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斐总裁的奋斗好生活 老十三清 3547 2019.05.30 11:18

  这是我深思熟虑做的决定,我们两个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他执着地问道。

  扬奚落被气得半死。

  这人扮猪吃老虎是上瘾了!死活就是不肯摊牌是吧

  还是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外人根本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杨奚落又气有羞愧,根本就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就是小三,根本就没有底气。

  “你……你长得太丑!”

  “?”

  斐冷怒气腾腾的情绪忽的结冰。

  “杨奚落,你都和我住了两个多月,现在才嫌弃我丑?”他有些无奈,这个理由他真是气不起来,还有点想笑。

  “以前我觉得关上灯长什么样子都没差,但两个月后我发现容貌还是很重要的,忍不了。”

  “好,我去整容。”

  “额……”

  杨奚落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人脸皮这么厚,这都能圆回来。

  他说啥?

  整容!

  要能整容早些年干什么去了!

  “不不不,我除了讨厌你丑,而且还讨厌你年纪比我大,我只是个少女,你是大叔,我们不配”

  “这不是你不肯嫁给我的理由,我虽然年纪比你大,但心态和你一样,都是年轻人,可以跟着你的思路走!”

  “什么?这都不可以!”

  杨奚落真是没想到怎么都甩不开面前这人,气得胸膛起伏,灵机一动道:“你胸肌太发达了,比我还发达,我身为一个女孩子胸都没你大,很自卑,所以不想嫁给你。”

  “这……”斐冷锁眉,有些接不上话来。

  杨奚落听此,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理由有点扯,但只要能成功脱身,什么理由都能拿来用,正想再接再厉继续说,忽然听到斐冷道:“我个人不在意,但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烦恼,你要是实在不喜欢自己的平胸,我出钱,你去隆胸、”

  顿了顿,斐冷继续说道:“你现在已经很符合我口味,太大你端着走难受,我也不喜欢。”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

  杨奚落脑袋空空的现在真的是一个理由都想不出来了。

  斐冷见招拆招,让她无所适从。

  明明那个蔡小姐温柔漂亮身材还好,是最佳人选了不是吗

  难道……他还想换换口味?

  原来如此,果然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吃在碗里看在锅里!

  “我不管,总之我不想嫁给你,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去找斐老住持公道!”

  “他?他恨不得我们两个明天立刻结婚,后天就生一支足球队,怎么可能放你走。”

  杨奚落听到这话,实在是难过极了,这一家怎么这样,难道要她一直做小三吗,太欺负人了,因为太难过,也顾不上面子,哇的声出来。。

  现在也不要什么面子了,她的面子早就丢光光了。

  这个斐冷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斐冷见她哭了,心瞬间软了。

  他叹气,毕竟站在面前的只是个孩子,从刚才辩论的话来看就好像是个赌气的少女罢了。

  他抽出面纸为杨奚落拭泪,动作很轻柔。

  她躲开,不从甚至还大人,怒道:“不准你碰我!”

  “你要是不开心,生气,可以冲我发火,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能退婚,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这么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明明就是你欺负我!”

  她一边哭一边嘟囔着。

  “好好好,我欺负你了,不哭了好不好,都成大花猫了。”

  他不顾杨奚落的挣扎,摆正人的脸蛋为她擦泪。

  他揉了揉,道:“又哭又闹的,是不是很饿,我让厨房准备点吃的。”

  “我不要吃东西!我现在是在和你吵架,你能不能严肃对待。”

  杨奚落气不打一处来,差点被斐冷气死。

  明明现在都已经说道退婚这个严肃的话题,可是这男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她就算饿,也不会妥协的,离婚这个话题今天一定哟谈好,虽然很有志气的想着,但肚子却在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响起。

  “看来是饿了,我去吩咐厨房,你先洗漱换个衣服,等会我上来找你。”

  说罢,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是大人照看小孩子的那一种,带着宠溺。

  杨奚落很无力,无论自己怎么发脾气,都好像是一拳打在了虚无的空气里,对付根本就不为所动。

  斐冷根本不受挑拨,刚才还挨了一巴掌呢,也没有发火。!

  斐冷下楼吩咐厨房,顺便接了蔡柔晴的电话。

  “有事?”

  她听出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有些惊讶。

  马不停蹄的回去见心上人,不是应该很开心么,怎么会是这种情绪?

  ”你们两个吵架了?还是养的小猫咪闹脾气?”

  斐冷闻言,嘴角一钩,没错了,扬奚落就是小猫咪。

  “是生气了,怪我离开太多天,正闹腾着不肯吃饭呢,还亮出了利爪。”他并未生气,讲话的语气一直温和。

  蔡柔晴沉默,以她对斐冷的了解,这个男人并不是会哄女人的那种性格。

  她和斐冷也认识很多年了,他对人疏离有度,说得好听一点是随缘不强求,难听一点就是冷漠,而且很冷血。

  斐老三在商界里之所以那么出名,就是因为手腕铁血,人冷酷得没法商量,人人都多斐老三长的事恶魔的心。。

  国外的分公司就是他一手创立的,如今已经站稳脚跟,发展迅速,这样的人居然会哄女人?

