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时光之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节 规划

时光之心 格子里的夜晚 5387 2007.10.11 10:46

    

  戴越阁是最早赶到还潮阁的。按照现代的说法,戴越阁就是那种有着丰富施工经验和工程管理经验的工程队的老板,而他这几年的意气风发,和叶家的兴起是分不开的。戴越阁原先就住在青云巷,和叶家是邻居,这个没什么架子的戴老板很快就和脾气很好的叶劳耿成了勾肩搭背一起喝酒的好朋友,后来更是结拜了兄弟。在叶劳耿成亲,妻子王珏怀孕之后,戴越阁就吵着要和叶家结成亲家,可那个时候戴越阁偏偏只有两个年岁已然不小的儿子。后来叶韬出生,戴越阁就更想要个女儿来实践自己的诺言,结果多年“努力”似乎都没什么结果,直到叶韬7岁的时候,戴越阁的小女儿戴秋妍才出生。

  本来戴越阁没有女儿的时候,叶劳耿不免调侃他,而现在有了女儿,又是粉搓玉琢十分漂亮可爱的样子,自然这亲事就定了下来。当时叶韬满脑门子都是“萝莉”“养成”之类的字眼。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出现了后来叶韬帮未婚妻换尿布之类的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和戴越阁那粗豪的样子不同,和戴家那说话满嘴跑马收不住的个性不同。现在才7岁的戴秋妍却是个文文静静的小姑娘,极是耐得住性子。常常到叶家院子和叶氏工坊去玩的戴秋妍,经常在叶韬忙着手里的活脱不开身的时候,就那么坐在边上托着下巴静静看着,经常是一两个时辰也不怎么动,也绝不抱怨。叶劳耿夫妇都对这样的儿媳妇满意得很,虽然至少要再过个七八年才能正式过门,而在叶韬眼里,这样的妻子恐怕要再过十年才能“用”。

  从瞻园开始,一直到春暖居,几乎叶韬前后设计的几个园子都是戴越阁的施工队营建的,叶氏工坊的那些厂房也是。为了保证施工的质量和速度,为了能够让最终效果达到设计要求,戴越阁的施工队可是被叶韬用各种新鲜的施工机械武装到牙齿,可能是这个时代最现代化的施工队了。而借着这些新鲜的设计,戴越阁在给其他人造院子造房子的时候,施工的速度和质量无人能敌。前些日子他还自己买下了一片土地,问自己的女婿要来一批设计图,一连造了12个小型的院子出售,获利一倍有余。这个包工头,正有向房地产开发商转型的趋势。

  戴越阁走进叶韬定下的包间就很不满地说:“叶韬,这些日子你不够意思哦。”

  叶韬奇怪道:“啊?我怎么了?”

  “人家说,糟糠之妻不下堂,你追着人家京城来的大小姐屁股后面跑,我女儿怎么办?”戴越阁并不生气,而更像是在开玩笑,“好歹,给我女儿一个说法吧。秋妍还小,被你看也看过了,玩也玩过了,随手撂开可不行。”

  叶韬连忙辩解道:“戴伯伯,不要乱说啊,什么叫做看也看过了玩也玩过了啊?这传出去误会可就大了?再说了,我和那位卓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戴越阁哼了一声说,“当初我说浓翠楼的茵如姑娘是普通朋友的时候你说了什么?你说男女之间怎么可能有普通朋友这种事情?连让我跪搓衣板这种事情居然都想得出来。”

  原来是想找回这个场子……叶韬翻了翻白眼,无力道:“戴伯伯,别捣乱了好不好?找你来可是有正事的。”说着,叶韬拿出那张卷了起来,放在一个竹筒里的图纸,递给了戴越阁。

  一看到叶韬拿出图纸,戴越阁也就不再打岔了。他展开图纸,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说:“这是做什么用的?几幢楼加起来,好大地界啊。”

  叶韬说:“这是准备在京中起的楼,当作行军棋业务,也就是弈战楼之后的总部,旗舰店。”

  旗舰店这个说法还是以前在和杜风池讨论那些酒馆客栈方面的事情的时候无意中从嘴里溜出来的。宜城在海边,他们和超级大海商齐镇涛的关系又不错,这旗舰的意思是明白的。仔细琢磨之下,觉得旗舰店这个提法很有道理,也就成为了他们约定俗成的一个说法。戴越阁听叶韬这么说,问道:“你真的准备进京了?”

  “进京?又不是去考试……把店开到京城去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戴越阁没有搭话,埋着头继续看了会儿图纸后问:“这只是大略的规划图吧,有没有详细的图?”

  叶韬点了点头,说:“有,一套图纸我都做好了。看了这样的图,戴伯伯,这样的楼,您盖得出来吗?”

