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暴君息怒:公主别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受伤

暴君息怒:公主别逃 抓娃娃机 2108 2019.06.13 06:24

  “奂公子!”

  姽婳见自己的匕首插入了奂公子的胸膛,竟有些惊慌失措。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奂公子有气无力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倒在地上。

  因为姽婳慌乱,幻术随之解除,陵阙看着倒下的奂公子,心中杀意袭来。

  掐着姽婳的脖子,狠狠地掐着,一直不肯放手。

  “我后悔没有杀了你。”

  “你杀了我吧……”

  “朕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死的。”

  陵阙扶着奂公子进入内室,让太医前来医治,自己出来命人戳瞎姽婳双眼,带到窑子里贩卖。

  姽婳痛失双目,痛不欲生,临走前还一直苦苦喊着“陵阙!你不得好死!”

  陵阙处理完姽婳,便焦急的赶过去看望奂公子。

  “皇上,我没事……”

  “奂公子,怪朕没听你的劝谏,反而与你针锋相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皇上……你没错……是我疏忽大意……”

  “别说了,在这好好休息……”

  陵阙看着止住血的奂公子,这般脆弱,竟有些心疼,自己与奂公子相识之时,可谓是惺惺相惜,二人同仇敌忾,一鼓作气,才有了今时今地的地位,如若没有对方,一定不会成事。

  陵阙百感交集,自己母亲早亡,不受父皇喜爱,从小无依无靠在宫中受尽冷落,而奂公子也是因为父王偏心,嫡母陷害,落得充当人质,才有了二人相识的情分。

  如今,经历这一番风波,二人感情更加坚定,一定胆肝相照,不负上天眷顾。

  “派人好生看守奂公子,止到他康复。”

  成安领命遵旨。

  奂公子受伤暂居宫中的消息被瞒的密不透风,可是还是没逃过陵氏泷的耳朵。

  陵氏泷对奂公子的情况十分关心,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见到奂公子。

  “奂哥哥!”

  陵氏泷被侍卫拦在外边。

  “大胆!你们竟然敢拦本公主!”

  “公主恕罪,皇上有旨,不可任何人靠近凌昭殿。”

  “我是任何人吗!本公主心系奂公子,前来探望,滚开!”

  陵氏泷气的没话说,直接上手推开侍卫。

  “泷儿。”

  就这么听不出喜怒的声音,才最可怕。

  陵氏泷自然知道这是二哥的声音。

  可是陵氏泷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心系奂公子,自然不怕二哥责问。

  “二哥,泷儿想见奂哥哥。”

  “泷儿,别闹了,回去吧。”

  “二哥,为什么不让泷儿见奂哥哥。”

  “奂公子重伤在身,你去了又有什么用?别打扰他清净。”

  “二哥,你不讲理,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扰他清净,奂哥哥一定需要泷儿陪。”

  陵氏泷不顾陵阙阻拦,还是往里进,陵阙也拗不过这个死心眼的妹妹,便随了她。

  只希望,她别失望而归便好。

  自己这个妹妹,说实话,他是很珍惜的,毕竟亲情在这个皇室中,难得可贵,他爱护她,珍惜她,也不希望她白白的献出自己的真心,给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

  她做什么,他都会随她,可是就这一点,儿女情长他已经看透,只是陵氏泷还小,不知道这其中的深奥。

  奂公子的薄情寡义和自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陵氏泷之前因为自己薄待苏初透,对自己出言不逊,而奂公子的薄情,岂又是她能承受的?

  泷儿是她唯一的妹妹,他只希望她能和有情人终成眷属,别被别人辜负便好。

  奂公子不是那个人,泷儿,你什么时候才明白?

  陵阙无奈的看着陵氏泷兴高采烈的进去,不知里面什么情况。

  陵氏泷一进屋,就被满屋的药味熏到了。

  奂哥哥是怎么了,这么严重吗?

  “奂哥哥,泷儿来看你了。”

  陵氏泷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虚弱的奂公子,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奂哥哥,为什么会这样,谁把你伤成这样?”

  陵氏泷心中愤恨不已,谁敢伤她挚爱,谁就是她陵氏泷一辈子的敌人,我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以此泄愤。

  “奂哥哥,你一定要养好身体,泷儿还想和奂哥哥一起策马,一起划船,一起放花灯……奂哥哥……你说对不对……”

  陵氏泷哭的伤心,自然也吵醒了奂公子。

  奂公子真睁开眼睛,看到了眼睛哭红的陵氏泷,心里竟有些微妙的变化,不过迅速被压制下去了。

  他的伤口虽然不浅,但是凭借奂公子多年练武的身躯,自然不值一提,虽然有所损伤,但是不至于生命危险。

  姽婳这一刀,若是放在寻常人身上,一定必死无疑,而奂公子并没有想着自己的安危,只是一股脑的想保护陵阙罢了。

  自己对于陵阙,竟然冲动大过了理智,真真是不应该。

  不过奂公子并没有后悔,自己明明可以挥剑挡住匕首,可是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自己的傻事也做的够多了,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

  奂公子苦笑,自己遇见陵阙那一刻起,也许就是不会寻常了。

  陵氏泷见奂哥哥醒了,连忙对他说,“奂哥哥,泷儿好担心你啊,你为什么会受伤,泷儿心慌极了……你是不是会好起来……”

  陵氏泷都哭成一个泪人了,小小的人儿在奂公子面前哭的泣不成声,让别人知道这个嚣张跋扈的公主还有这副面孔,岂不是被人笑话了去。

  “泷儿,别哭了,奂哥哥身子好着呢,别担心了。”

  奂公子也不忍陵氏泷这样伤心欲绝,安慰道。

  “奂哥哥……只要你能好……泷儿做什么都愿意。”

  “泷儿,无妨,过几日便好了,奂哥哥答应你。”

  “好,奂哥哥说话算数,一定要好起来。”

  “泷儿乖。”

  陵氏泷抹了一把眼泪,难得露出了笑脸。

  奂公子摸摸陵氏泷的头,这个傻丫头,对自己这么上心,该如何是好。

  并且这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人。

  陵氏泷依偎着奂公子,这是她难得的独处时间,她心系奂公子,不舍离开,希望奂哥哥能康复,向以前一样,宠爱着自己。

  奂公子见陵氏泷这般与自己亲密,并没有觉得抗拒,只是不忍心这个傻姑娘对自己这般好,以后谁得了她,一定要过了自己这关才行。

  陵氏泷哭累了,便倒在床头睡了过去。

  奂公子竟有些想笑,这个傻姑娘,竟然不肯走,偏要守着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