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夜魇时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白城的故事

夜魇时语 八角走马灯 3077 2018.12.06 22:55

  牧府天下很大,但是也有他们没有得到的地方,那就是星晚牧原草场,那里是一片天然的水草丰美的草场,很适合养战马,但是这片草场是羌人的。

  本章的故事也不是要说星晚牧原草场,而是南下边陲的故事。

  南边陲一直都是军事重地,牧府第四重甲兵奉太祖之命镇压于此,任何情况都不得回京,也正是因为如此,南边陲在世代将士是奋力之下,一直都是相对太平的。

  但是从那三年开始,南边陲外的默默然开始不太平起来,三年的时间内,已经伤亡了大概二十余人,就算康复起来的,也再无战斗之力。

  默默然在寺院的划分内没有归于觉,灵侍三妖内,那是因为默默然很是诡异,没有几个人见过这种妖的战斗招数,无法划分,没有参考。

  边关将军川藏弦一下令,白城进入警戒状态,提防默默然的袭击。

  白城很小,甚至不足以叫作城,唤作白镇才更为恰当,但天下更愿意唤作白城,因为这座城担得起城的名号。

  白雪皑皑是这里的常间,或许有来到南边陲的人文人墨客赞扬雪景与冬月,但是作为土生土长于南边陲的人来说,早已是习惯罢了。

  南边陲的雪总是比天下各地的雪都来得更早一些,而后也消融得更晚一些,并非是气候如此,这个天下有两座雪原,在北边和西边,白城此西去三天四夜便是西雪原,这些雪大多是被吹过来的。

  当然,南边陲的气候冷倒是真的。

  边将城营的帐篷内,川藏弦一对着一张地图久久沉默,眉头越来越深,营内很温暖,炉火挂挂得高高的,是为了防止小孩子触摸烫伤,川藏弦一有一个孩子叫川藏郎日,他很爱这个孩子。

  可以说是无限宠爱他。

  川藏弦一的妻子身子非常的弱,身为土生土长的白城人,她的身子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但就是因为身子弱,在生产时,难产而死。

  自此,川藏弦一是又当爹又当妈,给予这个孩子更多的爱,但是随着孩子越大,一些毛病也被川藏弦一看在眼里。

  比如,喜欢圆月时发出狼的叫声,吃饭不用筷子,拿手抓,很多时候喜欢爬着走。

  地图被他越看越烦,自己的儿子爬在地上自娱自乐,而这时,帐外突然嘈杂了起来,一士兵急匆匆跑进营帐内,川藏弦一抬起头来,那士兵说道:“将军,出事了,您出去看看吧。”

  川藏弦一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川藏郎日目送着父亲离开了,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营帐外,士兵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有人喊了一声将军来了,便自动放开一条路,川藏弦一皱紧了眉头走进去,令他感到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名士兵被默默然杀了,肚子处的窟窿说明了当时的一切。

  以往的默默然都是在上弦月之时或圆月幕至时开始杀人,如果还有着白昼时间,起码有着十二个时间点是安全的,可是现在了?说明默默然已经不再因为时间关系而有所顾及了。

  川藏弦一的神情异常的可怕,他立即下令:“从即日起,白城进入强警戒状态,普通百姓不得出门!”

  这条命令是边陲白城最高将军说的话,下的很死,也很没有人情味,但在这五年来,老百姓们看在眼里的便是川藏弦一为百姓做的好事。

  ....

  ....

  凿山。

  修路。

  盐油平价。

  白城百姓很喜欢这个将军,当他说出这话时,很少有人会反对,军卒们安排百姓回家,警戒不撤除便不能出来,饭菜油盐酱醋茶皆有白城军卒来负责。

  营帐内的气氛低沉到了冰点,白城内的一些将领围在方桌前,各个是神情严肃,面沉如水,这种诡异的氛围足足可以把人闷死,足足有半晌,川藏弦一说道:“现在的白城越来越不安全了,默默然对百姓的威胁也加大了,从昨天的情况来看,默默然已经不需要时间来进行杀人,照此以往下去,百姓的恐慌会越来越重!”

  川藏弦一看着方桌前的将领,一个个摆出这样死爹死娘的表情给谁看啊,拿着天皇的俸禄,却无作为,废柴!

  他一巴掌啪在桌子上,吓得在场的将领皆是一激灵,川藏弦一吼道:“为保民众安全,白城全部将领以及街巷负责的侯集全天后排查,若有违抗者,军法处置。

  白城是南边陲的要塞,从西雪原飘来的风雪与寒冷来到这里后,经圩岭的遮挡吹向更加遥远的南边,那边被月幕之下的牧府称为荒族,现在的白城没有见过荒族,但是典籍中一直记载着荒族的可怕,甚至可怕程度堪比虚境重临。

  川藏弦一的话换回来的只是沉默,更加让他气愤,他嗓子哑着再说了一遍,桌子被他啪成粉末,那张地图飘扬起来,他喊道:“都听见了没?”

