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时光之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针锋相对

时光之心 格子里的夜晚 3691 2007.10.20 22:55

    

  叶韬要如何应付这样的对手呢?看过了这个精细小巧,从体积和声势上毫不起眼的玉蜻蜓,大家对于叶韬的信心却不知不觉下降了不少。叶韬要做出怎么样的东西来,才能压服玉蜻蜓呢?更何况,叶韬只有三天时间。

  叶韬却好像没感受到什么压力,他大大方方地称赞玉蜻蜓的精致漂亮,脸上的淡淡的微笑始终没有消失过,甚至看不出任何的勉强。对于一直在他边上称赞玉蜻蜓漂亮可爱顺便质疑叶韬是不是能做出一样好玩的东西的谈玮莳,叶韬甚至能有精神还嘴。而谈玮莳那半是调侃半是撒娇的说话的腔调和那些毫无顾忌的内容,让周围那些老老小小对于谈玮莳的身份地位绝不陌生的家伙们惊出一身身冷汗。而叶韬好几次诸如“小丫头片子不懂事”之类的说法,如果是别人说,恐怕要被谈玮莳记恨到死,恶作剧不断了,但是谈玮莳居然仅仅是嘟着嘴很是不满地说回去找姐姐告状……叶韬到底和东平王室是什么关系的联想,愈加丰富了。

  当然,外界的这些人自然不会知道,在这几天里,从某次叶韬称呼谈玮馨“馨儿”不幸被谈玮莳听到开始,这两人斗嘴几乎就没停过。谈玮莳威胁说要到父王母后面前漏出对叶韬的“姐夫”的称呼,要让叶韬多弄点好玩的东西给她。而叶韬最近忙得没空搭理谈玮莳,口气上也很是不客气。而谈玮馨偏偏好几次提醒谈玮莳,最近不要和叶韬捣乱,弄得两边就这样经常嘴上闹腾一下。

  谈玮馨倒是不太在乎谈玮莳会不会去父王母后面前告状什么的,她自己身边的那些侍卫和仆从,都是完全忠于她的,不必担心。但谈玮莳身边那几个,却都是父王母后的亲信,谈玮莳说的这些话,恐怕早就到了父母的耳朵里,只是父王母后事务繁忙,或者是压根还没想好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这才一直没有和她谈。

  谈玮莳一直跟着叶韬回到了临时建立的大工作间。叶韬在自己的地头仍然没有露出什么紧张或者担忧的表情让小女孩很是气闷,也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叶韬真的有把握在三天里弄出东西来,还真的能压倒玉蜻蜓?

  小女孩毕竟是对漂亮的东西有着独特的喜爱,并不了解此刻叶韬的心中所想完全不是工艺层面的问题而是创意层面的问题。叶韬前前后后,潜移默化地在叶氏工坊里尝试过的培训过的做过预研,有过材料和工具准备的技术储备之丰富,恐怕是尚宝堂砸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但既然这一次尚宝堂以如此有创意的方式拿出了这个从技术角度并不算太难的小东西来打第一台,叶韬也就没有理由不以同样的方式反击了。

  玉蜻蜓,无非是绿玉雕刻出蜻蜓的身体,用水晶片出翅膀,在连接的部位下足手工,稍微引入一些微雕的工艺而已。现在还没有成熟光学放大设备,放大镜是个无比奢侈的东西,这才显得玉蜻蜓的奇特出群来。搁到原先他来的那个时代,只要设备准备充分,手艺过得去,几乎一个中学生就能在放大镜台下操作这样级别的东西了。对于叶韬,那实在不算什么难度。

  花了几个时辰画出设计图,画出分部件图,做出了详细的制作手艺的注解,然后又好好睡了一觉,叶韬才极为悠闲地召集已经等得有些害怕了的叶氏工坊的学徒学工们开会,布置起了任务。这第一个项目,叶韬不但不准备亲自动手,甚至连索庸他都不准去参与工作,全部交给了那些学徒学工们按照设计图去制作。而他自己,则拉着索庸一起聊天,下棋……

  这些举动,由于叶韬从开始就没准备隐瞒,立刻就传遍全城,说叶韬狂妄的有之,说他胸有成竹的有之,猜测叶韬已经放弃比赛,准备糊弄过去的更是不少。但无论如何,赌徒等待的都是解开骰盅的那一刹那,只有到了胜负终于完全明确的时候,他们才能终于死心。

  叶韬并没有等满三天,到了第三天中午,距离他可以使用的时间还有足足六个时辰。虽然仅仅提前一个时辰让昭华公主谈玮馨府里的人去负责通知有关人等,但早就在着急等待的各方还是到得很齐。他们不必知道之所以将时间选择在中午还是因为昨天通宵赶工完成之后,那些学徒学工们整个上午都在睡觉,而叶韬则在自家园子里把玩做出来的那个小东西玩了一上午。但是,大家都的确感觉到,恐怕叶韬不是在故弄玄虚或者是拿不出东西来准备糊弄人,因为他选择的地方实在是太有味道了。叶韬居然选择了明玉楼,这个罗勤和宋玉时常召开酒会的地方。自从上次被叶韬大闹了一场,这个酒会可算是彻底开不下去了,出席酒会的人数和档次都有直线下降的趋势。而现在,叶韬却选择了明玉楼……

  在高朋满座的明玉楼二楼中间,特意腾出了一片空地,放置着一张铺着深褐色锦缎的桌子,上面端端正正地放置着一个一尺见方,表面全都是用叶氏工坊独门的黑色镜面漆工艺制作的木匣。看着木匣漆色中银箔拼就的雅致细巧的叶状花纹,让大家感觉到,仅仅这个盒子本身,都是一个精美华丽的艺术品了。其中存放的,会是什么呢?

