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超赛博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Backslash 反斜线

超赛博纪元 银月的魔法师 6954 2020.11.02 22:36

  “前辈,你要回家了吗?”赵幻的助手,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孩,这么问他。

  赵幻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今天也获得了不少好评呢,为了明天的演出,要好好养精蓄锐才是。”

  “唔,前辈你也教教我你的绝招嘛,用魔毯转转转的那个。”

  “就是就是,要好好培养新人呀!”搬着道具路过的马戏团团长大叔笑嘻嘻地调侃道。

  “啊......这个,是家族秘技啦,不能外传的。”赵幻似有似无地叹了口气,语气中透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忧郁。

  “哈哈哈,那不如小妹以身相许啊?”

  “诶?不行的啦!”女孩捂着脸,似乎有些羞赧,却一点看不出拒绝的意思。

  团长大叔仰天大笑走开了。

  赵幻掩饰住心中的一丝雀跃,正了正自己漆黑的魔术师衣冠,然后说:“那我就先走了。”

  “嗯,明天见,前辈!”

  “明天见。”

  赵幻走出马戏团,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雪,还只是细细的小雪,不会影响他今晚的行动。

  他拉低了自己的黑色帽檐,盖住那张尚年轻的脸,迎着雪走入人群。

  要不断地努力,学会更多令人拍手叫绝的超凡魔术,这样他才能不辜负父亲的期望,过上他想要的生活,享受人们的赞誉,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永远无忧无虑地幸福下去。

  为此,不得不杀掉更多的人才行......

  ......

  “嚯,下雪了。”蓝枫跟着陈言穿行在街巷里,说,“现在好像才初冬吧,天气模拟仪这么快就开始制造雪天了?”

  “确实比往年要早了。”陈言漠然地抬起头。

  小雪在黑色的夜幕里缓缓飘落,纯净而无杂质,随着柔和的晚风忽上忽下,轻悠悠地穿过霓虹光和虚拟影像,降在冰冷的建筑上,降在行人的肩头,然后融化成液态水。

  天气模拟仪是一视同仁的,无论是在什么纬度,即使是在热带气候的赤道地区,到了冬季,也会偶尔来一场规模不定的雪,好让四季的轮转像模像样一些。

  虽然降雪了,但温度依然在零度以上,并不能说寒冷,毕竟这些雪是人造的,而非天然形成,却比天然要更加纯净、更加多变。

  “找到目标了。”是冬谷樱雪的声音。

  “那么,开始联结吧。”陈言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按下了贴在侧脑的芯片同视电极。

  蓝枫点了点头,也按下了自己的电极,顿时视野一阵变幻......

  要说起这个芯片同视电极是什么玩意儿,还得追溯到当天下午......

  ......

  “就是这样,所以,冬谷你先带蓝枫去熟悉一下视觉同步技术,晚上七点基地外会合。”说罢,陈言便走了。

  “好家伙,就这么走了啊......”蓝枫有些尴尬地看向名为冬谷樱雪的黑长直少女,下意识地想要跑掉,因为他打从心里觉得这女孩不好对付。

  冬谷樱雪瞥了他一眼,又移开眼神:“既然团长这样说了,那我会好好训练你的。”

  “啊?团长?陈言那家伙吗?”

  “不然呢?”

  “这称呼......有点危险啊......”蓝枫的脑中顿时闪过无数名场面。

  “总之,先上街吧。”

  “哦,好。”

  于是蓝枫跟着冬谷樱雪离开基地,走上了依旧有些空荡的贫民窟大街。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在这初冬时节给人一种惬意与慵懒。冬谷樱雪一边走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两片轻薄的电极,并将其中一片给了蓝枫。

  “这玩意儿,和芯片联结电极好像啊?”蓝枫把玩着电极,不仅有些想念某个名叫赤坂的红发未成年少女。

  “工作原理差不多,这个叫芯片同视电极,可以令多个子电极携带者与母电极携带者进行视觉同步,从而共享所见。”

  “原来如此,只要贴到侧脑就行了对吧?”

  冬谷樱雪点了点头。

  “好了,然后呢?”

  “你等一下。”

  只见冬谷樱雪独自走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没过几秒便有一只蓝宝石瞳孔的猫矫健地窜了出来。

  “喔,变身了么。”

  “可以听见吗?”

