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超赛博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Burning 燃烧

超赛博纪元 银月的魔法师 6695 2021.01.13 21:26

  毫无招架之力。

  尽管陈言、王祥、阿莉亚和吴明尘同时进攻,在屠夫的面前依旧羸弱不堪。

  甚至除了陈言以外,没有人能看清屠夫的动作是如何迅疾、他又是如何精确地斩断飞射而来的短离子射束并如风暴般划出血线将逼近的王祥和阿莉亚同时击退,所有的动作都恰到好处,丝毫不拖泥带水,哪怕一分多余的动作都吝啬无比。

  完美,这是唯一能够形容的词汇。

  王祥和阿莉亚纷纷被砍伤,只好退居二线,让吴明尘处理伤口——即是用他的能力加速受伤者的新陈代谢,从而加快伤口的自我愈合。

  于是陈言成为了求道者的最后一道屏障。一旦他被击败,就等于宣告了他们的死亡,以及掠夺者的大获全胜。

  所以,他绝不能失败。

  陈言迅速地挥着光剑与屠夫交锋,不禁暗自心惊,屠夫的力道比上一级强大了一倍不止,震得他虎口生疼。

  染血的屠刀如划破水流般劈下,削断了陈言的一丝发梢。

  他迅速撤身,避开了屠夫的下一刀,同时抡起光剑斩向其头颅,却再次被屠夫以过硬的速度挡了下来。

  两人你来我往,在无尽的沉默中上演着战斗的默剧,刀光与高亮的粒子波动光相互交错,扯动着夜幕,江水滚滚。

  突然,一只宝蓝色而盈满了梦幻的猫眼不知何时映在了屠夫的视网膜中。

  屠夫一愣神。

  借着冬谷樱雪的迷惑神智能力,陈言趁虚而入,一剑扫去。

  然而,屠夫竟瞬间摆脱了迷茫,猛地清醒过来,面对即将砍在腰上的光剑竟面无惧色,只是冷峻、沉默地握住屠刀,刺向陈言的腹部。

  以伤换伤!陈言瞳孔猛缩,竟诞生了一丝犹豫,但随即狠下心来,手上更加用劲,誓要将屠夫拦腰截断。

  嗤,屠刀刺入陈言的腹部,激溅出鲜艳的血花,而光剑则在屠夫的腰部留下了一道惊人的撕裂,扯出电光跃动的机械管与电子脏器。

  “改造人?!”陈言捂住血涌不止的腹部,连连退后。

  “团长,你受伤了!”本还在处理伤口的吴明尘见陈言中了一刀,连忙担忧地赶了过去。

  “不要紧。”陈言摇了摇头,“先别治疗我,伤口太深了,加快新陈代谢速度会令血液流失加速,让我陷入乏力。”

  “但是你伤得这么重!”

  陈言用手势阻止了他的行动。

  “吴明尘,你是唯二知晓我真实身份的人,我已经说过了,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也不愿意任何人来怜悯我。”

  吴明尘呆住了,随即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其中有不忍与挣扎,也有自嘲。

  “来吧,决一胜负。”陈言再次将光剑指向屠夫。

  屠夫像鬼魂一样,保持着惊悚渗人的沉默,但脚下踏前一步的动作表明了他的杀意。

  就在此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架银白色的巨型高达如泰山压顶般从天而降,精准砸在了屠夫的位置上——不,应该说是他上一刻所在的位置。合金赛道猛地震了一震,激荡起金属相撞的铿锵声波。

  “哎呀,抱歉抱歉,来得晚了些,找隐藏赛道还挺麻烦的,费了会儿工夫,”高达的头颅一侧闪现出一个连接到驾驶室的视频窗口,蓝枫的大脸正贴在那上面,他没心没肺地一笑,“不过有句老话不是说得好,主角总是最后登场嘛。”

  陈言沉默不语,仅仅是盯着他看,脸上冰霜严峻。

  “嗐,什么也不用说了,伤员就到一边去呐喊助威吧,然后好好认清我蓝枫的实力。”高达像是嫌弃地摆了摆手。

  又是几秒的沉默。

  “那就交给你了。”陈言最终选择了妥协——倒不如说,他只能选择妥协,因为他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而蓝枫的出现无疑是雪中送炭。

  “只不过,你要注意,屠夫的能力对你是绝对的压制——正是因此我原先才没有把你加进计划之中。”陈言顿了一顿,“屠夫专精于力量与杀伐,攻击力远在你之上,你的剑手对上他只有被砍断的份,就像当初你能刺穿赵幻的魔毯一样,屠夫也能斩断你的剑。”