  叶韬没有楼庆希那样强的交际手段,也没有想要先说一番话的冲动,当时间一到,他就吩咐鲁丹去打开那个盒子。

  将整个盒盖掀去,在台面中央的是一个密布着莲花纹和云纹的老大一个精致的独脚灯座。但在灯芯位置,却不是油盏和灯芯的插孔,而是一块浑圆的光滑的,散发着温润光泽的浅黄色玉石。让人无法理解的是,玉石中心却人为凿出了一道豁口,让这块价值可观的玉石破了相。

  好吧,大家的确能看出这银质灯座工艺精美,但是,这就足以压服尚宝堂的玉蜻蜓了吗?

  大家疑惑地看着叶韬,而叶韬却像是一样疑惑地看着鲁丹。鲁丹像是有些莫名所以地挠了挠头,捧着盒盖走近了一步,仔细端详了一下灯座之后无奈地看向叶韬……

  这到底是什么戏码?

  正当楼庆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啪地一声,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从盒盖里滑落到了地上,一连串笃笃的极轻的脚步声完全被淹没在了众人的嗡嗡的互相的交头接耳声中了。

  “啊!”只听得黄婉尖叫了一声,“蛇,四脚蛇。”

  盒盖里掉出的是四脚蛇?这东西是怎么跑到盒子里去的?

  “哪里?哪里?”鲁丹小心翼翼地问着黄婉,而黄婉好像一动都不敢动。

  “在……在我的脚背上……”黄婉的声音轻得只有周围几个人听见。

  “没事的,我来。”鲁丹安慰道,随手解下腰上虽然不当侍卫了却还是习惯性系着的厚背大刀,连着刀鞘轻轻向着黄婉的脚背伸去。

  黄婉羞红着脸,轻轻提起了大约两寸的裙裾。像她这样的淑女,真的出去骑马玩乐的时候那是一回事,但是穿着正式的裙装的时候,被看到脚,那却是非常害羞非常私人的。

  鲁丹动作飞快地将那黑乎乎的一小团东西拨落到地上,随即想用刀鞘去砸那只壁虎。

  刀鞘还没有碰到那只壁虎,那只壁虎却自己跳了起来,稳稳吸在了鲁丹的刀鞘上。

  就在这个时候,叶韬嘿嘿一笑,冲着楼庆希说道:“楼老板,请您品评一下,这只小壁虎,可比你的玉蜻蜓好玩吗?”

  “什么?”大家一片哗然,难道这只灵动的壁虎居然是做出来的。凑近一看,果然是,黑乎乎的壁虎外壳是用带磁性的陨铁制作的,摸上去亮亮的,用铁棒靠近了,会立刻做出类似于摆头,吐舌头的动作,当靠近的铁器重量足够,能让这个铁壁虎产生足够的吸力,它就会一下子蹦起来。

  “你是故意吓我?”在众人的赞叹声中,唯独黄婉很是不满,在鲁丹的手臂上狠狠一拧,愠怒地说。

  鲁丹连忙赔笑说:“我是听我家少爷安排啊,再说,谁知道这壁虎往哪边跑?”

  黄婉哼了一声,随即问道:“可是,我身上一点铁器也没有啊,那壁虎是为什么会朝着我跑的,该没有吸力才对啊。”

  鲁丹讪讪说:“我也不知道啊。你问我家少爷去。”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这或许是很神奇,但是,在叶韬来自的那个时代,给小孩玩的玩具里,这种东西比比皆是,不过是在里面装置一个小型的,类似陀螺仪似的东西,将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在很短时间内输出而已,结构非常简单。但是,在这个时代,这个东西可就太唬人了。

  将铁壁虎捧在手里,仔细端详了半天之后,楼庆希神色严肃地将铁壁虎交还给了鲁丹。而鲁丹,则小心地将铁壁虎放在了灯座上玉石的那道缝隙里,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这算是壁虎的“巢”啊。

  楼庆希拱手说道:“这一阵,尚宝堂甘拜下风……这铁壁虎,委实是太神奇了。”

  他不得不服输,玉蜻蜓只是借着风势借着声浪的波动能动动翅膀,而这只铁壁虎,却能有如此灵动的动态,而表面那仿佛真实的鳞片组合,那雕琢得极为精致的面目和爪子,都让他产生出这是不是一个真的活物的错觉。而他浸淫珠宝和巧器制造也有数十年了,居然看不出来这铁壁虎到底是为什么能动,只能看出是用带磁性的陨铁制成。他,是输的心服口服的。

  “还请诸位七日后再移驾尚宝堂,来品评第二件宝物。”楼庆希的语气,已经不那么自信了。尚宝堂的那些宝,都是好久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现在除了一件件比下去,实在也没别的招数。那几位大师傅虽然技术精湛,但一时之间却也变不出什么戏法来了。对于能不能将叶韬比下去,现在,楼庆希可是心里没底得很。

  ========

  有留言问更新时间的,我现在更新很稳定吧?

  一天两更,上午一次,晚上一次,差不多都是那个时间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