  “喔!声音直接从脑子里出来了!”

  “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为了方便联络,芯片同视电极还配有实时沟通功能。”

  “你都变成猫了,电极居然还能维持功效吗?”

  “我的重塑能力并不会影响现代科技的使用。好了,现在你试着按一下电极。”

  蓝枫于是按了一下电极,顿时他的视野开始变幻,仿佛被漩涡吞噬了一般,先是扭曲成不伦不类、光怪陆离的斑斓景象,随后画面逐渐稳定清晰起来,终于形成了高清无码的崭新视野。

  “这就是,猫的世界吗......”

  蓝枫被惊愕到了,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视角:平日里似乎习以为常的建筑全都被拉伸到了可怕的比例,仿佛一根根直刺天空的钢针,有一种随时都会倾倒下来压死他的感觉。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猫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色彩,无法描述,以人类可见的光谱根本无法理解,那是一些怪异到只有猫才能理解的颜色。但此时此刻,蓝枫似乎理解了这些色彩,他能够明白哪些色彩代表建筑,哪些色彩代表生命体,即使一时之间适应不过来,也能够凭借事物的外形和轮廓大致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样?”

  “怎么说呢,有点奇妙吧。”蓝枫挠了挠头,“话说,接入了你的视野后,我看不清路,不就移动不了了吗?”

  “芯片同视电极有三种联结模式:全联结、半联结和覆盖联结。你目前是全联结模式,你可以试着通过蓝屏设置成另外两种模式。”

  蓝枫尝试了一下,发现半联结是单独让一只眼睛同步视觉,而覆盖联结是让同步视觉以一定的透明度覆盖在现实视觉上。最终,他将50%透明度的覆盖联结设置为了默认联结模式。

  “没问题了,这样就好多了。”

  “那么试着在街上走走吧,至少要达到不影响奔跑的程度才行。”

  “嚯,真严格......”

  “有什么意见吗?”

  “不,并没有......”

  蓝枫试着走了起来,结果没几步就摔了个四脚朝天。

  “所以说,你是怎么摔成这个姿势的......”冬谷樱雪无语地吐了个槽。

  “实不相瞒,我的身上背负着可怕的诅咒。”

  “啊?”

  “那是在决战魔王三代目的时候,他在死前对我施下了这个可怕的诅咒:每走一千步必会摔得四脚朝天。这虽然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诅咒,却拥有着永恒的时效,不比睡美人的诅咒差多少,事实证明,直到现在我还在受它的折磨。”

  “啊,这样啊,原来如此......”

  “啊?你信了?”

  “怎么想也不可能的吧......”

  “啧,失败了么。”

  “......”

  冬谷樱雪开始怀疑这个人的脑子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其实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

  最后,蓝枫将覆盖联结的透明度调整到75%才得以不受影响地行走和奔跑。

  “那么,接下来试着和别人交谈一下吧。”

  “我不是一直在和你交谈吗?”

  “除我以外好吗......”

  蓝枫只好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了起来,寻找可以搭话的对象。

  “说起来,你怎么穿着校服?你是在校生吗?”蓝枫想起冬谷樱雪的那身学生打扮,不禁这么问。

  “不是,只是单纯不想为穿什么而烦恼而已。”

  “哦,原来如此,不是cosplay啊......”

  “为什么你的语气里有一丝失望?你在期待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哦,相信我,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哦。”

  “坏人都说自己不是坏人。”

  “啊这......这样好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请你喝下午茶好么?就当作陪我训练的谢礼了。”

  “下午茶?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不需要。”

  “呃,那奶茶?”

  “嗯......总是拒绝你的话,搞得我很不近人情似的,那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原来如此,喜欢奶茶啊......”

  “只是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罢了!”

  “据说奶茶喝多了会胖哦。”

  “据说那些这么说的人都已经尸骨无存了哦!”

  蓝枫看见冬谷樱雪化身的那只猫用恐怖的蓝宝石猫眼瞪着他,不禁讪讪一笑,三缄其口。

  不知何时,蓝枫走到了曾经来过的盖亚教堂,正好撞见一个站在门口的老大妈。

  “哟,您在教堂外做什么呢?”总之,蓝枫上去搭了话。

  冬谷樱雪敏捷地跃上教堂的屋檐,静静地观望着。

  “哎呀,是年轻的小伙子呀!”老大妈喜气洋洋的,瞟着蓝枫的小身板,“这不是我家的淘气鬼不小心磕破了脑袋,差点没了命嘛。”

  “也亏您还能风轻云淡地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啊......”

