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留云山上静心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

留云山上静心观 花开人无夜 3588 2021.11.25 19:43

  马军神色骇然,见得此般情景,急忙缩了缩身形,躲在木柱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如此鬼物,绝不是他一个六品武夫能够应对的。

  还好,这鬼物刚才喷出的火光冲天,必然已经惊动了监天司的大能,只需要等到大能们赶来,这鬼物定然死路一条!

  马军想到这,便打算悄悄潜回去,带着妻儿先行避退。

  瞥了一眼昏倒在鬼物面前的月嫂,马军心中暗道了一声抱歉,日后汝之妻子,吾养之!

  不过他倒是忘了,月嫂是女人没有妻子,但好在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而此时,那鬼物见月嫂晕倒,顿时俯下身子,上前嗅了嗅,似乎是在判断这猎物是死是活。

  微微皱眉,它有些嫌弃的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似乎闻到了什么不太美妙的气味。

  可就在马军趁机转身的刹那,鬼物的嘴角缓缓咧起一抹弧度,但见其微微偏头,好似目光穿过重重屏障,准确的盯住了正在潜行的马军。

  一股气息猛地袭来,马军只觉心头一震,心脏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一股窒息感从胸口传来,让整个身体瞬间绷得僵直,竟不能再移动分毫!

  冷汗浸透了背部的汗衫,一股寒气席卷全身,但马军却一口大气也不敢出,甚至不由屏住了呼吸。

  而就在这样恐怖的寂静之中,鬼物终于抬起了脚步,缓缓对着马军走来。

  “可恶,动啊!”马军在心理嘶吼,可双腿却完全不停使唤!

  死亡,似乎近在眼前!

  恐惧充斥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让他想要逃跑的腿变得难以迈出,让其想要拔刀的手更是不听使唤。

  此刻,他仿佛回想起了曾经被鬼物支配的恐惧!

  “难道我今日注定在劫难逃了吗?”马军内心带着苦笑,怯弱的闭上了双眼:“希望监天司的同道能为我报仇吧!”

  毕竟,他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打破了这片死一般的寂静。

  “爹爹!”

  小男孩穿着内衣,站在夜色走廊下。

  他伸手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了蹲在墙边的父亲:“怎么这么吵啊?”

  马军双眼猛地睁开,这个平日里听了千百遍的声音,在此刻就好似生死时速的号令枪响,让马军的肾上腺陡然之间火力全开!

  双腿的引擎被莫名出现的勇气点燃,让他来不及凝视心底的恐惧!

  “小俊,快跑!”

  马军一声怒喝,断然抽刀,浑身气劲在一瞬间鼓动到了极致。

  长发无风自动,手臂青筋暴起,双目在一瞬间被冲脑的气劲染成血色,手掌间甚至渗出了鲜血!

  一声轰鸣猛地在场间响起,只见马军的双腿用力一蹬,脚下地砖瞬间碎裂。

  巨大的反作用力裹挟着将气劲运转到极致的马军,猛地向前窜出,竟好似人形导弹!

  眨眼之间,他便已飞掠空中,横刀在恶鬼身前!

  只见他双目圆瞪,面容狰狞,一声大喝:“斩!”

  监安·归元一刀!

  横断!

  刀气自生,无风起煞,分涯断浪!

  以气化刀,意断无形!此为——武夫五品,登堂!

  将全身的信念于意志化作一刀,马军赫然在此刻突破了境界桎梏,只为替儿子求取一线生机。

  可紧跟着他满是决然的双眼陡然变得惊讶,瞳孔开始放大,他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

  只见刀气从鬼影身上径直穿过,只荡起阵阵空气波动,掀起浓浓的尘埃,可那鬼物却好似在那一刻躲入了虚空一般,竟没被伤到分毫!

  “咯咯咯~~”鬼物嘴角扬起,眼神中带着蔑视,笑声中尽是嘲弄,似在讽刺马军拼尽一切的努力,在他面前也不过只是徒劳罢了!

  马军单膝跪地,平生最大的威胁就在眼前,可他却再也没了提刀的力气,刚才的一击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修为。

  可恶鬼伸出利爪在马军眼前晃了晃,看着一副等死模样的马军却始终没有刺下,反而双眼一亮,似乎有了个好主意。

  只见它一步迈出,身子好似一个气球一般轻轻飘起,正对着呆在原地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小男孩飘去。

  马军见此急忙伸手想要阻止,可刚一抬手,便觉喉咙一暖,一股气血涌了上来。

  “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马军一手捂胸,神色也变得悲凉,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物缓缓朝着自己儿子走过去,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

  小男孩歪了歪头,表情有些发懵,看样子还没从睡意中清醒过来,看见大眼尖牙的鬼物朝自己走过来,非但不跑,竟然还有些困惑的抠了抠小脑袋。

  他没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有些有趣。

  自有记忆起,他好像还从没做过噩梦,那些鬼怪好像都怕他,就连偷偷钻入他的梦里都不敢。

  鬼物在小男孩的面前停下了,歪歪的脖子上挂着一颗尖尖的脑袋,上面有两个大大的眼睛。

  大大的眼睛中满是问号。

  “你不怕我?”低沉且沙哑的鬼声缓缓响起,它似乎也在奇怪。

  小男孩闻言眨了眨眼睛,小小的眼睛中满是疑惑。

  “你就是鬼吗?”小男孩有些好奇的伸出手,他突然很想摸一摸。

  鬼物一怔,但看着小男孩伸过来的手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是鬼耶!你居然想摸我?

