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超级电鳗分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终于出来了

超级电鳗分身 匣中藏剑 2261 2010.06.11 17:42

    晚上不出意外应该还有一章:不过我码字太慢了,要等到十一点以后才能码好。

  各位,不是我偷懒,而是我码字效率实在慢……

  =========================================

  中云市【天辰花园】的居民楼内~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

  “老公,谁呀?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一阵慵懒娇嫩的嗓音盖过手机铃声,从被窝里传出来。

  “我怎么知道?”一只有着浓密汗毛的大手掀开被子,然后顺着旁边的立柜抓住那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

  躺在被窝里的男人露出个头颅:“喂,我是魏庆~”

  “老板,不好了,我们的“海王星号”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凿出了三个水缸大小的漏洞……我们该怎么办啊……”电话刚一接通,一阵明显带着绝望的喊叫声就传来。

  “什么!”男子突然出被窝里弹起来,扯着震耳欲聋的嗓子道:“你他马的到底是怎么当船长的?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人敢黑吃黑?”

  “不……不知道啊老板,我们要敢紧回去,二十几个手下拿东西堵了半天都堵不住,现在积水都到膝盖了,在不回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啊!”

  “回来,现在就赶紧把马力开到最大回来!”魏庆抓着电话咆哮:“叫所有的兄弟带上家伙上甲板戒备,敢有任何船只靠近一律干掉!”

  “……………………”

  “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啊?”等魏庆挂掉电话,从被窝里钻出一名年轻青貌美的女子,扯着魏庆的肩膀撒娇道。

  魏庆砰的一拳头砸在这位女子的腹部,然后扯着头发咆哮道:“马勒个壁,这到底是他娘的怎么一回事?”

  =========================================

  这一切始作俑者的陈凡,正控制着电鳗潜伏在不远处,跟着这条快速航行的游船呢!

  虽然经过他一番粗略的计算,认为这艘一千多吨排水量的赌船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沉没.但陈凡还是有些不放心。

  船沉了他会很高兴,但船上的那些赌客们要是也跟着沉了,那可就要罪过了。

  早上七点多钟……

  陈凡摸出手机换了张新卡,然后捏着嗓子拨通了110。

  “喂,110吗?我要举报一件重大情况:我在海里发现一艘大轮船正往咱们中云这边驶过来———那船也不知道运送的什么值钱玩意,甲板上到处是拿枪拿炮的。”

  “你问我是谁?我是出海打鱼的渔民啊,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兴丰码头,你们赶紧派人去看看,别是东南亚那帮兔崽子运毒品过来卖的啊!”

  “对~对,就是建业路的那个兴丰码头……”

  挂掉电话拔掉卡后,陈凡阴险的一笑,继续把思维转移到电鳗身上窥视着那艘赌船。

  中云市防暴大队的队长谢瑞江,像一个坐在家里等待半夜未归的妻子的小男人一样,满脸的幽怨坐在办公室中,怎么看怎么别扭。

  要怪只能怪他人品不好,为什么会分到中云市武警支队来,半年多下来愣是连一起挂了牌的大案都没参与过。

  在这个和谐的城市当队长,从小就立志当警察抓坏蛋的热血青年的谢瑞江,怎么会不幽怨不郁闷呢!

  他正如怨妇一般的叹气,办公室外面冲进来一个年轻小伙子,居然是一脸的兴奋表情:“谢队,有活儿啦!大队长让我来通知你,说:有一艘东南亚的武装贩毒轮船半个小时后到咱们中云……”

  “东南亚武装贩毒?”谢瑞江先一愣,接着一跳而起:“赶紧通知所有的兄弟们两分钟集合,然后二十分钟赶到现场……”

  谢瑞江如打了兴奋剂,一个身怀绝技的热血青年天天坐冷板凳坐了半年,换谁都会变成这样。

  八点整……

  这艘吃水线已经下降到十五米警戒线位置的游船,终于拖着沉重的身躯嘶哑的驶到兴丰码头。

  船还没停稳当,旁边的七八艘小快艇就像疯了一样,满载着穿上的旅客往岸上送。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魏庆心都纠碎了,二话不说,带着两名手下就往快艇上跑去。

  “老板,这可怎么办啊……”

  站在甲板的马红俊一看见魏庆,就立马瘫软在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心疼这艘船也有,害怕魏庆一怒之下毙了他也有。

  魏庆气的连头发都竖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啊~不知道啊~”马红俊抹着鼻涕,一副老二被割了的惨样:“晚上的时候,船不知什么搞的突然连续猛抖了三下,然后我跑到船舱底下一看,竟然看到了三个大洞……”

  魏庆一脚踹过去:“哭什么哭?快带我去来看看!”

  “好~好……”马红俊被踹了一脚后连裤子上的灰都不敢掸,可怜巴巴的带头往船舱里跑。

  下了船舱,魏庆的一颗心陡然跌到了海底。晚上打电话时说海水才漫过膝盖,而现在……

  “老~老~板,就在下面……”马红俊颤颤诺诺的指着那已完全被海水淹没的底舱。

  “啊……”魏庆就像一头陷入疯狂的野兽,一脚把马红俊踹入那深不见底的船舱,然后从后腰掏出把手枪,气急败坏地拉动套筒,将子弹顶上枪膛。

  “砰~砰~砰~砰”四枪,在海水里挣扎的马红俊,身上突然炸开四片血花。

  接着魏庆枪口一转,对着身后站着的众小弟:“快,你们所有人去给我找抽水机来,千万不能让它沉了,否则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是!”躲在船舱里手持武器的众小弟们一个个扔下手中枪支,争先恐后的从铁门里挤出去,以免跑慢些成了枪下亡魂。

  “啊……”等人都跑光了,魏庆扔掉手枪,抓起地上一把AK47,然后枪栓一拉,对着那还在轻微抽搐的马红俊就扣动扳机————哒哒哒哒哒……

  打空了子弹,魏庆再次扔掉手里的家伙,重新抓起另一枝AK,然后拉枪栓扣扳机。

  哒哒哒哒哒……

  发泄了足足有两分钟,冷静下来的魏庆拎着手中的AK就往门外走,想恐吓一下小弟们,让他们有更充足的动力,去挽救这艘花了他多年心血的赌船。

  正当魏庆拉风的举着AK走出舱门时……

  魏庆耳边突然【砰】的一声,只感觉到自己的面部一下子人间蒸发了,然后就直挺挺的往后一倒。

  “这疯子终于出来了……”

  谢瑞江吹了吹那还在冒烟的枪口,对着身后趴在甲板上,清一色手持79式冲锋枪的迷彩服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