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箫琴情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总坛之相会

箫琴情仇 寒宇宸 2577 2005.07.03 15:14

    "二叔,我走了,你要保重你自己啊!还有无影,以后不懂的多问问二叔,还有四位堂主,希望你好好地努力,把龙帮继续发扬光大!"任马走在大路上,我想起了早上走时的话语,二叔欲言又止的神态,还有四位堂主的挽留,实在太对不起二叔这几年的扶持,自从爹病逝之后,他就视我有如己出,耗费大量的心血,帮我把持着龙帮。还有四位堂主的帮助,如今我却抛下这所有的一切,抛下龙帮走了。

  "唉!"我长叹一声,策马往前飞奔。

  傍晚时分,进入汴京城。汴京,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繁华的都市,但我已经无暇去观看眼前的美景,随便找了个客栈,休息一个晚上,以消除白天长途奔波的劳累。

  次日一早,我就上路了,出了北城门,往以前极盛一时,如今却只剩残垣破壁的七杀总坛而去。

  两个时辰之后,我到了七杀总坛。下马,我步入总坛,当年威风凛凛的大门,如今只剩一片坍塌的破墙,与倒在一旁的两块铁门板,门上已经锈迹斑斑。前院也已经破败不堪,两边的花坛,残枝破叶,地上杂草丛生,穿过几乎要倒的副门,眼前是以前一座最大的建筑--议事厅,如今也成了一座破屋,墙上的焦痕依稀可见。这哪里是当年盛极一时的七杀教?直如一座破败的庄院。

  我步入大厅,厅中已经打扫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地上盘腿坐着一位女子,青衫罗裙,旁边一把黑白双刃--正是耶律琴。

  "你来了。"她没有睁开眼睛,"很守信,也很准时。"

  "是的。"我道,"为了当年的事情,现在我人在这里,听凭处置。"

  "出手吧。"她站起来,双刀已在手中。

  "为什么?"

  "我虽然要你死在我手中,但是我却不杀不还手的人。"

  "小心了!"她娇叱一声,黑白双刃舞起一片刀影卷了过来。

  我脚步一错,轻轻地滑出这一片刀圈,身形未定,背后又传了风声,我听声辨位,再次脱出,但是背后的风声却消失了。我转身,看见的却是耶律琴满眼的怒火,我明白我又错了,一味地闪躲让她以为我在轻视她--我出手了,但仅仅摆出"降龙十八掌"的起手势"见龙在天",这女子好生奇怪,不是要报父仇么?却一定要我出手。

  "好。"她银牙一咬,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伴随着双刀卷过来,另我不得不集中全部的精神应付,"双龙出海"、"龙游浅水"、"龙腾于空"连番施出。想不到这女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武功。

  越打越久,我越心惊,这女子短短五年时间之中,竟有如此成就,足可名列江湖一流高手之列。 突然,我竟有一种想法,如果我们不是兵戎相向那该多好。

  "云龙击!"耶律琴久攻不下,突然一声怒叱。"云龙击?"我心中一凛,那是七杀教据说失传已久的武功,当年和丐帮的龙战于野同为至刚至阳的武功,当年耶律齐明都没有学到,她从何学来?而丐帮的"龙战于野"乃是"降龙十八掌"之中的第十八掌,据说丐帮的历代以来只有洪七公和乔锋两人能够自由施展,我也只会一点皮毛,稍微不慎,便被那巨大的耗力和反弹所伤。

  但见"云龙击"甫出,整个空气充满了灼热的气息,更似要撕裂一般,排山倒海的热浪向我涌了过来,我无暇顾及其他,脚步一错,双手分击,"龙战于野",随即也涌出一股强劲的气流迎了上去,两招都是天下间至刚至猛的招式,我到想试一下,二者究竟谁更强。

  但是我随即醒悟了过来,我不只她功力如何,但是刚刚和我打了那么久,肯定耗力甚巨,而我刚刚却是十成十的功力!醒悟过来的我慌忙把八成的内力撤回来,打在旁边的地上。

  "轰"地一声巨响,地上被打出一个大坑。

  "噗!"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内腑翻腾让我难受至极,后退数步,跌坐在地上。云龙击果然不同凡响,虽然耶律琴已经力劲,但是威力也不可小觑。

  "蹬蹬蹬"耶律琴也被我在我撤回内力时运劲布满全身的"醉蝶狂舞"震得连退三大步,嘴角也溢出了丝丝血迹。但是她随即就稳住身形,挥刀又是一片刀影卷了过来。

  我闭上眼睛,等着那一片刀影降到我头上。

  "叮"地一声脆响,我睁开眼睛,看到一柄剑架住了黑白双刃,我随即又闭上眼睛,不用看也知道剑的主人是谁了--朱雀堂主独孤剑。

  "你来干什么?"

  "帮主恕罪!"独孤剑开口,"秦二哥说的。"没等我回答,他转向耶律琴,"姑娘,令尊并非我们帮主所杀,你何苦要找我们帮主呢?"

  "独孤剑,不用多少说了,你回去吧,这儿没你的事。"我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帮主!"

  "这是命令!我叫你回去。你知道听令不受者该当何刑?"

  "是,属下尊令。"独孤剑默默地退开数步,而后飞身而去。

  "少假惺惺了!"语气中不带任何因子,冷冰冰的。

  "我闭上了眼睛,姑娘,动手吧!"

  "哼,你以为我不敢?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说完的瞬间我感觉到有冰冷的感觉降到我脖子上。

  良久,我睁开眼睛,在她的眼中我看到的不是那种大仇将报的痛快的眼神,却看到了一种哀怨的眼神。

  "姑娘为何还不动手?"

  耶律琴什么话也没说,手轻轻一抖,刀锋一偏,我只觉得肩膀上一阵疼痛。

  "为什么?"

  她什么话也没说,"呛!"一声把黑白双刃掉在地上,人,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一阵迷茫。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