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超赛博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Ripper 开膛手

超赛博纪元 银月的魔法师 5611 2020.11.09 22:17

  莫里亚蒂从书桌上抬起头,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家伙。

  那是一个矮小的未知人形生物,整个套在笨重的红色宇航服里,像个搞怪的孩子一样。

  红色宇航服看了一下书桌对外一侧悬浮着的半透明蓝屏名牌:艾斯兰政府议员·莫里亚蒂。

  他于是又看向莫里亚蒂。

  莫里亚蒂长得十分俊美,精致的面庞无比迷人,深深吸引着视线,优美的金发彰显着他纯粹的欧洲血统,一身精心打扮的西装,举止之间散发着优雅的贵族气息,令人不禁自惭形秽。

  “听说大家凡是要干点什么大事都来找你?”异常稚嫩的声音从宇航服里穿了出来,却丝毫没有受其影响,仿佛声音是由宇航服发出的,而内部并没有什么生命体一般。

  莫里亚蒂不置可否地儒雅一笑:“你是想要做什么?”

  “我要袭击艾斯兰中央陨石展览馆,摧毁陨石。”

  “哦?那你确实应该来找我没错。”莫里亚蒂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十指相扣,眼睛微微眯成一弯初月,“犯罪顾问莫里亚蒂竭诚为您服务。”

  “你能帮我什么忙?”

  “倒不如问,你想要我帮什么忙?”

  “陨石展览馆四周密布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国家级卫兵,同时是数个国际型武器的预设坐标点之一,不止如此,它的正上方就是环地球防卫轨道炮的十大节点之一,要知道其全功率运作下摧毁一个大国也是轻而易举。”

  “哦?了解得还蛮详细的,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先不提元首们是否愿意以摧毁艾斯兰的代价来保卫一颗陨石,就算他们确实这么做了,不正好遂了你的愿将陨石一同摧毁了——虽然我们的命大概也没了。”

  “太天真了,那可不是陨石,没有那么容易摧毁……”红色宇航服沉默了一会儿,“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这样好了,你知道的吧?启动环地球防卫轨道炮需要联合国所有成员国最高领导人的同意,其中也包括艾斯兰。我目前正在竞选艾斯兰元首,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到时候我就可以为你投一票否决。”

  “你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莫里亚蒂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仿佛恶魔在愉悦地偷取灵魂,“只要……”

  ……

  蓝枫百无聊赖地坐在盖亚教堂里,在蓝屏上看着动漫打发时间。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幅画面似曾相识,甚至变成了动态图,在下一刻,就会有人走进来。

  果不其然,一身风衣的侦探小姐进来了。

  “早上好哟!”

  “早上好,名侦探小姐。姑且问一下你的名字好了?”

  “我叫白雨灵哟!”

  “喔,少见的姓呢,那么白雨灵小姐,虽然我很想吐槽你为什么突然就开始在句尾加上奇怪的语气词,但我们还是先聊一聊委托的事情吧。”

  “可以的哟!”

  “那个,请不要再加哟了好吗?”

  “诶,很奇怪吗?”

  “超奇怪的吧。”

  “好吧……”白雨灵似乎有一瞬间的沮丧,但随即又恢复了元气,“关于委托的事情,很可惜,并没能找到精确的消息,只有一条比较棘手的线索。”

  “那也不错了,毕竟是博士呢,说来听听。”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开膛手杰克?”白雨灵突然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有所耳闻,旧数码时代的著名连环杀手,不过好像已经通过大数据推演技术破案了。”

  “不不不,我指的不是那个。最近几个月,在艾斯兰的东非高原中央城市群出现了一个自称开膛手杰克的连环杀手,他的主要目标都是竞选艾斯兰元首的政府议员,以割喉开膛为主的杀人手法残忍至极,并且多次在杀人现场留下信件,表示一定会将所有竞选者赶尽杀绝。”

  “好家伙,这和博士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警方已经通过大数据推演找到了凶手,开膛手杰克是一个贫民窟的孤儿,推测杀人动机是阶级仇视,但至今警方仍未能逮捕他归案。有意思的是,有小道消息称,在开膛手杰克的一系列连环杀人行动开始之前,有人看到他和博士在贫民窟碰面。”

  “小道消息?”