  正是出于这一点考虑,陈言才选择了马达加斯加的求道者队伍,一方面,他们的等级普遍较高,另一方面,他们所使用的武器都是可替换型,譬如阿莉亚使用的是购买的淬毒匕首,王祥和吴明尘使用的是离子手枪并搭配本身的能力,陈言使用的是光剑——至于冬谷樱雪,她是对抗屠夫的底牌,只是陈言没有料到屠夫对于幻术竟然有着超乎寻常的抗性——而蓝枫则不同,一旦他的剑手被斩断,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只能束手就擒。

  只不过还有一点陈言并没有明说,即他对于蓝枫会参赛这件事并不惊讶,倒不如说他反而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甚至隐约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但他不相信所谓天命。

  “嘛,这我当然也清楚。”蓝枫点了点头,毕竟他也曾和三大魔将的另外两名交过手,对他们的恐怖实力再清楚不过了,尤其是<血钻>阿修罗那家伙,那场只能任人宰割的狂风骤雨般的战斗依旧历历在目,“不过,要是在尝试前轻言放弃,以后可是会后悔的。”

  陈言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在吴明尘的搀扶下同样退居到观众席疗伤去了。

  蓝枫操纵着雪极光面向一言不发站在那里的屠夫:“来吧。”

  屠夫的身形一晃,顿时消失在原地,转眼间他已经挥舞着屠刀砍向雪极光的腿部。

  雪极光灵敏地一跃而起,足有十米之高。

  “海西,时酱,江寄语,看看你们手边,有没有红色的按钮?”

  “有、有呢!前辈!”

  “那个是辅助导弹,你们看时机发射。”蓝枫说罢,从背后取下那把离子巨枪,调小威力到不至于摧毁赛道的程度,然后朝屠夫连续射击。

  爆裂声轰响不停,如同滚滚雷霆。

  在离子散裂的电云中,屠夫的身影如黑色猎豹般射出。

  “哈!发射QWQ!”江寄语砸下了红色按钮。

  顿时几枚导弹纷纷从雪极光的背后启动,拐了个弯化为流光轰炸向正处于空中的屠夫。

  躲闪不及。

  然而屠夫将手中的屠刀一把挥出,屠刀划出完美的切线,将所有的导弹提前拦截在了半空中,烟花绚丽,接连绽放。

  雪极光穷追猛打,同时动用起离子巨枪和坚不可摧的四肢横扫而去,却被屠夫再次灵敏地躲避。

  他的嘴唇翕合了一下,像是说了什么。

  顿时屠刀再次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屠夫单手按住横扫而来的超合金巨手,借势翻跃,立在了巨手之上,然后抡起屠刀在雪极光的装甲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火星剧烈溅射。

  “啊啊啊啊啊!本小姐的雪极光啊!”缩在蓝枫怀中的爱丽丝气急败坏伸展拳脚,一拳打在了蓝枫的下巴上。

  “哇!痛死了!我感觉我下巴脱臼了!”

  “快阻止他啦!要是雪极光报废了,本小姐饶不了你!”

  蓝枫稍稍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然后试图将屠夫甩下去。

  他成功了,只不过......

  屠夫漆黑的眼珠向下一瞥,然后腾空跳起,又将屠刀扔了出去。

  “啊啊啊!刀!刀!来了!”爱丽丝情急之下又给了蓝枫一拳。

  “所以说不要打我啊!”

  蓝枫话音未落,屠刀便一把劈入雪极光的头部,撕出一道可怕的裂缝,从蓝枫的发梢边划过,穿透驾驶舱,然后飞向天际,直到无影无踪......

  “差、差点就被砍死了......”蓝枫心有余悸。

  <警告!战斗中枢受损!>

  <即将强制解除战斗模式>

  <解除>

  还没等蓝枫反应过来,雪极光已经重新变成了车形,狠狠地摔在赛道上,车头和车尾都出现了可怕的裂痕,而方向盘甚至被一分为二,摇摇欲坠地挂在那里。

  然而眼下情况危急,面对恍如死神般逼近的屠夫,蓝枫不假思索地展开剑翼,双手转化为剑刃,飞出雪极光朝着屠夫迎面而上。

  短兵相接,激烈的摩擦不断溅出片片火星,仿佛两把无坚不摧的利器相互砍杀。

  炙热,滚烫。蓝枫再次体验到了与阿修罗战斗时的感觉。

  “爱丽丝,你开着车先走!江寄语、海西和时酱你们也跟着去终点!”蓝枫一边抵挡着屠夫狂风骤雨式的砍劈,一边喊。

  “喂,人类,那你野爹呢!”