  “害,这不是有神父在吗,出不了问题的。”

  “亚历克斯神父吗?为什么这么说?”

  “哎呀,你不知道吧?这个神父可神了!甭管多厉害的伤,他都能治,而且三两下就给治好了,你说厉害不厉害?简直就是耶稣下了凡嘛!他现在就在教堂里给我那小淘气疗伤着呢,可惜神父不让别人旁观他的治疗过程,不然我真想瞧瞧他现在是不是全身发着圣光呢!”

  “啊,这样啊,那确实很厉害呢......”

  蓝枫猛地回想起了几天前,自己也正是受了重伤,却被亚历克斯救下,而且还在一夜之间就痊愈了,明明是那么致命的伤口......

  他若有所思地扫了眼教堂内部,然后告别老大妈往回走。

  “看来和人交流也没问题了,那么训练就算大功告成了。”

  “是的呢。”

  “所以——你明白的吧?不需要我说的吧?你不会食言的吧?”

  “啊,你还惦记着奶茶呢?”

  “什么?!你忘了吗?!”冬谷樱雪顿时恼羞成怒,直接变回人类形态,呲牙咧嘴,像只恶猫一样怒视着蓝枫,仿佛和他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开玩笑开玩笑,哈哈哈......”

  ......

  雪,下大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被如恶龙般呼啸而过的风席卷着,仿佛神圣的天使自天国坠落,洁白的羽翼被剥夺,无数闪着白光的羽毛散落在天空,沉沦在氧气与氮气的海洋里。

  奔跑的脚步声,人烟稀少的黑暗街道,急促的喘息。

  黑发的矮个子少年惊恐地逃亡在被大雪覆盖的世界,一步一步地,踩出一个个深深的脚印,紧随在他身后的,是一个黑色魔术师行装的青年。

  “搞、搞什么啊!别杀我啊!我就是个废物而已啊!”矮个子痛哭流涕着,眼睛中不断流出恐惧和绝望,像被猎人追杀到无路可逃的小鹿一般。

  “废物的话,就给我去死吧,这可是为了我更好的人生啊!”魔术师歇斯底里地喊着。

  一只蓝色的猫如鬼魅般跳跃在四周的建筑物上,居高临下地紧随着两人,将他们的行动和路线尽收眼底,那双蓝宝石瞳孔在大雪中闪着幽光。

  “兵分两路。”不远处,和冬谷樱雪进行着视觉同步的陈言对蓝枫做了个手势,然后拐向另一个巷子。

  蓝枫点了点头,继续随着矮个子和魔术师杂乱的脚印奔跑在他们身后几十米远处。

  “还有十秒。”冬谷樱雪的倒数声传入两人的脑中。

  “走、走开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逃亡的哭嚎被寂静的大雪吞噬,听上去就像空洞而微小的杂音,脚步陷入雪地,一丝一毫的响声也无法传出。

  大雪的世界,死亡的世界。

  “三。”

  倒数声在寂静的雪海里无比清晰,仿佛宣告着某种命运时刻的到来。

  “二。”

  陈言和蓝枫同时拐入最终的决战场地,一条不宽不窄、朦胧在隐约黑暗中的街巷。

  “一。”

  陈言和蓝枫封锁住了魔术师的前路和退路。

  矮个子少年傻眼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顿时觉得这两位贵人无比英俊,简直就是他命中注定的男主角。

  “主角们,我先溜了!”

  没等陈言开口,矮个子便没了影,嘴里还念叨着:“开玩笑,男主角也没命重要啊!”

  留在现场的三人一阵无语。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阻拦我?”魔术师脸色阴沉得能渗出水来。

  蓝枫打量着他,和陈言的情报几乎一致,黑发,高瘦,相貌平平的一个魔术师,他就是赵幻没错了。

  “赵幻,掠夺者成员,Code:684,Reformer:Blanket Magician,魔毯魔术师,三级重塑者,杀人数:2~3。”陈言淡淡地说道。

  赵幻一愣,随即嗤之以鼻:“原来如此,是求道者么,倒是有听过。正好,两个人的话,可是有不少进化点数呢!”