  这时才有陆陆续续的声音响起来:“属下遵命”

  川藏弦一的眉头皱得更深,显然对这样没有吃饭,软得像烂泥一般的语气回答感到很无奈,但是他也没有折,深深叹气后,留下一句长叹——“我拿什么拯救!”

  月的变化就是时间的流逝,没有了白昼,人们就在月的阴晴上作文章,月亮的消失作为曾经的白昼,叫作——食月,月亮的出现之时有着上下弦月,朔月与圆月。

  默默然困扰着白城三年。

  这是一道边城,若因为一直没有默默然的问题,白城就会因为它而付出更多甚至是更大的代价,

  ....

  ....

  这道命令对于那些从远方掉过来的将领来说,不过是无用的,但是对于土生土长的白城军士和军卒,遵守便是最大的保护,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个死于默默然的百姓是不是他们的家人。

  下弦月之时,三名军卒一名军士巡逻于桃花巷,桃花巷不是什么重要大街,也并不繁华。但它是百姓居住最密集的一条街,若是默默然要开杀戒,必然会从这条巷子开始,但是人是人,妖是妖,人只能推断人的想法,并不会完全知道妖是如何想着,物种都不一样,还在意什么体会?

  四人对于巡视很仔细,一条窄窄长长的巷子花费的时间也长,谁就敢确定,一定会遇到呢?

  “前面有动静!”

  有时候,倒霉是不分时间和地点的,这也就是,总会有说喝凉水都会塞牙缝的原因。

  四人在桃花巷遇到的就是一只默默然,漆黑的身体漂浮着,宛如一团活过来的墨水阻拦四人,真的是想不来什么就会来什么。

  四人拔刀,在弦月下的刀异常闪亮。

  带头的军士站在三人面前,坚毅的脸上义愤填膺,就是这坨人不人。妖不妖的丑东西杀了这么多百姓!

  今天,弦月之下,请你去死。

  他箭步跨出,刀以出鞘之势横出,有寒光一闪,夺人眼球。

  默默然的可怕在于....心境!

  刀光乃实物,源自于刀。

  有一阵波动扩散开来后,四人仿佛失了心智般,眼神空洞,刀落地也没有声音,像老鼠一般的声音仿佛就是默默然得意的叫声。

  它化出一条如墨漆黑的触手,刺入那军士的腹部,准备吸食鲜血。

  对于妖而言,人的肉与血比得上任何一味月幕之下的灵草,白城的默默然如此频繁便是因为锡石的人血非常良好。

  白城处于南边陲,打个比方,若是有一天,热河的水开始变凉了,荒族便会入侵白城,白城一破便是三千里的平原,而后是颂城,然后便是大阪和京都。

  所以,白城不能破!

  荒族的力量很可怕,牧府天下的边陲城,哪里都能失守,退守后一座城,蛰伏一下便可再次夺回。

  但是白城不行,白破破了。荒族占据三千平原,后果不可想象!

  因为....月幕之下,无人匹敌荒族。

  默默然吸食的白城百姓的血,大多都是精壮的,因为白城的汉子就没有是瘦子。

  西雪原的雪吹来落入了桃花巷,川藏弦一提刀,俯视着这只默默然,爽朗道:“那你也没多久,万物修行不易,但是白城的人活着也很不容易,所以,你得死。”

  很简短,他两三箭步奔出。

  出刀。

  很快,快的将那默默差点打散。

  它化为一团黑球,如煤一般。

  逃跑永远要快,不然被追上就是一条死路。

  川藏弦一追着这只默默然出了城。

  城外的雪比城内更厚,也更白。

  川藏弦一不打算让它跑掉,所以他加快了步子。

  弦月转为了圆月,银辉照着前方的路,默默然的速度很快,但是他也不差。

  再一次出刀,寒光正好劈在它的身上。

  它开始变得不清楚。

  川藏弦一对自己的这刀很是满意,倒在雪地之中的默默然发出老鼠一般的声音,很声音也很绝望。

  万物皆有灵,谁都不想死,谁都想选择。

  所以....默默然选择继续逃。

  但是它换了一个方向。

  川藏弦一一声——“不好!”

  他立马再次追上去了,因为那个方向是往边陲深处去的,那个地方很可怕,生存着一个可怕的族群,他们不是妖,但又不像人。

  他们便是牧府乃至整个大陆都恐惧的族群——荒族。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