  这就像是当初造叶氏工坊的厂房,造瞻园和春暖居的时候一样,虽然乍看之下没什么,可每次都有许许多多的很有难度的施工。叶氏工坊的那些厂房,弄得他心力交瘁,头发白了好多,可也从此掌握了许多新的施工方法。那些很有意思的施工机械,更是让他的施工队在承揽一般的建造的时候无往不利。

  “没问题吧,又不是光让我去琢磨,你小子又跑不掉。”戴越阁想了想,问:“这一片地不便宜吧。京城的地价,可是很难说啊。”

  “不巧的是,那位卓小姐刚好在京城很有些势力。不要说是地,其他的方方面面也都会铺好路。不然,戴伯伯你觉得我有什么本事去趟京城的浑水呢?”叶韬说。

  戴越阁放下图纸,说:“如果是小富即安,大概宜家加上弈战楼,已经很可以了吧?宜城那么多富商,你可是很抢风头的。可想要真的成为东平有数的豪门,还真的不得不去京城闯荡一番。那些豪门多是经过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的发展才有今天,要地产有地产,要商铺有商铺哪怕商场上一时挫败,靠着他们遍布全国的农庄之类的,也不会太伤元气。也有几年里就忽然发达起来的,那看的,一个是胆略,另一个就是眼光了。”戴越阁侃侃而谈,很有些指点天下的味道。

  “戴伯伯?难道你在这些什么豪门身上还专门下过心思不成?”叶韬暗自点头,嘴上却略带些调侃地说。

  “哪里说的,做生意都是这样的吧。你小子,说不定这一生之内,就能把叶家带到豪门的境地吧。这几年里,你戴伯伯可是有些看走眼了,当初绝没想到就在这么些年里,居然我戴越阁就变成看着你脸色在做生意的人了。造化弄人啊。”

  叶韬被戴越阁说得有些尴尬,连忙说:“戴伯伯,感慨得有点早了吧?将产业拓展到京城去可不是玩的,我可是想着,能够迅速在京城扎下根来。在那里起楼造房子的事情,还是少不得戴伯伯你啊,只是这一去,没有个一年两年功夫怕是停不下来。今天找戴伯伯,还有等一下杜风池,就是为了大家将现在宜城的事业整理清楚。”

  不一会,叶劳耿,杜风池还有叶韬的师兄们纷纷到来。还潮阁的包间是很适合谈事情的地方,在港口末端,临着海边。海风送爽,一点也不觉得热。稍稍吃了点东西之后,叶韬就将去京城发展的想法和计划又说了一遍。

  “去京城发展?为什么呢?我们就这么在宜城不是也很好吗?“叶韬的三师兄赵大柱有些不解,在宜城现在叶氏是顺风顺水。他们师兄弟几个也都在清泉村有了独立的院子,虽然比不得春暖居,相差也有限,都是他们照着各自性子和家里人的脾性爱好弄出来的。赵大柱是个比较纯粹的手艺人,现在的这种有房子有妻子,有孩子有马,闲来有钱喝酒的日子,已经是很知足了。

  叶韬想了想说:“我们也不说什么别的空话,就照着咱手艺人的话来说。大柱哥,你也知道,单单以一个木匠来说,一辈子能值得自夸的,也就是手里的活计别人喜欢,别人信得过了。一个木匠,或者随便一个陶匠,铁匠,一辈子能做多少东西出来卖?造房子弄园子,已经不算是木匠活了,我们就说木匠活吧,一个木匠,就算手艺再高,这全套的家具一辈子能打几套出来?20套?30套?大多数时候,还是在那里修修补补做些零碎的活糊口罢了。可是,咱可是靠着卖家具卖成了富户,这当初大家想得到吗?”

  不仅仅是赵大柱,在座的人都摇了摇头。

  叶韬继续说:“从叶氏工坊草创,到现在,一共制成各类木器将近40万件,去除为宜城驻军和水师做的那些东西之外,家具就有26万件。其他诸如行军棋之类的小东西还都不算。可宜城有多少户人家呢?16万户。实际上,摊下来,每家每户都算是有咱们动手做的东西了。最初第一年,大家观望着不知道东西好不好,生意还比较清淡。但后来几年,生意可是相当不错吧。不过,家具之类的东西,卖到这个地步,基本上也就到头了。我仔细看过过去半年的帐目,每个月的营业额增长不到一成。而且,从销售出去的东西的去向看,至少有4成流向了外地,乃至东平国之外。扣去这部分,实际上宜家的销售是在逐步回落的。可是,咱宜家的东西,在外地卖成什么价格?一张镜面漆的矮几,不低于5两黄金。描金大衣橱——大伙都知道,只有那两扇门是镜面漆描金的,边上顶上是亮漆,背后只上清漆而已——20两黄金还有价无市。京城,就是这种价格。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挣钱的大头都让别人占了。这个,多少有些不甘心吧?而且,这也说明了,宜家家居的发展遇到了一个关卡,如果我们不向外发展,光守着宜城本地的这片市场,能做多久呢?家具又不是衣服,会经常坏经常换,就算以后家家户户所有家具都是宜家的了,那又怎么样呢?”

