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时光之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墨玉虎符

时光之心 格子里的夜晚 3079 2007.10.06 10:08

    

  薛垣一走,刘总管将墨玉虎符重又放进盒子,捧着盒子对彭德田和叶韬等仍然跪伏在地的人礼貌地说:“诸位请起,在诸位面前抖了把威风。见笑了。”

  无论是谁,既然手持墨玉虎符,那就是钦差的身份。彭德田起身走近,见礼道:“下官宜城总督彭德田,不知钦使到来,还望恕罪。”说着就又要拜下去。

  刘总管轻轻一托,说:“总督大人,我只是个管闲事的,为我家小姐打发些麻烦事而已。并非朝廷钦使,总督大人还请先回。这些天小姐将在宜城落脚,少不得要叨扰总督大人。”

  彭德田满是疑窦地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应声道:“是。那下官告退。”

  刚才还和刘总管见过面的杜风池难以置信几乎就在一转眼间,他已经预料得很高的身份的卓小姐居然能拿出墨玉虎符。

  “刘总管,这次多承您援手了。”杜风池躬身行礼道。

  “这是小姐的吩咐,”刘总管看了看天色,说:“叶公子,如果方便的话,还请拨冗。鄙家小姐想和你聊聊。”

  叶韬连忙答道:“不知诸位落脚何处,我回工坊稍作整理,这就前往答谢。”

  杜风池说:“哦,小叶,他们住薰风阁。”

  刘总管道了句告辞,将装着墨玉虎符的盒子送回车上就带着一行车马走了。叶韬和杜风池还站在原地。

  “这薰风阁大概就我还没住过了。”叶韬抱怨地说,“好歹是我盖的吧。你们这几家人也真是不讲理。”

  杜风池哈哈大笑,他知道只要提到叶韬出图样建造的那几个园子,他就难免会有些郁闷。“这卓家小姐来头可不小,卓家现在拿着墨玉虎符我倒是相信,可卓家将墨玉虎符交给自家小姐防身?这个好像不太可能。”

  “你认得那东西?”叶韬现在还是不知道刘总管刚才拿出来的是啥。

  “猜到的。我又没见过那东西。”杜风池耸了耸肩。

  叶韬没好气地转过身,嚷道:“师兄,你把塞门刀车推出来的,你负责重新上油。……老宁呢?老宁!扫地扫地。”

  虽然经过一番风波,但叶韬的心情却像是没受到什么影响,他在工坊里换了身衣服就和杜风池一起赶往薰风阁。

  薰风阁正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原先杜家在这里就安排了不少仆役循环清扫,保持随时可以有人住进来的状态。而卓小姐一行却更加讲究,几名侍女重新布置了盆景,几个卫士解下佩刀帮着杜家的仆役进行又一次的清扫。而其余的卫士,除了留在楼里的之外,大半都分布在整个庭院里,正在细细搜索整个园子,竟是不放过一草一木。

  看到叶韬和杜风池来了,侍女思思迎了上来,一福,说道:“两位公子请,小姐在顶层等候多时了。”

  踏入薰风阁让叶韬感慨万千,这可是秉承舒适与华丽兼而有之的原则精心设计的一代经典楼宇建筑啊。这四层的楼阁里的每个檐角,每条走廊和过道,每道隔墙和固定位置的屏风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的。虽说是八面来风,却轻巧地避过了宜城夏天几乎风向永远不变的东南季风,因为那吹在身上很硬。而是巧妙利用楼宇间的走道和空隙,形成了以外部的风带动内部空气对流的格局。而在楼梯,檐角,天花板等等地方留下的细小到经常会被忽略的设计细节,更是让这幢楼成为一幢可以细品的精品。

  尤其是顶层,层高比起下面三层要矮上一些,但借助大量结构上的设计,使得整个四层实际上能够做到冬暖夏凉。尤其是,宽阔亮畅的窗边平台,专门设计的让躺卧休闲的人使用的家具,让无论什么季节,躺在窗边看书写字或者品茗下棋乃至于拈花饮酒直到睡着都成为一种享受。

  踏入顶层,看到了懒洋洋地躺在窗台边上的卓小姐,叶韬立刻就明白,这卓小姐同样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卓小姐靠在蒲草编织的软垫上,身边的矮几上放着一杯清茶。煮茶水的小炉子就放在几步之外的石台上。矮几上还放着一盘桃子和一盘糖水玉米粒。或许是时常停在窗沿上的小鸟实在是很漂亮可爱,卓小姐居然用掌心捧着几粒玉米粒诱引这鸟儿停在她的掌沿去啄食那些玉米粒。那专注的神情极是动人。

