在结局或许不同?

  。。。。。。。。。。。。。。。。。。。。。。。。。。。。。。。。。。。。。。。。。。。。。。。

  这雨一下就是一个星期,时刻阴雨绵绵,时而又瓢盆大雨,让人不舒服。

  虽然斐冷并不在身边,可是扬奚落并不孤单,对方似乎总能知道她需要什么。

  他好似是她身体里的一部分,她平日里干什么他都知道,就连酒吧的打工日常也是如此。

  但是斐冷并没有多说什么,也不会加以干涉,只会在她辛苦的时候适当的提醒该休息了。

  其实他不知道,扬奚落所做的一切,拼命工作,也是为了以后两人的家。

  周末,室友都回家了。

  周渔阳才刚刚实习没多久,没想到就要去出差,一走就是好多天。

  扬奚落一个人在宿舍,虽然有些冷清,但与平日热闹的气氛不同,安安静静也挺好的。

  天还未黑,斐冷发短信过来,让她把阳台上的衣服都收起来。

  扬奚落忽然想到,在斐家时就是因为下雨,她很没出息的被风雨中飘摇的衣物吓到,最后抱着斐冷睡觉。

  原来,他都记着。

  她早早洗完澡上床。

  外面狂风大作,暴雨淅淅沥沥的敲打窗户,因为只有一个人,不大的寝室居然有西恩空旷。

  她开了灯,盖着厚厚的被子,可是那种胆怯依旧从心里蔓延出来,慢慢的蚕食着她的勇气。

  她缩在被窝里,这个节骨眼,她居然还能想到很多鬼故事一个比一个吓人。

  看来今晚别想睡觉了,她翻身而起,认命的打算找本书看看。

  就在这时,一声震动,在格外安静的寝室里无外乎是投下一颗炸弹,扬奚落跳起。

  是手机响了。

  有个鬼故事,似乎就是说雨夜来电的。

  扬奚落不可抑制的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看到来电显示后,她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接听。

  “斐老三……”

  她连声音都在发颤,很像孤苦无源的小动物,还偏偏要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斐冷哪里还能硬下心肠。

  他今天有些忙,却一直记挂这小丫头,刚才又看了天气预报,立刻打电话。

  国内现在是黑夜,今天又只有那丫头一人呆着,气象台已经挂起了雷电预警。

  “我在,不要怕。”

  “可是你又不在这里,我看不见你,只能听见声音,还是害怕。”

  扬奚落可怜兮兮的说道。

  斐冷听到这埋怨的话,嘴角勾笑:“少说些这种话,不然以后我去哪都要把你带上,拒绝反抗都无效”

  “切,斐老三,你当我是吓大的。”

  扬奚落本来很害怕,但是听到斐冷的声音,和对方聊天说话,心情慢慢的稳定。

  “你等下还要去工作?”

  “不,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入睡为止。”

  他的话仿佛有神奇的魔力,让扬奚落忍不住沉沦。

  她一直和斐冷说话,说着说着竟然睡意渐渐袭来。

  她睡着时候还保持着握着手机的姿势,电话那头,斐冷边处理公务边放扩音,见人有些时间不说话,正想询问却等来她匀称的呼吸声,嘴角忍不住勾着笑意,甚至呼吸忍不住都跟着人一起,好似她还在自己怀中呼呼大睡一般。

  “先生,咖啡。”

  苏墨龙端着咖啡走进来,他是助理,更是生活助理,日常小事也要照顾到,当然拿到的工资也不菲。。

  斐冷让他小声点,道:“放下,然后去通知会议延迟。”

  “可先生,你已经高强度工作了将近八个小时,要是再推迟会议,身体会吃不消。”

  “也不是第一次,照我的话去做,没事。”

  斐冷淡淡的说道。

  姜寒闻言无奈的摇摇头,看这样子,恐怕十头牛都拉不回来,面前这人是彻底沦陷了。

  。。。。。。。。。。。。。。。。。。。。。。。。。。。。。。。。。。。。。。。。。。。。。。。

  扬奚落这一觉睡得很足,还是因为隔壁宿舍有人打翻了东西才醒的。

  她惺忪的睁开眼,第一反应是看手机,看到通话时长后,她愣怔,电话居然还在通话……

  “斐冷?”

  她喊道,对面立刻回应:“起来了?”

  “你居然没挂电话”扬奚落惊讶无比,这一晚上难道他都没有睡觉。

  “不是,我也忘记挂电话,稍后我要开会,你要记得吃早饭,不许挑食,还要想我。”他仔细叮嘱。

  最后挂断了电话,扬奚落也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感觉。

  其实如果斐冷晚些挂电话,她几乎要脱口而出问一问,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

  但是她又有些害怕,有时候问出来只是两方受伤。

  男人对女人好,其实有很多种,当妹妹,当家人,或者……是爱人。

  斐冷对自己回事怜悯吗?还是她所期待的爱情?

  她有些惆怅,如果斐冷知道这小脑袋居然还在质疑这种事,非气到吐血不可。

  如果不是爱,为什么要对待你像是对待生命?

  今天周末,晚上学生都没有课程,所以酒吧生意这两天最好,张姐让扬奚落提前到做准备。

  这儿的客人多半是学生,但是学生里也有隐藏的富豪。

  这学校是本市最好的大学,也是全国排得上前世的,现在家世好学习好的双优生很多,学校里就有不少学生土豪,木言就是比较突出的一个。

  刘姐交给她一个肥差,道:“82号桌你负责一下好了,点酒不看价格的那种,给的小费也不小,今晚你能提成应该不错。。”

  “谢谢刘姐。”

  扬奚落感激的说道。

  对方要了两瓶名贵的龙舌兰,每瓶单价都好几万的那一种。

  扬奚落虽然家里还算有钱,但那些钱和她没有关系,所以也从来不去肖想,现在的她认为上万的就还是很贵的。

  扬奚落将酒送过去,82桌是三个男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

  “先生,你们要的酒,请慢用!”

  她将酒放下,对方又让她开酒。

  扬奚落不会喝酒,有时候喝鸡尾酒都会有些头晕,更不用说高度的酒。

  她按捺下所有的不适应,勉强的抿了一口,味道很冲,在对方的坚持下只好大口喝。

  酒滑入喉咙辣得很,她忍不住剧烈咳嗽,那几个男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借着帮忙的噱头拍她肩膀,趁机揩油。

  “真是清纯,都说这里学生妹多,看来还真的是这样,小妹妹咳成这样哥哥们好心痛。。”

  “我……我喝过了,现在可以走了吧”她后退一步,闪身躲过那汗湿的手。

  “急什么,我们三个人,你怎么着也得喝三杯才够意思?”

  她拿来开瓶器,开好酒后,对方又说要倒酒,她也照做了。

  一般服务到这里就算结束,杨奚落正准备走,没想到有人竟然扣住了她的手腕,拿笑容里不怀好意:“急什么,请你喝酒。”

  “抱歉,我不会喝酒。”

  扬奚落为难的说道。

  “不会喝酒还跑来酒吧上班?是不想喝还是不会喝?”对方有些不悦,因为扬奚落的挣扎:“小姑娘,你这是看不起我们?那没办法,只好问问你们经理,我们开个几万块的酒被服务员瞧不起,这事要怎么算?”

  扬奚落闻言微微拢眉,知道对方是故意滋事。

  她不想连累张姐,咬咬牙道:“我还有工作,只能喝一杯。”

  “好说好说。”

  那人见杨奚落态度软化,朝着同伴做了几个暗示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