  “松鼠你是剩下所有人里面战斗力最强的,护送好他们!”

  “可恶,你野爹我也想参战啦!不过,人类你放心好了,我会帮助他们抵达终点的......你可别死了!”

  “不要乱立flag啊混蛋!”

  乓!屠刀狠狠地砍入蓝枫的剑手,虽然很浅,却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无能。

  屠夫冷峻的眼神似乎在警告,战斗的时候东张西望是不礼貌的行为。

  “蓝枫你顶住啊!本小姐马上就去终点!”爱丽丝还没有明白这场属于重塑者的战斗是生死之战,只以为是不同队伍间的竞争和阻拦,于是这么喊道,启动了雪极光。

  “前辈,千万不要倒下啊!”

  “新人!只要不断前进!脚下的道路就会延伸!”

  “所以说不要给我立flag了啦!”又一次交锋结束,蓝枫撤身后退,操纵剑翼飞至半空中,暂时拉开了与屠夫的距离,观察了一下自己剑手上的细小伤口,丝丝鲜血正从那里流出,“什么啊,原来不是金属做的啊......”

  “话说,时酱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变态萝莉控什么的还是早点死掉好了。”

  “时酱,果然还是你最关心我啊!你是为了不给我立flag才这么说的吧!”

  “简直不明所以......”

  引擎隆隆,雪极光加速驶离了现场,飞射向遥远彼方的终点。

  蓝枫沉下心来,再次面对屠夫。

  屠夫正站在赛道上,高大健壮的身躯覆盖在黑色服饰下,冷峻的面色与沉默的行动使其浑身散发着无从下手的恐怖,抬起的头颅神似秃鹰,漠然的眼神中一丝光辉也没有,如行尸走肉一般,手中的屠刀在幻光中闪映着颤栗杀机。

  屠夫,<Slaughter Dictator>,杀戮独裁者,称号为沉默的刽子手,具体能力不明,疑似为使用屠刀,进化方向为力量型兼顾速度,近战能力极强,能够外化屠刀,能够远程甩出屠刀,弱点不明......蓝枫整理着屠夫的相关信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不,不对,是有弱点的!

  屠夫的武器是屠刀,而屠刀的攻击范围极小,与短剑匕首相差无几,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只要能凭借蓝枫可以任意伸缩剑长的优势来把活用距离战斗,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就有机会获胜。

  此时,一道寒光激射而来。原来是屠夫见蓝枫久久不下来,直接甩出了屠刀。

  蓝枫有惊无险地避开了攻击,随即将剑手伸长几尺,俯冲而下。

  剑手与屠刀相互剧烈对抗,然而即使是借着俯冲的优势,蓝枫也没能令屠夫后退哪怕一步,不过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剑翼传递来汹涌的旋动能,蓝枫伸展双手,化为疾速的旋风,如同剑刃形成的风暴,一环环划过屠夫的刀,红热的火星迸射。

  屠夫纹丝不动,抓准时机一刀砍下,竟硬生生地打断了蓝枫的剑刃风暴。

  随后又是铺天盖地的刀影,攻势一波猛过一波,除了专心抵挡以外,蓝枫别无他法。

  惊人的热度燃烧在剑手上,仿佛蚂蚁爬满了全身,一道道浅痕密密麻麻地浮现出来,血线四飞。

  果然实力还是过于悬殊么,蓝枫想到,以现在的能力要战胜屠夫的话还是太勉强了。

  屠刀与剑手的摩擦越来越剧烈,温度急剧攀升,狂暴的血丝和火星混杂成纷乱的抽象图画。

  痛,直到最后蓝枫只余下了这么一个感觉。

  浑身都在燃烧。

  但是如果现在放弃的话......

  混蛋,怎么可能放弃啊!

  不知为何,小梦和龙三的面容此刻在万籁俱寂中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对啊,我可不是只为了我自己而活下去的啊......

  小梦,还有龙三,他们的生命,他们的意志,他们的精魄,阴魂不散,日夜呼唤,在结束这一切之前,我怎么能死掉!