  “至于这个点数最后归谁,那就不一定了。”蓝枫的双手化为利剑,落在其上的雪花顿时纷纷断裂,化为水滴流淌而下。

  “那就拿你开刀好了!”赵幻见陈言没有任何动作,拿不准他的实力,便先对上了蓝枫的剑刃。

  “砰!”下一瞬间,剑刃和某种厚重的障碍对抗在了一起,劲风横扫而过,将雪花震散,仿佛无数冰霰飞舞在半空。

  赵幻的前半肢化为了黑色的壁障,闪着厚重的寒光,抵挡住了蓝枫的剑刃。

  “这就是魔毯么。”蓝枫自言自语着,然后跳开。

  “我的魔毯具有强大的防御力,你无法攻破我的防御。”赵幻得意地笑了起来,他的第一级重塑能力是<伸缩魔毯程度的能力>,能够将外化的魔毯伸缩,由此可以演化出攻击和防御两种使用方法。

  陈言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按了一下芯片同视电极。

  “发挥全力,你们都是三级重塑者,他的能力专精不在于防御而在于变化,你的能力是攻击型的,没道理破不了他的防御。”

  “明白。”蓝枫眼神一凝,双腿发力,暴射而出,双剑合璧猛刺向魔毯。

  “哼,都说了是不可能——”

  尖锐的金属割裂声仿佛旧时代高速公路上的刹车声一般,穿透大雪的帷幕,直刺云霄。

  “什、什么?!”

  蓝枫的剑没入了魔毯,几乎将其穿透,剧烈的疼痛令赵幻将魔毯收了回去,立刻撤身。

  “追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蓝枫欺身而上,挥舞双剑。

  赵幻咬了咬牙,将双手指向蓝枫,顿时两道细长如匹练的黑钢魔毯如闪电般射出,直夺心脏。

  蓝枫早有预料,一个简练利落的空翻,立在了魔毯坚硬而冰冷的表面上。然而还未等他展开攻击,那魔毯居然开始旋转起来,转速足达五转每秒。

  赵幻的第二级重塑能力<旋转魔毯程度的能力>。

  “什么鬼?!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一边抱怨着陈言,蓝枫一边跃起,不然可是会被卷走的。

  他将剑手伸长,铿锵一声插入了街巷两侧的合金墙里。

  大雪纷飞,陈言的肩头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衣,他却依然像一尊纹丝不动的塑像,面无表情,不言不语。

  赵幻疯狂一笑,挥舞魔毯,拍向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蓝枫。

  “喂,陈言!想想办法!”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不要给我打谜语啊!”

  “收回左手,伸长右手,再收回右手。”

  蓝枫半信半疑,但情况危急,只好照做了,然而随即他便恍然大悟。

  左手的剑收缩后,右手的剑不断伸展,竟一瞬间便将蓝枫顶到了左边的墙壁上,避免了被魔毯击中的悲惨命运。

  蓝枫迅速将左手插入墙壁,然后收回了右手,正好避开攻击,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受到陈言的启发,蓝枫毫不犹豫地再次投入战斗,他延长左手,借着剑给予他的动力,如离弦之箭划破雪幕,如流星般掠过赵幻的身侧。

  鲜血喷涌,断肢飞起。

  “啊啊啊啊啊啊!”赵幻捂着自己断掉的右手痛嚎着,恐惧的泪水决堤而出,“不!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杀我!”

  “杀人者,就该做好被杀的觉悟。重塑者的命运,只有两个:杀死别人,或被别人杀死,不是吗?”蓝枫无动于衷地看着他,心中竟生出了一丝病态的快感,不过他随即将其掐灭,毕竟可不能变成掠夺者一类的人呢。

  赵幻惊恐万状,竟跪在地上求饶起来:“不、不要!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我只是想借重塑者的能力为大家表演更好的魔术而已!我是为了贫民窟的人们啊!”

  “可笑,你只是在利用重塑者的力量为自己牟利罢了。”蓝枫一步步走近他,剑刃在月光与雪光下反射出夺命的寒光。

  “不、不是的!我,我......我本来,不想这样的......”