  看着大家若有所思的样子,叶韬停了停,说:“宜家开到京城去,只是叶氏工坊也分拆成宜城部分和京城部分。将产能分配开来。基本上,两边还都是能满足的。进京之后,宜家家居的牌子不必太响,咱现在已经是东平国内最大的木器和家具的生产和销售机构了,保证品质的情况下,不担心销路。在京城,只要能平稳销售,逐步把口碑做起来就行。而去京城,似乎更要紧的,是行军棋、弈战楼那档子事情。”

  大家都看过了叶韬为弈战楼京城旗舰点绘制的建筑规划图,那已经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一个建筑群了。一栋三层楼的建筑进行行军棋普通规则,3副棋子的大搏杀规则的比赛,将来还会在其中开辟出区域进行幻灵棋。一栋两层的建筑用来进行现在逐步成熟的被称为“大战略”规则的棋赛。另一栋楼也高两层,但其中却只是一个隔音的对局室和一个极为类似现代的音乐厅剧院构造的可以同时容纳600多人的无柱大厅,用来进行棋局讲解。最后那幢楼,则是单独划给弈战小铺,用于销售行军棋等等棋类产品和周边产品。四栋建筑中间的空间,则可以容纳一排排桌子椅子,撑起巨大的布的遮阳伞,就可以让人喝茶聊天。

  这种极有气魄的建筑群,的确是让大家极为赞叹,尤其是那个棋局讲解大厅,不单单会创下这个时代的建筑史上的一系列记录,成为一代经典,还可能是这个时代第一个考虑了诸多声学原理的大厅。但大家的顾忌在于,为了一个售价低廉的行军棋,弄出那么大规模的建筑群来,是不是有些过了?扔下去那么多钱,是不是收得回来?

  当大家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叶韬诡异地笑了笑,说:“宜城有多少人口?有多少人喜欢下棋?弈战楼总共接待过其中的多少人?有多少人在弈战楼花过钱?你们心里有数吗?”

  说到这里,杜风池恍然大悟:“原来你那个什么会员卡制度,可以派这个用场啊?”

  叶韬点了点头说:“宜城人口不满百万,实际上才70万。倒是常来常往的各路商队,船队,最多的时候会有好几万人。但就这70万常驻人口里,弈战楼有17000会员,17000会员里,在弈战楼花过钱的有11200人。其中经常来的有9000余人。这制度还不完善,或许是注册会员好处不大吧,其他来买过东西,租过棋子棋盘的人也不少。而且,弈战楼实际上前几个月,盈利就超过宜家家居了。”

  叶韬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个时空里,大家还没有游戏产业的概念吧,弈战楼和弈战小铺牵涉到的各类商品有几百种,还有逐步扩展的趋势。做这些小东西的,多数都是叶氏工坊的学徒和刚刚升上来的学工,像叶韬的师兄们是不屑于碰这些“没技术含量”的东西的。而且,每种货物的数量都不太多,除了棋子棋盘,其他东西都是要过好久才重新制作一批,大家都没放在心上。但是,就是弈战小铺里那林林总总的各种东西,将涓滴的利润汇聚成了滔滔江水,居然已经强大到了这个地步了。虽然每一件东西售出,利润上比起宜家家居里的那些家具,尤其是很高级的那几个系列的家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挡不住数量多啊。而且,越是喜爱行军棋,这些周边的东西就越是有吸引力。最后,则是恨不得将整个店搬回去。

  叶韬呵呵笑着,说:“没想到吧?想象一下,京城有多少人口?要是好好经营,有多少人会在这上面花钱?要知道,买个一件两件东西的,压根不觉得花了多少钱。等到一屋子堆满了看了不对了,才觉得在上面花钱花多了呢。而且,咱叶氏工坊做的东西还都是质量上乘,花了这样的钱还不觉得冤枉,你们说呢?”

  叶韬的一番解释逐渐打消了大家的疑虑。大家开始认可了弈战楼实在是很有发展前景的。置地和建房,对于在座的这些人来说,都不算什么难题,而且由于土地成本和建设成本低,虽然建这样一个建筑群的花费仍然相当可观,却不是叶韬所来自的那个时代动不动就是天文数字了。大家想通了这一节,讨论立刻就热烈了起来,最后决定了暂时让叶劳耿和大师兄关海山,四师兄钱顺继续留在宜城打理叶氏工坊,宜家家居和弈战楼的事情。二师兄索庸,三师兄赵大柱,则带一批学工和一些愿意出去闯闯的学徒一起去京城建立工坊、宜家家居和弈战楼的分支机构。原来,叫来杜风池是为了让杜风池对于这么大批去京城的人给些照应。毕竟杜家在京城也有客栈和酒店,人面要熟的多。可杜风池听了叶韬的话,却最后拍板说,他要将杜家的酒楼客栈的旗舰店开在弈战楼旗舰店对面!

  叶韬不声不响,看了看杜风池。好家伙,真是有胆色。这年头还没看见什么能称得上星级的酒店,要不,撺掇着让杜家成为这方面的大亨?恶意地这样想着,叶韬做出了决定。

  =======

  今天更新晚了点,不过这章有平时两章的量了,晚上还一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