  “小道消息就是小道消息啦,像是在酒馆、贫民窟大妈之类的地方打听来的。”

  “总感觉有些可疑呢……”

  “总之,现在只有两条路:抓住开膛手杰克当面对质,或者就此放弃。”

  “毕竟都花了十万,也不可能放弃的吧……看来得去东非高原中央城市群一趟了。”蓝枫站起身来。

  “那么华生,还不快行动起来!”白雨灵扬起风衣,打了个响指,顿时一辆白色的流线型太阳能地行车一个急刹车猛地停在了教堂门口。

  “嚯,你也要来吗?我只委托了你调查任务而已哦,就算继续下去也不会给你加付报酬的。话说华生是什么鬼啊?!你从柯南又串到福尔摩斯了吗喂!”

  “呼呼呼,本侦探干这行可不是为了低俗的钱,只是为了有趣的案件而已!怎么能不跟着一起去呢!快上车吧,华生!”白雨灵无视了蓝枫的吐槽,一把跳进了主驾驶位。

  “麻烦福尔摩斯小姐表现得高冷一些好吗!你已经开始破坏我心目中的福尔摩斯象了!”

  “不要在意细节,华生,要知道,人生苦短,时不我待呀!”

  无奈之下,蓝枫只好坐上了副驾驶位。

  “那么抓紧了华生,本侦探要开始飙车了!”

  “啊?不是自动驾驶吗?!”

  “呼呼呼,飙车也是当侦探的一种乐趣啊!”白雨灵干脆利落地换档,然后把住方向盘,猛踩油门到底,车子顿时化作一道白色闪电疾驰而去。

  “喂,把车窗关上啊!”强劲的气流席卷进车内,令蓝枫说起话来无比困难,连呼吸也受到了影响。

  “不要啦,这多爽啊!”

  “靠!”蓝枫开始怀疑人生了,“话说,第一次你来教堂的时候受伤是故意的吗?”

  “神马?你说神马?听不清!大声点!声音这么小还想当侦探!”

  “我说,第一次你来教堂的时候受伤是故意的吗!”

  “不是啦!来的路上摔了一跤而已!”

  蓝枫顿时凌乱在了风中……

  ……

  离开埃塞俄比亚北部都市群,沿着北部高速地行专道一直行驶,穿过整个埃塞俄比亚地区,便进入了艾斯兰的政治兼经济中心——东非高原中心城市群。

  相比于埃塞俄比亚北部都市群,东非高原中心城市群的面积更大——然而其中大部分却是由贫民窟所贡献的。作为艾斯兰的政治兼经济中心,这里的阶级分化更加严重,富人自诩贵族阶级,掌握当地经济总值的95%,而剩下的则属于政府而非穷人。

  在此处的贫民窟,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人随处可见,而本就少得可怜的贫民窟住宅区却又被富豪改造成了娱乐用地,与其说是贫民窟,倒不如说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到达东非高原中央城市群的时候正值日上中天,在被智能机器人打扫得一干二净却充斥着蓬头垢面的流浪汉的贫民窟大街停下车来,白雨灵带着蓝枫进了一家还算干净的酒吧。

  “来一份意大利面。”

  “蛋炒饭,谢谢。”

  意面和炒饭分别送到了白雨灵和蓝枫的面前。

  “所以,我们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当然是吃饭呀,民以食为天,吃饱了才有力气。”白雨灵天真灿烂地一笑。

  “是,你说得对……”

  午饭期间,蓝枫给陈言发了消息,报告了一下自己的行程,结果只收到了一句“别把自己玩死了”……

  “那么,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开膛手杰克连环杀人案件吧。”饭后,白雨灵给蓝枫发送了一个文件。

  “这个是?”

  “整个案件的详情,从警局里拿来的。”

  “哦,是拿来的呢。”

  “大致的情况之前已经说过了,开膛手杰克的目标是艾斯兰元首的候选人,目前十个候选人已经死了七个。”

  “还剩三个么。”

  “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守株待兔,看住剩下的三个候选人,开膛手杰克的下一个目标就在他们之中。”

  “嘿嘿,你们是在聊开膛手杰克吗?”