  “小姐,两位公子到了。”思思碎步跑了上去,为卓小姐换上一杯热茶。随即就退下了。

  卓小姐看那小鸟停在她的掌缘居然贪那几粒玉米的吃食不肯飞走,索性将装着玉米粒的盘子放在了窗台上,让小鸟扒着盘沿吃个痛快。

  用汗巾擦了擦手,卓小姐招呼着两人在她对面坐下。“小女子身子弱,骤然起坐怕是要晕过去的,疏了礼节,还请两位公子不要见怪。”

  叶韬和杜风池连声说:“小姐自便。”

  “这薰风阁果然是不同凡响,从下面的庭院,池塘,石阶开始,居然是没有一处不用机心。虽然薰风阁并不是宜城最高点,在此眺望沉蔼落暮却是个绝佳的地方呢。在这闹市丛楼中,居然还能偷得一片江景,实在是难得。尤其是这楼里,居然随意坐卧,都是那么舒服。京城花了大价钱造的园子,比起这里来实在有几分不如呢。”卓小姐显然很是喜欢薰风阁,评价极高。

  “不敢。京城的园林大师营造园林,所求目的和这薰风阁就不同。这样比较,对那些大师们却是不公的。”叶韬谦虚道。

  卓小姐笑着说:“也不是相互比较,这舒服两个字见仁见智,只是大概我比较喜欢这里,比较喜欢这样的舒服罢了。这顶层阁楼原本听临江楼的掌柜说的,还以为是四处串风的,现在一看才知道,居然是个冬暖夏凉的好地方。可惜我在宜城,却呆不了多久呢。……嗯,说不定明年后年到了冬天再来。就是不知道冬天我这身子是不是捱得过这一路颠簸了。”

  看着卓小姐苍白的脸,只是在夕阳下才显得有几分血色。叶韬看着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那么一些的女子,心里升起一阵怜惜,他劝慰道:“卓小姐,还是身体要紧。此心安处是故乡,只要是心能安下的地方,何处不是景观呢?这亭台楼榭的营造,只是小事而已。”

  卓小姐点头说道:“此心安处是故乡。说得好呀。叶公子,今天小女子去了弈战楼,听那店里售货的小妹说,公子本有意去京城开设弈战楼和弈战小铺的。其实,叶氏工坊的家具在京城都卖得贵到天上去了,公子要是有意进京开业。到时候请顺便来为小女子也造那么一个舒服的居所。”

  叶韬略有些苦笑地说:“京城里出自叶家作坊的东西不少,这里多少也有些耳闻。但地方不同,想法也会不同,在下却是没有在京城也能获利的信心。宜城虽然商贾云集,逐利的气氛却并不很浓,反而是因为气候适宜,好多富商以宜城为养老之地,追求舒适惬意而不好排场。这才让在下疏懒安逸的性子能够有所发挥。到了京城……这宜家可还真的能宜家吗?在下却没有这番自信。只是如果小姐想要造园置楼,凭书信一封,在下即刻赶去京城,但凭驱策。”

  卓小姐没有接着叶韬的话头,反而兴致勃勃地建议道:“那弈战楼总可以开到京城去吧?行军棋居然有那么多花样,要不是去看过了弈战楼还真的不知道呢。京城里的子弟们和军中兵卒校尉中行军棋很是流行,连那个大搏杀玩法,虽然并不知道这里居然颁布了正式的章程,可大家私下里约定着,也玩得有些模样。我家里还有三个弟弟,小的那两个整天跑到我的书房里摆开十来副棋子杀得昏天黑地的,还不知道收拾。要是你把弈战楼和弈战小铺开在京城,京城那些浪荡子弟们怕是要被你掏空囊中最后一分银子了。”

  其实,叶韬对于弈战楼到底能发展到什么地步也是很感兴趣的。他想了一下,说道:“这倒是可行。只是最近叶氏工坊也在赶着工,恐怕也要到年底明年初才能腾出人手去京城了。”

  卓小姐调笑道:“赶工?为了拿回自己住的房子?”

  叶韬有些尴尬,这连着造房子却还没得自家住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搞笑,谁能想到,几套房子让那几个来头那么大的老家伙们连连耍赖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