  如果就这么死掉的话,根本不对啊!这样,一切不都白费了吗!这样,根本不会有人得到幸福!这样,我如何能够站在他们面前,心安理得啊!

  燃烧,一切都在燃烧。

  恐怖的热量从脊背升起,化为泉流奔涌于四肢百骸,燃烧,燃烧,燃烧。

  铿锵的流铁之声。

  脉动的燃烧之声。

  出刃的迸发之声。

  蓝枫撕心裂肺地长嚎起来。

  撕裂!燃烧!迸射!

  蓝枫背后的剑翼竟纷纷颤动起来,恍如富有灵性,然后如火箭般携带着巨大的热能发射了出去,如箭雨飞散,如流星坠落,一把把插入地面,狰狞地燃烧着可怖的火焰。

  <Burning Rocket>,燃烧火箭,蓝枫不知为何联想到了龙三的能力。

  “这样啊,大哥,原来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啊......”蓝枫毫无征兆地轻声笑了起来。

  屠夫面无表情,沉默地凝视着他,同时眼角余光紧盯那些发射出去的剑刃。

  “绝不会止步于此!给我,燃烧起来啊!!!”

  数十把剑刃倏然拔天而起,化作燃烧的流星直冲云霄,然后纷纷穿透云层,下坠,恍如来自天庭的审判。

  屠夫的眼神向上一抖,然后身形暴退。

  天国的审判之剑如同跟踪导弹,纷纷与屠夫错身而过,化为深入赛道的高空墓碑,战场转眼间便如燃烧的剑冢。

  蓝枫紧追其上,伸长剑刃,双手同时刺向屠夫。

  屠夫一刀劈开剑刃,跃起,却不由瞳孔猛缩,因为在他的面前,一把燃烧着滚烫烈焰的剑刃正不偏不倚地正中他的胸膛。

  从刚才开始,这把剑就一直藏在蓝枫的背后,处于屠夫的视野死角之中,当蓝枫进攻时,这把剑便朝着屠夫的上空射出,经过蓝枫提前计算好的距离和时间恰好击中刚刚跃起而无法立即做出反应的屠夫,从而将其杀死。

  第一把剑后,紧接着是第二把、第三把,燃烧的剑刃塞满了屠夫的胸膛,恐怖的推力将其从赛道的上空推出,最终屠夫同数十把剑刃一起坠入了数百米之下的大江之中。

  直到被静如死潭的黑浪吞没之前,屠夫始终沉默而冷峻地凝视着一无所有的夜空,没有一丝将死之人的慌张与痛苦。

  “对你而言,这便是最好的墓地了吧。”蓝枫俯视着沉默流淌的大江,自言自语。

  陈言无声无息地走到了他身边,问:“你确定杀死他了?”

  “嗯......胸口被数十把剑捅穿,又从百米高的半空坠落,就算只是水面的冲击力都能让他粉身碎骨了吧?”虽然没有收到进化点数,不过相隔这么远,那些金色的血线也没法传输过来吧。

  “或许吧。”

  “话说,你伤口好了?”

  “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行。”

  此时,一道璀璨的蓝色数码光芒从天际射来,仿佛燃烧着瑰蓝火焰的流星。

  “咕噜噜噜噜噜噜!新人!这个超棒OWO!”江寄语过于活泼的声音从天际回响着传来。

  “前辈,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不要咒我死啊......”蓝枫经历了一场大战,几乎精疲力竭,有气无力地吐槽着。

  爱丽丝驾驶着MCR冠军奖品<数码炫蓝60X>停靠在了赛道边。

  数码炫蓝属于飞空敞篷车,瑰蓝的全车身呈完美的流线形,前车灯打出氤氲着数码气息的晶蓝光芒,炫酷的车门与车窗皆是棱角分明的火焰模样,车底轻盈空无一物,车头如拉风的龙头,延伸出龙脊连接车身,车尾有两个灯笼大的太阳能喷冲器,如蓝色龙眼凝视后方。

  “真是辆不错的飞空车啊,这玩意儿得数百万吧。”蓝枫啧啧有声。

  “哼哼哼,乡巴佬,让本小姐告诉你吧,数码炫蓝60X可是全球顶尖的飞空车,只此一辆绝无仅有,而数码炫蓝系列放眼全球也仅仅不过六十辆,有一名经济学家曾评估过数码炫蓝的价值——五千万起步。”爱丽丝得意地拍了拍数码炫蓝的龙型车头,踌躇满志。

  “五、五千万?!”蓝枫瞪大了眼睛,被这个他十辈子,不,一百辈子也挣不到的惊天数额给吓到了。

  “于是,现在有个问题。”爱丽丝竖起食指,“这个奖品要怎么分呢?”