  不知何时,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披头散发地晃了过来,趴在了蓝枫他们的桌子上。

  “哦?你知道什么秘闻吗?”蓝枫凑近了他一点,同时吩咐服务员送了一瓶高档酒过来。

  酒鬼嘿嘿一笑,抓住酒瓶咕噜咕噜喝了起来,然后酸爽地高呼了一声,这才继续说下去:“嘿嘿,有坊间传言说,这其实是个政治阴谋,开膛手杰克其实是元首竞选者的政治工具。”

  “这么说,开膛手杰克的上头还有人?”

  “当然,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教授的传说?”

  “教授?”蓝枫和白雨灵面面相觑。

  “莫里亚蒂,艾斯兰政府议员,也是目前仅剩的三个竞选人之一。私底下他其实经常为人们提供犯罪指导,其中既有穷人也有富人,因此他掌握着半个艾斯兰的隐秘,也有数不胜数的人为他卖命,大家私底下都叫他教授。”

  “你意思是,开膛手杰克其实是在为教授服务?”

  “嘿嘿,谁知道呢?”酒鬼摇摇晃晃地撑起身子,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着,“反正对于我们来说,谁成为元首都一样,善恶无分别,正邪无界限,世界早就已经崩坏了,还能更加糟糕吗?嘿嘿嘿嘿……”

  ……

  “好家伙,先是博士,现在又出来一个教授,情况复杂起来了啊。”坐在车子里,蓝枫说道。

  “总之,先去见一见这位教授吧。”白雨灵的眼中闪出狂热的光芒,仿佛已经将博士的事情抛之脑后了,现在她的眼里只有开膛手杰克案件。

  车子动了起来,歪歪扭扭地穿行在人群之中,不出一小时便离开了贫民窟区,驶向整座城市的中央区域。

  东非高原中心城市群的中央区域由政府大楼、艾斯兰国家大广场、艾斯兰大钟塔等著名建筑组成,围绕着中央区域便是艾斯兰最富有、权力最大的顶层阶级的住宅区和商业区,值得一提的是,中央陨石展览馆就在不远。

  车子缓缓驶近艾斯兰政府大楼,蓝枫将头探出车窗,观赏着四周的建筑,啧啧有声,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稀奇。

  政府大楼呈艺术般的A型,仿佛两座大厦倒在一起,在大楼之间除了一条巨大的超玻璃长廊外,由无数横过来的透明电梯相连接,人坐在电梯上往来,就如同踏空而行一般,极富现代化气息。

  在政府大楼的前方,是艾斯兰大广场,其上矗立着一座艾斯兰独立纪念碑,雕刻着艾斯兰独立出非洲统一联合国并成立新国家的过程。大广场上有不少文化建筑,还有许多富人在此进行交际活动。

  而在大广场的另一侧,正对政府大楼,耸立着以黑为主色的艾斯兰大钟塔。这是一座古老的旧式钟塔,建造于艾斯兰独立的数码时代末期,其内部采用螺旋上升式阶梯,顶部大钟应用微观级的激光矫时技术,达到零误差计时。

  再往更远处,可以隐约见到中央陨石展览馆的一角,然而目前是下午,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奇观,只有到晚上才会见到其四周不断扫射的变幻彩光。

  白雨灵将车驶入政府大楼的地下停车场,一直到地下四层。

  然后两人通过斜式磁控电梯一直到了56层——莫里亚蒂的办公室就在这里。

  “请问,你们有预约吗?”在办公室门口,白雨灵和蓝枫被守门的仿生人拦下了。

  白雨灵从怀里摸出一张怪异的证书给他看:“我是职业侦探哦。”

  “扫描中……无相关证书,否决。”

  “怎么说也不可能蒙混过去的吧……”蓝枫无语地看着她。

  “没关系,让他们进来吧。”却听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仿生人当即让开了路,将电子门打开了。

  白雨灵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蓝枫只好挠着头跟了上去。

  房间里窗明几净,进门的左手边就有一个更衣架,上面挂着四件衣服,有宴会专用的燕尾服,休闲服,白色西装,以及一件黑色风衣,足见其主人的精致。

  “好久不见,二小姐。”

  没等蓝枫坐下来,一身黑色西装的莫里亚蒂便先优雅地向白雨灵鞠了一躬以示欢迎。

  啊,这就是所谓贵族的礼仪吧?蓝枫这么想,但连忙回过神来:“啊?二小姐?难不成——”

  “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是白氏财团的二小姐哦!”白雨灵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胸膛。

  “啊,这样啊……”好家伙,合着白筱悠是她姐啊!蓝枫的内心此刻无比生草。

  “已经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莫里亚蒂请白雨灵就座,然后自己也坐回了办公桌前。

  白雨灵双手抱胸坐在了接客的牛皮沙发上,一副气势凌人的姿态:“确实是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都坐到这个位置了。”

  莫里亚蒂意义不明地一笑,然后看向蓝枫:“这位是?”

