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超赛博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Ephemerality 朝生暮死

超赛博纪元 银月的魔法师 3268 2020.10.27 22:07

  亚历克斯施行了圣礼后,熄灭蜡烛,本准备入睡。

  他是这座盖亚教堂的神父,也是这里唯一的神父。如今的时代,随着科学的极致发展,古老信仰不断衰落,无数新兴教派夺取了旧时代教派的地位,像基督教一类数码时代的教派都已经衰老得进了时代的坟墓,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新型小教派,盖亚教正是其中之一。

  盖亚教的信条是“遵从自然,恪守本心,爱护地球,众生平等”,盖亚教的教徒都相信着地球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神灵体,即盖亚,他们将盖亚作为他们信仰的唯一神祇。

  然而亚历克斯并不信仰着盖亚的存在,他信仰的,只是一个拯救了自己的凡人而已……

  亚历克斯熄灭蜡烛后,借着透过质朴百叶窗洒进来如银色流苏的月光,走到门口,准备闭门谢客。

  然而这时,他发现三具尸体躺在门口的血泊之中,其中两具面色苍白,还有一具是无头尸,于是连忙蹲下身来,在他们的脖颈上脉了脉。

  还有一个活着的!

  虽然气息微薄,但亚历克斯确信无疑,那个蓝发的青年依旧存活在这世上!

  不知为何,亚历克斯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某个人的话:

  “亚历克斯,代替我,去救助那些无助的人吧。”

  不做多想,他立刻将青年从尸体堆里拖了出来,然后急忙跑向内堂……

  ……

  蓝枫痛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光明逐渐驱散黑暗,占据了他的视野,仿佛将他从地狱拉回了人间。

  简洁质朴的房间,泛着金晖的晨光从翠绿的百叶窗流进来,使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微颗粒染上了金灿灿的光。

  他正躺在一张木床上。

  直到蓝枫迷茫无措地在床上坐了许久,才有人推门进来。

  “你醒了?”

  是一个神父打扮的和蔼老人。神父身着白色的无花纹质朴长袍,胸前挂着一个绿色的小十字架,象征着盖亚教徒的身份。

  神父已经年近古稀,却依然精神抖擞,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舒畅,一头自然生长的及颈灰发杂散而不显脏乱,只有一种自然的亲和感,他身材修长,稍瘦的脸上颧骨分明,似乎不怎么吃肉食。

  “你是……?”

  “我叫亚历克斯,是这间盖亚教堂的神父,昨晚在门口发现了你,便将你救回来了。”

  也不知道没有死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蓝枫这么想着,苦笑了一下。

  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蓝枫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侧腰,却发现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伤口,连缝合的痕迹也一丝不见,不禁瞠目结舌:“这,这是?”

  “嗯,看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康复,暂时还是先不要剧烈活动为好。”亚历克斯和蔼地笑了笑。

  蓝枫几乎是震惊地看着他,那可不是风轻云淡就能一笔带过的小伤啊,那可是足足十厘米深的血口,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完好如初?!

  “总之,先起来喝碗粥吧,不吃早饭的话对身体不好。”亚历克斯说着走了出去。

  蓝枫只好穿上衣服然后跟了上去,除了身体有一丝不适外并无什么痛觉,这令他无比困惑,但紧接着,他又想起了一件不得不问的事情。

  教堂里的装饰十分质朴,基本是清一色的绿或白,祈祷用的圣水池是一个简单的石井,装饰着绿叶绿草,里面是清澈的圣水,甚至连祷告的神像也只是一枝供奉在神台上的翠绿嫩枝,充满了简约自然风格,丝毫没有现代科技的气息。

  “请问,我带着的两个人呢?”

  “很抱歉,他们已经死了。”亚历克斯可惜地摇了摇头,将蒸腾着白气的米粥递给了蓝枫。

  “嗯,我知道,我是希望能将他们埋葬在这里的墓园。”蓝枫机械式地将米粥一口气喝下,仿佛对那烫嘴的温度毫无感觉。

  亚历克斯点了点头:“我已为他们清洗过身体,行了火焰圣礼,正准备下葬。”

  “请让我一起参加吧,麻烦了。”

  神父微微一笑。

  ……

  蓝枫拿着铲子和神父一起来到教堂后方的墓园,这里是一片合金城市中罕有的非人工绿地,绿草如茵,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甜味。

  差不多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墓地上有一多半的土地都竖起了大理石墓碑,显然已是有主之地,但大多都是无名氏,只有少数的墓碑上才有死者的姓名、生卒年和其他详细信息。

  “本来这里没那么大,但是后来有了一些客户的资金资助,就扩大到了现在的规模。”亚历克斯一边说着一边挑了块空地,“就选在这里吧。”

  蓝枫点了点头,挥舞起铲子来。

  大概是因为进化后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他面不红气不喘,便和亚历克斯一起将墓穴的空间挖了出来。

