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超赛博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Beauty 美丽之物

超赛博纪元 银月的魔法师 4475 2021.01.02 11:51

  似乎已经将他们甩掉了。美波心口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浑身无力地瘫倒在汽艇上,任其随波逐流,飘荡在横无际涯的海上,仿佛无家可依的凋零落叶,正如她一样。

  然而不久便有波浪划破之声打碎了冬日里安恬的宁静,将现实的喧嚣重新带回。

  美波迷茫地翻身而起,看到眼前的景色不禁张口结舌,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蓝枫驱使着一条灵动的海豚乘风破浪,浮沉于波涛浪花之间,迎着海风掀起瓢泼的水幕,蓝发飘动,英姿飒爽。

  “可恶,竟然追到海上来了?!”美波气急败坏地捶着汽艇,“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非要把我逼上绝路你们才肯罢休吗!”

  “不是,美女,你这话就不对了。”蓝枫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望向她,“私吞公款潜逃的人可是你呀。”

  “那又怎么样?我不过是拿了一百万而已,相比于白氏财团的总资产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你把钱还回去,不就没事了?白筱悠好歹是你上司,肯定会从宽处理的。”蓝枫继续劝说道,毕竟他也拿不准美波的能力,所以还不敢轻举妄动。

  “你根本不懂!你们都不明白!我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你们这些虚伪的人类!”美波又气又怒,眼里竟泛起泪花,咬牙切齿地对蓝枫张开了五指,“模仿·风刃!”

  几道破空之声,青翠的风化为刀刃旋转着射向蓝枫。

  “唔哇!”江寄语怪叫一声,舞动自己的尾鳍,灵动飘逸地躲避开了攻击,风刃打在海面上激起一束束大浪。

  “延伸!”

  剑刃急剧延长,穿过一丈高的水幕,直刺向美波。

  “模仿·AT力场!”

  被挡下来了。

  “原来如此,是可以模仿其他能力的能力么。”蓝枫眯了眯眼,“也就是说,你的能力同时具有两种属性,第一种是易容改换体态,不过只限于人形,第二种是模仿能力,不过应该是有数量限制的吧。”

  “一点也不差,但是你依旧拿我没办法。”美波瞪了他一眼。

  没错,美波的能力是<Plastic Face>,即可塑之面,基础能力是改换自己的外貌,并且每一级都能获得一个<模仿槽>,每个模仿槽可供她保存并模仿一个能力——不过只能模仿同等级或其以下等级的能力,比如三级只能模仿三级及以下的能力。

  美波目前的等级为2级,第一级模仿能力是<风刃>,而第二级模仿能力是<AT力场>。

  “你拥有两个模仿能力,也就是说,你杀过其他重塑者吧。”

  “没错,曾经有一个掠夺者的成员闯入我的房间图谋不轨,可惜我早就发现他了,他自然只能落得被反杀的下场——我的二级模仿能力<AT力场>就是从他身上模仿过来的。”

  美波没有说的是,当她成为重塑者之时,根本没有类似于通过杀死其他重塑者来获取能力的想法,而她的第一级模仿能力正是从目前畅销的VR游戏«天球Online»里模仿过来的——说实话她当初也没想到能够模仿成功。

  蓝枫挑了挑眉,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定。

  如果对方是赵幻那一类为了自己的利益滥杀无辜的人,蓝枫自然不会心慈手软,不过美波的行为显然是属于自卫,更不用说对方还是掠夺者。换句话说,美波并非罪不可赦的恶人,至少罪不至死。况且如果可以的话,蓝枫也不想在江寄语面前杀人,毕竟从重塑者的资历上来说,江寄语反而才是没有见过血的新手。

  不过自己也得先战胜美波才行。

  “前辈,我要人机分离了!”

  “诶?!”

  说罢,蓝枫从海豚的背上跃起。

  “剑翼!”

  数抹剑锋狰狞突出,化作钢铁的羽翼,支撑着蓝枫浮空飞起,化作一道流光猛射而出。

  美波面色有些发白,全力开启了AT力场。

  剑光如风暴一般,铿锵相撞之声不绝于耳,转眼间AT力场便纷纷碎裂。

  从根本上来说,蓝枫是4级重塑者,而美波不过是2级重塑者而已,更不用说她的AT力场还是模仿版,防御能力必然会弱于原型,对上以力量见长的蓝枫自然是处于绝对的弱势。

  不费吹灰之力,蓝枫擒住了美波,将她按在汽艇上,不过却没有立即动手。

  美波心灰意冷地闭上眼睛,直到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才迟疑地又睁开眼,正好对上蓝枫深邃的凝视,不禁苦笑一声。

  “为什么不杀我......”