  “我的助手,华生。”

  “真就是华生了啊?!”蓝枫吐了个槽。

  “哦?白小姐还在玩扮演福尔摩斯的幼稚游戏吗?”

  “当然,记得小时候你扮演的就是华生来着。”白雨灵微微一笑,然后翘起了二郎腿,“看起来你不太满足华生的角色呢?像你的名字一样。”

  “不敢不敢,能成为白小姐的华生真是莫大的荣幸,不过我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莫里亚蒂儒雅一笑,“没办法,毕竟这个房间的上面就是最顶层呢,恰好又空着。”

  “听说上一任元首也死了?”

  “是啊,卸任之后又参加了竞选,成为了开膛手杰克的第一个犯罪对象呢。”

  “那不知道你对于开膛手杰克的行踪下落有没有头绪呢?”

  “这个可不好说啊,毕竟连我也是会有不知道的东西的呢,不是吗?”

  “也许你恰好知道呢?”

  “说笑了,鄙人不才,还是得仰仗我们的福尔摩斯小姐来侦破这个案件。”

  白雨灵眯了眯眼,然后站起身来,扬了扬风衣:“华生,我们走。”

  “慢走不送。”

  蓝枫迷茫地挠着头,跟着白雨灵出去了,他十分精辟地总结了自己的戏份:我迷茫地来了,又迷茫地走了。

  莫里亚蒂一直目送两人离开,直到电子门彻底关闭,这才悠闲地拉出了音频通话。

  没一会儿,通话接通了。

  “开膛手杰克,看起来我们的福尔摩斯似乎对你很感兴趣呢。”

  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以一道沙哑的声音结束了通话:

  “我会让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你认识莫里亚蒂?”坐进车子里,蓝枫问到。

  “嗯,小时候是青梅竹马,可惜之后就分道扬镳了,没想到他变化这么大。”白雨灵缓缓驱动了地行车,“那个时候,他还是个跟在我后面喊福尔摩斯大人的鼻涕虫呢。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好家伙,真魔幻。”

  白雨灵不慌不忙,将车子开出了政府大楼地下停车场:“总之,先回贫民窟吧。”

  “靠,你看这个!”蓝枫突然爆了句粗,将自己的蓝屏界面推给了白雨灵,“艾斯兰的头条新闻推送……”

  “震惊!两名政府议员命丧当场!凶手竟是他?!”

  “啊,不是这个,看下面……”

  “午后一时,开膛手杰克再度犯案,夺走了第八位政府议员的生命,手法与先前如出一辙,然而与此同时,一名打扮怪异的神秘人暴力闯入了第九位政府议员的住宅,并在重重围攻下用从未见过的科技杀死了政府议员(附监控如下)!如今,莫里亚蒂议员成为了仅剩的一名竞选人,他能在今晚的元首选举结果公布之前免于一死吗?! To be continued!”

  令蓝枫惊愕的不是开膛手杰克的作案,而是新闻里的那段监控视频。视频里,一个浑身套在红色宇航服里的人在一瞬间便杀死了所有试图进攻他的人,同时杀死了那个政府议员,现场一片人间地狱的模样,而仅仅几秒之短的视频也随后中断。

  那个红色宇航服,大概就是蓝枫之前见到的那个怪人无误,没想到他也掺和进了这件事里。

  “看来开膛手杰克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白雨灵正说着,她的余光便从后视镜里捕捉到了一辆漆黑的地行车,那辆地行车紧随在他们后方不远处,像是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一般。

  “果然上钩了。”白雨灵的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弧度,她握紧方向盘,猛踩油门,“抓紧了,接下来要开始年度飙车大戏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银月的魔法师

银月的魔法师

咕咕咕,英语小课堂~~~   ripper:开膛手,撕裂者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2020-11-09 22: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