  “嗯......你们觉得呢?”蓝枫扭头看向江寄语、海西、时酱和松鼠。

  “新人你的功劳最大!由你决定好了!”江寄语似乎对于车辆的归属并不在乎。

  海西连连点头:“前辈你看着办就行。”

  “跳过。”时酱用可爱而平淡的声音说。

  “把这辆车卖掉的话肯定能给你野爹我买很多松果的吧!”松鼠瞎掺和道。

  “嗯,这样好了,毕竟这次MCR的参赛车辆是爱丽丝你提供的,而且你的雪极光好像也被弄坏了不少。”蓝枫思忖了一下说,“我们平时也用不到飞空车,如果你愿意出价买下这辆数码炫蓝的话......”

  “哼哼哼,既然你都这么请求本小姐了,那本小姐就给你个面子,六千万,怎么样?”

  “六、六千万?!”

  “当然,这可是第六十代数码炫蓝,价值绝对不止五千万。”爱丽丝没说的是,放在拍卖场上,这么一辆数码炫蓝甚至有可能卖出上亿的价钱。

  “原来如此,那就这么定了。这六千万你就分别打到我们五个的账户上吧。”蓝枫点了点头。

  “六千除以五......哇!那你野爹我岂不是有一千万啦!”

  “笨蛋,是一千二百万。”

  “前、前辈,真的可以吗,这么大的数额......”

  “你们就安心拿着吧,这次你们也功不可没。”

  “咕噜噜!但是新人!这么多钱我害怕被坏蛋盯上!到时候要是还被劫色就糟糕了×~×!还是你先帮我保管好了!”

  “是、是啊,前辈,我平时也用不到这么多钱,况且团长也有在发工资(求道者当然不是黑心企业),我这份你也先帮我保管好了!”

  “我用不着。”时酱简洁地说。

  “啊,啊嘞?你们这些人类真是不懂享福啊!这样的话你野爹我也不好意思拿着啦!”

  “呃......”蓝枫挠了挠头,和爱丽丝面面相觑。

  随后众人一起笑了起来。

  “OK,交易完成!”爱丽丝关闭了蓝屏,然后跳上了数码炫蓝,向蓝枫等人挥了挥手,“总而言之,这次的经历还是蛮有意思的,那么,本小姐可要走了?

  蓝枫点了点头。

  爱丽丝似乎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插起腰来,鼓着腮帮子:“蓝枫,你对本小姐就没有什么要表示的吗?”

  “呃......祝你一路顺风?”

  “笨蛋!”爱丽丝撇过头去,然后发动了数码炫蓝,临走前,又回过脸来,似乎有一丝绯红,“真、真是没办法呢!本小姐就姑且认定你为合格的朋友好了!以后你要是想念本小姐了,本小姐倒也不介意在百忙之中抽空接见你一下。本小姐的蓝屏账号你已经有了吧?要是你随便乱打的话,本小姐可饶不了你哦!千万,千万不要闲得没事干打给我哦!”

  蓝枫苦笑了一下:“是,绝对不会打给你的。”

  “啊——笨蛋!!!”

  随即数码炫蓝便化为羞愤的瑰蓝色流星消失在了天际。

  “啊,该回去了呢。不过在那之前,是不是应该去搓一顿?”蓝枫看向众人,提议道。

  “好耶!聚餐!”江寄语跳了起来。

  “有什么推荐的餐厅吗?”

  “唔,我倒是知道几个,就是不知道陈君愿意去哪家了?”吴明尘看向陈言,“陈君好像对海鲜过敏吧?而且还很挑食。”

  “哦啦,没想到威风堂堂的团长大人也会挑三拣四呢。”蓝枫取笑道。

  “无聊。”陈言没有搭理他,转身径自离去。

  “嗐,不用管陈言那个不近人情的家伙了,就我们几个去吧。”

  “出发咯!冲冲冲!”

举报

作者感言

银月的魔法师

银月的魔法师

英语小课堂复习课程~~~   slaughter:屠杀,杀戮   dictator:独裁者   burning:燃烧的,灼热的   rocket:火箭,焰火   Slaughter Dictator:杀戮独裁者   Burning Rocket:燃烧火箭

2021-01-13 21: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