  “并非一定要杀你。”蓝枫稍稍放松了手上的劲,“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相比于其他人来说,你身处于白氏财团的高位,过着还算安定的生活,为什么要这么做?”

  美波微微咬住下唇,不甘地撇过头去:“我已经不再是我了,脸上的伪装戴久了,就会变成另一个人,我讨厌这样。”

  蓝枫微微一愣。

  “你所见到的,只是我的数张完美面孔之一,真实的我,丑陋无比......”

  “这就是你逃离的理由?”白筱悠的声音横插而入。

  只见不知何时,她已经开着汽艇带着陈言等人来到了这里,而江寄语也重新变回人形上了船。

  白筱悠跨过两艘汽艇之间的间隔,跳了过来。

  蓝枫于是将美波放开,想必处于这样的境地,她也不会轻举妄动。

  随着白筱悠一步步走近,美波挣扎着爬起来靠在汽艇边沿上,眼帘低垂,似乎不敢正视突然到来的白筱悠,脸上带着半是羞愧半是心虚的神情。

  唯有海浪的声音,沙沙作响,沉默着担当一切的见证者。

  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的时间过去,白筱悠将墨镜摘下,露出那双迷人而诱惑的杏眼,正对着美波蹲下身来。

  “为什么不试着用你本来的样貌活下去呢?”

  美波微微低下头来,抿着嘴。

  “大小姐,像您这种养尊处优的人,一出生便位于社会的顶层,是不会明白我们这种出生低贱之人的心情的......”

  “那你不妨说一说,这到底是怎样的心情?”白筱悠注视着美波的双眼,一本正经地说。

  美波微微抬起头来,对上她的眼神,不禁怔了一怔。

  “......我是淫乱的产物,自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父亲,母亲将我养了一岁也便把我丢在了艾斯兰的贫民窟里,我能活下来全是靠一个老乞丐的救助,但是没过几年,他也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天生就长得丑陋,而且脏兮兮的,骨瘦如柴,根本不会有任何一处地方愿意收留我,我也找不到哪怕一份工薪微薄的工作,只能以乞讨为生......

  说到此,美波抱住双膝,将头埋下,微微地抽泣起来,像是想到了过往的伤心之事。

  白筱悠没有丝毫动摇,只是安静地等待着美波继续将她的故事道来。

  “在我十一岁那年的冬天,我向一名路过的富商乞讨,他许诺给我很多的钱,我就跟着他走,然后,他把我带到了一间可怕的地下室......”

  美波紧紧搂住自己的身体,咬住牙,眼中充满了憎恨。

  “他用刀凌虐了我......那年冬天很冷,最后我被丢回了贫民窟的大街上,浑身都是血,可就算是那样,我依然活了下来......”

  “我以为我的人生就会这样,在黑暗、痛苦、饥饿、贫困之中结束,但是没有。就在五个月前,我被击晕在街巷里,等醒过来,已经成为重塑者了。”

  美波自嘲地笑了笑,仿佛对世界有着浓浓的不屑,但其中却也有着对自己的痛恨。

  “我的能力是<Plastic Face>,能够改换外貌,凭借着这种能力,我将自己变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真是可笑啊,这个世界,人们都追求着美貌和欲望,我用着上一副脸孔左右逢源,利用色欲熏心的男人们走到了白氏财团分部经理的位置,过上了我曾经不可企及的生活。”

  “那为什么如今又逃走呢?”

  “因为我发现了,我一点也不幸福。”美波转过头,目光越过汽艇的顶头,穿梭过无垠的海面,一直投向天际,“我已经习惯生活在贫民窟里了,也有着自己生活下去的方法,如今却成为了上等人,戴着别人的面具,说着违心的话,处处都被束缚,还要受着其他重塑者追杀的威胁。我好痛苦,但是我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了,所以我想带着足够生活一辈子的钱财远走他乡,去往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世界,在那里定居,然后卸下伪装,重新成为无拘无束的自己。”

  “但是只要活在世上,就会不断地受到世人的定义,没有人能够真正脱离这个世界而存活,就像当初如果你的母亲在你出生时就把你抛弃,又或者你没能遇上救助你的老乞丐,你也就不会站在这里,像这样活着。”白筱悠捧起美波的脸庞,“为什么不试着做回原来的自己呢?”

  “我......我害怕......真正的我丑陋、肮脏又无能,任谁见了都会唾弃,我害怕回到那样的生活......”