  他的脾气不好,向来雷厉风行,手段也很毒辣,善恶分明,敢惹他的人不多,至少惹怒他的人很少有好下场,这些年她听了一些传闻,每一件都很血腥,一旦斐老三决定的事,谁来求情都没有用。

  可就这样一个容易暴躁阴鸷的男人,挨了一巴掌还能笑眯眯的说被小猫抓了,甚至为一个女人准备吃的,真事少见。

  “看来猎豹也有被收服的一天。”

  她略有感叹的说道。

  “她胆子那么小,也只能装装样子吓唬人,我也只能收起獠牙慢慢的哄着,她是猫我就做米老鼠,做花花草草。”

  “对了,她说电话的事情了吗?”

  “提了一句。”

  “就一句,没其他的了?”

  “这……有什么解释的?”

  蔡柔晴倒吸了口冷气,似乎明白了两人吵架的核心在哪里:“斐冷,你最好还是解释一下,否则你的小猫咪此时说不定恨死我了,女孩的心思比较敏感,你想想看,要是你打电话给奚洛,结果是个男人接的,他心里会怎么想。。”

  “哪个人敢这么大胆。”斐冷目光一冷,却忽然开窍:

  “误会?你是说她吃醋了?”

  斐冷原本就不知道怎么安慰杨奚落,心里正愁苦着,听蔡柔晴的话之后大有拨开云雾见天明的感觉。

  “我看她应该是听到我的声音,再加上你联系不上,所以误会了,赶紧去解释,我可不想无端的被人骂,我可是她嫂子?”

  “谢谢。”斐冷嘴角一扬,“被小猫咪绕得晕头转向,一时间没有想到,多谢提醒。”

  “你还不是心甘情愿的被绕,赶紧去吧,不然人真的要跑了,实在是说不清的话我来解释。。”

  “算了,这事还是我亲自开口。”

  “行,那我不打扰了。”

  蔡柔晴笑着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而杨奚落在楼上正把行李箱装满,她没想到不过住在这里两个月而已,居然有这么多的东西要收拾,总之今天收拾好了就离开。

  而斐冷也让苏墨龙调查了一下,这丫头居然出了国。

  是去看自己的吗?

  既然去了为什么不去找他……

  他突然猜到什么,了然于心。

  楼梯传来声音,杨奚落双手扛着大行李箱怒气冲冲的走下来,那行李箱大大的,衬托得她十分娇小。

  唉,这气鼓鼓的样子也如此可爱,斐冷把面前这人想丞了气球,估摸着要爆炸了。。

  “你干什么?”

  “回宿舍!”

  “好不容易放假,回什么宿舍。”

  “你长得丑,胸肌又发达,脾气又不好,我不想跟你呆在一个屋檐下!”

  她说的振振有词。

  斐冷无奈,这丫头生气归生气,怎么能人身攻击丈夫呢。

  女人啊,为什么生气就不能直接说么,弯弯绕绕这么一大圈都没解决,反而吧自己气死。

  如果不是蔡柔晴指教,他现在还会以为丫头是因为这些天失联而生气。

  “你今天出国了?”

  杨奚落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总算是切入正题了是不是?

  “斐老三,既然你也清楚,我们就好聚好散,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屑去当人家的小三,破坏别人的幸福,趁着那位蔡小姐还不知道,你赶紧收尾去认错,以后不要再有这种事情,别再伤害女孩子,我们两个到此为止。”

  她急急的说道,她真不想分个手还闹得鱼死网破!

  “放我走吧,之前的一切我不计较!”

  她加重恳切的语气,一双云眸带有水雾,祈求的看着他。

  斐冷听到这柔软的一句话,心狠狠一颤。

  杨奚落吃醋吃的毫无章法,不可理喻,自己吧自己嵌入再可怜的境地里,偏偏他就是无可奈何!

  他心神一动,大步上前将她瘦瘦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搂在怀中。

  他大手穿过她的秀发,扣在她的后脑勺上面,另一只手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际上。

  杨奚落浑身僵硬,呆愣了一瞬,下一秒想要挣扎,但是耳畔却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声音。

  “你啊你,白生气了,不就是看见我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么,当时怎么不问问?”

  “问什么,难道要承认自己是小三么?”她生气的说道。

  “斐冷,你放开……”

  她的话还没说完,耳畔传来那暗沉的几个字。

  “她是你嫂子,我二哥的女人。”

  “什么嫂子,我不听,你现在立刻放我走……”杨奚落没想到斐冷撒谎越来越没有谱了,依旧在死命的挣扎,脑子忽然一闪:“你说她是你二哥的…”

  “没错,她是我二哥的未婚妻,本来已经谈婚论嫁,结果我二哥出了事,之后她一直走不出来,单身至今,这一次就是她发生了点事,我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才几天没联系你,我和她之间要是有什么,也只有亲情。”

  “可是我明明听到公司员工说你们好了几年……”

  “我二哥去世四年,这四年里我和他都丧失了最亲近的人,就好像一对受伤的鸟儿互相舔舐着伤口,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斐冷咬牙,“我总不会对自己二哥的未婚妻出手,又不是禽兽!”

  他最后一句话格外沉重,敲打在心底。

  杨奚落浑身一震,虽然听得迷迷糊糊脑子暂时转不过来,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看来自己是误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