  赵幻眼中的光彩逐渐暗淡下去,不断呢喃着一些奇怪的话语,失魂落魄,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

  “不是的,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

  “小幻,爸爸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他的父亲站在他面前,弯下腰,慈爱地抚摸着他的头。

  “好啊好啊!爸爸的魔术最厉害了!”还是少不更事的孩童的他高兴地鼓起了掌。

  “那,看好了,不要眨眼哦。”父亲和蔼地笑了笑,然后随手拿过一块毯子盖在了自己的身前,“会变出什么东西呢?”

  “大熊猫!”

  “好难啊,但是爸爸可是无所不能的哦!”父亲神秘一笑,然后甩了甩毯子,又将其一把扬起,毯子下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熊猫玩偶。

  “喔!大熊猫!无所不能的爸爸最厉害了!我以后也要当像爸爸一样的大魔术师!”他欢心雀跃地抱住了熊猫玩偶。

  “好啊,但是一定要记住,魔术,是用来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这是魔术的本质,不能忘记哦!”

  “嗯!我以后一定要像爸爸一样把快乐传播给大家!”

  ————————————

  “父亲......快乐什么的,我已经遗忘了......”赵幻自嘲地笑了起来,悔恨的神色占据了仍有些稚嫩的脸庞。

  或许在曾经的时代,魔术是用来给人带来快乐的事物,但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人再去观赏那些简单的魔术了。赵幻无比清楚这一点,因为这正是他亲身所经历的。

  人们追求那些浮华而虚妄的东西,他们想要看到超出常识的、不可思议的魔术,他们想要刺激的惊叹,而非简单的快乐。旧时代的简单魔术已经被观众们亲手埋葬入时代的坟墓,他们将那些高科技的魔术奉为真理,那些起死回生、草木枯荣、呼云唤雨的魔术——不,那已经不能再称之为魔术了,那是科技,完美的科技,它取代了魔术。

  正是经历了传统魔术的挫败,赵幻放弃了父亲的道路,他迎合观众,将科技搬上舞台,他成为了重塑者,他通过杀死别人的方式来令自己的超能力更加强大而丰富,这就是他的魔术,浮华而悲哀的魔术。

  但是,在这将死之际,他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也许,如果,他走了父亲的魔术之道,用简单却快乐的魔术、用自己的力量为人们带去哪怕是短暂的快乐的话,也许,即使是穷困潦倒,也会是不同的人生吧......

  “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我的马戏团、我的后辈都在等着我,还有我的父亲,我不能死在这里!虽然也许为时已晚,但我果然还是,不甘心啊!!!”赵幻咬着牙,忍着剧痛,一跃而起,他的双脚竟连成一片,衍生出一块柔软的魔毯,载着他迅速飞向天空。

  这是他的杀手锏,他为自己准备的逃生之路,第三级重塑能力<运用魔毯飞行程度的能力>!

  我想做出改变!我想洗心革面重新开始这一切!只要离开这里!只要活下去!赵幻祈祷着,如果真的有神的话,那么就帮他逃出生天吧!他愿意用余下的生命和对魔术的一切热情去偿还!

  陈言冷漠地看着腾空而起的赵幻,寂静的雪无声无息。

  “开枪。”

  一声消音的枪响,火光乍现,沉闷的坠落声。

  赵幻头部中枪,睁着那双不解的眼睛,砸在了厚厚的雪地里,结束了他悲哀的一生。

  直到临死前,他也没能明白,他的人生为什么不能拥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冬谷樱雪站在高高的建筑物外檐上,手里拿着一把旧式的消音手枪,她看着深红色的鲜血从赵幻的头部涌出,浸染了大片的雪地,仿佛白色画布上的一抹猩红,那早已被雪覆盖的身躯不禁微微颤抖着。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蓝枫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走到赵幻身边,替他蒙上了眼睛。

  人生就像一条反斜线,你只能不停地往上走或往下走,在对称的斜线人生里,你永远不知道究竟是在朝哪个方向前进,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你不会有走回头路的机会,因为一旦回头,唯有永无止境的坠落,而无论是被深渊吞噬,还是迷失在天空,都再也不能回到反斜线上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银月的魔法师

银月的魔法师

咕咕咕,英语小课堂~~~   backslash:反斜线   blanket:毯子,毛毯   magician:魔术师

2020-11-02 22: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