  “要是论起丑陋、肮脏和无能,其实这边的毛头小子更胜一筹。”蓝枫拍了拍满脸麻子的海西。

  “前辈,不要当众损我啊......”海西欲哭无泪。

  “不过,他现在已经能勇敢地面对人生了。谁都是一样的,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伤痛,但是困于过去只会阻碍未来,越是在意他人的眼光便越是会深陷非我的囹圄无法自拔,只有真正地去面对一切,向歧视、肮脏、暴力、不平等反抗,才能令过去的自己和那些爱着你的人得到慰藉。”蓝枫微微一笑,海西也是温柔地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美波出神地看着他们,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说些什么。

  “来吧,不要恐惧,让大家看看、让世界看看你的勇气,还有真正的你。”白筱悠罕见地露出了鼓励的笑意。

  在白筱悠的推波助澜之下,美波像是下定了决心,微微颔首,深吸了一口气。

  随即她的全身都泛出美丽而晶莹的白光,当光芒散去,只见美波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那是一个非常瘦弱的女孩,身高约莫一米六,单薄的连衣裙衬得身形更如刀削,虽然如此,却没有想象当中那么脏,反而是非常干净,只不过在衣物无法覆盖的肢体处,显露出刺眼的伤疤,在瘦小的脸部更是有一道横贯脸颊左半边的刀痕,将原本还算清秀的容貌破坏殆尽。

  “简直太残忍了!这样破坏天然的行为必须消灭!”江寄语愤愤不平地发布了非天然消灭宣言,心疼地看着美波。

  白筱悠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将美波如纸片般薄弱的身躯拥入怀里,安抚着她的后背。

  “是不是很丑......”美波声音里带着哭腔,埋在白筱悠怀中。

  “不,一点也不丑,反而应该说,是震撼人心的美丽。”白筱悠轻轻抚过美波柔顺的发丝,将脸颊贴在她的头边,“真正美丽的事物,从来不是由外表去判定,更多的是其内心,其经历过的苦痛,其显露出的强大与脆弱,其所包含的希望和未来。现在的你,只不过是尚未绽放的花朵,还拥有着无限的可能与诞生美丽的契机。所以,勇敢地面对自己吧,未来的生活还有很多美丽等着你去发现。”

  美波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埋着头放声痛哭起来,涟涟的泪水从单薄的脸庞滑落,汇聚成一颗颗通透的泪珠,打湿了衣裙。

  大海滔滔,无言凝望。

  众人都不禁欣慰地扬起嘴角——哦,不,还有一个该死的家伙一点也不合群。

  “陈言,你这个混蛋,这么煽情的场面给我看点气氛啊。”蓝枫见陈言依旧板着一张脸,冷冰冰的,不禁有些不满,趁他没反应过来,一个偷袭,将他的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滚蛋。”陈言无情地拍开蓝枫的爪子,拿出手帕擦了擦被碰到的脸颊,随后转过身去,看向无尽的晴空......

  ......

  “啊,真好啊,年轻可爱的女孩子~~~”蓝枫躺在沙滩上同太古时一起晒着日光浴,欣赏着不远处正在海中相互追逐嬉戏的女孩子们。

  江寄语活蹦乱跳的,一边泼着水一边欢呼着,浪花打在她小麦色的皮肤上闪出耀眼的白光,冬谷樱雪试探着将双脚伸入海中,又缩了回来,像是怕水的旱鸭子,白筱悠爽朗豪放地加入了波涛汹涌的战争,美波怯怯地躲在一边,却被白筱悠一把拉入了战场,淹没在了白浪之中。

  啊,真是赏心悦目啊。蓝枫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的泳装,不禁这么想。

  此时,松鼠正在海岛上进行寻找松果大冒险(能找到才怪了)。

  此时,陈言正靠在一颗热带椰树下,分析着白筱悠交易给他的特殊情报。

  此时,海西正高呼着窜出来,意欲加入海战之中,却被踹飞在了沙滩上,不省人事。

  “真是可怜的孩子。”太古时可爱而平淡的音调在蓝枫身边响起,“你不去么,这可是你最喜欢的场面。”

  蓝枫微笑着摇了摇头,颇有深意地笑了笑:“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这才是最高奥义。”

  “简直不明所以......”

  不过蓝枫紧接着偏过头去,看着一身休闲童装的太古时:“话说你真的不打算试穿一下么?”

  “你还是去死吧,变态萝莉控。”

   

举报

作者感言

银月的魔法师

银月的魔法师

英语小课堂~~~   beauty:美丽的事物,美女   beautiful:美丽的   plastic:塑料的,塑料,可塑性,可塑的   face:脸,面,面对   Plastic Face:可塑之面

2021-01-02 11: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