  年迈的亚历克斯看上去似乎也很轻松,仅仅是擦了把额头的汗。

  接着,两个骨灰盒交到了蓝枫的手里。

  这是小梦和龙三的骨灰,他们的尸体已经火化了——通过亚历克斯口中所说的“火焰圣礼”。

  蓝枫默默地将两人的骨灰盒分别放入两个相邻的墓穴中,然后将土埋了回去,给两人立了碑。

  “你不关心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也许我是罪犯也说不定。”蓝枫站在墓碑前,凝视着两人冰冷的姓名,问。

  “死者为大。这里每天都在死人,我也见过不少人死在我眼前,既然已经死了,便无需追问些什么了,让一切都随风而散吧,这也许才是最好的结局。”亚历克斯注视着这些墓碑,叹了口气。

  “神父,这个世界,生命,人生,这些东西,究竟有意义么……”

  “我不清楚,我也一直在寻找能够为之活下去的东西。我想我应该是已经找到了,但你依然还在路上。这里的上一任神父,也就是我的老师曾经有说过一句话:‘我们都只是天地的过客,与这无限的宇宙相比,就如同朝生暮死的蜉蝣一般。所以,我们应该像蜉蝣一样,尽全力去过完这一生,不留遗憾。’”

  “蜉蝣么,真是个好比喻。”

  小梦和龙三的人生也正如蜉蝣一般,朝生暮死,短暂至极,不知道,在生命的最后,他们是否无憾了呢?

  不,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他们的人生,都是戛然而止地坠入悬崖了啊……

  那我呢?我又该怎么办?蓝枫扪心自问,只有我还活着,难道就要这么背负着他们的生命不断地向前走吗?可是尽头又在什么地方?就算抵达了尽头,谁又能保证,我不会像他们一样抱憾而终?

  人类果然还是除了生命以外一点也不像蜉蝣,蜉蝣可不需要考虑自己的生死和宇宙的终极——大概?

  “不在墓碑上写点什么吗?”

  “不必了,除了名字以外便不需要了。”因为我会把他们记在心里的,蓝枫在心中将这句话接了下去。

  “总之,非常感谢您的救助,虽然想要回报些什么,但我身上目前确实没有多少钱,容我拖欠些时日吧。”

  “不不不,报酬就不必了。况且这间教堂有资金资助,并不缺钱。”亚历克斯连忙拒绝了蓝枫。

  蓝枫沉默着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推诿。

  “那,我得先告辞了。”

  亚历克斯也没有挽留,只是点头:“正好教堂也该开门了。”

  最后,站在盖亚教堂被光明洒进的大门边,蓝枫望着外面看似风平浪静的贫民窟,说:“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亚历克斯顿时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慈祥笑容:“记得在完全康复之前不要剧烈活动,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这里逛逛。”

  蓝枫没有回答他,径直朝着街道的尽头走去,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仿佛踏上了一条漫无止境的道路……

  ……

  推开门,正好遇上盖凡的早饭时间。

  “喔,你回来了?一夜未归,我还以为你也遇害了呢。这个地方就像吞人的机器,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挑中。”披着无比违和的熊熊睡衣,头发乱得像鸟窝般的盖凡一边吸着泡面,一边猥琐笑着。

  蓝枫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将门关上了。

  他这时才发现,其实盖凡比他更早懂得了艾斯兰的吃人本质,可笑他当时还对此不屑一顾,现在想来,盖凡恐怕比他成熟远不知多少倍。

  “还在玩《天球online》吗?”

  盖凡摇了摇头:“已经通关了,号卖出去了,赚了一小笔。刚订了一款新游戏的芯片,已经在发货路上了。你也要吗?”

  蓝枫摇头。

  “接下来一段时间有些重要的事情去做,暂时不打算玩游戏了。”

  “真好啊,已经找到人生的目标了?人啊,总得有点活头,不管是微小的也好宏大的也好,可耻的也好荣耀的也好,总得想办法把自己的人生打发过去不是?”盖凡嘿嘿一笑。

  “估计不会经常回来了,就不用担心我了。”蓝枫说着,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行装,然后戴上漆黑的兜帽,将自己的蓝发遮挡在阴影之中,又推开门走了出去。

  盖凡微微一愣,随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吃他的泡面去了。

  走在寂静而空荡的贫民窟大街上,蓝枫漠然地打开自己的黄屏,然后便让它这样敞开在光天化日之下。

  如果人的生命就像蜉蝣,朝生暮死,转瞬即逝,那么至少在心脏停止跳动之前,肆意地去挥霍、利用这条生命吧,只有这样,成为杀戮和原罪的集合体,才能将世界上所有的罪恶抹杀殆尽。

  兜帽的阴影之下,一双漠然的眼神锋利得如同猎鹰一般。

  “来吧,无论是掠夺者也好,博士也好,来猎杀我吧,让你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猎物!”

举报

作者感言

银月的魔法师

银月的魔法师

英语小课堂~~~   ephemera:蜉蝣   ephemerality:朝生暮死,生命极短暂的事物

2020-10-27 22: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