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星芒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断情

星芒剑 嗜血居士 2045 2021.11.25 19:04

  第二天一早,慕容雪带上寒彬正要出谷,只见寒彬身上还配着他父亲传下的黑剑,说道:“彬儿,这黑剑还是留在谷中为好,你父亲当年用此剑和各大掌门交过手,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寒彬点头称是,将黑剑埋于巨石旁边,再和慕容雪一同出谷。

  二人到了杭州城中,寒彬独自一人去往南宫家,他必须要给南宫玲一个交代。

  来到南宫家大门,门外看守的弟子一见是他到来,立马恭敬的给寒彬放行,如今寒彬是南宫家孙女婿的身份已经无人不知,南宫弟子自然不敢阻拦。

  南宫宏也闻讯赶来,看到寒彬顿时欢喜非常,热情的把寒彬迎进大堂,命人立即去通知南宫玲。

  寒彬面无表情,静静的坐在客座喝茶,南宫宏也发觉寒彬有些不对,只得陪着他一起等南宫玲到来,一时之间,大堂气氛压抑非常。

  不一会儿,南宫玲一阵小跑到了大堂,看到寒彬顿时欢喜道:“寒彬哥哥,你可找到了祖母?”

  寒彬木纳的点点头,强压下心中思念,脑子不断提醒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妹妹。

  南宫宏大喜道:“既然你已经找到祖母,你们的婚事我们还是定下个日子来吧!”

  寒彬打断他的话,说道:“不必了,这才我来是为退婚,我和玲儿婚事作罢!”

  南宫宏一听愣在当场,南宫玲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寒彬。

  南宫玲急道:“寒彬哥哥,你这是为何?”

  寒彬冷声道:“原因我不便多说,我这次来,是不想耽搁你的一生,现在我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们从此便是路人,我就先行告辞!”

  说完寒彬站起身来,没有一丝迟疑,向着南宫家外面走去。

  南宫玲见状,哪里肯就此放过寒彬,追上寒彬拦住他的去路,眼眶红红的说道:“寒彬哥哥,到底是为何,你怎么突然不要玲儿了!”

  寒彬看着南宫玲这般模样,心中犹如刀割,可是其中原由他不能相告,如果他身份一但透露,将会面对江湖无休止的追杀,虽然他对各门派没有畏惧之意,可他答应慕容雪放过南宫家,如果南宫家再对自己出手,自己将陷入两难之境。

  寒彬柔声道:“玲儿,我们不可能结为夫妻,我真心希望你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南宫玲却不让路,咬着牙看着寒彬,眼泪顺着脸庞滑落,看上去楚楚可怜。

  寒彬不敢看向她的脸庞,他怕自己一时心软,到时铸成大错。

  二人相持不下,南宫玲就这样死死看着寒彬,她想要看清寒彬为何回来后态度大变。

  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南宫妹妹,你这是为何,寒彬这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洛染衣一来就看到南宫玲哭的梨花带泪,忍不住开口到。

  寒彬此时心生一计,说道:“玲儿,既然你想知道我为何与你分开,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喜欢上别人了!”

  南宫玲听完,瞪大眼睛说道:“你不用骗我,我绝不让你就这样离去!”

  寒彬突然转身走向洛染衣,还未等她有所反应,嘴唇就霸道的吻上了洛染衣的小嘴。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洛染衣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初吻就被眼前这个男人夺走。

  寒彬回头看向南宫玲,说道:“这下你该相信了吧,我现在喜欢的人是她,你我之间不再可能。”

  南宫玲怒道:“寒彬,今日你对我的羞辱,我迟早要你加倍奉还,我南宫玲对天发誓,和你从此不死不休。”

  寒彬听到这话,心中一痛,差点就要将真相说出,可是回头一想,如今南宫玲对自己恨意,反而能让她早些走出阴影,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寒彬拉着还在愣神的洛染衣,慢慢的向外走去,洛染衣虽然全力挣扎,可始终挣脱不开寒彬的大手,被寒彬拖着出了南宫家。

  寒彬面无表情,拉着洛染衣走得飞快,任凭洛染衣如何责骂,他都无动于衷,直到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寒彬见南宫玲没有跟来,这才放开洛染衣的手。

  寒彬淡淡的说道:“你走吧!”

  洛染衣此时怒火中烧,自己不明不白被这小子夺走初吻,如今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她哪里忍得下这口怨气。

  只见洛染衣娇斥一声,手中的剑向着寒彬刺去。

  直到剑尖都快刺中寒彬胸口,寒彬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痴痴的站在原地。

  洛染衣一惊,她也不是真想取他性命,不过只是想发泄心中不满,看到寒彬居然一心求死,连快要刺中胸口的剑都不愿躲避,她吓得手腕急忙一抖,剑尖偏离了几寸,避开寒彬的心脏,从胸下的魂门穴刺入,剑直接从后背透出,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

  寒彬闷哼一声,栽倒在地,这一剑是洛染衣含怒一剑,虽然避开了心脏,可是还是让寒彬昏厥了过去。

  洛染衣吓得喊道:“寒彬,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死,我不知道你竟然傻站着一动不动,我只是想吓吓你而已。”

  喊了几声,不见寒彬有任何动静,才知道他晕了过去,看到胸下的伤口不住的向外冒出大量鲜血,洛染衣急忙逃出身上的金创药涂抹在寒彬伤口之上。

  可是鲜血虽然有所缓解,但还是向外不断流出,洛染衣也知道必须要用布条包扎,才能完全止血,急忙撕下衣袖,想要替寒彬包扎。

  “撕拉!”没想到袖口连着右边大半衣物一起被她撕了下来。

  洛染衣来不及多想,赶紧给寒彬包扎起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物露出了一半娇躯,雪白的后背裸露在空气之中,胸前的肚兜也完全展露无遗。

  洛染衣一阵羞涩,这般模样要是被外人瞧见,自己怕是再也没脸见人,只得背起寒彬,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洛染衣看向四周树林密布,这才安心放下寒彬,突然一阵寒意袭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昏迷中的寒彬也是微微皱眉,好像也有些感到寒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