  “吼!”一声咆哮,夹杂着口气攻击,卷起一股狂风,吹得小男孩头发倒竖扬起,给他整了个免费的杀马特发型。

  鬼物很生气,它觉得小男孩好像不太尊重自己!

  风很大,喧嚣的让人睁不开眼。

  于是小男孩便闭着眼睛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

  他觉得有趣,原来鬼是这样的吗?

  只是一张嘴就能吹出狂风,和书中的居然一模一样。

  “喂,你还有其他本事吗?”小男孩清脆的声音逆着风儿响起,并期待的瞪大了眼睛!

  不过鬼物的表情却是一滞,它觉得自己的鬼格似乎受到了侮辱!

  我和你说我很恐怖!你居然当我是笑话?

  一伸手,便将面前的小男孩一把抓在手中,只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头上的毛发已然变成了扫把头。

  鬼物嘿嘿笑了两声,便冲着小男孩张开了深渊巨口!

  “小鬼!我要吃了你!”

  可小男孩见此非但不怕,反而不甘示弱的笑起来:“嘻嘻,那我也要吃了你!”

  说着话,摇了摇小脑袋,用力对着鬼物握住自己的大手一咬。

  “@#¥%...$%&*......”

  刹那之间,惊变乍起,一股方外之音在所有人心头响起,似梵似仙,似梦似幻!

  因为就在小男孩双齿闭合的瞬间,陡然间一股苍凉的气息席卷全场!

  一股悲意以小院为中心,如冲击波一般扩散开来,瞬间席卷了整个丰都!

  一时间小院之中金光大作,冲天而起!

  但只是持续了片刻功夫,金光便迅速收敛。

  马军焦急望去,脸色不由一怔。

  只见自己儿子马俊立在半空之中,浑身散发金光,表情带着迷茫,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与此同时,伴随着一阵“哇哇”乱叫,五个小娃娃从半空中掉落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们一个脖子上挂着长命锁,光着屁股甩着勾勾;一个扎着羊角辫,两眼水汪汪;一个摸着迷茫的大脑袋,在一众“???”中寻找着脑子;一个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头顶被摔倒的小草苗;一个用手欢快的拍打着地面,嘴里不断“啊~啊~”的兴奋叫喊!

  ......

  京北,玉兰街。

  一古朴大宅之中,一间房内不断传出阵阵咳嗽之声,给这寂静的夜晚带来一丝烦躁。

  可随着咳嗽声越来越大,守在门口的老者却不惊反喜,急忙吩咐几声,让仆人将少爷照顾好了!

  随即快步赶到小院之中最好的客房处,小心伸手叩了叩门,轻声问道:“仙长歇息了吗?仙长?”

  他的语气很急,但声音却很轻,不敢真惊扰了屋中之人。

  “进来!”

  直到屋中一道声音响起,老者才急忙推门进去。

  反手推上房门,老者疾步走到里屋,对着盘坐在木榻上的道人便要授首叩拜。

  那道人见此只是轻轻挥了挥手中的拂尘,顿时化作一股无萍之力将老者扶起。

  道人双眼依旧微闭,但却轻轻开口:“张大人不必如此多礼!”

  老者见此心中感动更甚,用力拱了拱手,语气诚恳:“多谢仙长救了小儿性命!张家必有厚报!”

  那道人表情不变:“一饮一酌自有天数,救令郎的不是我,而是那卖命之人!”

  老者脸上恭维之色丝毫不减,依旧奉承道:“即便如此,也是仙长神通广大,道法无双!”

  那道人听得此番奉承,并不以为意,只是叮嘱道:“别人交了命,你们就得付上事先答应的筹码,如若不然,天罚降临,你们整个张家都要为此赔命!”

  “到时候即便是贫道也保不了你们,届时可别怪贫道没有提醒你们!”

  见道人说得如此严重,老者急忙点头,连连应下:“谨记仙长叮嘱,张某不敢忘!”

  接着又道:“劳仙长费心了,待小儿病去之后,定当让其侍奉仙长左右。”

  这也是事先说好的,这道人救他儿子,事后他儿子要拜其为师。

  可道人闻言却摇头,接着才道:“吾与令郎有缘,故而相救。但缘在未来,不在此时。眼下令郎好转,吾亦当离去,待有缘之日到来,再接令郎入仙道!”

  一听自己儿子以后还有机会入仙道,老者脸上喜色更甚三分,急忙拱手便想再次道谢。

  但一抬头,却见道人只是无声的摆了摆手,他立马明白了道人的逐客之意,这是不想再与自己多说。

  若换了旁人作此手势,位高权重的张大人怕不是要当场发作,给这人好看!

  可此时,老者却不敢再有丝毫怠慢,急忙躬身告辞,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

  而就在他退出房间的瞬间,他好像突然看到京南方向一道冲天金光闪过,可还不待细看,金光就已消散在夜空之中。

  不知为何,他只觉一股凉意袭上心头,让他不由打了一股哆嗦。

  摇了摇头,老者不再多想,反正天塌下来的事也有高个的顶着。

  想到这便急忙向着儿子的房间跑去,想要再看看儿子的病情。

  而在他快步离开的同时,房门之中,一直闭目的道人此刻却陡然睁开双目,望向南方!

  只见其双目之中不是常人的双眼,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洞,而在空洞眼眶的正中央,是两尊小而精致的石像!

  石像古朴,似佛似魔,非人非圣,乍看之下只觉端庄,可若细看,却只会觉得满是骇然!

  此刻石像感受到了那股在整个丰都扩散开来的悲意,竟诡异睁开了双目,缓缓吐出一口浊音。

  “武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